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暴走!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4131  |  更新时间:2022-04-14 13:38:32 全文阅读

两道鬼影撕破苍白的雾,露出森然的面具骷髅,手中各握着一个鬼面铃铛,劲猛摇晃中,鬼哭狼嚎,婴泣鹃悲。

“万鬼窟的招魂铃!他们是万鬼窟的弟子!立即展开防护,击溃鬼气!”

苏羽杰冷喝,握住三尺长剑的右手猛地一震,剑罡之气一倾百丈,斩灭到来的森寒鬼气。

众人听到“万鬼窟”三字,面色顿时大变,后退连连,施法逼退迎面而来的灰色雾霾,再无一丝争宝心思,冲出战场,化作流光逃离。

“小子,报上名来,敢坏我好事,不管你来自哪个宗门,我都将取你首级!”

高空中,两道鬼影魑魅而行,其中一个鬼影摘下骷髅面具,瘦骨嶙峋的身躯咯咯作响,苍白病态的脸上露出狰狞狂笑,目光锁定下方的姜羿,极速摇晃手中招魂铃,十八只面目狰狞的青鬼从鬼雾中扭曲显现,在发出一声刺耳咆哮后,伸出修长的双手俯冲而下直取姜羿头颅。

“万鬼窟,有点印象,沧雷域西境的魔宗,专门杀人取冤魂,制作强大魂器,残忍无比,毫无人性,竟然光明正大的出现,想来沧雷域这些年并不太平。”

姜羿挥出魔骨矛,心中思考间,右脚猛踏大地,湮虚境肉身爆发无穷伟力,方圆十里大地顷刻崩裂,双足在空间连点,空间震碎,天地嗡鸣。

“魔本是道!”

姜羿低喝,手中魔骨矛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圆弧,身躯转旋,魔骨矛顷刻挥出,魔影缠绕在魔骨矛上,化作魔龙仰天咆哮,威力可怖,势不可挡。

“破!破!破!”

姜羿连道三个破字,在魔骨矛威猛攻势下,厉魂宛若脆纸,一触即溃,化作缕缕黑烟消散。

“神火境中期么?”姜羿挑了挑眉梢,伸手找回魔骨矛,脸上浮现风轻云淡之色,丝毫没有将两人放在眼里。

“好强!”

厉魂被灭,万鬼窟嶙峋男子眼角剧烈抽搐了一下,知道遇到了狠茬,偏头与另一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心中的退意。

“楚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此人实力深不可测,至少神火境后期,且神通极强,我们杀他极难,甚至有被反杀的可能,现在跑路,如何?”嶙峋男子向带骷髅面具的男子传音,退意浓烈,方才交手,他的招魂手段不堪一击,能将绞杀天象境强者的十三青鬼轻易击杀,不可能是弱小之辈,避战方为上计。

“走!”头戴骷髅面具的男子没有丝毫犹豫,抬起右手朝后方扔出一个硕大黑丸,黑丸爆裂,释放阵阵黑烟,阻挡了众人神识勘探,眨眼间,两人便消失无影。

姜羿没有去追,瞬移到苏羽杰身旁,伸出右手,扣住他的肩膀,脸上露出淡淡笑意,询问道:“羽杰兄,沧雷域这些年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何这些邪祟也敢抛头露面了?”

姜羿一招逼退万鬼窟弟子,在场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苏羽杰想到方才阻挡对方去路的行为,心中后悔不已,此刻听到姜羿的问话,立马恭敬回答道:“前辈估计是刚从炎落域回来,不知沧雷域近况,沧雷域现在已经大乱,霍族在去年横扫了东境,将铁蹄对准了北境,雷溪宗作为沧雷第一宗,在这场战争中无法脱身,失去了对雷沧宗的监管,导致许多妖魔邪祟跑出,招摇过市,无恶不作,其中万鬼窟这类魔宗最为猖狂!”

姜羿闻言点了点头,伸手一挥,那道众人争抢的日冕之魂落在手中,将之递给苏羽杰后,潇洒转身,瞬息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他到底是谁?为何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长老的气息!”苏羽杰收起日冕之魂,朝姜羿离去方向一拜,也不敢再留,御剑直冲腥月禁地入口结界,破空而去。

之后一段时间,姜羿前行一路畅通无阻,越过腹地,踏入了腥月禁地北部。“霍族横扫东境,进军北境,雷溪宗应对不暇……一个宗族,不可能拥有这般强大的力量,除非他有极大的倚仗,或者靠山!”

