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六十六章 一夜青莲舞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2554  |  更新时间:2022-08-03 18:26:33 全文阅读

月出惊山鸟。

正当楚云桥和桃娘商定完毕,准备回返月城烟雨楼时,林间几只栖息的山鸟骤然飞起,沈荣兴高采烈地拽着沈琦小跑过来,在距离楚云桥几步之遥的地方站定,喘了几口粗气,扫视四周,搓搓手道,“那小子的人头呢,快拿出来让我瞧瞧……”

楚云桥和桃娘对视一眼,紧了紧手中的短剑,淡淡道,“他已经走了。”

“走了?”沈荣冷冷看了一眼之前那名回禀消息的黑衣武士,回头盯着楚云桥手中的短剑,皱眉道,“你没动手?”

楚云桥娇媚一笑,不疾不徐地吐出几个字,“是我放他走的。”

沈荣一怔,冷面霜眉地直视着楚云桥,寒声道,“呐,你这就没意思了啊!不是说你办事,我放心吗?”

一旁鼻青脸肿的沈琦忽然插话道,“爹,我算是看出来了,这贱人绝对和那狗贼有一腿,咱们被骗了!”

“城主大人,我想过了,若是我真的一剑砍了他,我们三个人今日都得死在这里……”楚云桥毫不搭理沈琦,缓缓拔出短剑,面无表情看向沈荣道,“放他回去,三个却都能活。”

“乱讲!”沈荣冷冷道,“今日这里必须死一个人,既然他活了,那你们两个人中间就得选一个躺下!”

沈琦摸了摸脑袋,对沈荣眨眨眼睛道,“爹,你不是说今日之后云桥姑娘就是我的了吗?那她可不能死在这儿啊,我不喜欢不动的……”

“蠢货!”沈荣一巴掌拍在沈琦脑袋上,怒声道,“底牌都被你亮出来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对围在四周的黑衣武士挥挥手,带着沈琦慢慢退出包围圈,“既然如此,那就只好摊牌了,且先杀鸡儆猴,再把云桥姑娘请回城主府小住几日!”

话音一落,四周的黑衣武士尽皆抽出横刀,一哄而上,涌向正中央的楚云桥和桃娘,喊杀震天。

楚云桥嘴角噙着冷笑,对桃娘使了一个眼色,单手持剑,睥睨四方道,“云桥愚鲁,想试一试……看看今日是谁躺下!”

桃娘立刻会意,抽出青莲古琴底部的短剑,与楚云桥背对而立,闷闷不言,只有满脸的清寒。

片刻间,已有几把横刀逼近过来,齐齐地劈向楚云桥和桃娘,凌厉生风。

楚云桥深提一口气,眸中寒光一盛,手腕一转,反手握剑,横档身前,斜踏一步,迎向最前方的一把横刀。

咣!横刀劈在楚云桥的短剑上,发出一声重重的脆响。

握着那把横刀的黑衣武士奋力下压,却再难前进丝毫,正欲抽刀而回,却只见一道剑光在眼前闪过,脖颈一凉,面前的楚云桥早已不见,只有一阵清香还未消散,震惊地瞪大双眼,保持着握刀的姿势直直地栽倒下去。

生死往往只在刹那间。

就在刚刚刀剑相接的刹那间,楚云桥右手一旋,短剑在横刀上转了半圈,脚步一拧,与那名黑衣武士错身而过,在其脖颈上轻轻一抹,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线。

便也是在这一刹那,一袭青纱的桃娘也动了,没有任何声音传出,连刀剑相接的声音都没有,只有几片血花飞起。

楚云桥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下身后的桃娘,温暖地笑了笑,挽了一个剑花,随手一甩,短剑上的血渍立时尽皆飞离剑身,洒落在枯叶上,状若红莲。

有的人站在身后会让你惊心,有的人站在身后却是让你静心。

桃娘对于楚云桥来说,显然是后者。两人相处多年,一起吃,一起睡,从无话可说到无话不说,犹如并蒂莲一般不分你我。

对着剑身哈出一口寒气,楚云桥眼神冰寒地看向躲在数十把横刀后的沈荣,右脚一蹬地面,翩若惊鸿地飞跃而起,手握短剑直直刺出,娇喝一声,“天门中断楚江开!”

