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三十九 是他?!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579  |  更新时间:2021-11-30 16:51:51 全文阅读

关山月一直以为,自己的宗门,玄隐灵山,是此界正道的领军者,一向发扬大宗风范,除魔卫道,帮扶弱小,就连用阵法固定天门地门,也是造福比方世界的好事。

卖名额?收贡品?还因此害死了不少人?他从出生起就呆在灵山里,到如今已经一百二十余年了,这些事他怎么连一点风声都没听见过?若是确有其事,他凌月作为灵山当代大弟子,宗门有什么理由要瞒着他呢?

联想到他父亲素青长老去宗门外办事一月之事……怎么就刚巧在他进了秘境之后才出门办事?而且他居然问不出是什么事由?这次若不是秘境塌了,他们提早出来,他怕是根本不会知道他父亲这次外出一月的事情。

当然,关山月虽然起了疑心,却不会傻到只听信两个外人的一面之词。

满心的疑问,他需要找人问问,

先把张涛的魂魄交给了素穆长老。素穆长老因为徒孙之死而一脸阴沉。

张涛的魂魄又出了岔子,和先前王平的魂魄类似,少了一魂一魄,属于轮回也是痴傻,搜魂就会消失的情况。想必搜魂也搜不出多少有用的信息来。

这种情况让素穆长老本就庄严肃穆的脸在这会儿更是黑得可怕。

关山月本想问问素穆长老那些疑问之事,这会儿看他脸黑的像要吃人,也就放弃了。他不好在这时候去刺激他这位刚失去了嫡传徒孙的师叔。

细想了想,还是先找付辛或者许家兄妹询问吧。

关山月先前是领着付辛和许家兄妹妹直接拜入内门的。可宗门中现在正忙着全方面查搜“同天盟”的相关事宜,无暇准备兴师动众的正式拜师礼,也就只先给了付辛和许家兄妹内门通行令牌,让他们能先在内门中安顿下来。

在关山月这会儿再去找他们三人时,付辛为了躲避剑宗李鸿长老的“纠缠”,不知去了后山的哪处偏僻角落躲清闲。

许忆南虽然已经元婴巅峰,却依然保持着凡人的睡眠习性,每日日落后身体都会犯困,这会儿正在睡觉。

不过,关山月想问的,只许望江一个来回答,也够了。

他问时并没有提起他们灵山,只问道灵谷小世界有没有买卖地门渡厄名额的事情。

“有没有买卖渡厄名额的事?有啊,当然有了,每次地门渡厄有哪些人能进入地门,都是在渡厄前决定好的。”

“灵谷小世界是家族制的,没有宗门这一说,地门的固定入口是由几个强盛的家族轮流把控的。我和我妹妹是许家人,许家已经把控地门入口六百年了,也就是说,最近六百年的六次地门渡厄有哪些人能飞渡上来,都是由许家决定的。”

“这回上来的,本应该是大长老的儿子,家主的小女儿,二长老三长老的儿子,还有和其他家族通婚和资源交换来的两个人的。至于其他的……”

“与许家无关之人,只有用上品灵器,天阶材料或者两千灵石来买,才有靠近地门的资格。这次渡厄,一个交得起这些‘买命钱’的都没有。”

“本来我们兄妹两个是没有渡厄名额的,我们只是旁支的,不受待见的后辈而已。付辛就更没有资格了,他对于我们许家来说,是个外人,更甚至还有些仇怨。”

许望江回想起飞渡地门的过程来,不想吵醒熟睡的妹妹,所以声调很低,却在话尾略有些颤抖的尾音,透露出些许当初的惊心动魄来。

“我们是杀上来的。”

“若不是杀上来,就要死在小世界里了。哪还有如今的机缘,能够拜入大宗门,成为真人您的师侄呢?”