姜羿身影潜匿在黑暗中,朝着北部结界疾驰飞奔,此行一路,他都在思考一个让人极感困惑的问题,那就是霍族做出这般举动的动机!

一个人做一件事必定有他的动机,就比如凡人吃饭喝水,是为了活命,秀才读书是为了考取功名,商人卖东西是为了赚钱……可霍族一个大宗大族,虽背负着耻辱,可也不能够因此而发动战事吧?

“统治沧雷域?建立霍族霸权?这也说不过去啊,龙阙四大域,除了被灭的冰邪域,还没有任何一域有被一宗或者一族统治过的先例,一是管治困难,内部矛盾极大,二是不现实,一个宗族对抗整个大域,根本不可能!”

姜羿抽丝剥茧,一点点捋着沧雷域发生的事,从东境变故,无一个宗族出声,到最后横扫东境,攻伐北境,虽其中许多细节他不知晓,可有一点十分可疑,那就是东境诸族的沉默!

“他们在沉默,可为何沉默?”姜羿低喃,眼中露出浓浓的疑惑。

“因为他们在做决定?是否要与霍族为伍?不对……”姜羿心中想着,而后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东境有沧族和沧元宗,这等强大宗族,怎会让霍族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可不是如此,那又是因为什么?”姜羿沉默了,沉默中若有所感,抬起头,目光望向了远方。

原本安静的腥月禁地传出一阵喧嚣,姜羿极力眺望,发现又是一处战场,在东侧数十里外,有数十道强大的气息正将一人团团包围,那被包围之人气息虚浮,已然成了瓮中之鳖,而看到这一幕,姜羿目光陡然一凝,恍然道:

“这些宗族无法走出东境,不能向沧雷域其他宗族求救,是因为他们被某股恐怖势力包围了,他们根本插翅难逃!”

“可沧雷域根本不可能有这股力量存在!难道是炎落域?”姜羿眉头紧锁,此事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不愿多惹闲事,姜羿速度暴增,骤然化身一道金色闪光,在腥月禁地的空中疾行,远远看去,仿佛一颗璀璨的金色流星。

一座星陨盆地上,漂浮站立着数十个身着血衣蒙头遮面的修士,每个修士都有着真灵境修为,其中为首之人更是达到了洞虚境,浑身散发可怕血气,让人望而生畏。

为首者看外形是个女子,身材曼妙俄罗,十分完美,青丝垂落在肩,看上去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可透过那双绿宝石的眸子,感受到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森冷寒意,这种舒适感便瞬间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恐慌二字!

“气息沉稳如泰山,源力供应如江海,沧雷域果然卧虎藏龙,不过既然已经成为敌人,自然是要见一个杀一个,去五个人,杀了他。”女子清冷开口,眼中寒光冷冽。

“遵命!”

女子话音刚落,五道血衣人瞬间消失,朝姜羿袭杀而去。

做完这一切,女子又将目光锁定在了地面上奄奄一息的女子身上,她挥舞着手中的血刃,慢步朝其逼近,威胁道:“小丫头,你是怎么逃出来,告诉我,我给你一个痛快,否则,你会享受到极致的痛苦。”

“呵呵呵呵!你们这些邪祟太好笑了!”瘫倒在地的女子彩色衣裙满是血迹,面色十分苍白,体内源力干涸殆尽,已然无法运功,听到血衣女子的威胁话语,凄美的脸上浮现一抹难掩的厌恶,嘲笑道:“我道你们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原来是如老鼠虫子一般躲藏到了地底,真是太好笑了!呵呵呵呵!”

“很好笑么?”听到眼前女子的冷嘲热讽,血衣女子眸子愈发冰冷,抬起血刃一刀斩断了她的左臂,上前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将之生生提了起来。

彩衣女子本就是强弩之末,此刻被扼住咽喉,沉重的窒息感让她那美丽的眸子顿时血丝密布,赤红一片,可她仍旧面带嘲意,没有去理会血流不止的左肩,用尽了浑身力气,低骂道:“一些见不得人的畸形杂种,怎么,不敢扯下面纱?不敢将你那腐烂的身躯显露于世?你们这些家伙,根本不配称之为人!骂你们是狗,都是对狗的侮辱!”

