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十四章 游鱼争食,美人心计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2022-06-11 23:57:24 全文阅读

脱下身上染满血花的白衫,一边在水盆里清洗着红彤彤的双手,一边扭头瞟了一眼旁边的雕花木床,金色夜叉赤裸着上身走了出去,顺手关上房门。

早就弯腰躬身候在门外的瘸子老管家立刻迎上前去,将手里提前预备好的锦衣披在金色夜叉的肩上,一脸谄媚道,“老爷,冷热交替,当心染上风寒……”

“不碍事,即便染上风寒,这一趟也算是值了……”金色夜叉穿上锦衣,却不系好,松松垮垮地敞着胸口,脚步轻快地走到庄园的池塘边上,坐在一把红木椅上,端起一杯姜茶,抿了一小口,对一瘸一拐艰难追至池塘边上的老管家笑道,“还是你这条老狗贴心,姜茶温度刚刚好,回头给你多加点月钱!”

“老爷说笑了,这本就是小的分内之事,怎敢多要月钱!”老管家低着头,束手立在一旁,恭敬道,“其实,往后像这种脏活,小的可以代劳,老爷不必自己劳心劳力……”

“欸,收买人心这种事当然还是要亲自出面比较好,”金色夜叉摆摆手道,“只要他昏倒前看见挡在身前的是我,这事儿就成了,阿嚏……”拿起一块锦帕擦了擦鼻子,抓起一把鱼料随手抛进池塘里,“收天字杀手榜第一当狗,这戏不演得真一点怎么能行,只不过下次选地点还是不要选在河里,确实容易着凉。”

 老管家将头埋得更低了一些,眼帘低垂道,“老爷其实无需这般做,只要人够多,不管是天字杀手榜第一,还是第九,都可以把他打得像条狗!” 

 “不一样,你是没看见先前那一刀,”金色夜叉搓了搓手道,“真是动人心魄啊,我都差点吓尿了,好在离得够远。要是哪天人家跑到这府里来,就凭你手下养的那些臭鱼烂虾根本拦不住。现在有了这支箭,我这心里才算踏实多了……不说这个了,那两个废物的尸体带回来了吗?”  

“回禀老爷,已经按府里的规矩处置妥当,后院的两条老黄狗吃得饱饱的。”

“那便好,银子也不算白花,少亏就是赚……没想到人字榜这么废材,给天字榜的高手提鞋都不配!对了,云桥姑娘到了吗?人家忙活一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得好生感谢感谢!” 

老管家重重地咳嗽两声,“云桥姑娘已经在前厅等候小半时辰了,少爷陪在一旁……”

 感受到老管家后半句话语气的怪异,金色夜叉顿时心中了然,捏了捏眉心道,“把云桥姑娘请过来吧……警告那个混账小子,不要打云桥姑娘的主意,否则老子扒了他的皮!” 

老管家点头应诺一声,转身对站在不远处警卫的下人招了招手,吩咐了几句,瞟了一眼金色夜叉身上松垮的锦衣,小心翼翼道,“老爷,要不要我再帮您取一件衣服来?”

“不用不用,”金色夜叉摇摇头,挺着袒露的胸膛道,“这样就很不错,正好我要跟云桥姑娘说几句坦荡荡的心里话……”

 话音刚落,一个身上挂满金银珠宝的肥胖少年出现在池塘右侧的走廊上,扯着公鸭嗓子道,“云桥姑娘,前面就是我家的池塘了,塘子虽然不大,里面却养着许多鱼。其中还有一条鲤鱼王,长约五尺,重十斤六两,是我那个在京都做吏部尚书的三舅差人送来的,据说是海外异种,价值五百两黄金,你要是喜欢,我一会让人做成红烧鱼,咱们一起尝尝鲜!” 

  楚云桥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脸上却是笑意盈盈,手中的樱花团扇半遮娇容,柔声道,“谢过公子美意,只是那鲤鱼王如此珍稀,定是城主大人的心头之爱,小女子无福消受,也无意消受。” 

肥胖少年痴痴地望着楚云桥的脸,吸了吸嘴角淌出的口水,磕磕巴巴道,“不必管那个老不死的……只要你喜欢,别说是这一条鱼了,就是整个城主府……我都可以找一个精美的小盒子装好,亲手交到你手里!”

 站在楚云桥身后的桃娘盯着肥胖少年那副猥琐的模样,右脚微微上前半步,一只手悄悄地摸向怀中古琴的暗格。

楚云桥当即斜跨半步,挡在桃娘身前,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几分,朝着池塘边努了努嘴,娇笑道,“公子……您还是先和城主大人商量过后再说做红烧鱼的事情吧,城主大人好像听见您刚才的那些话了呢……”

 肥胖少年循着楚云桥的目光看去,果然见到金色夜叉正眼神冰寒地盯着自己,面色唰地一下白了起来,吐了吐舌头,捂着肚子对楚云桥拱手道,“云桥姑娘,我肚子突然有些不舒服,先去方便一下,待会咱们再吟诗作对,把酒言欢!”

