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五十七 你自断一臂吧!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231  |  更新时间:2021-12-19 23:34:31 全文阅读

光是用喊的,想让他们停手的确不太现实,那两人正打得难分难舍。

吴楚由于自己长时间奈何不得这个“邪魔”而加焦躁,攻势越为发凌厉;刑撼天也因招架杀招有些心烦,逐渐加以反击。双方都不愿率先停手,谁先停手,就代表着要受伤,或者死。

见他二人都没有停手的意思,关山月放出威压来。跨越两个大境界的威压让两些人瞬间不能动弹。

停手前发出的剑气与刀芒被关山月一一挡下,

“先别打了。”关山月站在他二人中间。威压已经收回,他不太喜欢以势压人。

“前辈!”吴楚拱手作揖,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不知前辈因何阻我!此人及是同天盟的邪修啊!”

“什么劳什子同天盟!老子从未听说过!你们作甚硬要把那名号冠在老子头上?”刑撼天听此人说辞与陈皮的说法相似,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老子亲眼见到那贼人进了你们宗门!莫不是你们剑宗包庇滥杀无辜之人吧!”

关山月心中知晓同天盟并不是个魔门邪教,不过此时也无法直接反驳。毕竟玄隐灵山发出的玄赏令还没撤掉呢,他若去反驳那剑修,不就是打自己宗门的脸吗?

不过这也让他记了起来,杀了陈皮之后,回到宗门,该劝他师傅下令撤掉清剿令了。同天盟中是有败类,但正道中不也有陈皮这样的害虫吗?

“这位剑修,你且听我一言。”关山月如今要劝,也只能利用他们对“前辈”的尊重了。“你想必是被刚才那个形容丑陋的修士蒙蔽了。这位刀修,并不是什么同天盟中人,相比之下若是邪修,刚才进去的那位才更像个邪修。”

“那位可是我们李钊师兄的至交好友!你又是谁?我不信他难道信你吗?”吴楚下意识反驳。

人,都是嘴硬的,大都不愿意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

关山月有点无奈,还是要先介绍一下自己,“我是玄隐灵山的凌月,你们应该听说过我。”

玄隐灵山,凌月真人的名号一出,吴楚即刻就变得恭敬起来。先前只是对于高阶修士的面子上、礼貌性的尊重,这会儿就成了发自内心的崇敬了。

“竟然是凌月真人!久仰大名!”吴楚理了理衣袍,毕恭毕敬地给关月深施一礼,连连致歉,“都怪我,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刑撼天也听说过凌月真人的名头,不过反应不像吴楚那样大,也就只是拱了拱手。

关山月连连摆手,示意他不要拘礼,接着解释,“刚才你放入剑宗的那位修士,名叫陈皮。他是个杀人不眨眼,连婴儿都不放过的极恶之人。这位使刀的壮汉,是追杀陈皮而来,与同天盟并无什么关系。”

“原来如此!都怪我识人不清,原来陈皮才是坏人!”吴楚很是自责,"我怎么如此粗心大意!竟在戒严的紧要关头将如比人放入剑宗山行门去!都说相由心生,那人长得贼眉鼠眼,我早该想到他不是什么好人!”

“你也不必对自己太过柯责,那陈皮巧舌如簧,能言善辩,极为狡猾,你被他蒙骗也实属正常。”关山月拍拍吴楚的肩,稍加宽慰。

“我这就去把这个陈皮揪出来!”

“先别,容易打草惊蛇。这样吧,可劳烦你与贵宗长老通传一声?就说凌月来访,我冒然前来,也未来得及知会一声。”

关山月给吴楚提了建议之后,吴楚亮起了星星眼来,一副“你讲得都对”的姿态,随后就回了宗门去。

唉,这就是为什么关山月不愿意一早就亮出身份来的缘由,不知道为什么,每当他亮出身份,其他人总会对他有些“盲从”,那种不问缘由的信任,让关山月有点心理压力。

总觉得若是自己有哪处做得不好,就会辜负这份无条件的信任。

好了,这会儿人是打发走了,该和这个失手杀死关明的刀修算个账了。

“这一位……”关山月还不知他名姓。

刑撼天见状,主动介绍起自己来,“前辈,鄙人刑撼天。”

关山月略一点头,表示知晓,可下一句话就要开始算帐了。

“关明的尸身,可是你埋的?”

关明是谁?刑撼天颇为疑惑,绞尽脑汁,却没回忆起关于这个名字一星半点的东西。

见他疑惑,关山月补充道:“关明,就是你几个时辰前杀死的那个少年人。”

关山月的语速不快,语气也很平和,却让刑撼天惊出了一身冷汗。

凌月真人,为什么会知道他杀死了一个少年郎?

此时也不好避而不答,只得硬着头皮回答,“是,的确是我埋的。”

“那你也太粗心了。埋的时候怎么还把他脚露在了外面?害我还要将他挖出来,重新再埋一遍。”

刑撼天已经汗流浃背了,他刚才有一瞬间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杀意!如果凌月真人要杀自己,自己能逃得掉吗?

死也要死得明白一些。

顶着庞大的压力,刑撼天还是毅然开口询问:“真人您是如何知晓我杀死那个叫关明的少年的事的?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关山月先是沉默,过了片刻,才回答。

“关明……是我的徒弟。”

原来如此。刑撼天心想,看来此次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只是,他还没能替他娘亲报仇呢。

仔细一考虑,刑撼天长鞠一躬,深躬到地,对关山月开口请求:“凌月真人!大丈夫敢做敢当!我虽是无心为之,却也确实杀死了您徒儿!我以命抵命便是!只是,能否让我在报了母之仇后再死?”

关山月点点头,此人还算是有些血性。“我知你是无心为之,也知罪魁祸首是那个陈皮。我可以不杀你,不过——”

“其一,杀死陈皮,我亲自动手,也算是替你报杀母之仇了。其二嘛,虽说你是无心,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在陈皮死后,你自断一臂,以作惩戒吧。”

自断一臂,刑撼天可以接受,毕竟只要突破到元婴,就能够重塑身体,而且也有不少灵药可以使断肢重生。只是,不能亲手报仇这一点,让他颇有些为难。

他知晓凌月真人对他已经格外开恩了,最后还是同意了

只是,又问了一个问题:“那……陈皮死的时候,我能再一旁看着吗?”

稍一思虑,关山月拒绝了,“我不想让他死得太容易,他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的。让你时时跟着,也不太方便。”

刑撼天刚要再问,却被一阵喧哗打断。

一众剑修从剑宗中御剑而出,人未到声先至。

“凌月真人!大驾光临,蓬碧生辉,有失远迎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