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执神之手 > 正文
第一章、十二年的轮回
作者:老烟是条虫  |  字数:3869  |  更新时间:2022-05-23 09:36:30 全文阅读

日蔽雾海,厚云压天。

小村之中,鼓声震天,一人站在高架之上,手舞长杖喝道:“众人听令,全体列阵!”

震喝四起,只见彪悍的村民手舞石锤骨刀,呜拉乱叫声中,只见不论男女,都生得极是高大强壮,正是天生的战士。

清晨已至,旭日本要冲出云海,但云凝厚重,却将日头层层阻拦,为将来的大战平添了许多气氛。

凄厉的嘶叫声、震吼声突然传来,众人手中更紧了起来,大家都围在一座七丈高的黑碑四周,紧紧盯着村外翻腾的林海。

“来了大群火烈鸡……”

“还有一群跳脚蝉……”

“平头狗……”

“细脚豹……”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杀啊!”

“杀了吃肉,刚好补下。”

众人只分出数十人,如虎入羊群,一时杀得群兽碧血四起,但兽群却是悍不畏死,只在不停冲来,似有什么更凶恶的所在从后驱赶一般。

“注意!双头狼群,数目上百,出现西边!”

“丘五带十人抗击狼群!”

“血虎十头,出现在南边!”

“奇石带五人,消灭十虎!”

“南边有铁线蟒数条!”

“长柱带网队,捕杀铁线蟒!”

高高的木架搭在一座五丈余高的黑碑之旁,从高架上可瞭望四方,高架上有几人在不断观察四周动向,而站在高架最上边的人,正在不断发号施令。

局势因更凶猛的异兽同现,顿时紧张了起来。

“奶奶的!这是招惹了什么怪神?刚才还这么温柔,怎么瞬间异兽攻击就来得这么凶猛?!”

“胡八,你狗日的别乱球说!还不是和以前一样,有我指挥!这些只能给我们加加菜。”

“妈呀!那是什么?!”

“九尾巨蝎!”

“刀牙血犀!”

“九头黑秃”

“村长!怎么办?”

“怎么办?好办!蓝长老,红长老,水长老,这三只异兽就交给你们三人!”

发号施令之人脸色微变,但还是屹立原地一动不动,他九尺许的身躯在高架上显得更是高大,手挥长杖不断指挥村民应阵,磨盘大的脑袋只不断观察周围的战局。

兽群虽是凶猛,但村民也不弱。

他们虽装备简陋,但都长得皮糙肉厚,一身神力,就算赤手空拳,也不输给汹涌而来的猛兽。

“有点不妙!好多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异兽,这次都出现了…….”高架上一个黑壮汉子有节奏地擂着大鼓,但他又忍不住在村长旁嘀咕说了起来。

“专心敲你的鼓!”村长面沉如铁,他向那汉子喝斥一句,又向着高架下大声喝道:“大伙听令!今天的一切,只是神明对我们的考验,我们一定要杀退凶兽,一直战至天黑。大家以圣碑二十丈范围为限,妇孺呆在最里层,其他五人为一队,在外围击杀凶兽!保护圣碑!护我家园!杀啊!”

各种奇形怪状的凶兽层出不穷,争先抢后不断涌出森林,向黑碑处扑来。

村民们也不甘示弱,也似野兽一般嘶吼着迎了上去,他们抡起石锤骨头,每一击都有千钧之手,在震天的鼓声之中,和凶兽搏杀在了一起。

鲜血横飞,碧血四溅,战斗的时间持续了很长,村民和异兽都死伤惨重。

兽群还在不停涌来,密密麻麻挤满了整座村子,木头架成的围墙和房屋,就像纸糊一样被瞬间摧毁,只有黑碑四周,被碑顶散发出的青光,罩住约二十丈的范围,还是安全地带。

“奇石他媳妇要生了!”

“丘五他婆姨也是…..”

“还是长家媳妇……”

“还有…….”

“早不生,晚不生,都在这个时候生,怎么这么巧?莫非……”

“别他娘的乱说!”