最后一个开字落下时,一道清冷的剑光在暗林中乍现,穿透黑衣武士的包围圈,冲开密密的横刀,剑尖如矢,带着犀利的气劲刺向沈荣的眉心。

沈荣登时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一把拽过沈琦挡在自己身前,高声道,“敢请吴青兄弟出手相助,帮沈某拿下这贱人!”

密林深处,一道冷酷的声音骤然响起,“我可以出手帮你挡下这一剑,但也仅此而已,我的箭从不沾女人的血……”

话音未落,一支黑色羽箭从密林深处疾射而出,啸声如雷,转瞬间便来到沈荣头顶上方,精准地与短剑剑尖相撞在一起。

叮!剑尖与箭尖之间亮起一丝火花。

而后黑色羽箭尾部突地燃烧起来,带出一股刚猛的冲劲,推着剑尖偏离原本的路线,斜落在沈荣左侧几步之外。

楚云桥收剑直插地面,急急地止住后退的身形,握剑的右手微微颤抖,瞟了一眼不远处那支还在熊熊燃烧的黑色羽箭,抬头看向密林深处,用衣袖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讥讽道,“真是好箭!可惜了,这样的箭也就能欺负欺负我这样的弱女子,倘若遇到了九命猫神,估计只能远远地躲着走……”

密林深处再次传出吴青冷冷的声音,“哼!无需用激将法,我方才已经说了我的箭不沾女人的血,便不会再射出第二箭!至于九命猫神……很快我就会和他真正倾尽全力地打一次,到时候你们就能知道谁是躲着走的那个人!姑娘,有我在这里,你是杀不了沈城主的,还是尽早退去吧……”

楚云桥拔剑起身,佯装退走,娇声道,“好啊,那我就回去歇息咯,公子可别出尔反尔,死缠烂打地追人家哦!”

沈荣见状立时推开双腿颤抖的沈琦,厉声道,“想走?问过我没有?”

“你?”楚云桥忽地急转身子,提剑再次奔向沈荣,狡黠地笑道,“我这不就要来问问你吗,城主大人别心急嘛!”

叮叮叮!几声刀剑碰击声传出,一道白光弯弯曲曲地在黑色武士间流淌,溅起无尽飞红。

不消片刻,沈荣四周的黑衣武士尽皆倒下,只余沈荣和沈琦瑟瑟发抖地立在原地。

白光并未停下,忽然拔地而起,复又倾覆而下,凶猛地扑向地上的沈荣,宛如一挂从天而降的滚滚河流。

河心一朵青色莲花倏忽盛开,粉衫飘飘的楚云桥立在花心,犹若粉红花蕊,持剑怒劈而下,吟唱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沈荣瞳孔一缩,瞟了一眼身后,并没有见到第二支黑色羽箭射出,感受到那道磅礴的剑气,肝胆俱颤,疾呼道,“师堰贤弟,热闹也看得差不多了吧,能不能让你的武痴兄弟下来热热身!”

“哈哈哈,城主大人莫急,我也是刚到此处,并非故意袖手旁观……”师堰从密林右侧的一棵树后缓步走出,双手背负身后,歪着脖子看向距离沈荣最近的一棵大树枝叶繁茂处,清了清嗓子道,“庞庆,要不要下来玩玩?”

“正有此意!”庞庆猛地从树梢上一跃而下,轻轻地落在沈荣身前,抬眼看向头顶上方的那朵粉蕊青莲,舔了舔嘴唇道,“天机子的青莲剑歌,有些意思……本以为这等绝学早已失传,没想到今天还能在这里见到,当真是有缘啊!可惜只是残招,伤人先伤己……不对!气息游走无碍,不像是体内有暗疾的样子,你是怎么化解的?罢了,先打过再说,等抓到你再慢慢研究!”

两股炽热的气浪在庞庆双掌间陡然升起。

“水火不容,对付青莲剑歌第三式黄河水的最佳武学当属火云掌……不好意思,刚巧我会一点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