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95章 李汪伦
作者:采诗  |  字数:2066  |  更新时间:2021-12-12 20:40:06 全文阅读

听说自由之城来了个大人物,自称是老城主的孙儿,又偷了只羊,不少人赶来九层明堂外围观。

九位长老,各自落座。

左边依次是太白山人李汪伦、有桃部落姚婧、葛姓肥胖中年、陶匠陶垚、亓官正。

右边次第是华胥神农少师弘农、征北军旧部老疯子、征北军旧部老瞎子、相戎人司马骈。

龙且和娄新郎两位万夫长则站在明堂门口。

子修与五人交谈几句,独自进入明堂,径直往明堂上首座走去。

还差三步时,李汪伦站出来,说道:“好了,不必走了。”

子修还是走到明堂上首坐下,注视明堂里外众人诧异神色,说道:“想必各位也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我祖父在夏邑躲清闲,让我代他当几天城主。”

有人不满,倒是碍于身份没说话,情绪都写在脸上。

“怎么,有意见?”子修审视各位长老脸色,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李汪伦站起来,说道:“自由之城,什么时候成为城主一个人的自由之城了?”

“说得对,我祖父只有一半,另外一半……”子修沉吟片刻,指着站在明堂门口的姜获麟说道,“还有一半是他家的。”

姜获麟迈步进来,一脸正经,说道:“想必大家也该认得我,不认得也不要紧,我,华胥姜氏族姜家人;父亲姜王孙,华胥军神;祖父姜北臣,华胥摄政君;曾祖姜太一,华胥帝君;高祖姜伯,华胥帝君。”

泰山蛮女讥讽道:“两个华胥人,一个比一个能装。”

姜获麟介绍完身份,泰然自若道:“各位脚下这块地,一半是我祖父姜北臣给的,一半是我家帝子的祖父,也就是你们城主给的。”

“笑话,”李汪伦冷笑一声,指着明堂外围观的城民,朗声说道,“这位自由之城,是自由民的自由之城,不是哪个人的自由之城。”

子修故作惊诧,道:“我还以为是长老会的自由之城呢。”

那位陶匠陶垚站起身,说道:“少城主,我们是代表大家的意思。”

“陶垚是吧?你做的蛋壳黑陶杯很精致,不输你兄长陶圭,”子修起身走下来与陶垚打了招呼,又问道,“你说你们代表的是大家的意思?”

陶垚大概想起当年那位游商托付的事情,微微诧异,说道:“少城主认得老朽,老朽脸上有光,老朽与各位长老,都是代表大家的意思。”

子修点点头,走到明堂门口,朝围观者问道:“既然长老都说了他们代表的是大家的意思,那剥夺江侯的执戈之位,也是大家的意思?”

围观者陷入长久沉默,终于,有位年轻女子说道:“少城主,没有江侯,我们也没有今天。”

有人发声,有人应和,围观者察觉这位少城主的心思,纷纷为江望舒发声。

某位老妪在孙女搀扶下过来,双目氤氲浑浊老泪,哭诉道:“少城主啊,我是东夷人,当年逃难的时候差点死在半路上了,江侯亲自把我背回来的,你要为江侯做主啊。”

“老人家,你放心,”子修叹息一声,转回身扫视满堂长老,质问道,“这就是你们口中的代表大家?”

“子修!”少师弘农呵斥一声。

子修走到少师弘农身前,恭敬行华胥礼,双手呈掌状,拇指朝上,次第放在身前,道:“外祖父,抱歉啊,是孙儿无能,让您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还远走他乡。等哪天孙儿戴上帝君冠冕,再接您老人家回去。”

少师弘农怒视子修一眼,质问道:“你是不是偷了牧户的羊?”

“是啊,”子修大方承认,道,“我堂堂少城主,回家一趟让我住马棚就算了,还给我吃猪食?”

“住嘴,”少师弘农训斥道,“自由之城,没有少城主。”

子修微笑道:“外祖父,自由之城也不该有长老会。”

那位太白山人李汪伦劝解道:“弘农长老不必置气,看在子修只是初犯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你不计较,我要计较,”子修注视李汪伦,指着明堂外围观者说道,“我都答应他们要替江侯做主,怎么能不计较呢。”

李汪伦怒视子修,愠怒道:“他江望舒是自由之城的执戈,不是夏王朝的执戈,私自带兵回夏邑,这叫擅离职守!自由之城有自由之城的规矩,我们守护的是自由之城的家园,不是夏王朝的家园。”

“我祖父也带回回夏邑了,李长老是不是也要裁决我祖父?”子修心里有数,恐怕这长老会最大的蛀虫,就是李汪伦了。

“这就是我自由之城的事儿,和你无关,”李汪伦敷衍一句,重申立场,“自由之城是自由民的自由之城,不需要人君临天下,没有人俯身为奴。”

“我看自由之城是你李长老一个人的自由之城吧?你一个人便要做整个自由之城的主了?怎么不见其余长老说话?”子修扫视一眼,各位长老神态微妙。

代替有桃部落老首领的姚婧起身说道:“江侯擅离职守,理应受到惩罚。”

“姚长老,”子修打一声招呼,想证实某个猜测,说道,“我来时,去有桃部落拜访过老首领,是受人之托,那人是当年镇北军老执戈严侯严厉的长子,严肃。”

姚婧神态大变,咬牙问道:“他怎么了?”

“他死了。”子修叹息一声。

姚婧重新坐回座位,子修再扫视一眼,问道:“还有谁要裁决江侯?”

亓官正站起身,道:“少康无道,人在做,天在看,活该亡国。”

那位大腹便便的葛姓中年笑道:“我们不是裁决江侯,是给大家一个交代。毕竟要是各位万夫长都像江侯一样意气用事,那北狄打来了,谁去守。”

九位长老,五位表态。

李汪伦脸色如春风得意,故作平静道:“自由之城之所以自由,是人人各司其职。比如我是学堂先生,本职是为孩童启蒙,懈怠授课是我失职。比如江侯是武将,生来就该戍守家园,他那叫渎职。”

子修神情悲哀,道:“你该去黎明要塞和狄人讲道理,但愿你这张嘴能说服狄人放下狼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