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15章 帝女坟
作者:采诗  |  字数:2013  |  更新时间:2021-12-18 15:00:55 全文阅读

时间到五月上旬,一辆马车从草木部落南下,抵达浣衣河一处渡口。

“少主,到了。”老车夫停下车,吆喝一声。

渡口名蒹葭渡,因为帝女坟得名。当年华胥帝女少师蒹葭南下百里迎接子兰,遇害而死,埋葬于此。

帝女坟旁还有一座坟,叫公主坟,埋葬着代少师蒹葭南下和亲的乐官子竹。

当然,那位乐官子竹非但没死,还在西陲有虞部落大放异彩,消息传回华胥,谈不上轩然大波,多少还是让不少人喟然唏嘘。

子修从车上下来,对同行的鱼书说道:“每年春临节前我返回华胥,总要来这里拜祭娘亲,另外,子兰也嘱咐我拜祭一下公主坟。我想着子竹也是我姑姑,是该祭拜。直到那边你爹娘来华胥寻亲,我才知道姑姑尚存于世。可之后每年,我还说要拜祭公主坟,大概是习惯了,人嘛,想改变总要花点时间。”

鱼书叹息一声,没接话。

子修从车上抱着一卷竹简,上前带路,鱼书和老车夫跟在身后。

蒹葭渡有几间华胥样式的鱼棚,一间鱼棚前有位老渔夫,正坐在河畔垂钓,大概是怕人惊吓到鱼,抬手放在嘴边作嘘声状。

子修轻手轻脚过去,朝鱼篓里望一眼,有尾鳜鱼,朝老渔夫善意一笑,没说话。

老渔夫瞪子修一眼,无礼打翻两卷竹简,怒道:“滚。”

子修皱眉,好大的脾气,以他往常性子,以理服人也好,以力服人也罢,好歹也要让这老渔夫低头认错。不过经历塞北逐杀一事,子修心态发生了微妙变化。重来一次他照样会杀死云上鹰,也不会放过云歌,但他始终没有勇气去面对云朵。

那个天真的姑娘,载着哥哥尸体离去时不忘放下一包药。

子修无心与老渔夫计较,只当是一个穷困潦倒又脾气火爆的糟老头,正要弯腰去捡竹简,老渔夫又一脚踩在竹简上。

子修略微愠怒,笑问道:“老人家,你认得我是谁不?”

“认得,草包帝子,一月前射杀云上鹰,谁人不知?”老渔夫端详子修一眼,又评价道,“当然,谁都知道出力的或许是别人,功劳算在帝子头上,一贯作风,不足为奇。”

“老人家怎么称呼?我也觉得,咱华胥是虚伪得很,尤其是史书记载,无一不是歌功颂德。”子修微微诧异,虽说自己在华胥人眼里就是个草包,噱头还是足够让不少人巴结,如老渔夫一般诚实的人可不多,敢骂他草包帝子的……就算骂也在心里骂,谁当真敢揭短啊?

“叫老夫渔父就好,”老渔夫松开脚,弯腰捡起一册竹简,问道,“草包帝子这是知道不能加冕,早早另谋出路?”

“是啊,”子修朗笑一声,承认道,“混吃等死的草包,虽说家里良田千顷,吃喝不愁,总得找点挥霍光阴的玩头。”

渔父装模作样翻看竹简,他未必识字,眉头紧锁,子修笑道:“来,渔父,我给你念。”

“老夫认得字。”渔父还逞强,翻完一册,又做讨要状。

鱼书朝子修递眼色,见子修不理会,还把竹简递给渔父,一把截住。

“咋了,小丫头,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还不准看了?”渔父伸手去强取竹简,却被鱼书抱在怀里,他缩回手,朝鱼书善意一笑,道,“当年我女儿,也像你这么大。”

子修向渔父介绍道:“我妹妹,也姓鱼。”

“我姓南宫,才和他没关系,”鱼书忿忿不平,一一捡起地上竹简,一脸戒备,伸手做讨要状,“拿来。”

渔父归还竹简,又朝子修说道:“草包帝子,你这些记载果真见不得人。”

“不见活人,见死人,”子修叹息一声,说道,“不敢昭告天下,只能烧给亡母,一来慰藉亡母天灵,二来自欺欺人罢了。”

“给我看看,”渔父开口,又见鱼书一脸戒备,换了一副和气面孔,说道,“小鱼,我也差不多是死人了,看看不要紧。”

“谁是小鱼?”鱼书瞪老渔夫一眼,她听姜获麟说过他的妹妹,就叫小鱼。

“给他看看吧,”子修劝一声,说道,“以后想看也看不了了。”

鱼书气鼓鼓把竹简摆在地上,又威胁道:“老渔父,你要是敢说出去,我让蛮女姐姐打你。”

渔父盘坐在地上,将一册竹简放在膝盖上,他看得费劲,让子修怀疑他到底识字不识字,不会是逞强吧?

华胥人,谁不好面子。

鱼书将子修扯到一边,眼睛却一直盯着渔父,不悦道:“表哥,这些不能示人的,万一他说出去……”

“说出去也好,”子修深吸口气,道,“有些人,不能白死。”

某段遮遮掩掩的历史,由云上端木和云上鹰口述,再由子修记载。与《华胥史》和《夏史》记载相比,实在是大逆不道。

当初太康与戎侯谋害摄政君仲康,南施殉情。

江望舒成为替罪羊,又被囹圄典狱严肃所救,逃往流火要塞。

云上鹰当时蛰伏在夏邑周边,试图射杀夏天子少鼎,于心不忍救南施一命,送去杏花里邓游医家。

邓游医为南施简单续命,又驾车载着南施北上去草木部落,云上鹰一路护送。

此时姜北臣对夏天子少鼎失望透顶,带子兰返回华胥争夺帝位。

华胥另一位帝子姬希圣派避难华胥的虞侯虞伯截杀子兰,误杀邓游医。

早一年时虞伯也截杀过华胥和亲队伍,也是受人之托。

姜北臣与南施是义父义女,带卫队驱逐虞伯,然后带南施赶往草木部落。

子兰继续北上,华胥帝女少师蒹葭百里迎接。

云上鹰本想射杀姜北臣,失败之后打算射杀子兰,少师蒹葭为子兰挡住一箭。

子兰放弃继承帝位,带少师蒹葭去草木部落。

记载的最后,就是蒹葭渡两座坟茔,各自有灵牌,由子兰所立,分别为“亡妻少师蒹葭”和“亡姐子竹”。

然后,五乘牛车满载竹书,他山之玉入他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