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紧张局势!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4065  |  更新时间:2022-04-15 10:41:51 全文阅读

姜羿半跪在殷红的血泊上,看着身前遍体鳞伤的彩衣女子,眼眶瞬间红润,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抱起师姐,感受到师姐体内渐渐流逝的生命力,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悲痛,仰天怒吼咆哮。

“黎樱师姐……我不允许你死!”

姜羿低声嘶哑呼喊,永恒道诀拼命运转,将体内永恒源力疯狂注入黎樱体内,试图留住对方体内仅剩的生机,可结果却是徒劳,黎樱的生机仍然在流逝,速度还在极速增快。

“姜羿……快想办法,快啊!”姜羿低吼。

血泊成河,姜羿白衣染成血红,佝偻着的颤抖的身躯紧紧抱住生机绝灭的黎樱师姐,此刻,他的心,太痛!

“我一定会救你!”

姜羿面目狰狞,他将目光投向了体内仍旧沉睡的生命之灵,看到对方正在发生的蜕变,眼中浮现出一抹果决。

“抱歉了……”

姜羿喑哑低喃,缓缓抬起右手,随后猛地插进体内玄墟中,看着在玄墟深处扎根的生命之灵,他紧咬牙关,没有任何犹豫,抓住生命之灵用尽全力猛地拉扯而出——

“噗——”

感受到玄墟传来的发自神魂的刺痛,姜羿面孔微微扭曲,强忍着剧痛,试图将手中的生命之灵融入进黎樱师姐的体内。

“怎么不行……为什么不行……”

看着生命之灵金光逐渐暗淡,不论如何都没有与黎樱师姐融合的迹象,姜羿失神地念叨着,眼中露出一抹绝望。

“师姐生机全无,浑身死气,果冻身为生命之灵在排斥她,必须要有生命介质才能完成融合……我的生命之影,应当可以!”

顷刻间的思考,姜羿眼中重拾希望,可在召唤出生命之影后,他却陷入了窘境,天道之影赠与他两道影子,可并未告诉他斩断与影子联系的方法!姜羿凝神看向生命之影,看着对方眼中毫无一丝意识与情感,一个大胆的想法应运而生。

“生命之影,我命令你——斩断与我的一切联系!”姜羿沉喝,向生命之影命令道。

生命之影身躯微微一震,在听到姜羿的命令后,它本能的有了一丝抗拒,可姜羿身为其主,它必须无条件服从对方任何指令,在一丝犹豫后,生命之影抬起手,一掌拍向了自己的心脏,伴随一阵沉闷低吼,一颗心脏轰然破碎,而生命之影也因此失去了人形,化作了一团翠绿的光晕团芒。

“我就知道能行!”

姜羿脸上浮现一丝惊喜,伸手抓住生命光团,将之轻轻注入了黎樱师姐的心脏,生命光团进入心脏,一股磅礴的生命力瞬间涌进黎樱全身,紧接着,原本生机绝灭的黎樱重新燃起了一丝生命之火。

姜羿见状欣喜,缓缓将生命之灵推进黎樱体内墟之中,在生命之影的引导下,生命之灵再也没有丝毫的排斥,渐渐沉浸到了黎樱的墟内,开始向黎樱提供源源不断的生机。

七日后,在漫长的等待过后,姜羿终于感受到了黎樱师姐的一丝呼吸,顿时激动无比,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

“师姐,我们回家……”

姜羿轻轻背起黎樱,穿过腥月禁地结界,祭出符文飞舟,朝着雷溪宗的方向极速前进。

符文飞舟上,姜羿面色苍白,数次口吐鲜血,气息极为紊乱,强行拔出生命之灵,斩断与生命之影的联系,让他元气大伤,加上这几日持续不断地为师姐输送源力,他此刻早已重创虚脱,必须尽快治疗。

好在血禁带给姜羿无与伦比的恢复能力,玄墟的伤势在接下来的数日中很快便恢复,不过生命之影与神魂有着直接联系,想要立刻恢复却是有些不大现实。

夕阳西下,黄昏落幕,漫长的黑夜悄然降临,皓月当空,挥洒冰冷月辉,姜羿站在符文飞舟上,目光直视前方,警惕着四周的一举一动,幸许觉得天有些冷,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件白色长袍,轻轻盖在了黎樱师姐的身上,看着仍旧沉睡的师姐,他眼中不禁浮现一抹浓浓的担忧。

“不知师尊和几位师兄还好吗……”姜羿抬头望月,一脸忧切之色。

踏入北境已有数日,可姜羿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修士,这让他只觉诡异,此刻距离雷溪宗已经很近,马上就要到达雷龙城,但就是如此热闹的繁华之地,四周千里竟安静的可怕,看不到任何身影,就连妖兽,似乎都没有!

