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七十五章 灰烬村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560  |  更新时间:2022-06-12 23:39:09 全文阅读

一片寸草不生的荒漠之中,一只巨大的苍狼在踽踽独行。

它迎着那日头在走,像是在追赶那日光。

但是倘若仔细观看,就能看到那张宽阔的狼背上,依偎着一对男女。

男的身穿深蓝色道袍,波状起伏的阴阳鱼图案遍布全身,女的则是一袭暗红色的劲装,腰身紧束,盈盈一握。

二人自出洞之后,架不住身体的疲惫,索性召唤出狼灵代步,在狼背上抓紧时间休息起来。

好在炭之狼走得极稳,即便偶有颠簸,也不至于将他们颠落下来。

这一带多得是各种结晶生物,在荒漠上迟缓的移动。

也只有结晶生物才能扛得住火焰和腐败的双重攻势,其他的生物早就在这里销声匿迹了。

这里不同于矿洞,炭之狼不必担心受到结晶生物的围攻,它们行动迟缓,根本追不上炭之狼的脚步,纵使偶然发射出几道结晶光束,也被炭之狼从容躲过。

荒漠上到处能够看到当年那场大火留下来的焦黑痕迹,像是一道道伤痕,密布在这片土地上。

偶然间,还能看到荒漠中掩埋的焦黑尸骨。

当年那场大火足足烧了几个月才终于平息,即便在此之前已经驱散了不少住民,但依旧造成不可计算的死伤。

因为这场大火,明王被人痛斥为刽子手,承受着巨大的骂名,但如果没有这场大火,这里恐怕已经沦为腥臭弥漫,腐尸徘徊的人间地狱。

为了阻止腐败漫延,明王做了正确的决策,即便背负骂名,也依旧甘之如饴。

临近中午的时候,王棂醒了过来。

他睡得很浅,一方面是因为狼背上的颠簸,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身处险境。

但是反观阎魔泪,她却睡得十分香甜,窝在王棂怀中,安静的像一只猫。

王棂摇摇头,感叹她的心大,打了几个哈欠之后,开始遥望前方的景色。

依旧是一片荒漠,然而与睡前不同的是,荒漠之中隐约能够看到几道低矮的土墙。更远处则是一条依照地势而建的,冒着熊熊大火的蜿蜒城墙。

隔着这么远还能一眼看到的城墙,不用想也知道有多高了。

见到这幕景象,王棂心中又有些犯难。

据他所知,这些火墙之上都是有士兵驻守的,墙壁更是足有数十米厚,不知道以自己退步到筑基境的业火,能否成功穿越这些火墙。

经过腐败湖的那场大战,他和阎魔泪的实力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他是因为境界退步,而阎魔泪则是因为身体虚弱,无法施展全力。

原本王棂还打算用业火流星强行攻城的,但是现在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了。

至于阎魔泪的夜孔雀也同样是指望不上了。

王棂轻轻叹了一口气,决定先到前方的土墙处落脚,再想对策。

那道土墙实际上包围着一个村落,村落名为灰烬村,在大火燃起的时候,村民们挖了地道躲了进去,这才幸免于难。

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在这里生存也颇为艰难,一些人效仿结晶生命,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将自己的部分身躯改造成结晶体,另一些人则终日躲避于地底,实在迫不得已,才上来走动。

甚至还有一些人,索性是破罐破摔,甘愿承受腐败气息的侵蚀,目光之中已然没有了人性的神采。

王棂勒住狼头,示意在这里停下来。

他轻声唤醒了怀中的阎魔泪,阎魔泪却呢喃了一声,反而更缩进了他的怀里。

这样一来可吓坏了王棂,他区区一个直男哪里受得了这等刺激,差点就露出丑态。

王棂从狼背上一跃而下,又赶紧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阎魔泪,轻叹了一声:“魔女就是魔女,随时随地都能害人。”