许望江回答的一番话里也只提到了许家把控着飞渡名额的事情,半句也未提到玄隐灵山,而且言语中对如今能够拜入灵山感到很是庆幸。

买卖渡厄名额之事,看来是确有其事,却是灵谷世界中的家族们所为,却不知道与玄隐灵山有什么关系。

汪晴汪雨姐妹说的确有其事的样子,难不成,灵谷小世界的大家族们买卖地渡厄名额的事情有玄隐灵山的授意?

许家,许家,许……

回到自己的苍琊峰的关山月灵光一闪。

素穆长老,本名,是姓许吧?

“师兄!”

正思虑着,思绪却被身后传来的喊声打断。他喜清净,因此苍琊峰没有杂役弟子。想事情想得太过于专注,又因为身处在自己的主峰中放松了警惕,关山月被这声“师兄”惊吓了一跳。

他竟没感知到这位来人!

回头一看,来人穿着一身藏青长袍,浓眉大眼,正气凛然。

是关山月父亲的弟子,凌峥。

关山月与凌峥做了一百年的师兄弟了,更何况,他还把对凌弦的愧疚弥补在了凌峥身上。对于关山月来说,凌峥与他的亲弟弟也没什么两样。

瞧见是凌峥来,当即放下了纷乱的思绪。

“是你啊。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凌峥憨厚一笑,“师弟愚钝,师父新教了我一门用于炼器时镌刻于灵器上的小型阵法,我却没有领会完全。这些天师父他老人家又不在宗门之内,因此,想来请师兄稍加指点。”

关山月天赋太过惊人,为了恰好赶上天门渡厄,平日里都是刻意放慢自身的修练速度的,转而学习了不少旁的东西,比如阵法,炼器之类。又因为他悟性极强,所以在阵法一道上成就不低。凌峥来向他请教阵法,关山月也乐意助他。

“是什么阵法?”

凌峥从袖中掏出一枚玉简来,递给关山月,“是罗生阵”。

罗生阵?

关山月挑了挑眉,接过玉简来。

想他关山月熟知的阵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个什么“罗生阵”,他怎么从未听说过?

修仙之人,大都有一颗探求未知的向道之心,关山月也不例外。这会儿听说了一个从未听过的阵法,于阵法一道上自认为算是有些建树的关山月被激起了求知之心,接过玉简后就将神神念沉入了进去。

就在这时!一阵剧痛从后心处传来!

关山月的魂魄竟然被打得从肉身中分离了出去!几近欲碎!身魂分离的一瞬间,看见师弟凌峥那原本刚正憨厚的面容上,此时却是一副扭曲邪肆的表情。

凌字辈,有一个与同天盟相串通的奸人……这个内奸,竟是凌崢!

怎么会是他!!

只来得及闪过最后一个念头,关山月的神魂在剧痛之下,被一股吸力扯走,就再无了意识。

一击得乎,凌峥邪笑起来,收起手中刚才刺入到关山月后心的那块琉璃碎片。

“老祖给的宝贝,当真是不错。”

随着关山月神魂的离体,他的身体应声倒地。却没有死亡,只是陷入了沉睡之中。凌峥眼中由于恨意浮上一片骇人的血丝,狠狠踹了关山月的身体两脚。

却又克制住了接着虐待关山月身体的冲动,深呼吸一口,沉下心来。

“可不能打坏了,他这身份,可比我的好用多了。”喃喃一声,凌峥打坐念咒,施展神魂出窍之法。

从凌峥身体上走出的神魂,却上寻常修仙之人的神魂不同,带着黑色和紫色的烟,并不凝实,也无神光,像是一团缥缈不定,混杂着尘土杂质的炉灰。

这个奇特诡异的神魂,走到关山月的身体上,就要附身夺舍。

就在这时,关山月的身体上乍现出一道五色神光!

“这是什么东西!”那神魂惊叫起来,他被五色神光一照,竞然开始灼烧,融化!

“啊!!不!!!”只来得及最后惨叫一声,就被烧了个精光,留下了一道烧尽后的灰烟,其后随风飞散而去,再没有一点存在过的痕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