“找死!”血衣女子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用力扼紧彩衣女子的咽喉,将其猛地砸进了地面,伴随沉闷的巨响,地面被砸出一个巨坑,鲜血流淌其中,极为血腥。

“公主,那道金光,好像朝我们冲来了!”

就在血衣女子准备给予彩衣女子最后一击时,一个血衣人突然开口,阻断了她的想法。

“我不是派出五个血衣过去解决了吗?”

血衣女子皱眉,烦闷地转过身,看向远处,下一刻,她的瞳孔不由骤然一缩。

“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掉了五个血衣!”

就在血衣女子心中惊疑不定时,姜羿却是怒火中烧,双目血红地瞪视着血衣众。

“敢欺负我师姐,老子弄死你们!”

姜羿手中拎着两颗鲜血淋漓的头颅,只身闯入血衣众人当中,在魔骨矛和魔影配合之下,一刺一戳间,瞬间斩杀了七人,沐浴鲜血的他仿若入魔。

“永恒血禁,启!”

“杀戮血禁,启!”

永恒血禁开启,在姜羿身后左侧,由上到下三道金色光环浮现。杀戮血禁开启,姜羿身后右侧,三道血色光环绽放。

若刚才姜羿是魔,那此刻开启血禁后,在身后血禁光环的映照下,他便是神!

一瞬间,姜羿成就神与魔的化身,手握双矛,在血衣修士中大杀四方,其身上散发出的残忍与冷酷,让所有血衣修士惊骇欲绝!

“到底谁才是邪恶!”众血衣修士心中呐喊,这一刻,他们竟然在恐惧!

“神之一矛!”

“魔本是道!”

两道绝世神通横扫全场,真灵境的血衣修士在姜羿眼中根本不够看,杀之如斩草芥。

“放肆!!”血衣女子修为洞虚境中期,自身灵阙早已完善,实力深不可测,此刻见到姜羿数息时间将自己的手下斩杀殆尽,心情极为愤怒,只见她抬起手,血刃也跟着起飞,手指微颤间,血刃化作成千上万的三寸血钉,直冲姜羿而去,与此同时,其身影更是消失不见,潜匿在无数血钉中,要给予姜羿致命一击。

“呵……血?”望着朝自己奔袭而来,散发骇人气息的血钉,姜羿露出冷笑,若是其他攻击手段,他还会忌惮三分,可你敢在我面前玩血,那简直是在找死!

“永恒血禁,杀戮血禁,给我转!”

姜羿仰天大喝,体内血液瞬间沸腾,下一刻,只见他身后安静的六道血禁光环刹那转动,越转越快,最后那原本的血禁光环竟是变成了六轮烈阳!

“血,给我溃散!!!”

在六轮血阳出现的刹那,姜羿抑制不住体内的汹涌力量,怒声大喝,顷刻间,天地间的血钉瞬息凝滞,而后骤然溃散,化作了漫天血雨,撒落在地。

而六轮血阳的威力不止如此,在血钉崩溃的刹那,四周真灵血衣修士只感体内血液不受控制,紧接着,他们便在血液的沸腾中轰然碎裂,化作肉泥。

“这是什么手段!”

“能够克制血术的手段,此人是我冰邪族大敌!”

血衣女子勉强压制住体内不受控制的血液,身体极速后退,看向浑身染血的姜羿,眼中路出惊骇之光。

“我让你走了吗?”

见到欲要遁走的血衣女子,姜羿眸光闪烁寒芒,握紧魔骨矛,在一声愤喝中使出十二分劲力,掷出了这恐怖一矛!

“伤我师姐,你罪该万死!下地狱忏悔吧!”

姜羿咆哮,脱手的魔骨矛好似死神镰刀,洞碎空间,在虚无中划过一道黑暗幽光,瞬息临至血衣女子身前。

“血禁之术,魂遁!”

生死关头,血衣女子拼尽全力,凝聚全身血液,在魔骨矛到来的下一刻,施展出禁术,下一刻,其神魂陡然消失,只有遗弃的残躯在空中凝滞。

魔骨矛瞬间洞穿血衣女子的身躯,将之顶死在大地上,而姜羿对方才的一切并没有太过在意,此刻正一脸焦急地朝血泊巨坑中奔去。

“师姐,我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