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诡妖夺命!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4288  |  更新时间:2021-11-21 08:24:04 全文阅读

昼墟城中秩序井然,少有人敢惹是生非,公主举办婚事的消息传出后,皇城各个角落顿时挂满了红绸明灯,欢庆无比,所有酒楼亦是免费开放,普天同庆!

渡神客栈。

秦炜和秦素坐在一处靠窗雅间内,透过窗外打量着街道上的欢庆场景,两人在皇城逛了一会儿,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不仅是因为秦炜心机深沉,更重要的是,与皇城中的人相比,他们的修为根本就不值一提!

在这座城中,他们如同凡人!

“听说了吗?秋水公主的婚礼在明日举行!”

“这么快!?”

“而且我听说这位驸马爷名叫姜羿!”

“姜羿?没听说过!”

“有可能是其他星域的天骄,以老皇主的性子,此人在边疆绝对有卓越战功!”

“这个倒说的没错!”

“……”

听到门外传来的议论声,秦炜与秦素皆是一愣,彼此看了一眼,眼神阴翳。

“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这么快就成为了驸马爷,恐怕所获机缘定然不小!”

秦炜双眼微眯,眸光内敛,沉思许久,脸上露出邪恶的笑意,望向皇宫方向,残忍一笑:“好好享受最后三天吧,出了昼墟城,你身上的一切机缘,都将归我所有!”

而在另一方,顾羡鸳三人则是身处一座高塔之上,在得知姜羿即将迎娶公主的消息后,三人脸上写满了震惊。

“这应该算是昼墟城中最大的机缘了吧!”顾燃古怪说道。

他们在昼墟城中转了一天,没有寻到任何机缘,若说收获,那便是打击,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引以为傲的修为与天赋,竟是连一个八岁小孩都比不过!

顾羡鸳手依栏杆面无表情,姜羿是否获得机缘对她没有任何影响,她在考虑莫邪的事情,沉吟许久,偏头看向顾燃兄弟,沉声道:“从现在开始,姜羿与我们为同一阵营,过去一段时间的确是我情迷意乱,信了莫邪那混蛋的鬼话,出去之后通知所有族人,莫要再与那莫邪往来!此人城府极深,且为人歹毒,我隐约预感到一场天大阴谋在酝酿,恐怕会波及整个宗门!”

顾燃顾氿闻言,互相对视一眼,皆是能看到对方眼中的讶异。

顾燃心中纳闷,发生了什么?刚开始还执迷不悟的样子,现在怎么就突然回头了?

若是他知道天道尘埃和道噬刻刀两者之间的妙用,恐怕也会大吃一惊。

第二日正午,婚礼如期举行,整座皇宫遍地鲜花,犹如仙境,随着仆人的牵引,新娘与新郎最终汇聚到了皇宫秘境。

进入秘境,远远望去,天边生长着两颗相互扶持的大桑树,桑树高约百丈,叶子呈金色,在微风吹拂下,发出飒飒的清铃声,格外悦耳动听。

“此乃我东方家圣物——扶桑神木,你们今日便在此喜结连理!”

东方战苍穿着战袍,如仙王般立于扶桑树之下,看着缓缓走来的秋水和姜羿。

此刻,东方秋水身着凤披霞冠,长长的红裙拖尾,犹如画中璧人,美艳动人。

姜羿穿着玄端礼服,端正庄重,在其英俊帅气的面容下,如同仙人下凡,英气勃发。

姜羿站在扶桑神木左侧桑木,与站于右侧的东方秋水面对这面,开始了宣誓。

“我姜羿,愿守护东方秋水一生一世!”

“我东方秋水,愿陪伴姜羿一生一世!”

誓言说完,扶桑树燃起了金色火焰,片片带着金火的羽叶飘落而下,为两人赐下了新婚祝福。

一枚金叶落在了姜羿的眉心,金叶如同虚幻之物,烙印在了姜羿的眉心之上,泛着淡淡金光,东方秋水的眉心亦是如此。

“此乃扶桑神木的祝福,曾经有许多强者新人夫妻都会来此求得两枚金叶,有了它,哪怕相隔再远,亦能感应到彼此,而且扶桑神木乃世界树的一片落叶所化,这虽是一片金叶,却同样拥有造化洞天,其内空间极为广阔,能储纳万物,是不可多得的储物之物!”

东方战苍讲述了金叶的来历与用途后,深深看了一眼秋水,眼中尽是宠溺与不舍。

“接下来的时间,便交给你了,好好照顾我女儿!”

