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追星!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498  |  更新时间:2021-11-22 09:05:13 全文阅读

“顾羡鸳……”

姜羿望着昏迷不醒的顾羡鸳皱眉沉思,他没想到顾羡鸳会以这种方式战胜秦炜,方才对方施展出的恐怖源技,可是一下子解决了所有人,且现在对方还只是月玄境,若是到了日冕境,恐怕会更加强大。

虽说秦炜很有可能轻敌,其手中亦还有底牌,五品灵火没有发挥全部威力,就连高阶的源技都未曾过多施展,可如今成王败寇,已成定局,幸许会有些许悬念,但已然毫无价值。

“秋水……东方前辈。”

摸了摸微微灼热的眉心,在那里,一片寸许金叶隐隐显现,提醒着姜羿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并非虚幻梦境。

“你额头上的是什么?!天哪!扶桑金叶!你怎么会有沉云星海的东西!”见姜羿抚摸眉心,苍妖妖眸光陡然一凝,一下子冲了上来,一脸杀气。

“秘密!”

姜羿没想告诉对方,在得知沉云星海和苍衍星海是死敌后,他心中便多了个心眼,不想掺和进两大星海之间的矛盾。

没理会苍妖妖,姜羿背起顾羡鸳循着来时的路返回。

“你……”苍妖妖看着姜羿离开的背影,脸上阴晴不定,看了眼身后的诡雾,眼中流露思索,沉吟许久,似乎知晓了那座时空城是什么地方。

“昼墟城……我怎么忘了,原来东方战苍的女儿被困在这里!……倘若我将这座城拿下,到时候与沉云星海间的战争便多了几分胜算!”

苍妖妖心中暗暗盘算,缓缓跟在姜羿身后。

“这小子身世神秘,有着紫霄帝族的特征,却又不似帝族之人,眼下又和沉云星海的东方战苍结缘……不过亦无妨,修炼了我族帝术,若不能为我族所用,那便让你受尽天谴之苦!”

苍妖妖心中暗道。

翻过龙源山,姜羿重新返回了放置苍穹棺的宫殿,进入地下后,借助扶桑金叶成功收取了源精陨石,之后在宫殿城池中停留了三日,待顾羡鸳苏醒恢复后才离开。

“谢谢!”

顾羡鸳身体源力亏空严重,身体也受到不小带我伤害,此刻虽勉强恢复行动能力,但脸色依旧毫无血色,脚步亦略显虚浮。

看着前方缓缓行驶的姜羿,顾羡鸳虚弱的吐出了两个字,眼中带着深深的自责,若不是因为她的鲁莽,可能顾燃和顾氿就不会死。

“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姜羿驻足回望,见到顾羡鸳神色哀伤,脸上露出复杂之色,叹息道:“以后我的事情,你莫要再插手了。”

顾羡鸳闻言挤出一丝苦笑,微微点头,为了保全姜羿,她的确付出了太多,这种代价,她已经无力再承受了。

走了数天,两人经过十八奇异之地,越过灰河,顾北城和顾奚珞兄妹已经在此等候了数日。

“顾羡鸳,你回来了?”见到顾羡鸳和姜羿身影,顾北城松了一口气,偏头看向他们身后,眼中浮现一丝疑惑,看向两人,问道:“顾燃大哥和顾氿二哥在哪?”

顾羡鸳沉默,姜羿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亦是没有出声。

“顾羡鸳!!你怎么就没死呢!凭什么让他们为你送死!凭什么!!”顾北城见状眼眶顿时红了,伸手怒指顾羡鸳,破口大骂道。

他与顾燃和顾氿从小一起长大,对方待自己如亲兄弟般,虽说后来因为修炼而有了些许疏远,但三人的感情却从未淡去,如今痛失两位兄长,他怎能不悲,怎能不怒!

顾羡鸳低着头,双目没有焦距,顾燃顾氿的死,她确实有直接关系,也不想辩解什么。

这一次,她输得太过彻底。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那立于高处坐收渔利的莫邪!

“莫邪……我会让你后悔的!”

顾羡鸳恶毒的望向天空,眼中充斥着疯狂之色。

顾奚珞眼神暗淡,一时接受不了顾燃大哥和顾氿二哥的死。

“顾羡鸳,秦炜师兄呢?”

突然,一群秦族之人围拢而上,直接刀剑相向,眼中满是恶意。

顾羡鸳眼神冰冷地扫了他们一眼,沉声道:“秦炜已经死了,至于你们……呵呵……回去的路就靠你们了。”

“别骗人了!你怎么可能击败秦炜师兄,你们肯定是不敌秦炜师兄,刚刚逃出来的!”有人站了出来,一脸不信之色。

“对!拦住他们,等秦炜师兄回来,他们就死定了!”

“对!围住他们!”

数十个秦族子弟瞬间将四人围得水泄不通,直接刀剑相向。

“找死!”顾羡鸳神色一厉,月霜法球出现在手中,源力运转间,却是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更是变得煞白。

“你伤势未俞,就别强行运功了。”

姜羿搀扶着她,淡淡说道。

“快看!顾羡鸳受重伤了,肯定是秦炜师兄所为,他们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咱们群起而攻之,必能将他们斩杀于此!”

见顾羡鸳口吐鲜血,秦族子弟顿时兴奋起来,摩拳擦掌间皆是冲了上来。

“你们秦族欺人太甚!”

顾北城体内爆发出无边煞气,忍无可忍,那便大杀四方!

