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仙人作局知天数,黄粱一梦叫人愁
作者:十九和拾一  |  字数:2764  |  更新时间:2022-04-28 22:47:29 全文阅读

一旁,女孩醒了。

她呆呆地打量着四周,看着身前的老头和少年,还有一匹白马朝她喘着粗气。

陆昂率先问道:“叫什么?家住哪里?”

女孩不敢看他的眼神,小心道:“别人都叫我小枣子,我是流民,我没有家。”

陆昂点点头:“是我们从兵卒手中买下了你,你可还有去处?”

小枣子低下脑袋默不作声,只摇着头。

陆昂能清晰感知到女孩内心的无措和迷茫,他想了想,回头朝身侧的陈大耳问道:“陈大耳,你们青城山收女弟子吗?”

陈大耳没好气的回应:“不收,你小子至于吗?莫不是以为我看不出你想把这娃娃带在身边。”

陆昂嘿嘿一笑,冷不及地抽了下陈大耳的大腿:“就你懂我啊,用你说?”

随后,陆昂朝小枣子问道:“你都听到了吧,你愿意吗?”

小枣子忽然抬头朝他做了个鬼脸,伸手指着一旁的桃花,说道:“小哥哥,我想骑这匹白马。”

…………

朝阳的道,老的开路,少年牵马,马背上还有个小姑娘。

小姑娘有了个新的名字,叫陆霜。至于为何叫这个名字,只是少年觉得好听,女孩不讨厌罢了。

前边,有一家破旧的酒庄。

陆昂提议道:“咱们在不妨在那歇会,再买些酒食?”

陈大耳皱着眉头,看着酒庄欲言又止,却还是没说出口。

陆昂只看了老头一眼,暗自吐槽:人老了内心戏真多,不就是个酒庄,有什么可怕的。

随后,他把目光看向马背上的陆霜,问道:“你觉得呢?”

陆霜有些错愕,她没想到有人还会在意她的意见,一时之间她也只会本能的点头。

三人意见一致,便将桃花往木柱子上一栓,大钱没有,但些许酒钱陆昂还是有的。

小店不大,店家却还算客气,酒没掺水、肉是整叠整叠的。

杯酒下肚,陆昂正打算和陈大耳吹吹牛皮,可一时间,脑子忽然昏昏沉沉的。

……

再醒之时,周遭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低头看去,才发觉自己位于云端之上。

远方目光可及处,有一黄袍老者驾鹤而来,其翼无边恍若鲲鹏。

再看之时,老者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着青衣道袍、持一拂尘。

“你好,天外之人。”

简单的六个字,却在陆昂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他着急问道:“老先生,你知道我的来历,那你可知如何送我回去?”

老者摇头:“贫道不知你的来历,贫道只知你来自天外。至于回去,或许圣人可以做到。”

“圣人!”陆昂在心中喃喃,他赶忙追问道,“道长可知圣人在何处?”

老者笑着:“这处人间,已有百年未有圣人,该是无处可寻。”

老者看着陆昂失落的神色,接着道:“贫道来是为了收你为徒,我可助你五十年内成就半圣。”

陆昂看着老者,苦笑道:“道长便把话说完吧,需要我付出什么?”

老道颔首:“善!不过此事你现在做不到,我需要你立下天地誓约。”

“待你入半圣,便助贫道踏平青城山,断了青城山的武运和天运。”

陆昂猛地抬头,警惕道:“你是说青城山?恕我难以答应,陈大耳是我朋友,青城山是他的家。”

老道士不生气,反倒笑了:“陈大耳是你朋友?你认识他不过三日,他可不是凡夫俗子,他是青城山陈真人,牛鼻子老道的亲传。”

“他在你身边装糟蹋老头,是为了他自己,你可知道你身上承载着什么?”

