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50章 姬采诗
作者:采诗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1-12-30 12:50:18 全文阅读

姬氏族早在华胥联盟建立之初便立下赫赫功勋,除此之外,姬家有一位女人也是华胥初代帝君姜伯正妻,可惜在第二代时姬常青为和姜恒争夺帝位不惜勾结北狄,导致姬氏族沉沦两代,终于到其孙姬希圣时摘得华胥帝君峨冠。

放在眼下,姬氏族自然是华胥最显赫氏族,可谓是朱门高墙之户,钟鸣鼎食之家。

除了姬希圣头戴帝君冠冕,还有他一位堂兄弟姬闾阎也在军中和庙堂都占据举足轻重位置,其女姬采诗出任采诗官,虽说是个闲职,重大表决也有权力参加。另外,姬希圣之子姬无邪是如今华胥三位帝子之一,且年年考察胜过其余两位,有望达成一门父子皆帝君的成就。

姬家别院,姬采诗和另一位年纪相当、模样略有相似的少女正在编纂诗章。这位少女姿色稍逊姬采诗,是她堂姐,当今华胥帝君姬希圣之女,真真意义上的帝女,姬采薇。

姐妹二人年纪相仿,志趣相投,此刻正在编纂诗章,其中有东夷和夏汭的水乡歌谣,自由之城和塞北的塞北牧歌,最多的还是夏人的歌谣。

水乡歌谣主要是姬采薇收集,牧歌和夏人歌则是姬采诗收集。

不过姬采薇察觉出姬采诗有些心不在焉,伸手拿起木铎,轻轻摇晃,问道:“采诗,在想子修呢?”

姬采诗轻轻点头,不解道:“姐姐,你说他回来了,第一件事是不是来找我?”

“恐怕得是第二件,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这第一件事肯定是去酒肆,”姬采薇摇晃木铎,笑道,“采诗,之前不是还埋怨跟着他一路吃尽苦头,怎么现在像个深闺怨妇了?”

“姐姐,”姬采诗一脸嗔怒,想了想,又说道,“他要是今天不来找我,我就不理他了。”

此时一位婢女匆匆赶来,神色紧张,说道:“小主,子修大人他……”

出于一种本能直觉,姬采诗神色不安,忐忑问道:“又和人打起来了?”

婢女摇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直到姬采薇催促一遍,才咬牙说道:“小主,我不敢说,你去看看吧。”

“准备马车,”姬采薇吩咐一声,牵着姬采薇,安慰道,“应该没事,不要紧,去看看就知道了。”

一辆寻常马车从姬家府邸出发,除了车夫和一名婢女也没其余扈从,最后停在少师酒肆前。

掌柜乔婉认得两位身份高贵的帝女,与贵族男子不同,两人从未来过酒肆,不过她还是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其中一位和子修的婚约,想必是来问罪的。

乔婉谁也得罪不起,索性装聋作哑,埋头假装对账。她倒也不必担心,毕竟少师家的酒肆,没人敢乱来。

姬采诗姐妹二人头一回踏足酒肆,不太习惯其中热闹气氛,不过姬采诗一眼便认出受众人簇拥的子修,她气得满脸涨红。

连车驾都不许容下别人,何况是左拥右抱?

舒礼抬头与姬采诗对视,又一脸愧疚低下头,小声提醒:“子修,采诗姑娘来了。”

子修喝了一碗药后,也喝了一碗酒,略有醉意,恍惚抬头望见柳眉含怒的姬采诗,本能松开手,片刻后又更加大胆,起身时两手各自搂着各有韵味的佳人,朝姬采诗温和一笑。

酒客也识趣,各自离席散去,不敢介入大族纷争。

姬采诗气得不轻,偏偏自幼学习的礼仪教养束缚着她,不好像个泼妇骂街一样大发雷霆,又倍感委屈,两眼通红,眼泪啪嗒啪嗒,羞愤离去。

姬采薇吩咐婢女看紧姬采诗,移步过来,与子修对视,面色不善道:“子修,你这是什么意思?”

“喝酒玩乐。”子修一脸若无其事,搂着常棠的手越发不老实,在其丰腴体段上游走。

“下流。”姬采薇啐一口,抬手扇在子修面颊。

常棠抬起头,一脸愠怒,与姬采薇对视,道:“帝女,你还没资格打我家少主吧?”

感受到面颊火辣辣疼痛,子修也没动怒,轻笑道:“这样说起来,趁我不在家时来我家偷腥未果的那只翻墙猫儿岂不是更下流?”

