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活一世仍少年,满腔热血入江湖
作者:十九和拾一  |  字数:3489  |  更新时间:2022-05-24 12:35:39 全文阅读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倒是——地球来客陆昂!

将面前的土碑立好,才瞧得眼前人模样:

黄粗布,旧麻衣,沙尘尽入草鞋。背一行囊,持一木棍,誓把黄土踏破.

衣虽褴褛,但眉眼行间仍是少年模样。奇怪的是,有那么一个瞬间,陆昂的眉头紧锁,似乎忍受着剧烈的痛楚。

“欸,日垂山背了,收拾收拾赶路。”

寻声望去,是个鬓发旺盛的老头正抚摸着一匹难辨黄白的驽马。

陆昂提起精神,大声回应:“来嘞。”他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他来自一个蔚蓝的星球。不过,这些往事都随着这块土碑彻底埋藏在心底了。魂穿之后,仅有一些零星的记忆碎片,经过这些时日的总结,他在心中娓娓道来: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陆昂,江南陆家这个词在不多的记忆中尤为醒目。

接着便是一块令牌,上面仅简简单单镌刻着一个“楚”,是应天书院的夫子令。

之后便是他的娘亲,一个叫李纹的女子,可这份记忆充斥着满满的恨意,他恨自己的母亲私生下自己,让自己在家族中受尽白眼,恨自己的母亲不守妇道,整日跟一些来路不明的人在一起,让自己在学堂内受尽耻笑。

眼下他为何身陷荒漠,根据陆昂的猜测,该是原主偷了母亲的令牌,骑上桃花白马便私自跑出来。

当他理清思路的那一刻起,他就有了两种选择:一是回去江南陆家,虽再不济,可上得起学堂还能练武,说明日子其实还能过;

二是遵从原主的意愿,去应天书院找到楚先生,求他收自己为徒。

再三权衡,他决定北上去应天书院,他实在无颜面对原主的母亲,毕竟是自己霸占了她儿子的身体。

乘着日垂山背,两人一马在荒漠中行进着。身侧的这个鬓发旺盛的老头是他穿越第二日时遇见的,几日相处下来,他觉得这老头靠谱。

总之,有一口吃喝绝少不了自己的,连自己的草鞋也是老头子给做的。老头叫陈大耳,自称是青城山下来历练的道士。

最为关键的是,自打遇到陈大耳后,陆昂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他能清楚的感受到他人对自己的善意和恶意,不止是人,凡万物皆有灵性,他能知道白马的喜怒哀乐,甚至是草木的悲喜忧愁。

“陈大耳,你老说你是青城山的道士,你给我来个法术,我就信你。”

“欸,我不会什么法术,你看我这在荒野里刨水坑、逮兔子的本事,不比什么法术强千倍百倍。法术、法术能给你寻到口水吗?”

徐登提起水壶润了润喉咙,啧啧道:“在理,话说我脚下这双草鞋快磨破了,晚些时候,你再帮我补补?”

陈大耳撇了他一眼:“你小子怕是想学我编草鞋的手艺吧。”

“笑话,我徐登那是要当天下第一书生的,怎会稀罕这区区手艺。”

兴许上辈子是孤儿,如今的他对这在荒野中处处帮助自己的陈大耳很有好感。

入夜,两人寻了处斜坡,刨了个土坑。

长夜漆黑,天空未赐半点光亮,仅有一侧的篝火驱散了孤独。

老头子缝补着草鞋,少年郎仰望着夜空,桃花卧在地上休息。

夜空很孤单,没有在地球那会儿能看见的星星和月亮。起先他以为是气候的缘故,直到问过陈大耳,他才明白这个陌生的星球很难看到这些。

恍然间,思绪连篇,少年想家了,哪怕明知道回不去了。

“欸,多大人了还掉眼泪,别说我老陈看不起你,想我老陈像你这般大……”

“陈大耳,你给我讲讲这天下的趣事呗。你不常说你是老江湖?”

陈大耳往篝火添了些柴,轻咳两下:“你且听好,这天下有书院四座,道观两家,江湖一处。世人修炼皆有修儒、修道和练武三条路可走。贫道不才,正是青城山……”

“好好好,您别强调了,接着讲。”

陈大耳也不恼,缓缓道:“人间太大,修炼之人终在少数。今天下三分,西有大楚,北有妖蛮,而我们所处的便是大周朝锦州。大周本是小国,幸得仙人相助,接连吞并周边的数十个国家,天下才自此形成了犄角之势。所谓犄角,便是……”

陈大耳的声音到这里便停了,昏黄的光晕里,瞧见身侧的少年郎侧着身子,抱着块石头呼呼大睡。苍老的面容微微一笑,指尖一道流光闪过,竟凭空取出了一床被褥,将其小心的盖在少年身上。

老道自己则随意枕了一块石头,闭目养神。

他早说过,自己是青城山下来历练的道士,只是少年郎不信罢了。

……

应天书院

屋子没什么特别的,一窗一榻一炉火,白衣书生坐在书案前对着白净的帖子,几欲下笔却迟迟无法落下。

身在书院,心却不知飘到何处,写得出东西才怪。

她在锦州?她身子骨不好,为何要离开江南?

嘎吱一声,房门被打开,一个小书童拘礼道:“楚师叔,请吩咐。”

楚徇抬首,朝着小书童吩咐:“我出去一趟,你记得跟院长报备。”

书童的眼神有些慌张,可还是咬着牙问道:“楚师叔,能告诉我你要去哪吗?”

