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十五章 青莲旧琴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22-06-13 10:21:06 全文阅读

识趣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抽身而退。

在沈荣打了一个呵欠之后,楚云桥随即站起身来,两手握着樱花团扇于腰侧,微微俯首,道了一句“告辞”,转身朝着城主府侧门走去。

脚步比来时还要轻快,她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即便这里的池塘风景如画,厅堂金碧辉煌。

因为不论是风景如画,还是金碧辉煌,底下都透着浓浓的血腥味。

沈荣自然没有挽留她们,也没有恭送她们,陪着她们一起走向侧门的是那个瘸腿的老管家。

楚云桥知道对方也不是在恭送自己,而是看守自己,省得她走错了路,走不出这阴森可怖的城主府。

行至侧门前,双方都松了口气,无事就不会生非。

老管家大有深意地看了楚云桥一眼,忽地叫住了准备抬腿迈出侧门的楚云桥,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低声道,“楚大家,能否给小的看看你那把古琴?”

楚云桥怔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老管家,又看了一眼桃娘怀里的古琴,柔媚地笑道,“管家也懂琴?”

“谁都有青春年少的时候,也都有痴琴一片的时候,我也不例外……”老管家一脸追忆往昔的神色,叹道,“姑娘的这把琴名曰青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青莲,不知小的可有说错?”

桃娘那张始终面无表情的脸忽地起了一丝丝变化,直勾勾地盯着老管家道,“看来你还真的很痴琴,莫非想着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老管家眼神黯然道,“并不奢望有回响……只是人老了,难免会怀古伤今,看见旧物也会心弦一动,忍不住想触碰一下……”

楚云桥忽地想起了那把琴的故事,立刻明白了桃娘和老管家的弦外之音,迟疑了片刻,轻声道,“桃娘,给他看一眼吧,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不能被死物牵绊住,拿得起,就该放得下。”

桃娘微微皱了皱眉,右手轻抚了一下古琴,闭上眼睛,沉沉地叹息一声,再次睁开双目,冷冷地看向老管家,寒声道,“这把琴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换了主人,也就换了品性,不止是乐器,还是杀器,一不小心就会要了你的命,你当真想看?”   

老管家剧烈地咳嗽几声,“我现在不过仅剩这具残躯而已,圆了心愿比活命更重要。”

桃娘双手平举古琴,往前一递,面色无喜无悲道,“那你可要接好了!”

“放心吧,接得住……”老管家伸出双手,托在古琴的另一端,顿觉一股阴柔的怪力透过古琴猛地袭来,右手手腕翻转半圈,按在古琴上向下一沉,左脚向前踏出半步,压碎了脚下的那块青石板,卸掉怪力,稳稳地接住古琴,轻轻抚摸着琴弦,随意拨弄几下,听着清澈的琴音,眼神不禁温柔起来,“音调有些不对,我帮你们调调……”  

楚云桥看着老管家一丝不苟地调整琴弦,又是沉沉叹息一声,情不自禁地念了一句,“一壶酒,一张琴,一溪云,到底也是曲终人散。” 

“调好了……”老管家左手在琴底龙池处一抹,将古琴递回给桃娘,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青莲古琴,扭头看向楚云桥,淡淡道,“物不平则鸣,人不平则病,云桥姑娘不可只思进,不思停,否则亦难得善终。”

楚云桥面色一滞,若有所思地看向桃娘手中的青莲古琴,对着老管家躬身谢道,“多谢前辈提醒,小女子不胜感激……”

正在这时,一个狠厉的声音忽地在通往侧门的走廊上响起,“抓住她!”

三人俱是一惊,桃娘悄悄地斜跨一步,挡在了楚云桥身前,右手按在古琴的某处机关上,一脸警惕地看向走廊。

只见一个满脸血污,衣衫褴褛的少女从走廊上跑了过来,眼神惊恐地回头看向身后越来越近的肥胖少年和城主府下人,慌张地奔向楚云桥,像是奔向黑暗中的一缕光,凄惶地张着嘴巴“啊啊啊”几声。

楚云桥和桃娘瞬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却没有立刻迎上前去,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踌躇。

 一旁的老管家摇头叹息一声,闪身来至少女身前,右手化刀,刚猛果决地劈砍在哑巴少女脖颈某处死穴上。

哑巴少女立时喷出一口鲜血,双目怒睁,怨毒地盯着老管家,沉沉倒下,身子渐渐冰凉,了无生机。

 慢了一步追来的肥胖少年见此情景,喘着粗气走到老管家面前,抬起右手,狠狠地扇了老管家一个耳光,怒声骂道,“谁让你这老狗多管闲事的!你把她打死了,我还玩什么!”  