“北境……恐怕也沦陷了……”

姜羿眸子闪烁寒光,魔骨矛紧握在手,神识激活苍穹之晶,在一阵恍惚过后,他的内心瞬间一沉。

借助苍穹之晶,姜羿的感知瞬间增强了十倍,神识覆盖千里后,立即感受到成千上万道诡异的能量波动!

“竟然潜伏在地下,吸噬尸骨精血,这些人与那血衣女子应该是一伙的……”“他们自称冰邪族,冰邪族不是万年前就被灭族了么?看来是没灭干净,死灰复燃,回来复仇了。”

姜羿目光扫动,看到一个血衣人正藏在地下吸噬着一具妖兽的血液,内心顿时生起一股厌恶,不过表情仍然平淡,面无表情地朝前行进。

这些冰邪族之人修为都不高,大多只有日冕境修为,见到姜羿比自己强,十分识相的选择无视,没有暴露任何动静。

姜羿原本的打算是敌不动我不动,可在见到一个丑陋的血衣人啃食婴孩的尸骨后,眼中顿时爆射出一道冷光,慢慢停下了符文飞舟。

姜羿跳上飞舟船尾,魔影率先出动,冲向了大地,看着犹如蛆虫般丑陋肮脏的冰邪族,没有再选择沉默,朝向大地怒吼道:“你们这些肮脏的臭虫!不配活在世上!”

说罢,姜羿双脚轻点船身,猛地跃向高空,望着露出凶残之芒的冰邪族之人,他的眸子瞬间化作金光,伴随一道低喝,烬灭瞳全力展开!

“虫子,给我灭!”

姜羿双目爆射出璀璨金光,仿若两轮烈阳,朝着大地肆意倾泻,在永恒之光的暴虐力量中,修为低弱的冰邪族人凡是被照射到,身体皆是瞬间炸裂,毫无还手之力,而在姜羿的火力覆盖下,他们根本逃跑无可逃,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虫子!给我死!死!!”

姜羿怒了,他不能容忍世间存在这样一支邪恶的种族,他要将他们——尽数湮灭!

对待敌人,姜羿从不手软,从这头杀到另一头,将千里之地所有冰邪族人杀光后,还嫌不够爽,将飞舟收回扶桑空间后,返身朝南杀去,半月时间,往返杀了三个来回,直到雷溪宗到腥月禁地中间这片区域再无一个冰邪族人时,他才心满意足地重新祭出符文飞舟,转身返回雷溪宗。

“真爽,就是眼睛有点干……”姜羿站在飞舟上,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说道。

而在雷溪宗这边,霍族已然兵临城下,与冰邪族联合,对雷溪宗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猛攻。

此刻霍族大军中,两道身影并肩而立,正望着天空中的雷溪桥,眼中露出烦躁之色。

身着血衣的冰邪族大将脸上裹满了白布,身体由内而外散发出阵阵血煞之气,凝视雷溪桥许久,偏头看向身边霍族男子,眼中露出一抹阴狠,沉声道:“霍骁,你可是说过,此桥坚持不了三个月,现在都过去大半年了,这桥没事,我冰邪族可是损失了数万人,你不解释解释吗?”

“这……”霍骁全身黑甲,手持一把黑剑,此刻听到冰邪族大将的威胁之语,背脊微微发寒,颇为无奈的道:“完玦将军,我也没想到雷溪宗会将大量资源注入雷溪桥中,若非他们强撑,这桥在大军的进攻中必然早已破损。”

名叫完玦的冰邪族将军略带质疑地注视着霍骁,沉声道:“你是说,雷溪宗挥霍了大量资源在这座桥上?”

