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六十五章 十里红妆诺,黯然离别伤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3550  |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8:17 全文阅读

四目相接,脉脉含情。

楚云桥内心一颤,轻声重复地念诵了一遍那句诗,喃喃道,“好美的诗!”

“再美的诗文也不及你的十分之一……”申小甲突地抓起楚云桥的玉手,面色郑重道,“云桥,不管是你的楚身,还是我的申氏,都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只要你我心意相通,纵使有山海阻隔,亦可铲平!云桥,别管什么狗屁任务了,和我在一起吧,天大地大,总有我们的容身之所!”

楚云桥盯着申小甲那真挚的双眸,不由地有些痴了,直到听见身后密林某处传来一声清脆的琴音,方才回过神来,迅即抽回自己的手,眼神复杂道,“你该离开了……再不走,桃娘马上就要到了!”

申小甲昂首挺胸道,“我刚刚都说了山海皆可平,一个小小的桃娘岂能让我退怯……”

“她是会当真杀了你的!”

“咳咳……那什么,我才想起来忘记了给这自行车安装刹车装置,就这么骑行在路上,太危险了……我先回去把刹车装上,改天再带你去春江边上兜风……”

楚云桥看着申小甲的憨怂模样,娇笑一声,挥挥手道,“快去吧,用脚停车确实有些废鞋子……下次我送你一双我亲手做的云纹鞋,鞋底比你脚上那双楼里老婆子做的厚实。”

“下次?”申小甲双眼一亮,激动道,“这么说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楚云桥咬了咬嘴唇,轻轻地嗯了一声,复又羞恼道,“还不走!莫非你想我还没过门就当寡妇吗?”

“哦耶!怎么可能让你当寡妇,我们还要白头偕老呢,谁都不许先死!”申小甲欢呼一声,快步朝着自行车走去,刚走出几步,又转身返回,双手捧着楚云桥的脸颊,狠狠地亲了一口,低声道,“安心在烟雨楼等着,明日我就去找四娘帮你赎身,三书六礼,十里红妆,凤冠霞帔,八抬大轿接你回家!”

楚云桥心中淌过一股暖流,眼眶里有些晶莹的东西在流转,努力地挤出一张明媚的笑脸,撅着小嘴道,“好啦,我知道了……快走吧,我还要好好跟桃娘聊聊,毕竟这么多年的姐妹,总要有个交代……你在这里,我们不好说些私密话……”

“嘿嘿,我懂,女人嘛,这种时候都想跟自己的闺蜜絮叨絮叨,那我不打扰你们了……记住,说归说,闹归闹,不要动手开玩笑,要是伤着哪里了,成亲的时候就不漂亮咯!”申小甲调笑几句,转身走到自行车前,一掀红衫前摆,抬腿跨上自行车,对楚云桥挥手道别,喜滋滋地蹬着自行车朝月城驶去。

待到申小甲的身影完全从视线里消失后,楚云桥一低头,几滴泪花落下,呢喃道,“真是个小傻瓜,说什么都相信,我去哪里找颗头发半黑半白的脑袋……这次就让你长个记性,女人的话不能相信,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女人……”

蓦地,一声叹息在楚云桥身后响起。

“你也是个傻瓜……”桃娘抱着青莲古琴缓步从树影里走了出来,伸出右手轻轻揩掉楚云桥脸上的泪水,蹙眉道,“这么做值得吗?”

“桃娘……爱一个人没有值得不值得……”

“爱?你才多大?和这小子才接触几天?没和十个以上男人睡过觉,你懂得什么叫爱?”

“我和他接触的时间虽然不多,但那一夜和今天这半日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楚云桥盯着手中的短剑道,“要我一剑杀了他,比杀了我自己还要下不去手,怎么杀?”

桃娘右手按在古琴底部,冷冷道,“我可以帮你杀了他,这样你就不用亲自下手了,也不会像现在这般难过。”

“算了吧……”楚云桥摇了摇头道,“你要真杀了他,到时候我怕我不仅不会感谢你,还会忍不住恨你,想杀了你替他报仇……”

“你完了,说出这话,你便真的是被那小子哄得五迷三道了……”桃娘沉沉叹息一声,“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一些梦话,你心目中的如意郎君不该是他这样的啊……”

“是啊,我曾经无数次设想过未来夫君的模样,有武艺高强的大侠,有风流倜傥的状元郎,也有勇冠三军的大将军,但就是没有他这般骑着破烂自行车的小捕快……”楚云桥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申小甲载着她在飞花里穿行的场景,还有刚刚那一个很是用力的吻,摸着嘴唇痴痴地笑道,“桃娘,原来当你真心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会管他到底符不符合自己设想的模样,爱就爱了,哪有什么框条束缚……”

桃娘看着楚云桥一副花痴的模样,扶额叹道,“那小子到底给你灌什么迷魂汤,竟让你这般神魂颠倒……现在该怎么办?杀不了他,你该如何向沈荣那厮交代,又该如何回复墓主?”

“墓主那边倒是不急,”楚云桥满脸忧愁地朝莲花泉池的方向望了一眼,紧了紧手中的短剑,“沈荣确实不好打发,他应该已经在那边等了许久了……”

“的确,是挺久的,天都快黑了,那我们怎么办,直接先回去吗?”

“回去?”莲花泉池边上,沈荣皱了皱眉道,“人都没等到,回去干什么!”

