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五章)决战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4726  |  更新时间:2021-06-18 09:42:31 全文阅读

  山庄内就有一处不小的擂台,而且那个位置刚好可以让所有人看到。二人径直走到擂台中,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二人的身上,尤其是那些大派弟子,都想看着刘少阳怎么教训那个小子,李长老笑呵呵的品着酒,对擂台中二人的决斗毫不在意,在他看来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决斗,刘少阳是他看着长大的,此子一直以来都是门派最受重视的,而且自身也是天资聪颖,他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恩王正襟危坐,别人都认为凌仓必败,而他觉得未必,这个少年眉宇间的淡然,有一种独有的气质,只是很难被人察觉,这是一个强者才有的气场,一种绝对的自信

  晨曦和仓鹰二人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晨曦的脸上挂着担忧的神色,仓鹰就表现的极其淡定,只有他清楚凌仓的实力,自然也就放心了许多,而且这一战还可以找回他丢失的颜面,想到这,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二人各自站在擂台的一侧,刘少阳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在他看来,这一战势在必得,而凌仓双臂环保着剑,脸上透着一丝懒散,还不时的打个哈欠,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表情,他这决不是盲目的自信,只是认真,真的没必要,刘少阳的修为被他尽收眼底,道修五层的修为,再加上勉强4阶的剑修,看来他是剑道双修,主修道术,修行之人分为剑修,道术,武道三种,每个门派对这三类都有涉及,但是会有一种是最为强大的,就比如华山派就是以剑修之术最为强大,少林派以武道闻名,各门派弟子根据自己的天赋特长选择自己的修行之路,除此之外,在民间也有许多自学成才的高手,专攻武道和剑修的人大多会参加武举或进入军中成为一方将军,还有些人选择隐居起来,专心习武。民间也有修习道术之人,只是特别少,大多都是流传至今的阴阳世家,这类人在民间被称为阴阳先生。

  “小子,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和晨曦走到一起,我要费了你全身筋脉,我就不信晨曦会喜欢上一个废人”

  “你的话太多了,我并不喜欢和人斗嘴”凌仓眼中充满不屑

  “小子,你找死”,刘少阳对凌仓的不温不火感到极其愤怒,立刻祭出了道法手诀,只见四周气浪翻涌,一片片树叶飞腾的朝着凌仓袭来,秘术“千叶雨”空中飞舞的已经不是普通的叶子了,灌入了修道者的灵力后,每一片叶子都像刀刃一样锋利,铺天盖地的刀叶向凌仓席卷而“

  “小子,见鬼去吧”刘少阳脸上写满了嘲讽

  只见凌仓剑锋出鞘,眨眼睛已挥出数道剑芒,剑芒震落了铺天盖地的刀叶,擂台之上,树叶飞舞

  刘少阳面露惊骇之色,他没想到对方轻描淡写的就破了他道法五层的强力道术,他不敢再大意,凌仓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的预估

  刘少阳拔剑出鞘,同时左手拿出一张符纸贴在剑上,这是引雷符,内含天雷之力,只见他左手迅速的掐着道法手诀,手诀完毕,剑上有闪电环绕,他立刻施展剑诀,挥出一道道威力巨大的剑芒,剑芒上附有雷电之力,不得不说刘少阳确实是个天才,尽管他是剑修四阶的修为,但与他的道法相互辅助,相互加持,实现了剑道两术的结合。

  凌仓盯着一道道雷电逼近,依然文斯不动,台上众人皆被这强大的剑道所折服,同时也有人叹息的摇了摇头,雷电之剑威力巨大,且速度之快根本无法躲闪,面对这样的一剑,修为在7阶之下的人必死

  晨曦脸上满是焦急,她现在感到有些后悔了,她就不应该让凌仓去和刘少阳决斗。

  恩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安静的看着,不到最后一刻,什么都不好说。

  李长老脸上已经乐开了花,笑着看向仓鹰“小子,我们之前说好的,两人决斗,只是私人恩怨,双方门派不得插手,不得过问,更不得秋后算账,当然你们门派不服气的话可以尽管放马过来”话里话外无不透着嘲讽之意

  “击中了”人群中有人喊道,他们的位置清楚的看到附有雷电的剑芒穿过了凌仓的身躯

  “李长老,决斗之前恩王就说过点到为止,可你们出手全是杀招,完全就是冲着杀人去的,你们视盟会于何在,视恩王于何在”晨曦愤怒的说道

  “哈哈哈,公主息怒,恩王的话我们自然是紧记在心,可是决斗吗,历来就是生死难测,我们只是尽全力出手而已,只是没想到,哎,对方实在是太弱了”李长老说这话时还故作惋惜的哀叹一声

