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二章 嫌疑人的自证推理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488  |  更新时间:2022-04-18 09:39:49 全文阅读

“你就是在《品报》上连载侦探小说,并协助津南警方侦破过多起案件的那个作家顾清?”

在查看过身份证,又一次进行过确认后,沈亦白开口问道。

闻言,顾清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是落了地。

“嗯!”

面容平静的点了点头。

“来上都干嘛?”

沈亦白并没有因为顾清的身份得到证实而转变态度,反倒是目光里隐隐有一丝不屑和…挑衅。

“旅游兼采风!”

顾清胡乱编着瞎话应付道。

“哼!顺道杀个人为下一部小说寻找灵感。”

沈亦白用讽刺的语气说道。

“这位沈警探,您不能因为探亲假期提前结束和个人的偏见,就将郁闷的情绪发泄在我的身上。而且断定一个人是否犯罪,是要讲实证的,可不能空口白牙胡乱诬陷。”

得知自己在这里有合法的身份,且似乎还稍微有些名气,顾清的胆气顿时壮了起来,毫不示弱的呛了回去。

顾清的话让沈亦白一怔,细思之下也察觉到自己先前的举动是带有一些个人的情绪,便出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回家探亲?又怎么知道我的假期提前结束了?”

沈亦白的话让顾清意识自己猜对了,便朝着沈亦白的脚踝处扬了扬下巴。

看到顾清的动作,沈亦白连忙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裤腿和皮鞋,没什么问题啊!

“袜子和鞋带!”

顾清提醒道。

沈亦白再次查看,很正常的袜子,很正常的鞋带,没有任何问题。

不由得有些恼怒,觉得这小子在戏弄自己,就想再给他一脚,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可一想到他的身份,最终还是强行忍住了。

“有话就说,别拐弯抹角的。”

“隔着这么远都能闻到味道,你的袜子很久没换了吧?鞋带也系错了,这种皮鞋的鞋带不是这样系的。还有领带打得也不对,这些都说明你是第一次穿西装。”

“那又怎么样?没穿过西装跟回家探亲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沈亦白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似乎是不想让脚臭味影响到嫌疑人。

“你在上都警署任职,如果是出差的话,完全可以穿平时的便装,那样更舒服一些。之所以穿得如此正式,很大可能就是回家探亲,或者更准确一些,是老家为你安排了相亲对象,你这一次是特意请假回老家相亲的。

别用那种眼光看我,你左手无名指上没戴戒指,也没有戴过的痕迹,所以你目前还是单身。因为职业的关系,大多数工作在第一线的警察都不太注重个人的卫生问题。

脚上穿着许久没换的旧袜子,却穿着一身崭新的西装和皮鞋,若是普通的回乡探亲没必要这么郑重,所以我猜测你是回乡相亲。而看你整个人的状态,这次相亲的结果似乎不太理想。”

沈亦白有些傻眼了,这家伙有没有这么神啊,竟然全都蒙对了。

愣了片刻后,又连忙问道。

“那假期提前结束又怎么说?”

“这个就更简单了,你的鞋太新了,西装没有沾染过多的灰尘和污渍,再结合你明显有些暴躁的情绪,很容易就推断出来,你这趟回乡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应该是上都这边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案子吧!”

顾清将自己的推理和猜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见沈亦白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感到好笑之余也完全放下了心来。

这个沈警探只是脾气暴躁了一些,但人还算讲道理。

过了好一会的工夫,沈亦白才将顾清所说的在脑海里理顺。

虽然这个家伙都蒙对了,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服气,想了想后,指着被门帘盖住头脸的尸体说道。

“既然你这么会猜,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冤枉的吗,那就给你一个机会,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吧。”

顾清等的就是这句话,否则先前的一番推理表演岂不是白费了。

他晃动着手臂,手铐与铸铁暖气片相撞,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总要近距离观察一番吧,推理也不是凭空捏造,信口胡说啊。”

“哼!别想着玩花样。”

沈亦白也清楚顾清说的有理,冷冷的威胁了一声后,掏出钥匙解开顾清左手上的手铐拷在了自己的左腕上。

“跟在我身边,不许超过前后半步的距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沈亦白掀开西装衣襟,露出插在腰间的手枪道。

“知道了!知道了!”

顾清非常乖巧识趣的点头应道。

二人并肩走到尸体所在的半开放车厢前停下脚步,顾清没有第一时间掀开布帘查看尸体的情况,而是对沈亦白示意了一下后,绕过尸体进入到车厢里面。

车厢两侧各是上中下三层硬板卧铺,其中五个铺位上的被褥都折叠整齐的码放在床头的位置,只有左侧下铺有明显躺卧过的痕迹,床头上折叠整齐的被子上也有明显的凹陷。

显然这就是死者的铺位了,临死之前还在上面躺过一段时间。

顾清俯下身去查看,发现白色传单的褶皱有些扭曲,说明死者躺在上面的时候应该是辗转反侧过许多次。

接着顾清弯腰查看了床铺底下的空间,什么东西都没有。

站起身来看向对面的床铺,中铺和下铺之间的隔断横梁还有床单上,都是大片的呈喷溅形状的血迹,地板上也有一滩暗红色血迹。

查看过车厢里的情况后,二人走出车厢,在尸体的左侧面蹲下身子,掀开盖在上面的布帘。

尸体此时仍旧保持着脸朝下的趴伏姿势,二人合力将尸体翻转过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已经变成青色的脸庞,微张的嘴巴和瞪大的双眼,显示出死者临死前所承受了何种程度的痛苦。