老管家的嘴角淌出一丝鲜血,却也顾不得去擦,慌忙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战战兢兢道,“少爷请息怒,小的只是不想这贱人污了云桥姑娘的眼睛……”

肥胖少年一听到“云桥”两个字,速即收起脸上的怒容,故作一副谦和有礼的模样,对着楚云桥拱手道,“原来云桥姑娘在这里啊,这是要走?怎么不在府里多玩一会儿?”  

楚云桥强压下心中的厌恶,笑靥如花地作揖答道,“方才城主大人交代给小女子一件事情,需多做些准备,所以一刻都不敢耽搁,也无心思玩耍。”

肥胖少年忽地凑到楚云桥身前,紧紧地抓着楚云桥的手道,“不急不急,咱们一起吃过饭再走嘛,也不差这一会儿了,我已经吩咐厨房去把那条鲤鱼王捞起来,很快咱们就有红烧鱼吃了……” 

“混账!”正当楚云桥有些羞恼的时候,一声暴喝在肥胖少年身后响起,沈荣面色阴寒地走了过来,一巴掌扇在肥胖少年的脸上,“你还真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你的耳朵不想要了吗?大事当前,岂容你胡闹!”

楚云桥借机抽出自己的手,温言细语道,“大人不必气恼,莫要为了小女子伤了您和公子之间的和气,那小女子便是百死也难赎罪。公子也是想帮大人您做点什么,这才想着留小女子吃个饭,让小女子能更加卖力地为大人效劳……我说的对吧,公子?”

肥胖少年一只手捂着脸,悄悄地朝楚云桥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委屈巴巴地点了点头,撅着嘴道,“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沈荣狐疑地看了一眼肥胖少年,“这么说,是我错怪你了?”

“那可不……”肥胖少年努力挤出几滴眼泪,“您非但不夸奖我的懂事,居然还动手打我,太让人伤心了!”

“行啦行啦,”沈荣用袖子擦了擦肥胖少年脸上的泪水,“谁让你平常劣迹斑斑,为父只是自然联想而已……没想到我家琦儿也有长大懂事的一天,为父很是欣慰啊!这样吧,为父打了你一巴掌,回头就送你一件礼物当作补偿吧!”

肥胖少年抽抽鼻子,抬头问道,“那礼物好玩吗?”

“十分有趣!”沈荣摸了摸肥胖少年的后脑勺,一脸慈爱道,“保证你会喜欢!”

楚云桥看着沈家父子脸上盛开的笑容,只觉得有些作呕,立马行礼告退,带着桃娘快步离去。

肥胖少年目光贪婪地盯着楚云桥的背影,舔了舔嘴唇道,“父亲大人,孩儿不想要什么礼物,只想要云桥姑娘……”指了指跪在一旁的老管家,“刚才这只老狗把孩儿的玩具打坏了,您得赔我一个新的,我看云桥姑娘就很合适,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玩得久一些……”

“闭嘴!”沈荣面色陡然一寒,“我警告你,不要打楚云桥的主意,否则老子真的会扒了你的皮!”

“为什么!”肥胖少年嘟着嘴道,“她又不是楚国公主,凭什么不让我玩!” 

“正因为她不是楚国公主,所以现在不能动她……皇族的子女是棋子,就算你想多弄几个在府里也没什么关系,但她是皇族的工具,是用来在这场大局里博弈的工具,谁都不能动,至少现在不能动……”

“我不管,我不管!人家别的城主儿子都可以为所欲为,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怎么到了我这里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沈荣拍了拍肥胖少年的肩膀,“琦儿,听话……等过阵子事情结束了,你想要什么,为父都帮你取来,现在先忍耐一下吧!”

沈琦一屁股坐在地上,踢打着双脚道,“我不听,我不听!教书先生都说今日事,今日毕,我才不要等什么不靠谱的明天呢!”

“该说的呢,我已经说了,”沈荣沉声道,“你最好安分守己,若是破坏了我的好事,就不要怪我不念父子之情了……” 

沈琦眼珠子一转,歪着脑袋问道,“那要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呢?比如被我俊俏的面容迷倒,被我满腹的才华折服,自愿留在城主府里当我的玩具,而且不会耽误你吩咐她做的事情,这样你总没话说了吧?”

“那……就随便你吧!”沈荣面色古怪地看了一眼沈琦,摇着头转身离开,嘀咕道,“没道理啊,日子对得上,应该是亲生的,怎么就这么蠢呢……”对老管家招了招手,指了指地上少女的尸体,又指了指先前未能抓住少女的那些下人,“都沉塘吧,废物利用!”

老管家重重地点头应诺,缓步走向那些下人,只听惨叫声瞬时此起彼伏。

惨叫声停止之后,老管家吩咐了几名黑衣下人打扫干净,瞟了一眼还坐在地上沈琦,也摇着头转身离去。

等到沈荣和老管家消失在走廊尽头,沈琦收起脸上嬉笑的表情,顺势躺在地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高墙围起来的方形天空,目光幽幽道,“我不装得蠢一些,不装得坑爹一些,恐怕早就被你沉塘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