沈琦坐在一块磨盘大小的青石上,无聊地往池子里扔小石子,嘟着嘴道,“回去吃饭睡觉打豆豆啊,总比在这儿干等着喂蚊子强!”

“豆豆都快被你打死了!还打?好歹人家也是月城有名的纨绔,他爹还是七十二家粮铺的大掌柜,多少给留口气,讲点情分。”

“谁让他爹吃里爬外,竟敢将咱们粮铺的账目私抄一份交给那个什么狗屁的县令,就该活扒了他的皮!”

“不计较,不计较,做人要大度一点……左右账簿已经回到了咱们手里,他爹也已经被做成了鱼料,祸不及妻女,他老婆女儿都让你的跟班祸害了,这个傻不啦叽的儿子就留着吧,怎么也要有人当活招牌才是,这样以后就不会再有什么阿猫阿狗妄想临阵倒戈了。”

沈琦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皮,瘪着嘴道,“我这肚子已经够大了……爹,咱们还是回去吧,月亮都快出来了……”

沈荣双眼微眯道,“再等等,兴许他们就是走得慢一些。”

“再慢也该到了,从烟雨楼到这儿也就十几里,一下午的时间,爬都应该爬到这儿了……”沈琦瞥了一眼满地的西瓜皮,垂头丧气道,“而且西瓜也已经吃完了。”

“再等等……”

“喏,我这脸上又被蚊子叮了一个包,回了吧……”

“再等等!”

“我的小黑鸟该喂虫子了,今天中午就忘记了喂它,我要是再不回去,它就该饿死了!”

沈荣忽地抡起手臂,一巴掌扇在沈琦的脸上,面色铁青道,“我都说了再等等,再等等……你是聋了还是没听懂?你个憨货在那没完没了地瞎扯什么,一会又是西瓜吃完了,月亮出来了,你要回家喂黑鸟了……还他娘脸上被蚊子叮了个包,我怎么没被蚊子叮,就你特别一些?我也没见你脸上哪有包啊,想要包是吧,成全你!”

嘭嘭嘭!一阵闷响传出。

沈琦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不停地求饶道,“爹……不对……父亲大人,别打了!孩儿知错了!您说等多久就等多久,海枯石烂都成……孩儿再不敢多言一句,求父亲大人饶过孩儿吧!”

沈荣顿时停手,深吸一口气,平复一番心情,将沈琦从地上拉起来,摆弄出一张慈爱的笑脸,正了正沈琦的衣衫,声音温和道,“知错能改的就是好孩子,来……坐在为父旁边,咱爷俩继续赏赏花,唠唠嗑。”

沈琦满脸惊惧地由着沈荣将自己拉过去,缩着脖子,像只鹌鹑一样呆坐着。

“呀!你这是怎么搞的?”沈荣扭头瞟了一眼鼻青脸肿的沈琦,抬起右手伸了过去,轻轻抚摸了一下沈琦的脸庞,眼神关切道,“谁竟敢把你打成这样?为父定让他不得好死!来,一五一十地告诉为父,那个王八蛋是谁?为父这就帮你去报仇雪恨!”

沈琦忽地像是想起了以前的某个情景,浑身一颤,瞪大眼睛道,“不不不……是孩儿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嗯?自己摔倒的?果真如此?你有这么愚蠢吗?”

“不蠢不蠢……那应该是被人打的?”

“噢!我看着也像,那么……是被谁打的呢?”

“您最恨谁,孩儿就是被谁打的!”

“欸……怎么能这么说呢,有爱才有恨,你母亲死后,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值得我恨了……最多有时会因为一些不懂事的人生生闷气而已,为父今日就有些生气,所以先前才会对你说话稍微大声了一点,别放在心上啊!”

“哪有!父亲大人对孩儿一直都是疼爱有加,刚刚您说话的声音大小和往常是一样的,是这里太过安静了,所以显得声音大了一些……”沈琦急忙答道,“父亲大人,孩儿知道是谁将孩儿打伤的了!”

“谁?快点大声地念出那个狗贼的名字!”

“丧心病狂,穷凶极恶,天杀的申小甲!”

“好!我猜也是他!不急,一会儿等他过来,为父帮你多砍他几刀!所以说啊,琦儿……为父在这里苦等都是为了你呐!是要帮你讨回公道,名正言顺,明白了吗?”

“明白!都是孩儿的错,让父亲大人受累了!”

正当沈荣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名黑衣武士跑了过来,单膝跪地,抱拳禀告道,“启禀老爷,打听清楚了!”

沈荣扭头看向黑衣武士,冷冷道,“什么情况?”

“那小捕快今日是骑着一辆怪车去的烟雨楼,比寻常人步行还要慢一些,未时出发,申时三刻才出的城门……”

“说重点!他们如今在哪?”

“半刻钟之前,那二人走进了距离此处一里左右的密林里,小的不敢跟得太近……后来还是被云桥姑娘的那个侍从发现了,不得不退回来,看样子她们似乎等不及了,想要在那里便下手……还有,小的回来后自作主张,已经招呼其他兄弟将林子围起来了,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这个自作主张做的好!回去老爷我重重有赏!”沈荣面色一喜,站起身来,拍拍手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云桥姑娘办事,我从来都很放心……琦儿,快快起来!”一把拉起沈琦,撒丫子欢跑起来,“跟为父我一起捡人头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