死者留着中长发,三七分的偏分头,头发上有一圈明显的凹陷痕迹,应该是经常戴着帽子,可车厢属于死者的铺位上却未见帽子的踪影,甚至连出远门必备的行李箱都没有。

死者两侧的鬓角已经有许多白发,结合脸上的皱纹和皮肤光泽,大致可以判断年纪在45到50岁之间。

身上穿着一套材质颇为高档的丝绸褂衫,脚上一双深褐色的牛皮皮鞋。

心口上插着一柄折叠小刀,刀刃完全没入及柄。

胸口附近的衣襟有一大片被血液浸透。

死者的双手看起来保养得还算不错,可指甲缝里却是残留着泥土的痕迹,左手拇指带着一枚看不出来材质的扳指,无名指上有明显的凹陷,那是长时间佩戴戒指留下的痕迹,可此时戒指却是已经不知去向。

又仔细观察了片刻后,顾清站起身来,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

两人的手拷在一起,沈亦白被顾清带着站了起来,疑惑的问道。

“我已经推理出了这人死亡的整个过程。”

顾清道。

“啊?”

沈亦白更加疑惑了,顾清看到的自己同样也看到了啊,可是自己怎么就没想明白这人是怎么死的呢!

疑惑了片刻后,沈亦白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个家伙是不是早就在行凶之前,就为自己想好了脱罪的借口!

毕竟这家伙可是写侦探小说的,编造一些迷惑性的谎言还不是小菜一碟。

想到这种可能,看向顾清的目光顿时变得冷厉起来。

小子你就编吧,看看你的谎言能否逃过我的火眼金睛。

顾清也注意到了沈亦白眼神的变化,不过却只是微微一笑,拉着他重新进入车厢。

“这人上车后先是在铺位上躺了一会,不过因为生意失败导致破产,再加上被高利贷暴力逼债,让他坐立不安,辗转反侧…”

顾清指着死者的铺位说道。

“等一下!”

沈亦白的两条眉毛都已经快皱到一起了,抬手打断了顾清。

“死者躺在铺位上时不老实,这点可以用床单上的褶皱解释和证明。但你凭什么说他生意失败破产,还被高利贷逼债?”

“这不是很明显吗!”

“哪里明显了?”

见沈亦白满脸的迷茫加困惑,顾清不得不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将自己推理的过程和依据逐步讲解清楚。

“你有注意到死者的衣着吗?”

顾清指着尸体问道。

“啊…注意到了啊,怎么了?”

沈亦白含糊的答道。

“面料和款式如何?”

“面料是手工丝绸,款式也是近两年比较流行的。”

“这说明了什么?”

顾清问道。

“额…说明死者的家境不错。”

沉吟片刻后,沈亦白小心翼翼的答道。

“还有呢?”

“还…还有什么?我说你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好吗,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我才是警探。再故弄玄虚信不信把你铐回暖气片上去!”

想破了头皮也没想出个道道来的沈亦白有些恼羞成怒,粗声粗气的威胁道。

回想起被靠在暖气片上时的那种滋味,顾清连忙收起调戏的心思,清了清嗓子解释道。

“死者内穿长衫,外罩马褂,都是由高档丝绸制作而成,再结合衣物的款式和脚上穿的纯皮皮鞋,可以判断死者曾经身家不菲。但你有没有注意到,大褂两侧腋窝的位置已经有了程度不轻的磨损,马褂后腰的位置有两处修补。还有皮鞋鞋尖和后跟,磨损的都已经很严重了。这些都说明死者此时的经济状态非常糟糕。”

“沈警官您过来闻一下。”

顾清拉着沈亦白来到尸体旁蹲下,示意让他在尸体上方闻一闻。

沈亦白虽心中疑惑,可还是依言探出头去,重重的洗了一下鼻子。

一股淡淡的似乎有些熟悉的味道冲入鼻端。

咦!这是…

“是不是闻到了药材的气味。”

顾清笑着问道。

经顾清提醒,沈亦白的脸上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自己闻到的可不就是药材的味道嘛。

“沈警官再看看刀柄上的图案。”

“这…是某种植物吧?”

沈亦白不太确定的说道。

“据我所知,药材商人在采购药材时,为了辨别真伪,通常都会随身携带刀具,用来切开药材或刮去表层查看里面的情况,而这种手柄上带有人参和灵芝花纹的刀具,想来就是药材商人们常用的那种。不信你可以闻闻刀柄上的药味是不是更浓。”

对顾清的建议,沈亦白抽了抽鼻子未置可否。

不过心里已经对死者是一名药材商人的推断深信不疑了。

“沈警官再看这里。”

顾清指着死者小腹的位置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