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96章 表态
作者:采诗  |  字数:2016  |  更新时间:2021-12-13 11:43:03 全文阅读

“好一个各司其职,好一个教书先生,”子修鼓掌叹息,讥讽道,“你就该去黎明要塞和狄人讲道理,但愿狄人的狼刀会给你个全尸。”

李汪伦脸色阴沉,倒是那位葛姓胖子说道:“李长老不是那个意思,李长老的意思是,自由之城,每一个人都履行职责,将士们固然戍守边陲,但他们的吃的,是农户种植五谷桑麻;他们穿的,是织娘纺织麻布葛布;他们用的,是牧户豢养鸡鸭牛羊。”

“你有葛部落,世代种植葛藤,你祖上曾是华胥德老。你爹葛芪,是华胥有名的作坊主,曾无偿捐赠军士一万冬衣。到了你这代,明知华胥与北狄交战,华胥甲士缺衣少粮,偏偏种桑养蚕纺蚕丝,才被逐出华胥,”子修注视葛姓胖子,讥讽道,“狗行千里,不忘吃屎秉性;家传四代,难记创业初衷。”

葛姓胖子一脸拘束,点头哈腰。

子修一脸厌恶,道:“另外,你错了。不是农户、牧户和织娘为戍边将士劳心劳力,而是戍边将士为你们死而后已。”

葛姓胖子一脸委屈,扯着身上粗布葛衣,辩解道:“将士们的衣物被褥,有半数我家作坊出的,分毫不取。”

“还有一半呢?”子修质问道。

葛姓胖子一脸严肃,道:“还有一半自然是卖给游商,再换回自由之城急缺的物资,比如盐巴、木材、粮食、军马。”

子修走近些,替葛姓胖子整理粗葛布衣,又故意轻轻一扯,露出里衣的一角,笑道:“那你可真是有心了。”

外衣,是粗葛布衣。里衣,是精美蚕丝华服。

葛姓胖子留意到多道目光,一脸委屈道:“这件里衣,是我亡妻留给我的。”

说话间,葛姓胖子落了几滴眼泪,道:“我亡妻为给将士赶制寒衣,夜以继日,活活累死。这件蚕丝衣,是当年我送给她的纳彩礼,我穿着它,就像亡妻还在身边。”

“那我错怪你了,”子修拍拍葛姓胖子肩膀,道,“节哀。”

葛姓胖子更委屈,说道:“帝子,你冤枉我了,你说我狗行千里,不忘吃屎秉性;家传四代,难记创业初衷。”

子修叹息道:“后一句,我说的是夏天子少康。”

亓官正微微怔神。

葛姓胖子这才好受些,重新坐回座位。

子修重新扫视明堂各位长老,指着葛姓胖子说道:“这位葛……”

“葛缫,他们叫我缫父。”葛姓胖子适时不满回答。

子修接着说道:“我看这位葛长老就很有觉悟嘛。”

葛姓胖子陪着笑,神情得意。

子修注视陶垚,问道:“陶垚长老,我那一对蛋壳黑陶杯,又坏了一只,再给我做一只?”

陶垚摇头拒绝道:“做一只蛋壳杯的功夫,我能做十套陶器。这几个月接收了不少夏人流民,还缺少碗碟。”

子修笑道:“等我回华胥,派人送十车粮食来。”

“好,”陶垚一口应下,又补充道,“自由民会感激帝子的。”

子修又走到有桃部落那位代替老首领履职的中年艳丽妇人身前,问道:“姚长老,之前我提起严肃大人时,你很激动,不知道他是你什么人。”

艳丽妇人低头不语。

子修又叹息道:“我是受严肃大人的兄弟,严格大人之托,向有桃部落老首领赔罪。

具体什么事儿,我也不知情。

不过我猜测当年严肃大人从塞北返回夏邑时,在有桃部落待过,此后回到夏邑,引咎自责,自困囹圄十七年。”

艳丽妇人摇头叹息道:“他应该算我姐夫。

我们有桃部落从前年起才开始移风易俗,早前一直是走婚。

当年严肃从塞北南下,倒在浣衣河,被我和姐姐救回部落。

严肃在我们有桃部落疗养伤势,后来母亲问起他身份,得知是夏人,在庙堂是讼官,在军中是万夫长,母亲召集族人要杀死他。

我姐姐,名姚姑,她和严肃互生情愫,带着严肃离开部落。

几年后严肃的兄弟严格来有桃部落,说我姐姐死了。”

子修沉重点头,说道:“当年夏人马踏东夷泽国,害你有桃部落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后来严肃大人带走你姐姐,你们有桃部落有理由憎恨夏人。”

子修再注视亓官正,示好道:“亓官大人。”

亓官正微微颔首。

“亓官一脉源于华胥联盟,以官职为姓。

你祖父老亓官,曾随华胥使节姜姬南下,并留在夏人庙堂。后来夏天子太鼎和华胥帝君姜太一会晤浣衣河,是你祖父棹舟。皋阜僭越后,有人俯首称臣,你祖父侍夏不是夷,慷慨赴死。

你父亲亓官云,曾带着你祖父遗嘱北上迎接流亡华胥的夏家苗裔少鼎,并与他结为兄弟。天子少鼎迟暮之年北伐,你父亲随军出征,同天子少鼎一齐赴死。

亓官大人侍奉过夏王朝两位摄政君,又侍奉天子太康。当年天子失德,亓官大人随严格大人离开庙堂。

亓官与史官一样,讲究父死子继,兄终弟及。

夏邑告破之日,老太史与太史一门三子络绎赴死,亓官一脉却远走他乡,阻止江侯勤王,实在是让人唏嘘。”

亓官正正色道:“当年我侍奉摄政君仲康,仲康德才兼备,被太康陷害而死。当时老天子健在,我父亲留在庙堂。等老天子薨逝,少康继位,无道失德,不值得我为他赴死。”

“亓官大人说得在理。”子修深表同意,槛中猿,草堂羊,何必死少康?

子修重新审视李汪伦,问道:“李长老,你看葛缫长老、陶垚长老、姚婧长老和亓官长老都表态了,你是不是也该表个态?比方说你也去黎明要塞戍守,靠嘴皮子喝退北狄狼骑?”

李汪伦脸色阴沉,道:“子修,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窃贼,偷窃我自由之城的财物,有什么资格在这儿指手画脚?”

司马骈笑道:“李长老,那批羊,不是你自由之城的,是我相戎的。祖父让我做主捐赠事宜,我捐给子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