姬采薇冷哼一声。

子修轻笑道:“采薇,打听一下去,你认不认得去我家偷腥的那只翻墙猫儿。”

见姬采薇不答,子修又意味深长说道:“你说不说不要紧。”

子修放开常棠和舒礼,阔步走出酒肆,此时姬采诗正藏在角落哭泣,婢女瞥见子修,一脸为难。

子修朝婢女轻轻点头,伸手替姬采诗擦拭眼泪,姬采诗并未拒绝,倒是出乎子修意料。

“下流。”姬采诗骂一声。

“是是是,我下流。”子修陪着笑。

“登徒子。”姬采诗又骂一句。

“是是是,我是登徒子。”子修伸手,表示要牵姬采诗。

“不要脸。”姬采诗递过手,再骂一句,她不会粗俗骂人话,已经词穷。

子修握着柔夷,有些不是滋味,觉得自己手段太下作。

“进来,好好谈谈?”子修放开手,得到答复后率先进屋。

“去城外。”姬采诗叫住子修。

子修收住脚步,姬采诗又说道:“你驾车,不带别人。”

高盖车慢悠悠出城,子修问道:“想去哪儿?”

“去衍媒神木。”姬采诗给出答案。

子修想了想,说道:“挺远的,天色不早了。”

“去不去?”姬采诗追问道。

子修只好妥协,驾车出城,又直奔南方,距离衍媒神木有十里地。

出了华胥城,城外零散坐落着农家、作坊、田土。子修无心欣赏美景,斟酌措辞该如何和姬采诗开口。

自然是退婚之事,以前他并未反感过,或许是年纪小,也或许是姬采诗本就是良配。不过现在,子修的心思发生了微妙变化,毕竟承诺过另一位姑娘,况且那种喜欢,比强加于人的姻缘更让人心潮澎湃。

姬采诗低声啜泣,道:“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子修一怔,以前啊,确实很喜欢讨姬采诗欢心,也挺正经。不过姬采诗总是不太领情,倒不是抗拒,而是少女的羞涩使然。

“以前啊,我们都小,”子修舒一口气,即将吐露心思,给他一种轻松之感,唏嘘道,“采诗姑娘……”

“叫我采诗,”姬采诗纠正一声,又啜泣道,“你要是真忍不了,可以和我说,为什么要去勾搭别人?”

子修愣了愣,总觉得姬采诗和以前不太一样,思绪有些被打乱。

姬采诗又说道:“我知道你们男人那些花花肠子,其实你已经很让我感动了,你看少师羡,再看我哥,他们早早就……”

姬采诗不太说得出口,又强调一遍:“你可以找我,为什么要去找别人?”

子修满脸惊讶,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姬采诗?本来想说出口的狠话,倒不知道如何说起。

姬采诗俏脸酡红,如同醉酒,催促道:“你倒是说话呀。”

“说什么?”子修没了主见。

姬采诗嗔怪道:“舒礼,你什么时候那个她的?”

“那个?”子修愣了愣,不解道,“哪个?”

姬采诗贝齿紧咬嘴唇,有些开不了口。

子修恍然大悟,恐怕姬采诗误解了,辩解道:“我和她没那个。”

“那个是哪个?”姬采诗问道。

子修一脸尴尬,也羞于说出口。

姬采诗又问道:“真没有?”

“对天发誓。”子修信誓旦旦,没有就是没有。

姬采诗轻轻点头,眉头略微舒展,又不悦问道:“那常棠呢?你别说没有,她可是华胥第一美女呢。”

“也没有,”子修言之凿凿,道,“我发誓。”

姬采诗眉色完全舒展,又想起些风言风语,试探性问道:“因为你虚?”

子修脸一僵,愤恨道:“谁说的?”

“都这样说。”姬采诗别过脸,总觉得问这些实在羞耻。

子修一头黑线,这是人尽皆知了?

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子修受不了侮辱,辩解道:“草木子和我说过,这阳虚分为五类,关系到五脏,心、肝、脾、肺、肾,阳气不足都算阳虚。”

“那你是哪里虚?”姬采诗有些期待,虽然她不懂医学,但肯定越少越好。

子修本想说是肺阳虚,琢磨片刻,叹息一声,苦着脸答道:“五脏都虚,尤其是肾。”

子修叹息一声,多单纯的姑娘,越是如此,他越是愧疚。总不好直截了当去姬家退婚吧?所以才出此下策,故意抱着两个佳人招摇过市,让姬采诗亲自退婚,保全颜面。

至于自己嘛,反正名声也不见得好,也不怕败坏。

子修心道,虚就虚吧,反正也管不住别人嘴巴。

“虚就虚吧,我认了。”姬采诗生怕打击到子修,她也听一些女婢谈过,男人要是虚,受苦的是女人。她还小,不懂其中深意,只觉得子修也家大业大,哪里会受苦,就算他败家,一辈子也不见得败得完啊。

子修以为自己听错了,回头见姬采诗恬静笑容,叹息道:“采诗,肾虚,就是那个不行。”

姬采诗俏脸羞红,越发坚定立场,决然道:“没关系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