  “李长老,既然你信奉擂台决斗,生死自付的道理,不知是否知道剑修对决的规定”仓鹰满脸笑意的看着李长老

  “当然,剑刃收起,人头落地”

  “你知道就好了”仓鹰满脸笑意

  刘少阳亲眼看到凌仓被雷剑所覆盖,可总感觉哪里不对

  “你的剑,太慢了”凌仓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你,怎么可能”刘少阳面露惊惧之色,他感到害怕了,“雷光化剑”是他的杀手锏,一旦出手,七层修为之下的人必死无疑,可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少年毫发无伤。

  场下众人也是一片震惊,他们明明看到凌仓被雷剑击中,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可现在他还好端端的站在场上,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刘少阳身后。

  晨曦看到这一幕,先是震惊,接着喜悦之情涌上心头,失声笑了出来

  “这,这,李长老已是目瞪口呆,惊的下巴都快要掉到桌子上

  “不可能,这决不可能,没有人能躲的过我的雷光化剑,只要你的修为不到7层,你今天就必死无疑”说着又是一道剑光挥出,台上众人又亲眼看到凌仓被剑光击中,可下一秒他又好端端的出现在下一个位置

  “他,难道他是不死之身吗”

  有人惊恐的说到

  刘少阳一剑接着一剑挥出,可每次都是同样的结果,这边明明看到凌仓被雷剑打中,可下一秒他又站在了另一个位置,变化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越了他的剑光,这一边的剑光还未击中,那一边又出现了新的身影

  怎么回事,刘少阳身边竟然出现了好几个凌仓的身影,他疯狂的挥剑,可根本碰不到人家,那些身影稍纵即逝,幻化无穷

  引雷符时间已过,刘少阳剑上的雷电慢慢褪去,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挥了多少剑,雷光化剑极其耗费法力,他现在感到精疲力尽,可眼前的身影还在不断闪烁着,他握着剑,眼神死死的盯着那些变化莫测的身影,防着人影的突然出手,可他只是隐隐的看见一道剑气袭来,他的剑被震落,又是一道似有似无的剑气,他的双腿失去控制,第三道剑气正中脉络,刘少阳一阵眩晕,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刘少阳礽掉了自己的武器,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吐出一口鲜血,不断的凄惨嚎叫

  李长老头上满是虚汗,身体止不住的哆嗦,剑修对决的规则,刀刃收起,人头落地,这场对决毫无疑问,刘少阳败了,剧情360度的大反转,本以为凭着刘少阳的本事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凌仓,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给正清派立威,可哪知这场对决成为了笑话,这简直就是碾杀,今天正清派的面子算是丢尽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一旦刘少阳命丧于此,他拿什么跟掌门交代,尽管刚才定下了点到为止的规矩,可刘少阳出杀招在先,现在,人家又有什么理由饶你性命

  “那是,残影剑诀”峨眉派长老惊呼到

  “什么,残影,华山剑灵亲创的独门剑术,你确定没有看错吗”

  “绝不会错,十年前峨眉派与华山派争夺武林第一剑门之位,峨眉派剑修第一人妖刀剑龙代表峨眉派出战,而华山派与之对战的就是华山剑灵方清辉,我曾亲眼目睹了那场剑修巅峰的对决,剑龙长老就是死在了残影之下,尽管那个少年还远远没有达到方清晖的境界,但他所施展的就是残影,残影剑诀之下,一切进攻皆是虚无,刘少阳的雷光化剑看似击中了对方,实则是残影剑诀留下的虚影,而那个少年明明未见出手,可刘少阳已经倒下,这才是残影最可怕的地方,残影现,人头落,如果那个少年想杀他,刘少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全场沸腾了,惊呼声四起

  晨曦惊喜交加的说道“凌仓这么厉害吗”

  “残影,好强的剑技,那个少年果然不是池中之物”恩王自语到

  李长老心如死灰,当下赶忙冲到擂台上查看刘少阳的情况,经脉被打乱,受了严重的内伤,好在性命无忧

  仓鹰也来到擂台之上,对着凌仓竖起大拇指

  李长老恶狠狠的看向凌仓“小子,这事没完,我们正清派绝不会善罢甘休

  “李长老,我们在对决前就有言在先,此次决斗只代表个人,各门派不得插手,不得秋后算账,这话可是你说的”仓鹰回应道

  “你们想的倒美,我正清派的人还从未受过这等耻辱,比赛前我们就说好了点到为之,少阳已经放下了武器,可你竟违背约定,出手伤人,要说失约,也是你们失约在先”李长老脑羞成怒的说到

