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四章)事端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4923  |  更新时间:2021-05-18 17:56:20 全文阅读

  武林盟会如期召开,会盟地点自然是在恩王的盛唐山庄,平日里寂静的山庄此刻热闹至极,各派人马云集一堂,恩王也早已命人备好酒宴,准备宴请天下各路豪杰,各大派的高手早早的起来赶到会场,此刻已经在恩王左右的几张桌子前入坐,整个会场安排了30张桌子,但只有几张是在高处最显眼的位置,那些位置是身份的象征,只有大派的人才有资格入座。

  而此刻,距离盟会开始只有不到一个时辰,其他门派的人也纷纷入场,在台阶之下的位置入座,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旁边站有宫女为来人湛满美酒,各路英雄相互打着招呼,不断的举杯换盏,所有人都不惜吝啬的盛赞着恩王的大度胸襟。

  而此时此刻,盛唐山庄外,两个人影急急忙忙的朝着山庄赶来,一边赶路,还不断叫骂着。

  “娘的,瞎子跟着头驴乱跑,一个敢带,一个敢走,我说,你下次走路能不能走在人后边,本来就是个路痴,还拉着人乱跑”。仓鹰骂骂咧咧道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昨晚喝的大醉,早上睡的和猪一样叫都叫不起来,我们至于赶成这样嘛”。凌仓也不甘示弱的回怼

  晨曦在山庄大门前百无聊赖的坐在,只见不远处,一大一小两道人影相互拉扯着赶来,二人来到山庄前早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就这还不忘朝对方喷着脏话

  晨曦莞尔一笑,这几日在山庄门前接待各门派的英雄,来人无不是气宇轩昂,但眼前这两人,一人一副黑眼圈,跟之前的那些人相比真的是毫无形象可言,可晨曦哪会想到那些来人一个个仙风道骨的模样都是做给她看的,毕竟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谁会看了不心动,那些人装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一心只为修行的大侠姿态,实则内心早已躁动难耐,不知有多少人对她已经想入非非了。

  而仓鹰与凌仓二人刚才只顾闷头赶路,根本就没有看到晨曦

  听到晨曦动人心魄的笑声,凌仓与仓鹰这才抬起头来,当看到这样一位绝色女子正看着他们发笑时,果然二位大侠也不争气的躁动起来。

  只见仓鹰一把将凌仓搭在他肩上的胳膊甩开,轻咳一声随即抱拳道“在下鹰剑门入世弟子仓鹰遵师尊之命来参加恩王邀约的武林盟会,本来早已赶到,奈何路上看到这世间太多的不平之事,我等武林中人一向以维护天下正道,拯救黎民苍生为己任,路见不平自然拔刀相助,却因此耽误了赴会时辰,还请姑娘莫要责怪才是,”看着仓鹰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俨然一副武林大侠样子,哪里还有酒馆时的流氓痞子气,只是他说这话时眼神还贼眉鼠眼的在晨曦胸前上下游走。

  “英雄不必多礼,两位能不远千里来参加盟会,是我盛唐山庄的荣幸”晨曦说话间又露出了倾国倾城的微笑,看的仓鹰春心荡漾

  凌仓打量着少女,她也被少女的绝世容颜所吸引,只是还没有到仓鹰那种无药可救的地步,相比与晨曦的容颜更令他赶到惊奇的是,眼前温文尔雅的少女同样是剑修之人,且修为之高,已达到五尺,在仓鹰之上,且距他只有一阶之隔

  “少侠,我,脸上有东西吗”晨曦笑看着凌仓

  仓鹰见此赶紧抓住表现的机会,对凌仓厉声呵斥道“小弟,不可无礼,我等乃名门正派,怎可做出如此无礼之事,还不赶紧向姑娘道歉

  随即又一脸贱笑的看向晨曦“实在对不住了,姑娘,都怪我平日里管教不严,教导无方,这才让他做出如此无礼之事

  凌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这才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方才见姑娘也是剑修之人,且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的修为,颇感震惊,而且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美人,就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哦,你能看到我的剑道修为”,少女有些惊奇,同时也对眼前的少年多了一分好感,晨曦从小就跟在恩王身边东奔西跑,这几年来也算是识人无数,谁是英雄,谁是伪君子,她一眼就能看的出来,眼前的少年气度不凡,这种气质是装不出来的,最令晨曦欣赏的还是他那坦率的性格,其他男子看到她之后,无不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而像他这样敢直接说出来的倒还从来没见过。

