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一章 欢迎来到不思议大厦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5256  |  更新时间:2022-04-01 08:14:12 全文阅读

天空被厚重的云层挤满,大雨前的空气异常潮湿,仿佛每呼吸一口,都有细细的水流顺喉而下。

顾清仰头望着直插入云端似乎看不到尽头的深灰色大厦,咽了下口水。

他对这座城市很熟悉,所以可以非常肯定,这里原本应该是一片长满了野草的荒地,不该有眼前这栋大厦的存在。

仰望了片刻,从外衣内侧的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举在面前,照片里模糊的阴影与眼前的灰色大厦似乎重叠在了一起。

三年前,顾清最好的朋友发来这张模糊的照片后,就此人间蒸发。

为了找到这栋神秘的大厦,顾清想尽了办法。

就在今天,终于让他找到了。

取出手机,按照订单上的号码拨了出去。

“您好,我是送餐员…”

“顾清。”

没等说完,电话那端的人却是直接叫出了顾清的名字。

出乎意料的话语让顾清怔了一下,而后便是狂喜。

找到你了!

他曾经千百上万次的设想过这一刻的到来。

“为了找到这栋大厦,堂堂大作家竟然做了三年的送餐员,这份毅力值得钦佩!”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听筒里传出清脆的掌声。

对方的态度让顾清冷静了下来,压抑住狂喜的情绪,大脑开始急速运转起来。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朋友在哪?。”

思考片刻,顾清沉声问道。

“呵呵,看来你有很多问题啊。我就在大厦最顶层,上来见一面吧,我会解答你的所有疑问。不过会面之前还需要一些小小的测试。哈哈!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不要让我等太久哦…嘟嘟…”

听到电话挂断的忙音,顾清默默收起了手机。

云层厚重的似乎已经快要压到了头顶,沉闷的雷声从天边传来,几颗豆大的雨滴打在了顾清脸上。

要下大雨了!

顾清仰头又看了一眼隐藏在云层中的大厦,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迈上第一节台阶。

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旋转门转动的异常缓慢,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因故障而停止转动。站在里面的顾青皱了皱眉头,强压下心头升起的烦躁,伸手用力去推扶手,可旋转门的速度却是丝毫没有加快。

五秒…吱嘎吱嘎。

十秒…吱嘎吱嘎。

十一秒…吱嘎吱嘎。

就在顾清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崩溃的第十四秒,玻璃门终于露出一道可容他侧身通过的空隙。

一个箭步冲出狭小的空间,顾清的额头已经微微见汗,眼白也多了一丝血色。

“该死的!”

顾清低声咒骂了一句,伸手解开了衬衫的第二颗扣子,以便让呼吸能更加顺畅一些。

然后才打量起此时身处的空荡荡的大堂。

四四方方的构造,三面墙壁上贴着暗色花纹的壁纸,看起来有些老旧。

地面铺着正方形深灰色天然大理石,好多都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纹,跟大理石原本的纹路交织在一起,正如顾清此时的心情。

烦躁中带着一丝迷惘。

大堂棚高足有六七米,正中间位置挂着一副水晶吊灯,不过却是没有点亮。

外面微弱的光线挤过旋转门玻璃,使得这里犹如朦胧鬼蜮。

视线环顾一周,没有找到电梯,只是在左侧墙角看到了一扇木门。

门上贴着一张微微泛黄的白纸,上面用红笔写着——第一层。

字写的不太好看,层字里面还少了个横。

顾清走过去握住门把手,可心里的烦闷却是让他又退了回来,从口袋里取出碳素笔,给层字补上了一横。

退后两步端详了一下,觉得还是很别扭,干脆把“第一层”三个字都涂成了黑色。

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长舒一口气,转动把手,推开了木门。

出乎意料的,门后没有楼梯,也不是通道,只有深邃的黑暗。

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可光线却是尽数被黑暗吞噬。

“下马威吗?幼稚的把戏!”

收起手机,顾清嘴角微微翘起,冷笑一声,迈步走进了黑暗。

“欢迎来到不思议大厦!友情提示,在大厦内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甚至包括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走出数步,黑暗深处传出之前那个神秘人的声音。

“装神弄鬼的有意思吗?”

顾清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冷哼道。

既然对方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也就没有再继续伪装下去的必要了。

可神秘人似乎已经离开,死寂重新与黑暗相伴,再没有一丝声响传来。

等了片刻后,估计神秘人不想再继续搭理自己,顾清迈步继续朝前方走去。

黑暗中,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穿过了一层薄膜,开始有隐约的影像在眼前闪过,模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

“假惺惺假惺惺,做人何必假惺惺,你想看你要看,你就仔细的看看清…”

略带俏皮妩媚的歌声,自舞台中央身着红色华丽长裙的女子口中传出,通过话筒传遍夜总会的每一个角落。

聚光灯下,女子配合韵律扭动着妙曼的身躯,台下观众如痴如醉。

“叶小曼!叶小曼!”