“追星剑!出!”

顾北城右手并指轻点眉心,猛地一挥而出,一道星光刹那绽放,星光之中,无数星辰相互连接形成了一柄星辰之剑,追星剑出手,犹如流星飞逝,在顾北城挥转间形成一道星弧,瞬息将冲来的数个秦族之人斩杀,鲜血飞洒数丈,血腥之气扑鼻而来。

姜羿见状表情略显惊诧,此刻才发现顾北城修为已经达到了月玄境圆满,看样子是在源精宝地获得了重大机缘,而那把追星剑最让他震惊,以星辰为剑,这与天空中的以月为剑,以日为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难道说其中有着什么联系不成?

“这把剑……”

苍妖妖死死盯着前方闪烁璀璨星芒的追星剑,脸上浮现前所未有的凝重,这把剑,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他记得自己曾经在某个古籍上见过,可此时就是想不起来。

“姜羿,这把剑很重要,一定要得到它!”

苍妖妖沉声道。

姜羿闻言没有回应,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对方,接触越多,他对这个女人的了解便越深刻,而眼下对方最突出的表现便是——自私!

人的确自私,可自私却应该有一个限度,机缘可争可抢,争敌人的,抢修士的,都可以,但唯独不能拿身边之人的,这种自私,已经不是自私,而是贪婪!

顾北城兄妹对自己不薄,且顾族在自己危难之时极力保护自己,虽说中间意图复杂,但到底还是站在自己这一方,若连自己人都下手,那他姜羿可还算是人?

“我们之间的交易,我会完成,取出苍穹棺,将你的肉身送回你的族中,可这并不代表着你可以干扰我的生活,侮辱我的人格。”姜羿冷冷看了对方一眼,将顾羡鸳交给顾奚珞照顾,祭出魔骨矛,杀入到了秦族子弟中。

苍妖妖闻言握紧了拳头,注视着战斗中的姜羿,眼中满是不甘之色。

“你会后悔的!”

沙哑呢喃一句,苍妖妖转身返回了龙源山。

苍妖妖离去,姜羿并没有挽留,对方身上始终蒙着一层黑幕,甚至不止一层,表面表现出来的楚楚可怜只是一种伪装,与这种人交涉,对如今没有实力的他来讲,非常危险!

自从她说出和自己有某种微弱联系后,他便心生忌惮,已然后悔了修炼苍衍圣术。

可世间哪有后悔药,而这一切,都只在一时的贪恋!

姜羿修为达到了星火境六十八段,对敌初期月玄境已然不费吹灰之力,星火境更是信手拈来,在与顾北城的配合下,只用了一刻钟便解决掉了所有秦族之人,看着血流成河,尸骨成山的大地,两人对视一眼,收回武器,返身回到了顾奚珞身边。

“我顾族人呢?”

顾羡鸳疑惑问道。

顾北城收回追星剑,淡淡瞥了眼顾奚珞,淡淡道:“秦族之人比我顾族人多出一倍,留在此地容易出事,我已经先让他们出去了。”

顿了片刻,顾北城看向姜羿,继续道:“现在秦族全军覆没,我们也没了后顾之忧,只需要在此修炼半个月,等到阴阳图消失后,便可安然离去!”

“如此甚好!”姜羿微笑点头,能够不造成伤亡而离开此地,的确是一件好事。

又闲聊了一阵,几人便相继进入到了修炼状。

扶桑金叶内,浩瀚无垠的空间中,一颗源精陨石悬浮于空,看上去极为壮观,源精陨石在一股奇异力量中释放出浓郁的源气,遁入到了空间之外姜羿的体内,直接为姜羿的修炼提供了源气。

与肉身同为一体,这便是扶桑金叶的独到之处。

精纯的源气源源不断的流入姜羿的丹田,在姜羿运转永恒道诀中转化成为永恒源力,不到顷刻,姜羿的修为便突破了六阶,晋升到了七阶!

……

修炼无岁月,半个月眨眼即逝,天空中的阴阳图渐渐消散,当逐日之剑升起,第一缕曙光照射在众人的面颊上时,骸骨之地又恢复到了一片废墟模样,姜羿等人也从修炼状态苏醒。

“星火境百段!姜羿,你的修炼速度未免有些太过惊世骇俗的些。”顾北城自修炼中醒悟过来,见到姜羿体内散发出的沉稳绵延的源力波动,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顾奚珞投来异样的目光,眼中同样不可思议,对方一个月前才是星火境四阶修为,现在竟直接成就了星火境圆满,这种天赋,千年都难遇见一回!

不过想到对方四阶时便能够抵挡住秦岩的日引阶源技,两人又选择了释怀,对方天赋,的确恐怖!

顾羡鸳则表现的较为平淡,接触一段时间后,她已然无法再评判眼前的少年,对方所表现出的天赋与实力,就好比昼墟城内的天骄一般,或者说,对方本应该出现在那种妖孽横行的地方才对!

昼墟城一行,让她彻底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没必要再自欺欺人。

“走吧!在这地方都呆一个月了,出去透透气吧!”

姜羿哈哈一笑,率先一步走出,与几人一同返回了月墟城。

面对顾北城等人的惊叹,姜羿心中无感,因为在十日前,他的修为便已经达到了星火境圆满,他尝试突破月玄境,却发现好似有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在阻挡他的修炼路!

那道天堑他很熟悉,如果没感知错,那是来自永恒的力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