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执神之手 > 正文
楔子、黑海行舟
作者:老烟是条虫  |  字数:3386  |  更新时间:2022-05-26 09:43:39 全文阅读

天空黑云滚滚,水上波面无光,一艘灰色的大船,悄无声息地航行于黑海之上。

一个中年模样的儒生,羽扇纶巾,斜背短杖,屹立船头,丝毫不理会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只是忧心忡忡看着远方,不时又看向右手中一件罗盘样式的古物。

羽扇轻摇,却拂不散他内心深处的阴霾,眉头紧锁,只是述说着他说不尽的忧烦。

这艘大船像并不急着逃离这暴风雨将来的海面,船帆未升起,飞桨也未转动,奇长的船身似笼罩在一团阴影之中,只在以极慢的速度航行,像无主的船在随波飘流一般。

“夫子,我们还要漂流好久?暴风雨就要来了,就让兄弟们开足马力,全速前进吧!”船舱中转出两个青衣汉子,径直走到儒生身后,其中一人颇为焦急地催促道。

中年儒生眉毛皱得更紧,他转头问道:“天星子怎么说?”

“那神棍观察了半天,毛都没看到一根,但他就是让我们继续这样慢行,他一个看相的,懂得什么?”

只见说话之人是个颀长汉子,手提一支三叉长戟,脸上颇是不满,只听他又说道:

“夫子,你是我们的主心骨,大家都听你的,你就早做决断吧!不然,就算没有追兵未至,等这黑海巨浪一起,就你们那点修为,到了这黑海波涛中半点用也没有。到那时候,要是船沉了人都下了水,这茫茫无尽的黑海中,我银波也最多能保住一人。”

说话间,语气越来越急,脸色更显焦急。

中年儒生摇着羽扇,不慌不忙笑道:“那先说好,要大家都下了水,你就保天星子,我这把老骨头,也没什么用,就让我在这儿喂鱼去吧!”

“哎!”颀长汉子急得直跺脚,不住接连唉声叹气起来。

风浪渐起,船已有些颠簸起来。

那另一个青衣人满脸虬髯,须发皆张,身材魁梧,看上去不怒而威,突然间他耳朵动了动,神情有些呆愣住了,嗡声嗡气说道:“你们听!有个孩子的哭声。”

颀长汉子撇撇嘴道:“怎么可能?茫茫大海,只有我们这一群大老爷们,你个大面板,莫非是旱鸭子做久了,被这黑水风浪吓傻了!咦…还真有!这…..这……好像真是婴儿的哭声!”

这下众人都听得清楚,一阵阵婴儿的哭声不断从海面传来。

一时几人面面相觑,茫茫大海之中,数百里内并无岛屿,怎么会有婴儿的哭声?

一时大家都静气凝神,不知来者是福是祸?

突然一个竹竿也似的人从空中急跳而下,人还未到就大声喊道:“银波,前方有副棺材,哭声是从那里传来的,你去看看!”

众人随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远处的海面上,浮载浮沉着一个小黑点,大马猴身处那大船瞭望台上,手中又有千里镜,自是当先看得最清楚。

颀长汉子有些不满,叫嚷道:“夫子,你看这神棍就知道瞎折腾人,这大海中漂来的棺材,来历不明,多半有莫大凶险,他还不知究竟,就叫我去看,这不是想要我这条小命吗?”

虬髯汉子晃动手中的黑沉沉的大斧头,声震如雷喝道:“贼银子,你要是害怕的话,我陪你去好了!”

颀长汉子又撇了撇嘴说道:“算了吧!就你那几下狗刨的功夫,要下到水中,只怕比玄铁做的秤砣还沉,一下就没影,到那时候,我还要费大功夫救你,你不用多说了,我去就是。”

说完,他一个鱼跃,就跳入黑水之中,波涛涌起,水中已失去了他的身影。

甲板上又围上来几个人,众人见那小黑点随着风浪,就要越飘越远。

突然,棺材旁涌起一团高高的水浪,上边有一个人,正是那叫银波的汉子。

只见他悠然立于黑浪之上,衣袂飘飞,只似水中之仙。

他向棺材中看了一眼,随即转头向众人喊道:“真是一个婴儿!”

话一说完,浪花又落,他已靠在棺材旁边。

竹竿大叫道:“快将棺材拉回来!”

银波一手搭在棺材上,两脚扑腾,一道飞旋的浪在他身后闪起,棺材被他推得飞一般地冲到了大船之下。

众人站在船舷往下望去,只见黑漆漆的棺材中,一张亮色条纹的兽皮铺了一个窝,窝里有一个小婴儿,正在手舞足蹈地哇哇大哭。

“快将棺材拉上来!”

虬髯汉子和竹竿抢着放下了两根粗大的缆绳,鼓起劲力,将沉重的棺材拉了上来。

“是个男孩!”

“有块玉佩!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婴孩脖子上挂着一块闪着荧光的玉佩,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东西。

“这棺材从哪里来的?这孩子又怎么会在棺材中?”中年儒生望着波涛翻涌的黑色水面,心中满是疑问。

“玉佩上有个字,是个风字!”