有人高声呼喊着,奋力挥舞着手中的鲜花。

……

王金虎是极乐宫夜总会的经理,早上八点钟准时上班,给几个领班安排完今日工作和注意事项后,照例开始巡视工作。

路过二楼叶小曼专用的化妆间时,看到门缝地下透出的灯光,王金虎连忙抬手示意几个领班停步。

“小曼姐,怎么来的这么早啊,吃早餐了没,要不要安排人去给您买一份来!”

用指节轻轻地敲了几下房门后,王金虎隔着房门柔声说道。

等了差不多半分钟左右,化妆间里没人答话。此时的走廊里十分安静,站在门前的王金虎似乎听到化妆间里有水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难道里面不是小曼姐,而是打扫卫生的清洁工?

想到了这种可能,王金虎脸上的笑意立即收起,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小曼姐的化妆间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的吗,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扭头恶狠狠的瞪了身后的几个领班,心想等查清楚里面的清洁工是谁招进来的,一定要他好看。

随后伸手便去拧动门锁。

咔咔!

英国进口的球形门锁里传出锁芯卡住的声响。

从里面锁住了?

王金虎立刻意识到不妙,小曼姐的化妆间里可是有一些价值不菲的珠宝啊,莫非是遭了贼。

好在他身上就有备用的钥匙,连忙掏出来打开了门锁。

房门打开,四人一起朝里看去。

身形婀娜的红色倩影背对着众人,端坐在造型精美的化妆镜前。

射灯发出的光柱打在镜面上,晃得几人眼花缭乱,一时竟是无法看清镜子里佳人的面容。

“哎呦!真是小曼姐您啊,对不住!对不住!”

看清里面是叶小曼那令人迷醉的身影,王金虎的脸上立刻堆起笑意,点头哈腰的表达着歉意,就要关门闪人。

“经理,不太对劲啊!”

这时一个领班用胳膊肘顶了王金虎腰间一下,同时小声说道。

“嗯?”

王金虎不明所以,正要询问,就见那个领班指了指叶小曼椅子下面的地板。

湿漉漉的长发披散着,有水滴自发丝上滑落,地板上已经积了好大的一滩水渍。

“小曼姐!您没事吧?”

王金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同时轻声问道。

椅子上的叶小曼好似没听到一般,未作任何回应。

走到椅子侧面,王金虎定睛一瞧,入眼的那里还是花容月貌,分明是一张青中带紫的狰狞面孔。

叶小曼…死了!

……

模糊的影像消失,顾清的身体突然开始不受控制的轻微摇晃,脚下能够感受到明显的震颤感,耳中听到了嘈杂人声和隆隆轰鸣。

一瞬间黑暗褪去,光明降临。

顾清抬起手掌遮住眼睛,一点一点的适应着骤然而至的光亮。

呜~~!哐哧~哐哧…

视线还未完全恢复的顾清,率先分辨出了耳中听到的声音应该是来自于老式蒸汽火车的汽笛声和车轮声。

自己怎么跑到了火车上?

心中正惊疑不定,刚刚适应了光线的眼睛就撇到有一道黑影朝着自己撞来。

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重重地撞倒在地,紧接着便被死死压住。

胸口处传来剧痛,而后温热粘腻的感觉蔓延开来。

“啊~~!”

有女人的惊叫声响起,接着是纷乱的脚步声和越来越多的惊呼声。

发生了什么?

顾清挣扎着想要起身,下巴却是好象碰到了什么东西,瞪大眼睛一瞧,赫然是一张惊恐呆滞的人脸。

人脸上的眼睛瞳孔急速放大,鼻孔压住了自己的下巴,已经有些变形。

鼻孔里没有喘息,仅有一丝即将消散的余温。

这是个刚刚死去的人!

自己竟然被一个死人压在了身下。

难道——那个神秘人所说的测试已经开始了?

顾清第一时间在脑海里如此想到。

“让一让!让一让!我是警探,麻烦大家让一让。”

有男人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

围观的乘客们立即让出一条道路,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走到顾清身边蹲下,自腰间取出一副手铐,铐在顾清的右腕上。

“我是上都警署的高级探长沈亦白,现在以涉嫌谋杀罪名,对你进行拘捕。”

噹!

话音刚落,一柄手枪自顾清怀中掉落,砸在了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人群顿时又发出一阵惊呼。

“枪…这人有枪…一定就是杀人凶手,没跑了!”

沈亦白顺着声音定睛一看,地板上果然是一把勃朗宁手枪,应该就是从凶手怀里掉落下来的。心里当时也是咯噔一下子,庆幸多亏自己早一步将凶手给控制住了,不然很可能会发生不可想象的后果。

开门杀吗?

很棘手啊!

自己的怀里怎么会有枪?

稀里糊涂就被戴上手铐的顾清,经过最初的慌乱后,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老式的火车车厢,身着长衫、旗袍的围观人群…等等的一切,似乎都说明这里不是自己原本的那个时空,更像是一百年前的民国时期。

可铐住自己的警探说什么上都警署,自己对民国历史也算颇有研究,却是从未听过上都这个地名。

那个神秘人曾说,在这栋大厦里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也许是仿照民国而制造出来的幻境也说不定。

亦或者是——催眠?