  “你……”仓鹰一时间懵住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明明就是刘少阳先冲着杀人去的,结果技不如人受了伤,此刻还怨在他们头上

  “好啊,你们想怎样尽管放马过来,我凌仓等着便是”凌仓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好,这件事已经不是你我的私事了,这是两个门派之间的恩怨,你们公然挑衅我上清派的威严,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李长老得意的笑笑”

  “哦,你能代表整个上清派吗,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看你家少爷受伤害怕掌门怪罪于你,想将祸水引到我的头上,为了自己,你不惜挑起两个门派的争斗,置门派数千弟子于水深火热之中,你这样自私自利的小人有什么资格代表正清派”

  李长老脸色铁青,这确实是他心中所想,可他没有表现出一点羞愧,“小子,我能不能代替正清派不是你说了算的,这件事,没完”

  凌仓冷笑着说道“你要是真想进行门派之争,就尽管来吧,我华山派不惹事但不怕事,你正清派,我还真不放在眼里”说完头也不回的径直离去

  “华山派”李长老闻言大惊,他猛的反应过来,凌仓既然会施展残影,那就说明他并不是出自小门派,而是华山派的亲传弟子,华山派身为华夏第一剑门,论实力,还要略胜正清派一筹,又怎会会怕他正清派的威胁

  凌仓回到宴会之上,仓鹰紧随其后,经过刚才那一战,那些大派弟子已经彻底认清了凌仓的实力,看向凌仓的眼神充满了敬意,而那些羞辱谩骂他的人也羞愧的低下了脑袋,不敢正视对方

  晨曦笑着走到凌仓面前,打趣的说道“原来你是华山派的弟子啊,哼,你可知道就为了等你一个人,害我在山庄外站了整整两天”

  “啊,对不起啊,我迷路了,但下次一定不会了”凌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华山派果然名不虚传”恩王站起来走向凌仓

  “见过恩王”,后者拱手施礼

  “不必多礼,我李连向来喜欢结交天下豪杰,我在刚见到你的时候就认定了你是俊杰之才,既然你与我妹妹关系甚好,我今天就认你这个兄弟,我看你年纪小我几岁,若不嫌弃,以后称呼我兄长如何,不知弟弟是否愿与我一道共谋天下大计,一起重兴我大唐”

  “凌仓不敢,恩王殿下胸怀天下,心系苍生,能为恩王效劳是我的荣幸,我此次下山入盟会也是秉承了掌门之意,华山派愿遵恩王为百派盟主,与恩王一道,匡扶皇室,振兴大唐”

  “哈哈哈,话既然说到这了,趁着诸门派的长老都在,我青城派也表个态,恩王乃贤明之君,是真真正正为百姓着想的人,我青城派愿辅佐恩王成就大业,还请恩王就任盟主一职”青城派长老顺势说道,他这是送了个顺水人情给恩王

  “这,晚辈惶恐,我还是太过年轻了,怕是当不好这个盟主啊”

  “恩王就不要再推辞了,你当盟主是各大派的联合决定,也是天下黎民的希望,试问当今天下,有哪个王能做到恩王这般礼贤下士,心系苍生呢”峨眉派长老也赶紧表态

  “恩王,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们各派一定会全力辅佐你成就大业的,大唐乱了十余载,百姓也苦了十余载,是时候该有人站出来了,若恩王你不站出来主持大局那试问我大唐还有谁能堪此重任呢”混元派长老说到

  “是啊,恩王你就不要推辞了,我们相信你”

  “没错,我们相信你”

  会场上呼声四起,都是支持恩王就任的

  这时,李长老也从擂台上走了过来,笑着对恩王说道“恩王,你就不要再推辞了,我们各大派会尽全力辅佐你的”

  “好吧,既然诸位前辈都这么说了,那么小王就斗胆接下这盟主一职,以后有什么做事不周的地方还有劳各位前辈多多指教,高祖戎马一生,开创了我大唐的百年基业,太宗皇帝一生励精图治,造就了我大唐的百年盛世,我李连才疏学浅,不敢自比高祖太宗,但我愿再此立誓,一定励精图治,重振大唐,若违背誓言,愿受天谴,另外,我再此承诺,与诸门派共患难,同进退,今后,诸门派的事情,就是我李连的事情,若有用到着我李连的地方,决不推脱,苍天在上,还请诸位给我李连做个见证”

  “好,今后,恩王就是我们百派同盟的盟主了,让我等一道辅佐恩王重铸辉煌”青城派长老转身对着众人说道

  “参加盟主”众人齐齐参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