东方战苍话音刚落,身影便消失无影无踪,他要去完成最后的使命,原地留下姜羿与东方秋水相拥在一起,望着扶桑神木出神发呆。

……

第三日清晨,姜羿苏醒,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昼墟城门外,随之一起的还有顾羡鸳等人。

对姜羿而言,这三日发生的一切仿若做梦一般,虚幻,而又那么真实。

不知为何,看守城门的两个黑暗骑士早已没了身影,很明显,东方战苍已经解决了他们,以后昼墟城,再也不会出现外来者了。

从恍惚中清醒,秦炜冰冷的双眸直视姜羿,眼中杀气近乎实质。

“姜羿,你先杀秦鹿,后杀秦岩,今日我秦炜,必取你狗命!”银枪握在手中,秦炜直指姜羿头颅,声色俱厉。

“你想动他,先问问我再说!”

姜羿亦是祭出魔骨矛,神色阴沉地注视着秦炜,顾羡鸳则挡在姜羿身前,双手一招,两颗宛如明月的皎洁球体悬浮在手中,与秦炜对峙,顾燃与顾氿也摆出了战斗架势。

“呵!你以为你挡得住我么?”秦炜冷笑,偏头看了眼秦素,后者会意,拿出双剑便冲向了顾燃两兄弟。

秦素剑技高超,力敌顾燃兄弟两人都是不落下风,双方僵持不下,看样子很难分出胜负。

“妖妖呢?”

姜羿环顾四周,眉头紧锁,已经出来这么长时间,却迟迟未见到妖妖的身影,难不成是东方战苍反悔了?

见形势严峻,顾羡鸳脸色难看,看向姜羿,沉声道:“姜羿,我拖住他,你先走!”

秦炜闻言冷笑,抬起手掌中的藏宝图,道:“走?没有我的藏宝图路线,你们谁也走不出去!今天你们就都留在这里吧!”

顾羡鸳看向对方手中的藏宝图,瞳孔不由缩了缩,咬牙道:“藏宝图,该死!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了,没有藏宝图,我们根本出不去!”

“受死!”

秦炜狰狞一笑,化作一道雷影冲向两人,速度之快,瞬间化作一点寒芒,在两人凝重目光中飞掠而至,长枪如雷龙电影横扫而来。

“雷蛟之影!”

星引阶中品源术,雷蛟之影!

雷霆一枪降临,顾羡鸳脸色顿时一变,不敢怠慢,体内十三道月玄瞬息打开,大量源力涌入月霜法球,看着到来的雷霆枪芒,双手骤然朝前使劲一推。

“月蚀流沙!”

月引下阶源术,月蚀流沙!

顷刻间,月霜法球迸发出绵延不绝的皎月之光,在接触到秦炜的枪芒后犹如流沙,秦炜扫来的银枪陷入月光中,凌厉之势瞬间全无,在月光形成的流沙引力中,手中银枪更是有脱手之势。

“哼!确实有点实力!”

手中银枪失衡,秦炜眉毛挑了挑,淡淡说了一句,胳臂肌肉瞬间暴突而起,竟是用蛮力硬生生地把银枪从月蚀流沙中拔了出来,而后倒退了十数步,一脸玩味地看向她。

见月蚀流沙被这么轻易破去,顾羡鸳神色难看,双手虚握,月霜法球重回手中,注视前方数丈外的秦炜,眼中满是忌惮。

这一次试探出招,她输得极为彻底,方才虽破去了对方的枪势,但自己是使用了月引阶源术,而对方使用的源术才仅是星引阶,看源力波动,可能还只是中品!

“你就只会站在女人后面?”

秦炜冷嘲了姜羿一句,而后双脚猛地一跺地,脚下地面瞬间下沉了一尺,伴随体内一阵雷电翁鸣,其浑身上下倏忽间燃烧起了火焰,说是火焰,看起来更像是雷霆,此时此刻,秦炜化身雷人,举手抬足间雷电四溅,空气爆裂,手中长枪更是在雷霆火焰之下化作了雷火长枪!

“五品灵火,雷炎!”顾羡鸳沉声开口。

见到秦炜的变化,姜羿神色瞬变,心中隐隐感受到一股压迫之感,这种压迫感,同辈之中,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看到姜羿神情变化,秦炜残忍一笑,手中雷炎长枪光焰更盛,低沉道:“马上,你就能感受到绝望了!”

“阎霆……九破!!”

话音刚落,秦炜便跺地而起,身形在空中旋转积蓄劲力,手中雷炎长枪随着身形而舞动,一股骇人的源力气息爆发,随着一声厉喝,天空中陡然出现了九道硕大的雷霆长枪,这九道雷霆长枪枪头如月,枪柄拖着三丈长的璀璨星尾,宛如天谴之矛,眨眼之际,齐地破空刺向大地上的顾羡鸳。

“日月高阶秘术!”

