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七十四章 烛烬之地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549  |  更新时间:2022-06-12 21:40:50 全文阅读

“我觉得这样不妥。”

短暂的沉默过后,王棂还是摇了摇头。

“哪里不妥?”

“首先,你父亲若是得知你怀孕了,恐怕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人给你验身,万一查出你在撒谎,定然大怒。你是他的女儿,他舍不得动你,但我只是一个外人,如果他知道你因为我连名节都不要了,怕是要生啖了我。”

“名节是什么东西?值几两钱?”阎魔泪撇着嘴道。

王棂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又道:“其次,我身怀业火,不宜在旁人面前显露,我听说你父亲阎魔王对业火之力极度痴迷,甚至不惜将二指供奉在府上……试想一下,他如果知道我能调用业火,难道不会将我解剖了做人体实验?”

“人体实验?这又是什么东西?”阎魔泪眨了眨眼睛。

“总之,让我入赘阎魔府,等于是羊入虎口,我不同意。”王棂索性摆了摆手。

“你不同意入赘,难道还要我下嫁不成?”阎魔泪低低的说了一句,声如蚊蚋。

“你说什么?”王棂一时没有听清。

“没什么,好话不说第二遍。”

“我……”

“你什么你,臭呆子!”阎魔泪这下子彻底将头转了过去,但是通过她微鼓的脸庞,还是能看出她在生闷气。

“好啦,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还是按照我原先的计划吧。我找的这位道宗前辈,虽然不是神王,但是她的手段并不在神王之下。”

阎魔泪被勾起了好奇心,问道:“这人究竟是谁?”

“你可听说过白骨魔女?”

“白骨魔女冷瑜?”

“正是。”王棂点头。

“此人确实有不亚于神王的手段,但是她向来心狠手辣,你确定她会帮你?”

“她会帮我的……”王棂淡淡的说道,随后叹了一口气。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了解她的人了。

二人相互搀扶着走过了隧道,洞中昏暗,但王棂凭借游戏中单刷一百多遍的记忆力还是准确的找到了出路。

前方传来一道光亮,左侧却听到一片水声。

这是山泉溅落的声响,像叮当作响的玉佩,令人心神一振。

王棂举起琉璃灯望去,那一泓清泉在幽暗的洞穴中,闪着一圈又一圈的银光。

阎魔泪停下了脚步,她看向王棂:“你等我一下,我想洗个澡。”

她那一袭紧身的黑衣因为出汗的缘故,紧紧贴在身上,倘若仔细观察,还能看到不少妙处。

王棂心道也是,女孩子向来爱洁,不像他这种糙汉,可以好几天不洗澡。

说起来从他苏醒到现在,好像就没有洗过,这两天出了不少汗,也不知道是不是都已经馊了。

便点了点头,道:“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这里?”阎魔府反问。

王棂此时正站在三叉路口,凭借琉璃灯,三头都能一览无余。

于是后退了三步,又转过了身,道:“这样总行了吧?”

阎魔泪噗嗤一笑:“这还差不多,不许偷看,不然我挖了你的眼睛。”

说完便袅袅婷婷的走了,阎魔泪走后,王棂赶紧抬起袖子闻了闻自个儿,果然闻到一股烘烘的汗臭味,不禁皱起了眉头。

黑暗中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王棂知道那是脱衣服的声音,心中一动,忍不住探过了头。

远远的清泉边上,阎魔泪已经褪尽了衣衫,极白极美的身躯好似黑暗中的一位银鱼,背影缓缓消失于水中。

王棂吞了一口唾沫,转念想到阎魔泪刚才的“威胁”,又不由将头缩了回去。

黑暗之中,隐约能够看到阎魔泪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棂感到一阵困意,便眯上了眼睛靠着墙壁假寐。

迷蒙中突然感到鼻尖一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哎,人家刚换的衣服!”