“不是!村长,要是产妇生子,污了圣碑之灵,不是要了大伙的命吗?”擂鼓黑汉又开始抱怨,鼓声也随即慢了下来。

村长的脸更黑更沉,青筋布满额头,手中长杖急挥,疯狂叫道:“快将临盆的产妇送出圣碑二十丈外,不然大伙也要跟着死。”

“可是,他们一出去就会被咬死!”

“谁敢动我媳妇,他奶奶,我这两把锤子不认人。”

一个疯魔一般的身影从异兽群急纵而回,挡在孕妇面前,向着正要动手抬人的汉子疯狂怒。

“奇石,你乱叫什么?这是村长的命令!”

“村长,怎么说?俺老乔一百年才生一子,还没见世你就要送她娘两去死,老子不干了,你们打吧!老子让这些怪兽咬死算了。”

高高的木架下,只见如疯如魔的巨汉浑身是血,他说话间已丢掉了手中巨大的双锤,只是两目圆睁、须发皆张地怒视着高架之上。

“你,你,奇老大,你回来了!你,你不会自己保护你自己媳妇吗?奇老二,奇老三,你们和奇老大一起,护送他媳妇出去生产,快!迟则有变。”

“还有我媳妇呢?不保护她,我也不活了!”

“奶奶的,这还要我教吗?招呼两个人,和你一起出去,记住,一定要走出圣碑二十丈外。”

本来战局就不利,又分出许多人协助产妇生产,这下局势更是危险无比,不断有异兽突进石碑二十丈范围内,向众人来扑咬而来。

异兽一入青光笼罩的范围,力道速度瞬间大减,但青光也随即淡了一些。

“不妙!王五赵六,你们几人随我来!”

村长跳下了高台,随即几个负责瞭望的汉子也跳了下来,只有敲鼓的汉子还在拼命敲打,这鼓声似能带来力量,让战斗的人绝不后退。

鲜血洒满的了村子,嘶吼声、奋叫声、惨嘶声……

这热血激动的声音中,还传来了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声。

那哇哇的哭声,似在控诉这人间的悲惨,也似众人败亡的哀鸣。

从清晨战到中午,又斗至白日西斜,众人滴水未进,但兽群就像被鬼神逼迫一般,只不停涌来,越来越奇怪的异兽,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杀也杀不完,战也战不退。

就是铁打的汉子,如此激战一天,也是累了!

更何况大家并不是铁打的,受了伤,流完了血,还是要死的。

鼓声都已疲软,众人的力气已接近耗尽,死伤正是急剧增多,似乎众人的守势随时都会崩溃。

森林环绕着村子,在群兽包围之中,似乎注定逃不掉弱肉强食的命运。

“空中又来东西了!”石碑四周,还有数个没有参战的妇孺,她们实在是太弱,根本没有资格一战,她们突然发现了异常,不由惊叫起来。

“怎么会?从来没有会飞的异兽!”擂鼓的汉子更是沮丧,他的鼓声更慢,只嘀咕着扭头向空中看去。

远处的空中确实来了东西,是一道青影,青影来得好快,比跑得最快的飞爪疾豹还快上数倍。

那影子横飞数十丈,就在快如闪电一样落在异兽头上,点了一下,又疾向石碑处飞来,那异兽随即呜咽一声,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如此几下,青影已闪至高架上。

这时擂鼓的汉子才看清,原来这青影只是一个不足六尺的清瘦汉子,长像与他一般无异,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只是比他更是矮小瘦弱。

微风之中,那青衣的人袍服不停摇摆起伏,只显得异常单薄,似乎风一吹就要倒下,擂鼓汉子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有些失望。

青衣人胸前有个包裹,被打了个环节吊在颈上,他环眼看向四周,将包裹小心地转到背后,随即拿出一根短杖来。

擂鼓汉子看着这根短杖,只有不到三尺长,还没有青衣人瘦弱的手腕粗,只怕自己一上手就能折断,他眼中更是掩饰不住的失望。

青衣人突然转头横了擂鼓汉子一眼,擂鼓汉子只觉两道寒光闪来,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一时竟不敢直眼去看青衣人,只拼命擂起鼓来。