“你说谁害人?”阎魔泪睫毛一颤,睁开了双眼。

受害者不敢说话了,他知道但凡说错一句,都讨不了好果子吃。

阎魔泪将目光冷冷的扫过来,眼神像是在说:“算你识相。”

她没有跃下狼背,依旧大摇大摆的坐着,任由王棂将炭之狼牵过去。

二人进了村,立即引来一片惊讶的目光。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来过生人了,尤其是阎魔泪这样美艳绝伦的姑娘。

王棂牵着炭之狼,看起来就像是给名家淑女牵马的马夫,不过看他的样子倒是丝毫也不介意。

因为从刚才开始,他就感受到一道道嫉妒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

能够给阎魔泪这样的女子牵马,不知有多少人趋之若鹜。

二人在一处凉棚下停住,凉棚极其简陋,看上去和马厩也不差多少,里面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村民,见了他二人皆是抬起目光。

“小二上茶!”

王棂摩挲着御灵戒,将炭之狼召了回去,然后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此处是村中的茶寮,虽然样子简陋,但卖的茶水却是极贵,要100功德一杯,因此能上这里喝茶的人,寥寥可数。

王棂装作阔气的吆喝了一声后,转头悄悄问向阎魔泪:“那个,你身上有带功德么?”

“什么?你出门不带钱?”阎魔泪满脸诧异,这里的茶水虽贵,但是王棂怎么看也不像是连100功德都拿不出来的人。“那你刚才还摆阔气。”

“我也是喊完之后才想到的嘛……”王棂有些尴尬,他身上的罪业可不能用来消费,至于海蓝珠更是不敢拿出来了,万一被千手佛尊发现了他的行踪,反而大事不好。

“你这个人啊……”阎魔泪无奈作扶额状。

“这样吧,这本功德簿放在你这里。”王棂从怀里掏出来一本功德簿,两眼巴巴的递给阎魔泪。

阎魔泪白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是缺一本功德簿的人么?”

王棂心道也是,她贵为阎魔之女,自然是吃穿不愁,又岂会看得上区区一本功德簿。

“那……”

“区区一杯茶水,我还请得起,不过嘛……”阎魔泪嘴角带笑。

“不过什么?”

王棂心头一紧,看到阎魔泪的笑容,王棂知道她心里又有了坏主意。

有道是魔女一笑,生死难料。

不知道这次,她又想出了什么折磨人的招数。

“我要你手上的这枚戒指。”阎魔泪笑嘻嘻的道。

“什么?你要这枚戒指?”

没错,阎魔泪确实是吃穿不愁,但是道宗的驭灵戒对她来说,却也是个稀罕物,再加上她一路坐在狼背上,对这头巨狼生出了好感,便理所当然的向王棂讨要了。

王棂心中犯难,这枚驭灵戒是姚婧送给他的,哪有别人送的东西再拿来转赠的道理?

更何况,日后万一被姚婧发现了,自己又该如何解释?

总不能说,你走之后,我又碰到了一个姑娘,就把戒指当做茶水钱送出去了吧?

一想到姚婧,王棂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愧疚之感,虽然在游戏里,他称呼这个为老婆,称呼那个也是老婆,但是到了现实中就难免有花心大萝卜之嫌。

这两人一个是世外仙葩,一个是谷底昙花,王棂从未想过,自己哪一天竟然会受到两位天之娇女的垂青。

“怎么?舍不得了?莫非是哪位红颜知己送的?”阎魔泪话中带了一丝冷意。

她向来聪慧,一眼就看出了王棂为何犹豫,立刻便拉下了脸,转过头去。

王棂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猜出来了,更没想到她生气的速度也是无人可及,想了一想,迟疑道:“我可以送你别的东西,但是这枚戒指……”

“免了。既然是红颜知己送的,那你就自己留着吧,我阎魔泪还没沦落到夺人所好的地步。”

阎魔泪语气决绝,似乎不打算再和王棂说话。

王棂无奈,只好又叹了一声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