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四十 魂附灵玉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203  |  更新时间:2021-12-02 16:07:37 全文阅读

发现凌峥尸体和凌月重伤离魂后,玄隐灵山可算是乱了套了。凌峥偷袭关山月并试图夺舍时可没有第三人在场,宗门中的其他人可不知道当时是凌峥出乎伤了凌月,只当是贼人所为。

这可是两位核心弟子啊!竟然在内门后山主峰中一死一伤!

就连平日里不问琐事的宗主素乾这回也是勃然大怒。

原本在玄隐灵山中客居的其他宗门的弟子们近日里是要告辞归宗的。这下子可走不了了,只能被迫继续在灵山中呆着。

在未查出凶手之前,一个也不许走。

而且,有一个凌字辈弟子和同天盟有勾连一事也在彻查之中,所有凌字辈弟子,不,玄灵山内外门的所有弟子,都要接受查验:对天道立下毒誓,发誓说与同天盟绝无瓜葛,从未做出过伤害同门之事。全体查验之后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可疑之人。

将凌月、凌峥害得一伤一死的最大嫌疑者,是同天盟。本来在霄云死后,由于罪魁灰袍人张涛己死,玄隐灵山还只准备对同天盟采取怀柔策略,将同天盟中的主要人物杀死即可,剩余人活捉后若是能改过自新,回归正道,也不是不能放过。

这回举宗震怒后,玄隐灵山直接发布出悬赏清剿令来,勒令正道所有宗门,若是发现同天盟的相关人士,杀!

可拿同天盟中人的尸首换取灵石,只要要能够证实所杀之人与同天盟确有关联,一颗人头就能在玄隐灵山兑换五百中品灵石!

若是杀死同天盟的高层人物的,更有灵宝、灵药奖励!

但凡为玄隐灵山提供线索的,只要线索为真,二百中品灵石!

不论代价如何,定要在最短间内将这劳什子同天盟杀个干净!

————

痛!太痛了!

万蚁噬心,万蛇撕咬,都及不上这种痛苦。

如同千万把灼烧着的利刃不断扎刺而来,将关山月的灵魂寸寸划开,几近碎裂。

直到感受到一股温润的吸引力来,游荡着的,痛得不能清醒的关山月的魂魄被吸引过去,刚一与那物接触,魂魄依附上去,痛苦就减轻了些许。

像是被一团温暖温润的液体包裹,疼痛逐渐减轻,关山月的魂魄终于沉静下来,陷入了沉睡。

又过了不知多久,关山月恢复了意识。疼痛感已经减轻到了关山月勉强可以忍受的程度。原本几乎要崩碎飞散的魂魄稍稍凝实了一些。

刚刚恢复意识的关山月忍住痛感,查看四周。

这里……是哪儿?

发生什么了?他怎么会在这?

身处的这处,似乎是个木屋。小木屋,寻常木头做的。很简陋,没有几样摆件,只有一桌,一椅,一床。

不过,虽说简陋,却打扫得很是干净。

这地方,关山月从未来过。

许久后,关山月才回想起来,自己是在苍琊峰上被偷袭了。

被那个……自己真心当作亲兄弟来疼护的……凌峥师弟。

“前辈,您清醒过来了?”

问话声是从关山月的此时依附着的东西上方传来的。关山月此时思维很是迟钝,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这是……在哪儿……”关山月问道,却发觉自己发不出声来。

对了,他现在只是个虚弱至极的的灵魂,又不是全盛时施展出窍之术的凝实状态,虚成这样,凝不成实体,哪能出声呢?

那声音接着说:“前辈,想必您是遭遇什么不测了吧。您放心,我这里很安全的,别人不会发现你的。”

“对了,您现在正附体在我的灵玉吊坠之上,这块灵玉有养魂之效,您先安心养着,待稍恢复了些再离去吧。”

说话之人,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变声还未完全结束,导致声音稍有些嘶哑。

少年不识人间险,他从未想过这个附在他吊坠上,被他叫作前辈的灵魂,在将来恢复了之后会不会反过来害他,只真心为自己能救一个陌生的灵魂而开心。

关山月虽然极为虚弱,但毕竟是出窍期巅峰的灵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神念之类的小神通还是可以用些的。神念一扫而过,虽然可感知的范围还不如以往的百分之一,但也能感知到周遭并无恶念。

这少年年岁不大,修为也低,甚至都还未筑基,只能勉强说是个修炼之人。

这处地方是个十来个木屋组成的小村子。极为偏僻,四面环山,除了天上,就只有一条挖山成洞的人造狭窄小道可供出入。村里除了这少年之外,还生活着七八个孩童,一个老人。

确认安全之后,关山月也就暂时安下心来。

《无上生生决》除了能够快速修复身体的伤痛外,用于魂魄的补全,也是有些效用的。或沉睡,或运转《无上生生决》,关山月尽力让自己早些恢复。

他可不知道凌峥在欲夺舍他身时已经灰飞烟灭了,正担心着宗门里的其他人呢。由其是他父亲……可千万别被凌峥害了啊!

早些回到宗门中去,就能早些揭穿凌峥的真面目!

少年的这块玉佩的养魂效果着实不错,不像是一个还未筑基的少年能够拥有的东西。这个山中的村落,简破的还不如凡间的寻常村庄,村里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也不及得这玉佩的半分价值。

修补灵魂的伤,期间用神念观察周遭情况。

关山月花费了约有半月时间,才将灵魂恢复到能够不用依附外物,短暂凝成实体的地步。

不过,他也从未从这块玉佩中出去过,也从未与这救了他灵魂的少年交流过,只是默默用神名看着少年的日常起居,一举一动。

这少年与关山月算是本家,也姓关,名叫关明。

连名字都有些相似,不得不说,是有缘份了。

关明每日的生活规律而又简单。卯时晨起打拳锻体,辰时为村里的几个孩子们做早饭,上午去田间劳作,中午做饭,下午回屋打坐修炼,晚上还要做饭。用晚膳后修炼到戍时安寝。

并未筑基,还不能辟谷的关明,一日三顿饭一顿也不少吃。吃的饭食皆是由他自己种来的不带灵性的普通食物。正长身体的少年时候,身体急需从饭食中吸收能量,那些没有一点灵性的普通大米饭吃来,一顿能吃脸盆那么大的碗的五碗多。

关山月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进食是什么时候了,他筑基很早,在筑基辟谷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什么了。看关明每次进食时吃得很香,五碗饭好像也不大足够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

进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