楚云桥呵呵一笑,轻摇几下团扇,十分善解人意地吐出几个字,“公子请自便!”

正当肥胖少年用手挡着脸匆匆逃到走廊尽头的时候,金色夜叉不知何时站在了台阶之下,一把揪住肥胖少年的耳朵,厉声骂道,“孽障!说谁是老不死的?我真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还有做周幽王的潜质,人家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你也不差,城主府都能送出去,风流人物啊!”

肥胖少年哎哟惨叫一声,连连求饶道,“父亲大人快快松手,孩儿的耳朵都快被您拧掉了……没说您,我说的是那只瘸腿的老狗!”

金色夜叉冷哼一声,松开自己的手,一脚踹走肥胖少年,寒声道,“回头再好好收拾你,最近你有些太放肆了,照这么发展下去,早晚要坑爹……”扭头面色温和地看向楚云桥,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云桥姑娘久等了,怠慢之处还请见谅,咱们还是去塘子边说话吧,那儿风景如画,赏心悦目,是聊天谈心的好地方。”

楚云桥乖巧地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全凭大人安排”,跟在金色夜叉的身后来到池塘边上。

金色夜叉坐回红木椅上,歪着脖子盯着站在几步之外的楚云桥,皱了皱眉道,“你站着太高了,不好说话啊。”

楚云桥扫了一眼四周,并未发现有其他椅凳,当即明白了金色夜叉的意思,咬了咬嘴唇,见一旁的桃娘又有些蠢蠢欲动,立刻低眉顺眼地跪了下去。

“这就好说话多了嘛……”金色夜叉端起姜茶,吹了吹上面的热气道,“你今天操劳一场,本来就挺累的,再让你站着说话,岂不是显得我太不懂得怜花惜玉了,你说是不是?”

 “大人请恕罪……”楚云桥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俯身趴在地上,“小女子让您失望了……”   

 金色夜叉呷了一口姜茶,打断楚云桥的话,淡淡道,“无妨,让你们两个弱女子直面九命猫神是有些强人所难了……我只是比较奇怪,你应该是学过怎么用剑的,怎么那一剑刺得那么慢?不忍心下手?若是如此,那我就要跟你们的那位墓主说道说道,让他换一个人……”

“大人,您误会了……我楚国与申氏有不共戴天之仇,小女子恨不得拆其骨,寝其皮,又怎么会不忍心下手,只是当时眼看大仇得报,一时有些恍惚,这才让贼子逃过一劫。”

 “是这样?” 

“不敢有半句虚言!小女子以九泉之下八百万楚国英魂发誓!”

 “行了行了,我就是随口问问,怎么还发誓呢……”金色夜叉摘下面具,露出一张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面庞,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既然你跟我说了心里话,我沈荣也坦荡一回,其实我根本就没指望你今天能杀了那个人,没有期望,自然不会失望。”

楚云桥抬起头,怔怔地盯着沈荣,疑惑道,“您只是想引那人出手?”

“杀姓申的是真,不过你们只是其中一环而已,”沈荣抓起一把鱼料,洒进池塘里,盯着互相争食的游鱼道,“这一场局,环环相扣,从昨夜月神祭典鼓声响起那一刻便开始了。” 

“大人,小女子有一事不明,还请大人不吝解惑,想来墓主往后也会问起,到时候小女子方便回禀……”

 “说来听听,我今天刚收了一条很厉害的狗,心情不错,可以告诉你一些小秘密。” 

“在月城里,大人您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想让一个人死很简单,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麻烦?”

“确实很麻烦……”沈荣一只手撑着脸颊,无奈地叹道,“我向来习惯直来直去,也很不习惯这种弯弯绕地做法,但是没法子啊,烂船还有三斤铁,我必须要让那小子死得无可挑剔,这样以后才能全身而退。功劳,我要!黑锅,不背!” 

楚云桥没有继续再问下去,虽然沈荣的话似是而非,但也隐含着许多信息,没说出来的自然是她不能知道的。聪明的女人,懂得什么时候应该闭嘴。她很聪明,自然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地上,闭上了嘴。

沈荣赞许地瞟了一眼楚云桥,站起身来,拍了拍手道,“你很聪明,这样很好,能活得更长久一些……心里话说完了,接下来说点正事,这么急把你叫过来,是要你帮我走第二步棋,美人心计……你这么聪明,应该不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吧?”

楚云桥捏着樱花团扇,嫣然一笑,眉眼如春道,“书上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虽不是英雄,我却算得上美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