青衣人眼望远方,心中念念有语,短杖朝天而舞,急风从远处而来,高架上顿时列风阵阵。

震颤的啸声在森林中响起,高大的树木开始拼命摇摆,似有神灵在向青衣人遥相交应。

这突然而来的异动,令疯狂的兽群都愣了一愣,身处危险中的人群,不由趁着兽群这一缓,都向黑碑处靠近了一些,已生产完的妇女,也抱起婴儿,踏到了青光笼罩的边缘。

“嘶……嗤…….唰……”

异响声中,突然无数根须从森林中涌来,像无数只地狱深处的长手,来得比异兽更快,更狠。

根须像长枪箭雨一般,向兽群疾刺而来。

稍弱一些的异兽,一中根须,就被刺了个对穿,只惨叫着拼命挣扎,却挣不脱那根须的反复穿刺。

强大的异兽,那根须刺不破它们坚韧的皮甲,但根须随即都缠着了他们身上,随着根须不断缠去,这些异兽动作越来越缓,最后只是哀鸣不已。

众村民震惊无比,实不知这矮小干瘦的人,为何能暴发出如此奇异的力量。

这些让生为战士的他们都难以对付的兽群,在这瘦弱的青衣人异法之下,竟似没有什么抵抗之力。

不过!村民们很快又恐慌起来,兽群并没有被完全困住,反因森林中窜出的根须的威胁,陷入了巨大的恐慌,更疯狂地向黑碑处涌来。

“众人听我号令!护住阵脚,让开西边道路!”青衣人突然震喝几句,声音之大,四下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震喝之中,鼓声又震响起来,村民又恢复了斗志,只拿起一切可以使用的武器,拼命挡住涌来的兽群。

西边的根须突然消退,在众志成城的村民抵抗下,群兽一时间冲不近石碑,身后又有根须铺天盖不断袭来,群兽不由向西边退去。

但奇怪的是,群兽虽不断退往西边,但一到森林边缘,就停了下来。

后边的异兽不断涌去,前边异兽又调转回来,群兽不断互相践踏,竟互相攻击起来。

太阳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夜色来得好快,森林的阴影一覆盖住村子,兽群就像得了释令,都潮水一般向森林中退去。

“老仙长,收了神通吧!天黑了,异兽就不再进村了。”

狂风顿敛,根须尽退,只留下无数的残肢断骸,还是遍地的鲜血。

青衣人松了口气,也吐了一口鲜血,不过他以衣袖挡着嘴,血都吐在了衣袖里,并没有人看见。

村长望着退去的兽群,也大松了一口气,又看向四周死伤惨重的村民,不由悲怆叹道:“十二年,十二年,多少个十二年,千百年来,咱圣碑村渡过了多少个十二年,却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惨过,这次真他妈见鬼了!”

“多亏了这位仙长,才让我们保住了性命……”

“对啊!今天就不是这位老仙长,只怕我和我这孩子就…….”奇石抱着襁褓中的婴儿,突然住了口。

青衣人已跳下台来,他手中也抱着一个包裹,包裹中也有一个婴儿,也似刚出生不久,比自己怀中这婴儿还要小一些。

“这孩子?”

“可以给一口奶喝吗?从出生到现在,半岁了,还没喝过一口奶。”

“天啦!半岁的孩子,还这般瘦小,乖乖,来!我奶-水足,喂两个孩子也够。”奇石媳妇抱过了青衣人怀中的孩子,但她的孩子也突然哭了起来,似乎很不满有人要跟他抢奶喝。

“我也有多的奶,可以喂他…..”

一群刚生产完的妇女围了上来,这些妇女都极为彪悍,刚生完孩子跟没事人一般行走自如。

“这孩子小的好可爱…….”

“可怜的孩子,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叫….小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