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五十六 陈皮躲入剑宗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2021-12-18 23:30:36 全文阅读

关山月没有把虎子和楼儿收作徒弟,而是传讯给了灵山,叫灵山中有空闲的弟子前来把他二人领回灵山,收作外门弟子。

这两个孩子的资质其实是不足以收入玄隐灵山的,不过关山月既然特意叮嘱了,收他们进个外门还是没有问题的。

关山月已经决定,以后余生,再不收徒了。

关山月也并没有去问虎子和楼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从先前埋的几个孩子的伤势来看,也大致能猜到发生了些什么。他并不想去逼迫两个孩子去回忆那些对他们来说恐怖而痛苦的事情。

陈皮此人,该死!

让两个孩子在这里等着,关山月接着延通道去寻找陈皮和那刀修的痕迹。刀气和金、土灵决的残留痕迹还很明显,也还有一小部份的人的气息残留。

痕迹在出口那处戛然而止。

出口处凝着一块极厚的土墙,土墙中间有一个明显是刀砍出来的,可容一人通过的口子,想必是陈皮凝来用于阻挡那刀修的。

出了通道之后,竟到了一处平原地带,放眼望去,绿草如茵,山花烂漫。

这处,好眼熟。

略一思忖,关山月猛然想起,这不是斩虹剑宗附近么?

这古尔,好生胆大!竟将山中村的出口设在了斩虹剑宗附近!

话说陈皮那头,一路躲避刀修的追杀很不容易,尤其是那个山中通道,竟然不能土遁!制造那处通道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特地给土遁下了禁制,害得他逃得如此艰难!

好几次因为躲闪不及,都挨了刀子,幸好没有伤到致命部位,不过为了快速恢复伤势,他的丹药都耗得差不多了。

“这憨货当真难缠!”陈皮心中暗骂,出了通道后赶忙凝土成墙,意图阻挡这刀修片刻。

再一看周遭,陈皮心下大喜!

这处不就是斩虹剑宗所在的沧龙江平原吗?

他陈皮和剑宗可是有不小的渊源的!他就不信了,他躲进剑宗,这野汉还敢杀上门来!

到了平原的陈皮赶紧御剑。在平原上乘风御剑比起土遁要快一些,而且平原上有一条沧龙江,隔在去往斩虹剑宗的路上,土遁并不方便。

这平原,他可太熟悉了,走了没有百遍也有几十遍,全身的劲都动用在了御使灵剑上,早点到剑宗,他就早点安全!

先前怎么没想到来剑宗避祸呢?在剑宗突破到元婴阶,把这副身体弃了,重新修个肉身出来,那野汉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没多久,就到了剑宗的山门了。

剑宗很是气派,宗门外围立着一圈百丈高墙,高墙由最为坚固的,有自我修复和记忆属性的“恒金”造就而成。剑宗弟子们若是自认为练好了剑招,就会拿这“恒金”高墙来试剑。在外墙上留下剑意,并维持其久久不散,是剑宗弟子的荣耀

现如今,留存最久的剑意,是三千年前飞升成仙的重锋剑仙留下的止杀剑道的剑意,已经留存了三千零二十七年了,是如今所有剑修的向往和目标。

离着几十丈远就能够感受到剑宗外墙上的凛冽剑意。过于明显的地标让陈皮喜不身胜!

剑宗是不禁止御剑飞行的。陈皮眼看着就要直冲到剑宗大门中去了。

就要安全了!

突然,一阵流光划过,直冲陈皮面门来!同时伴随着一道呵止声:“尔是何人!竟然直闯剑宗山们!”

陈皮连忙躲闪,随即停下,发觉袭向他面门的是一纸禁行符篆,顿时心有不悦。

“你又是何人?先前守门的那两位灵童呢?”

来人是一位金丹期剑修,与陈皮境界在伯仲之间,长发高束,身着短打衣衫,瞧着很是干练。

“斩虹剑宗已全面戒严,守们之人换由金丹弟子把守。我及这个月守门的弟子,华容剑,吴楚,敢问阁下姓名来因!”

陈皮先前对关明能拉下脸子,一口一个“上仙”,这会儿对一个剑宗的金丹期剑修倒是毫不客气,“我乃是你李钊师兄的至交好友!来寻他自是有要事在身!若是耽搁了,你可担待不起!”

吴楚他提到了李钊师兄,态度顿软化了下来,对他拱手抱拳,“实不相瞒,我们剑宗中查出了魔门同天盟的奸细!在玄隐灵山中丢了脸面,如今正在戒严彻查,下令严禁外人出入。”

听他提到了同天盟,陈皮又一次计上心头,卖起了惨来。他把自己的断手伸到吴楚面前,“看见我这伤了吗?就是被同天盟邪修所伤!”

陈皮装作一腔豪气,“除魔卫道是我辈应尽之义,我响应了玄隐灵山的号召,前去除魔,虽然有不少的收获,但也了来了报复和追杀!而且!”

陈皮卖了个关子,才又接着说:“我此次有重大发现!我查到了同天盟建盟之人的名姓,并且还发现,同天盟竟搜罗孤儿,洗脑培养,此次前来,正是要向剑宗通报此事!”

正在这时,刑撼天也追了过来,陈皮远远就产生了危机感,连忙抓住吴楚的胳膊,“道友!同天盟的邪修追来了!快让我进去吧!”

吴楚一看,追来那人浑身燃着橙色气焰,杀意涛天,一下子信了,把陈皮放入了剑宗山门,与此同时,自己迎战而上!

“邪魔!受死!”

突如其来的剑招打了刑撼天一个措手不及。这剑修是哪冒出来的,怎么口中还叫他作“邪魔”?

刀修和剑修硬要扯关系,也可算作是一家。刑撼天不久前才失乎杀死过一个少年人,这会儿并不想再杀一个无辜之人,因此他虽在境界和实力上都比这吴楚强些,手上却处处留情,没敢下重手,逐渐也就落了下风。

“这位道友!我正追杀仇敌,你为何阻我?”刑撼天在打斗中寻了空档发问,却只得到一个更加气愤的呵骂声。

“少废话!同天盟的邪修!拿命来!”

关山月全力放出神念,搜寻陈皮和那刀修的下落,就见剑宗门口,那刀修正在和一剑修对打。剑宗的结界让他的神念无法感知到剑宗内部的情况,也未发现陈皮的踪迹。一皱眉头,疾驰而去!

快到时,连忙劝止,口中喊道:“二位道友!还请停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