霍骁当即点头,十分肯定的道:“那是自然!这桥乃当年雷沧所铸,需要消耗极为海量的源石,我等只需详攻,不出一年,雷溪宗必定山穷水尽,到时候我等再发起总攻,便可一举拿下雷溪宗,吞并北境!”

“呵,雷沧……若非是他,我族早已统治整个龙阙大陆!”完玦听到“雷沧”之名,拳头猛地捶向前方空间,只见前方十里空间尽数瓦解,化作一片黑暗虚无,随后摆手道:“罢了!既然已经等了大半年,也不差这几个月,不过接下来这几个月就由你霍族打头阵吧,你意下如何?”

完玦眼露寒意地盯着霍骁,警告之意极为明显,霍骁虽心中叫苦,却也不敢拒绝,叹息地微微点头。

而就在两人交谈之际,一个身着宽大黑袍,整个头颅遮掩在黑袍之下的男子走上前,悄悄在完玦耳边说了几句话。

完玦听到黑袍人的话后,顿时大骂开口:“什么!?南部一带的族人全部死亡?是谁?谁在针对我冰邪族?”

黑袍人弯腰恭敬道:“禀告完玦大人,消息称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修为在真灵境左右,实力极强,掌握有一种眼射金光的强大源技,目前我冰邪族已经死亡了三万人。”

完玦听到这个数字,当即暴怒道:“什么?三万人?!你在和我开玩笑吗?这数月与雷溪宗之间的争斗也才损失五万族人,现在你告诉我一个月就杀了我族三万人!?”

黑袍人略微犹豫,随后确定的道:“完玦大人,你有所不知,此人在南部来回横扫了数个来回,对我族之人下手毫不留情,伤亡确实已经达到了三万人。”

完玦闻言气极反笑,冷眼看向黑袍人,上前就是一脚,将其踢出数千丈远,挥手大喝道:“有所不知你妈个头!黑木,你现在就给我把他抓回来,老子要将他活剐了!妈的,杀我冰邪族三万族人,这等耻辱,必须让他付出生不如死的代价!”

“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

被踢飞出去的黑袍人胸口深陷,可他仅是闷哼了一下,随后连忙跪拜,站起身后,飞升朝南部奔袭而去。

霍骁在一旁面无表情的聆听着,虽脸上没有任何表露,可心中却是窃喜。

“杀的好!这些丑陋玩意,杀绝才秒呢!就是不知此人是谁,难不成是雷溪宗哪位长老或弟子?”

霍骁细想间,完玦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冷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准备下一次进攻!”

“是是是!这就去!”

霍骁连连哈腰点头,转身朝着霍族军队走去,心中习惯性地暗骂了一句老怪物去死。

“妈的,让我霍族当炮灰?呵!你冰邪族可没这个资格!不就详攻嘛,浑水摸鱼的事情,不足为虑!”

霍骁收起黑剑,哼着小曲前往了军队,开始了下一步计划。

雷溪宗,宗主殿。

大殿上方,一条雷龙盘踞沉眠,自从姜羿离开雷溪宗后,原本活跃的太古雷龙枪便陷入了死寂,此刻殿上聚集着诸峰峰主,宗主雷战立于殿前,面色严肃。

“再如此下去,我雷溪宗资源可就要挥霍一空了……”雷战叹息道。

“可若不继续下去,一旦雷溪桥结界一破,我雷溪宗将面临霍族和冰邪族大军的全面进攻,届时,我雷溪宗将面临灭顶之灾!”掌教周遂比曾经多了几分沧桑,当下的严峻局势,让他心力憔悴。

听雪峰峰主公羊岳神色复杂,感慨道:“唉……当年派出传承弟子前往东境真是一大错误,三百传承弟子,竟无一人回归!”

“魂牌碎了两百九十七道……唉……”沧雷峰峰主苏无道低声叹息,想到那位自己得意的弟子,眼中浮现深深的惋惜之色。

大弈峰峰主钟琰,也是姜羿的师尊,面色比以往憔悴了许多,但仍旧美丽,此刻听到几人谈论此事,不由阵阵失神。

要说难过,她应该是最痛心的。她的几位弟子,二弟子陆朝歌,三弟子左一修,四弟子楚白白,在三年前魂牌碎裂,一个月前,大弟子黎樱,魂牌碎裂……

弟子的接连死亡,钟琰除了沉默,剩下的只有沉默,她实在太痛苦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