“你从天外来,你降世的那一刻,也是青城山气运动荡的时候。你偷了青城山这一代半数的武运和天运,你说他们会如何对待一个小偷?他们没杀了你,是因为毁了你也拿不回这些气运。”

“龙虎山是想利用你毁掉青城山的根基,可贫道我是真心想收你为徒。贫道曾窥天机,看到过你的未来,未来的你帮过龙虎山。”

陆昂摇摇头,面色平淡:“前辈即便说的天花乱坠,却不愿敞开内心,让我窥得你的本意。”

老道士皱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看到的可不止是什么内心,你有气运加身,看的是大道底蕴,也会看到一个道士最大的破绽。”

陆昂点点头:“是不合适,可就是您口中的陈真人,他却从我对我防备过,若您说的都是真的,那您已经输了。”

目光平淡,陆昂并非自寻死路,只是他心中笃定老者不会杀自己,也杀不了自己——若老道所言属实,那青城山陈大耳就在身边。天下道观两家,若依这老者所言,自己五十年后真有实力踏平青城山,那些通天晓地的道士不会不知道。

陆昂在心中讽刺一笑:天下哪来那么多好人,陈大耳,不,是堂堂青城山陈真人啊!还有那个叫小枣子的丫头,又是谁的布局?

想至这里,陆昂的眼神愈发明亮:此处人间可还真是欢迎我啊。

良久,老道士忐忑道:“他真对你敞开心神了?”

陆昂点头,朝黄袍道士反问道:“您若不信,可愿和小子赌一把?就赌他陈大耳不会为难我,赌青城山留不下我。”

老道士一愣,稍作犹豫,不屑道:“你若是只赌陈大耳,还有胜算,可加上青城山,你输定了。”

陆昂拘礼道:“若小子侥幸赢了,道长可愿送我些保命的法器?”

老道士反问:“若你输了?”

陆昂苦笑一声:“小子若是输了,哪还有命能留下。若小子活着,日后必不会得罪龙虎山。”

老道笑着走上一旁的白鹤:“贫道龙虎山王启明,我记住你小子了。贫道在锦州之外等你,可别让贫道我白等啊。”

此一行,龙虎山做了万全的准备,若少年愿意拜师,那么在锦州之外的三名龙虎山天师便会出手抢人;若少年不愿,龙虎山虽做不到在陈真人面前杀人,但也不介意看个热闹。

龙虎山在此劫之中,只是略受波及罢了,真正要头疼的是那些青城山的牛鼻子老道。

……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陆昂的意识重新回归本体,刚刚发生的所有事在他人眼中,只不过是一瞬罢了。

陆昂把目光落到了陈大耳身上,冷不防道:“我方才见到龙虎山天师了,他要收我为徒。”

陈大耳一愣,龙虎山的手段瞒不过他,区区黄粱酒,只是他未想到少年会坦白,忐忑问道:“你答应了没?”

陆昂摇头:“没有,我跟你说过,我不喜欢当道士,无论是龙虎山还是青城山,我都不会去。”

陈大耳内心松一口气,看着陆昂平淡的望着自己,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陆昂说道:“陈大真人,你不必内疚,没有你,我也走不出荒漠。你并不欠我。”

陈大耳将碗中黄酒一饮而尽,良久才道:“我会替你巡回那块玉牌的。”

陆昂的目光撇了眼一侧只顾着吃牛肉的陆霜,说道:“不必了,你不欠我,欠我的是这个丫头。”

“但她现在也姓陆,她是我妹子,便也算不上她欠我。”

几日下来,陈大耳对少年的性格还算了解,他知道少年如此和他说,便是真的想做个了断了。

想罢,陈大耳说道:“你应该不是刚知道的,从什么时候起的?是这个丫头的出现,还是在你立完那土碑之后?”

陆昂摇摇头:“都不是,一路走一路怀疑,世间哪有这般巧的事,我一直未放下戒心。真正让我起疑心的,是你给我编的草鞋,一直没告诉你,我也会编草鞋。你说你是老江湖,你会刨水坑、逮兔子,这些我都信,但你编的草鞋真的不行,你不是凡人之躯,自然察觉不出异常,可那一日我穿着老难受了。”

陆昂笑着抬起自己的脚,把脚底板露给陈大耳看:“说实话,你编草鞋的手艺真不咋地。这是我后来偷偷做的,改天可以教你,日后你儿子走江湖的时候用得着。”

陈大耳看着陆昂一本正经的神色,终于绷不住了,敞开怀大笑起来:“你说你,知道难受,还非得忍着。”

陆昂看着陈大耳笑,自己也收不住嘴角,笑道:“你个糟老头子,演技这么差,还想着忽悠别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