“风,风云变化即成龙,好!”

“好什么好!天星子,你个大神棍,船都快沉了,你还说好!”

船已在激动的浪中摇晃的更加剧烈,天星子只在呲牙咧嘴地笑,他没有搭理银波的话,只走到儒生身边,用手掩嘴,附耳悄悄地说了几句话。

其实这话实在用不上附耳,隔空传音之法,其他人就算离得再近,也听不到声音。

“你说的是真的?怎么这么巧?”

“千真万确!这命格,这面相,我是不会看错的!其实也不能说巧,万事都离不开一个缘字,出发之前,我已卦得在这北方黑海之中有莫大机缘。”

天星子说得信誓旦旦,腰挺得笔直,显得信心满满。

这一刻,他已不再是瘦竹竿,而是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的大元帅。

“好!想不到此行目标未现,却有此机缘……”儒生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向众人发号施令说道:“用上碳炎灵石!启动法阵,加足马力,全速前进!”

“得嘞!”四下众人一声令喏,精神顿时振奋起来,动作也显得异常矫健,悠忽间已消失在甲板上。

甲板上只剩下儒生、竹竿、颀长汉子、虬髯汉子四人。

中年儒生悠悠叹道:“自歃盟以来,我们总在不停奔波,幸苦经营却收效甚微,如今数百载匆匆而过,我已老了,你们也不再年轻,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尝试。”

其实三人顿时也严肃起来,一时都向儒生聚拢上来。

儒生双手做了奇怪的手势,最后凝起中指向天,银波脱口叫道:“天…”,只说了一个字,嘴巴已被竹竿的大手捂住,那下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儒生严肃地望向三人,环视一圈,缓缓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天星子,什么计划是怎么样的,你且说来听听!”

天星子弯曲的腰背不由又挺直起来,他耸了耸肩,似拘谨已久终得舒展一般,他的声音极低,只对三人说道:“此番冒险出海,本为窥无上奇地,但就算找到奇地,有奇地而无奇人,所有雄图,终是一场空虚,所幸天可怜见,送来此子。”接着他凝眉掐指,像在计算什么一般,最后眉头一扬说道:“天机有缺,我们还需等上……大约……二十……来年。”

银波苦着脸问道:“二十来年!是二十一年?还是二十九年?”

天星子指头一顿,脸上现出一丝犹豫之色,过了片刻他才确定道:“也许不到二十年,对了!应在十八年后。”

银波脸色更苦,低声咒道:“老天啊!还有完没完,还有十八年!”

他转头见虬髯汉子只在恶狠狠盯着自己,就叹气道:“我倒是无所谓,只是这短命的孩子,十八年时间,怎么熬得过去?”

中年儒生冷哼一声,银波顿时噤若寒蝉,只听儒生低沉的声音说道:“孩子的事情,我自有安排,而且这事必须保密,只能我一人去做。你们另有要事,这计划是这样的…….”儒生声音细不可闻,过了良久,他声音才恢复正常,只听他说道:“咱们就按这计划行事!代号就叫…”他迟疑了下,看着玉佩上的风字,又郑重说道:“代号就叫风雲。”

众人都点了点头,银波问道:“这玉佩呢?”

中年儒生拿过玉佩看了两眼,脸色坚定说道:“不能留下任何线索,扔了吧!”

手一扬,就将玉佩扔入黑海波涛之中。

“棺材呢?”

“烧了!”

雨,就像是瞬间来到。

豆大的雨点,打在几人的脸上,直让人生痛。

狂风暴雨,狂风未至,暴雨竟抢先突降而至。

“棺材打湿了只怕不好烧,等找到陆地,再找个地方烧吧!你去办!”儒生对着虬髯汉子说道。

虬髯汉子点了点头,他看着怀中抱着啼哭不已的婴儿,不由扯开自己宽大的衣襟,遮住了漫天雨点。

三人进了船舱,银波一个人将棺材拉到靠近船舱的角落,又用缆绳牢牢捆上,回身望着漆黑的海面无尽的风雨。

雨越来越大,风也刮了起来,他大声喊道:“该死的风雨!你不让我们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说着,他振臂向天,疾身吼道:“来吧!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一道惊雷,响彻云霄,像是听到他的呼声在回应。

无数雷鸣滚滚而来,闪电突起,将布满黑云的天空尽数照亮,这闪亮的电光中,风更急!雨更大!浪更高!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书被封了,心里居然有一阵解脱,暗想终于可以开新书了。但今天工作之余抽空在这里写这几句,实在是内心有许多不舍。这本书一直在更新,但我内心也一直在煎熬,从玄幻调到了仙侠,看的人却更少了,收藏不增反降,这种情况对于自我煎熬的作者,是搞不清原因的。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写了,当然还是要发出来,现在很对不起人的是前一百章都在修改,努力尽快改完吧,如果喜欢的朋友,请注意改过的章节都是以第*章为标题的。另外希望能有所指正和支持,谢谢!另外工作太忙,章节都是自动发表的,有关心的朋友,不能及时回复,在此表示抱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