楚徇淡淡地撇了他一眼,只留下一句话:“你放心,不下江南,去趟锦州。”

……

朝阳的道,少年牵着白马,老头在前边寻路。

陆昂问道:“陈大耳,出了锦州你要去哪,莫不是还要游荡你的江湖?”

陈大耳没应声,目光看着远处不知思索何事。良久,才听见陈大耳说道:“欸,你犯过错吗?”没等陆昂回应,他接着道:“我犯过,可有的时候千万不能犯错。”

陆昂似懂非懂的点头,他觉得老头的内心好挣扎。

马蹄踮踏,顺着声音看去,前方的路有三人披甲带盔、踏马而至。

为首一人面目狰狞,握缰的手上滴落鲜血。他单手夹着一个女娃,瞧见身前的一老一少便将手中的女娃往下一丢,马蹄不停,铁蹄扬尘。

陆昂猛的扑上前,抱住从空中摔落的女娃,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两世为人的他做不到对生命的漠视。吃了满嘴的黄土,甚至脸上都被马鞭劈出一道红印,陆昂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昏迷的女娃,心中长松一口气:还有呼吸。

兵卒下马,抄出了腰间的铁剑,朝着陆昂两人逼近。

陆昂怒视着他们,喝道:“你们,还要做什么?”

为首的兵卒声音冷淡:“这娃娃偷盗军中财物,按律当死。”

陆昂着急道:“仅仅财务,何必致人于死地。我替她陪,如何?”

兵卒仔细打量陆昂:“听口音,你不是锦州人士,可瞧你这一身麻衣,凭何来赔?”

陆昂将背上的行囊取下,递给对方:“里边有一身华服,但凡拿去一家布庄,皆能换取些银两。”

兵卒接过,仅仅看了两眼就将其丢到了地上,他冷冷道:“你怕是不知,锦州战乱,你所谓的华服,直接抢便是。”不屑之余,士卒的目光看向一侧的白马,来了兴致:“用那匹白马来赔,如何?”锦州战乱多年,马匹可是稀缺货。

陆昂能感知到兵卒并无杀人之意,可桃花是他穿越过来的第一个伙伴,长夜凄苦,无论是对于原主还是自己来说,桃花白马都意义非凡。

恍惚间,他想起了那枚刻有楚字的玉牌,那是本打算用来拜师的。冥冥之中,他总感觉留着玉牌是件祸事。

迎着兵卒咄咄逼人的目光,陆昂的嘴角忽然笑开了:穿越到异世界的第一课啊,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还在意那些身外之物干嘛,且不说这令牌是真是假还不一定。

陆昂站起身子,从怀着取出那枚镌刻着“楚”字的令牌,说道:“我用它来换,单是这所铸的玉石就价值千金。”

士卒接过玉牌,仔细打量一番,便将手中的剑收了起来,“人给你们了。”

踏鞍上马,三名兵卒扬尘而去。

陈大耳上前安慰:“欸,那玩意对你挺重要的吧,就这么给了。”

陆昂没搭理他,只是蹲下身子抱起了昏迷的女孩,超乎寻常的轻,该是有段时间没吃饱过了。

陈大耳在一旁唠叨:“你真不后悔,就为了一个陌生人?”

陆昂突然提起嗓子吼道:“陈大耳!你有完没完,你要真是个青城山的道士,那你可真糊涂。”他撞开挡在一旁的陈大耳,将女孩倚靠在一块石头上,从桃花的马鞍里取出一壶清水。

陆昂将女孩的粗麻衣脱下,身上有不少淤青,脚、腕和背上还有两道流血的口子。他将行囊中的华服取出,撕下一个个布条,用清水将伤口清洗干净后,再用从华服上撕下的布条将女孩的伤口包扎好。

做完这一切,陆昂走到陈大耳身侧的石头坐下,说道:“陈大耳,对不起,刚刚我太激动了。”

陈大耳嘿嘿一笑:“我倒是没什么,走江湖这么多年了。倒是你,没了这令牌你还怎么做天下第一的书生。不如随我上青城山,跟我一起做个道门子弟?”

见陆昂不说话,他接着道:“你之前不是问我出了锦州打算去哪,我打算回青城山去。不出意外的话,后半辈子都不打算下山了。”

陆昂长叹一口气:“挺好,你老了也该休息休息了,回去找个婆娘,生个大胖小子,再过个二十年,让他代你去走江湖。”

“至于我,就不去青城山了,早跟你说了,我对道士没什么兴趣。天下这般大,我也就勉强算去过一个江南,锦州之行能遇到你,我很幸运。”

“那什么天下第一的书生,小爷我实话告诉你,我根本没什么兴趣。眼下,我只希望那个女孩能够无碍。可以的话,我会找家驿站,写封平安信回去。一直没和你明说,我是背着娘亲偷跑出来的。”

陈大耳撇了少年一眼,认真道:“我信你,但我更信,你一定会成为天下第一的书生。”

陆昂无所谓道:“好啊,若有那一日,我便来青城山找你。”

陈大耳困惑了:“找我作甚?”

陆昂朝他笑道:“为天下第一牵马,你我再走一遍江湖。”

“好,”陈大耳笑着答应,内心却是一疙瘩,纳罕道:这小子哪来的自信,莫非他知道自己有天生的玲珑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