看着到来的九道雷霆长枪,顾羡鸳身形迅速躲避,惊险躲过一道,另一道雷霆长枪却早早锁定了她的位置,瞬息而至,日月高阶秘术,配合五品灵火雷炎,加上玄阶下品源器,如此恐怖的一击降临,姜羿的心肝都是猛地一颤。

“日月阶秘术……不是只有你会!”

顾羡鸳面色冷厉,低喝一声,猛地握住了手中的月霜法球,看着到来的雷霆长枪,瞳孔骤然化作了一片夜空。

“夜噬星空——”

“轰!”

恐怖的源力爆炸以顾羡鸳为中心席卷四周,方圆十丈之内,竟是化作了一片黑夜,而在黑夜中,月亮与诸多星辰互相碰撞爆炸,一股惊人地能量在黑夜中酝酿,不到三息时间,九道长枪全部刺入夜空中,撕裂了半个黑幕,而后,星辰与月亮消失,夜幕迎来一抹黎明曙光——

“轰——”

黎明之光犹如导火索般,瞬间点燃了黑夜,刹那间,整个世界化作了白昼,一道白光蘑菇云直冲天际,爆炸声震颤九霄,离得近的,姜羿,正打得不可开交的秦素和顾燃兄弟,在骇人的恐怖力量中被炸飞数百丈远,直接遭受重创,肉身强大的姜羿才堪堪能够站起身,不过剧烈的耳鸣却让他身体失衡,又是躺回在了地上。

秦炜则更惨,当时正处蘑菇云正上空,在九道雷霆长枪刺入的刹那,正欲下去补刀,却没想到恰巧撞到了枪口上,瞬息间被刚猛凶烈的能量波轰向了上百丈的高空,而后轰然砸落在地,身体好似也被黎明之光点着了般,在落地的刹那瞬间开裂,森森白骨隐约可见。

正中心,顾羡鸳也不好过,使用这一招耗费了她近乎所有的源力,此刻她连站都站不稳,已成强弩之末。

“三体秘术,妈的,失算了!”

秦炜狂吐鲜血,脸色苍白,忍受剧痛抬头看向前方的顾羡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刚刚坐起身,一只幽光森森的锋利尖刺却突然从背后出手,洞穿了他的身体!

“噗——”

这一击并不致命,但却让秦炜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彻底昏死过去,而在身后,一只黑色双手犹如蜂刺,面容模糊的虚幻生物一把提起了秦炜,朝着诡雾深处走去,瞬息间失去了身影。

“诡妖!!”

恢复知觉的姜羿嘶哑的说出了两个字,这出现的诡异生物,正是苍妖妖给他讲过的诡妖,连深渊的猎物都不放过,很难想象,它是何等的恐怖!

“必须赶紧离开!”

姜羿几次摔倒后终于站稳脚步,颤巍巍地走到顾羡鸳身前,搀扶着对方发软的身体,借着苍穹之晶的指引,踉踉跄跄地朝着诡雾外面走去,而在不远处,又一只诡妖出现,亮出了它那锋利的手臂,刺穿了顾氿的大腿,将对方拉入了迷雾深处。

“姜羿!你在哪?!”

突然,苍妖妖的娇小身影从朦胧迷雾中窜了出来,兴冲冲地跑到了姜羿身边。

“快走,诡妖出来了!”

姜羿低喊了一嗓子,苍妖妖闻言也是慌了神,三人连滚带爬地向诡雾外跑去,而在他们身后,一只诡妖隐隐显露身形。

“姜羿,后面跟来了一只,要不把她扔掉当诱饵吧!”见姜羿走的太慢,苍妖妖走在最前面,都快急哭了。

“我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姜羿沉声说完,加剧了体内永恒符号的运转速度,身体瞬间红的像一座火炉,不过速度却是增快了数倍,眨眼间便与身后的诡妖甩开了距离。

“最后一步!”

冲破最后一层迷雾,姜羿扔开昏迷过去的顾羡鸳,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着,偏头看向一旁的苍妖妖,道:“你刚才去哪了?”

苍妖妖眼中满是委屈,可怜巴巴的道:“我两天前就被一个男人扔出来了,陷入诡雾后就迷失了方向,若非我和你有着一丝微弱的联系,我可能就永远也出不来了!”

姜羿闻言一愣,而后猛地警觉起来,注视苍妖妖,脸上浮现不解之色,呢喃道:“微弱联系?什么联系?”

见说漏了嘴,苍妖妖神秘一笑,没有回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