沈亦白冷着脸将顾清从尸体下拖拽了出来,拷在了过道边的暖气片上。手铐固定的高度非常有讲究,若是站着就直不起腰,若是蹲下就要高抬双臂,无论怎样都非常的不舒服。

将顾清控制住后,恰好此时列车长和两名乘警也得到消息赶了过来,沈亦白便以需要保护案发现场为由,开始组织几人疏散乘客。

众人所在的位置是票价相对昂贵一些的卡座卧铺车厢,所以乘客不是很多,加之刚刚死了人,没有谁愿意跟个死鬼做邻居。于是在列车长承诺给更换其他卧铺车厢后,乘客们也就十分配合的迅速离去,转眼间诺大的车厢里,就只剩寥寥数人。

吩咐列车长火车到站后立即给上都警署打电话报案。安排两名乘警守住车厢的两端,不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入。扯下一块白色的门帘盖住死者的面庞。

做完这一切后,沈亦白才阴沉着脸,找了个距离顾清最近的位置坐下,从衣兜里取出笔记本和钢笔,对顾清问道。

“姓名?”

顾清好像没听到似得,低头沉思。

幻境?

还是催眠?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应该都是真的。

火车始终是在行驶的状态,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远处的景象却是看的真真切切,这绝不是高清屏幕能够比拟的。

之前自己在黑暗中行走,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和过度就出现在了人声嘈杂的火车车厢里,这也绝对不是搭建的片场可以做到的。

刚刚围观的人群,无论衣着还是表现出来的神态,都太自然太真实了,绝不是普通群演能够演出来的。

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

就是撞倒并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死者,是真的刚刚咽气且身体还未出现尸僵的死人,绝不是假的人偶或道具。

完全放大失焦的瞳孔是无法作假的!

所以,此时的自己到底是身处于幻境之中?

还是已经被催眠了呢?

还在思考的顾清突然身体一个趔趄,重重的撞在身后的车厢壁上。他此时是高举双臂半蹲的姿势,后背感到了疼痛的同时,双手手腕处也是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感。

沈亦白收回刚刚踹出去的右脚,嘴角挂着一丝冷笑道。

“别想在我面前充好汉,像你这种人渣,我有一百种法子能让你生不如死!”

沈亦白这一脚正揣在顾清的肚子上,且踹的很重,顾清如同翻个的虾米似得仰面蜷缩在地板上,缓了好一会才顺过气来。

挣扎着背靠车厢壁盘腿坐好,被拷住的双臂成三角形举在头顶。

“我是冤枉的!”

话说出口,顾清吓了一跳,这嘶哑的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

沈亦白闻言挑了一下左边的眉毛,放下笔记本和钢笔站起身来,然后作势抬起了右脚。

“我叫顾清,拔剑四顾的顾,清清白白的清。”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顾清在对方将要实施新一轮的暴行前,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贱种!”

沈亦白冷声嘲讽道,重新坐下,在笔记本上唰唰唰几笔,写下顾清的名字。

写完之后,眼神却是有了一丝恍惚。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哪里人?做什么职业?”

沈亦白继续问道。

这下子顾清却是有些犯难了。

眼前的一切都太真实了,为了保险起见,姑且把这里当做一个真实的世界。

那么自己在这里的身份是什么?

叫顾清这种大众名字的人应该不少,可若是再加上籍贯和职业,那可查找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

等火车到站以后,这位探长只需给户籍地打个电话,得到查无此人的结果,那即便最后顾清能够证明自己没有杀人,却也会因为黑户问题被关押。

顾清在心中快速的思考对策,沈亦白却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不过他这次没有使用暴力,而是走过来将顾清浑身上下里里外外的口袋翻了个遍,然后将搜出来的物品并排摆放在地板上。

一个巴掌大两指厚的铁盒子、一张对折的正面写有身份证字样的卡纸、一张由津南至上都的火车票、一叠纸钞,一包香烟,一个煤油打火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抽水钢笔。

顾清此时也放弃了思考对策,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些从自己身上搜出来的物品上。

特别是那张身份证,如果里面的名字不是顾清,那自己就算彻底栽了。

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刚刚还是太冲动了。

沈亦白在观察着顾清,见他没有罪犯被抓后该有的慌张无措,心里也忍不住升起一丝疑惑。

难道人真不是他杀得?亦或者是个惯犯?

心中如此想着,沈亦白将那个铁盒子拿在手中,按下侧面的卡簧,盒盖便自动弹开,露出里面码放整齐的子弹和一本证件。

子弹一共14颗,沈亦白仅是扫了一眼,就判断出正是刚刚从顾清怀里掉出来的那把勃朗宁使用的6.35口径子弹。

证件是津南市警署签发的枪证,里面记录了手枪的型号、编码和持有人信息,还有一张黑白寸照。

持有人姓名一栏填写着顾清。

将证件举到顾清侧脸处,两相比照之下,确认是本人无误。

津南…顾清…合法配枪…

将几个信息联系起来后,沈亦白终于想起眼前这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