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49章 酒肆
作者:采诗  |  字数:2022  |  更新时间:2021-12-29 17:17:36 全文阅读

喝药,历来是子修的大事。

宰予我驾车,这回不是牛车,也不是寻常马车,而是棚盖马车,做工精湛。

子修端坐车驾上,舒礼和常棠一左一右陪着,舒礼很是拘谨,常棠则任由子修手放在腰间,模样亲昵。

姜获麟另外坐一辆马车,姜小鱼不愿和他坐一起,也跑到舒礼边上,和这位南方来的柔弱少女讲悄悄话。

老车夫是子氏族实际上的大管家,闲不住,忙着去各个铺子对账,所以没跟着。

另外,食客有二十来人跟着,都是些闲人,没什么本事,有本事的也闲不住,在各个产业里忙活。

华胥城无人不认得这个排场,单说马车,有四等。

第一等是驷马之车,帝君特权。

第二等是骖马之车,庙堂官员和帝子、帝女特权。

第三等是骈马之车,寻常贵族特权。

最常见的是一马一车,也没什么禁忌。

不过四等规格,一般只是隆重典礼才用,多数贵族也懂得收敛,平时出门也是寻常马车。

敢招摇过市的,只有一人。

草包帝子子修。

华胥人也留意到这回驾车的车夫换了人,不是子氏族那位大管家,倒是个体魄魁梧得不像话的壮汉,说是壮如牛犊也不过分。

队伍大摇大摆招摇过市,直奔一家装潢最上等的酒肆。酒肆以少师冠名,显然是少师氏族的家产,主人是天底下最有名的商贾少师盈亏,不过他常往返各处,不常在,当个甩手掌柜,由一位远亲打理。

子修还在半路,便有不少游侠和吟游诗人前来迎接,簇拥着他前往少师酒肆。

进了门,子修发现酒肆掌柜换了人,是位三十上下的美妇,巧笑吟吟。

酒肆生意好得出奇,这家酒肆本就是华胥最出名的酒肆,当然,也有子修宴请的缘故,毕竟少师酒肆花销比别处都贵。

贵,有贵的道理,除了子修也没多少人愿意当冤大头,所谓物有所值便是这个道理。

除了掌柜美妇足够养眼,酒肆里清一色全是姿色、身段都算上乘的年轻姑娘。

那位中年美妇不认得子修,也从酒客们的交谈声和奉承声中猜测到子修身份,安排二楼宽敞雅间。

她显然不懂子修。

子修直接往最热闹的酒桌过去,酒客也懂事,主动腾出一张桌子,又挤到别的酒桌上。

子修也没客气,往主座一坐,左拥右抱。左是常棠,顺势往子修怀里靠;右是舒礼,羞愤挣扎无果,红着脸。

姜获麟和姜小鱼兄妹也落座,姜小鱼往舒礼身边挤,抱着子修手臂,道:“子修哥哥,等我长大些也嫁给你好不好?”

姜获麟气得揪着姜小鱼耳朵,训斥道:“姜小鱼,你敢。”

“你管不着,”姜小鱼一面挣扎,一面央求子修:“子修哥哥,好不好?”

“不好。”子修嘴角一抽,别看平时和姜获麟勾肩搭背,要是真敢动他妹妹,估计友谊也就到此为止。

姜小鱼气鼓鼓问道:“凭啥呀,别看我小,等我再过一两年,妥妥的小美女,也就子修哥哥你配得上我。”

姜获麟终于把姜小鱼扯回来,没好气道:“丑小鸭。”

“臭蛋,你敢骂我。”姜小鱼气鼓鼓,对着姜获麟又打又咬。

姜获麟皮厚,任凭姜小鱼拳打脚踢,小声问道:“子修,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常棠扭了扭腰肢,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打趣道:“少主终于开窍了,也不枉奴家等这些年。”

一众酒客,短暂瞠目结舌,又恢复热闹场面。子修在华胥贵族子弟中,可是少有的抵挡得住美色之人,当然,因为他虚,更当然,还未过门的帝女可不好对付。退一步说,家里有个美娇娘,关门做了些什么外人也不知情。可至少表面样子,还是有目共睹。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子修朗笑一声,自问自答道,“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可惜北人无谋留在夏邑,否则铁定得奉承一句:少主,你悟了。

对嘛,人生就是混吃等死。

“有没有乐师,奏乐。”子修招呼一声。

酒肆从不缺少乐师,音乐和绘画,早在人族微微萤火萌生之初便诞生。恰好这两样,在华胥颇有前程。上到联盟庆典,下到平民嫁娶,总少不了乐师。至于绘画,从图腾花纹到华服样式再到器皿纹饰,都用得着。甚至联盟也招纳擅长绘画之人,绘制天下详细地图。早前那位西门半甲避难华胥时曾得到机会,可惜,表现平庸,还不如老练木匠。

丝竹管弦,合奏齐鸣。

子修揽着常棠腰肢,在她耳畔细语:“这位掌柜,什么来历?”

“少主看上她了?”常棠一脸幽怨,吐气如兰。

子修笑道:“我瞧了瞧,她没一处比得上你。”

常棠这才满意,小声答道:“乔婉,东夷流民,前不久刚被少师盈亏带回来,对外宣称是新聘的掌柜,其实嘛……”

常棠故意顿了顿,打趣道:“你们男人都一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子修意会,忽然想起江月婵,平心而论,江月婵模样不输常棠,身段还没长成,输了一些,气质嘛,各有各滋味。

乔婉亲自送来酒水,是最上等的百草酿,一颦一笑,恰到好处,就不会刻意降低身段卖弄风骚,也没有矫揉造作逢场作戏。

子修也多看两眼,论姿色、身段、气质,都算得上上乘。

不怪少师盈亏金屋藏娇。

不少酒客不敢明目张胆窥视常棠,暗自多瞧乔婉几眼,虽说是背影,落在通晓人情的人眼里,比脸蛋更有诱惑。尤其是乔婉身段足够诱人,腰肢摇曳,如同水蛇,腰肢之下圆润挺翘更是难得。其中风情,远胜过羞怯少女。

子修还是觉得少女好。

“端药来,”子修招呼一声,婢女捧着药罐,又取了一只精致黑桃蛋壳碗,斟了半碗,子修端起药碗,与周围酒客致意,道,“喝。”

子修喝药,酒客喝酒,斟酌之间,豪气且浪漫,只是,场面有些怪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