阎魔泪羞恼的说道。

睁眼一看,只见一位刚出浴的俏人儿正捏着一缕湿漉漉的长发在自己脸上拨撩,鼻端一动,还能闻到一丝若有似无的幽香。

阎魔泪此时已经换上了一件暗红色的劲装,头发扎成马尾,高高的束在脑后,看上去英姿飒爽。

她没有穿那件火莲甲,火莲甲在腐败湖中浸泡过后,已经腐坏的不能用了,除非带回阎魔府,请上好的工匠重新打造,否则就只能沦为一堆废铁。

不过阎魔泪倒也不在乎这一件铠甲,她身为城主之女,城中的铠甲自然是随便她来挑选。

在她看来,甲胄作为防身之物,本就是消耗品,即便坏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王棂眨了眨眼,伸了个懒腰,说实话在他睁眼看到阎魔泪的时候,就已经眼前一亮,疲惫一扫而空。

“我洗好了,该你了。”

“我也洗吗?”

“废话,当然了,你不知道自己多臭吗?”

阎魔泪推搡了一下他。

王棂当然知道自己臭,却没想到已经臭到了被人嫌弃的地步,不过想想也是,刚才二人都出了一身汗,彼此相偎犹自不觉,现在对方是新出浴的小娘子,自然容不得半点异味了。

王棂半推半就的走过去,阎魔泪突然喊道:“哎,呆子!”

王棂脚下一顿,应道:“怎么了?”

阎魔泪低低的道:“你刚才,真没有偷看?”

王棂心中一突,将头摇成拨浪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阎魔泪轻声啐了一口:“臭呆子,浑没有半点胆子。”

王棂听她话里意思,似乎是巴不得自己偷看一般,忍不住泛起疑惑。

“你傻楞在那里干嘛?还不快去。”阎魔泪催促道。

王棂微微一笑:“我怕你偷看。”

阎魔泪顿时恼了,提着拳头要来打他,王棂笑着跑远。

王棂将整个人浸入水潭中,那透体而入的沁凉令他心神一振,鼻间隐约还能问道阎魔泪身上的幽香,味道虽淡,却久久不散,也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阎魔府特制的吗?

这般想着,眼角又注意到她叠放在池边的那件黑色紧身衣。

“真是的,衣服脱到那儿就丢到哪儿,以为还会有下人帮你收拾吗?真是一副小姐做派。”

王棂摇了摇头,突然脑中浮现出刚才的旖旎景象,又不禁愣住了。

王棂感觉到身体微微燥热起来,连忙在脸上泼了一把水,这才压住绮念。

他三下五除二,迅速的擦洗好了身子,又调用一丝业火将身体熨干,顿觉神清气爽。

回到路口,阎魔泪还站在那儿,似乎连姿势也不曾动过。

她惊讶的看着他:“这么快?”

王棂嘿嘿一笑:“男生洗澡一向是很快的。”

阎魔泪嫌弃的白了他一眼:“不修边幅。”

王棂明知故问道:“什么蝙蝠?这里有蝙蝠?”

阎魔泪气的一跺脚,丢下他径自走了。

王棂在背后追了上来,笑着喊道:“等等我嘛。”

二人出了矿洞,沐浴在清晨的天光之中,晨风微凉,远处晨雾袅袅,看上去一派祥和的景象。

不过王棂却是知道,这种祥和的景象都是假的,这个矿洞位于大陆南端的烛烬之地,隶属于不动明王的管辖范围。

之所以被称为烛烬之地,其实是因为这片区域被火焚烧过,方圆百里之内,都看不到一棵树木。

不动明王早就知道这里的地底有一片腐败湖,而且他还知道,只有火才能克制腐败。

为了防止腐败气息漫延到地面上来,他索性派人将这片区域用火焚烧,更是在百里之外,高高树立起一道火墙,区域内的任何生物,都无法擅闯。

所以眼前的晨雾不过是这片贫瘠之地的遮羞布罢了,等到了日头升起,晨雾散尽,这里就会暴露出它原本的严酷与荒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