  “姑娘,我脸上有东西吗”凌仓也半开玩笑的反问道,惹的晨曦一阵发笑,脸颊有些微红

  仓鹰站在一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突然发现自己才是最尴尬的一个,本想着教训凌仓在晨曦面前出出风头,好好表现一下自己,谁知人家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当下只能轻咳一声,赶忙插话道“姑娘,时辰不早了,我们还是赶快进去吧”

  “嗯,两位里面请”

  山庄之内已经坐满了人,无论是大派还是小派都已经悉数赶到,晨曦带着二人径直向恩王与大派所坐的地方而去,所到之处,人们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当然主要是因为晨曦这个绝世美人,专门供大派入座的几张桌子前已经坐满了人,只有恩王的那个地方还有几个空位,于是晨曦就直接将二人带到恩王的桌前,那张桌子上坐的除了恩王,还有各大派此此前来赴会的各位长老,而其他桌子上坐的则是各大派的年轻小辈,恩王见妹妹带两个如此年轻的青年前来,站起来问道“妹妹,这两位是?”

  “皇兄,他们二人是前来参加盟会的,也是我的朋友,我见其他桌前已无位置,就将二人带来此处了”

  “奥,无妨,既无位置,是我李连的疏忽,二位是晨曦的朋友,也就是我李连的朋友,快快入坐”

  仓鹰见这桌子上坐的竟是恩王和各大派长老,就连周边桌子前坐的也是各大派的入世弟子,一下子就坎坷不安起来,他一个小门派的弟子哪敢就这么坐下,但奈何已经到了这里,面前就是恩王与各大派长老,而且恩王已经发话让他坐了,他要是拒绝那岂不是不给恩王殿下面子,看着凌仓已经入座,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了下去,晨曦就坐在凌仓旁边,还不时为他夹菜沾酒,周边坐的各大派弟子看到后甚是羡慕,尤其是得知晨曦竟是公主之后,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恩王殿下自然也是看在眼里,喜怒不形于色,而那些长老,一个个就像黄鼠狼盯着鸡一般打量着二人,面带不善。

  此刻恩王站了起来,会场瞬间安静,恩王开始发表此处武林会盟的讲话“各位长老,各位武林中的高手们,大家能为了天下和平,黎明苍生而找想,本王甚是钦佩,而各位相信我,不远千里赶来洛阳参加会盟,选择和我一起共谋天下大事,这实乃我李连三生有幸,承蒙各位英雄信任,推举我成为百派同盟的盟主,我李连在此立誓,一定以黎民苍生为重,与各派一起维护天地正道,共兴我大唐江山,再造贞观之治”

  恩王的话引得会场欢声一片,尽管各派之间都有着自己的打算,但大家都对这位年纪轻轻的王子感到佩服,随后恩王便嘱咐大伙尽情吃喝,不必拘礼

  一位长老在敬了恩王一杯酒后,顺势将酒杯放下,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凌仓与仓鹰二人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二位既来参加武林会盟,相必也是一派之栋梁,不知二位可有权利代表整个门派呢

  仓鹰恭恭敬敬的回道“多谢前辈夸奖,我们奉师命前来,在盟会中的一切决议都可以自行做主

  “哦,既然二位有权代表整个门派,那敢问你二人出身何派呢”又一位长老冷笑连连的说到

  “回前辈,在下鹰剑门大弟子仓鹰”

  仓鹰话还未落,周边已是冷笑连连

  “哼,鹰剑门,一个凋敝的二流门派能跟各大派长老一起入座,你鹰剑门还真是没把各大派放在眼里”

  “哈哈,鹰剑门技艺不行,吃女人饭的本身倒是挺厉害。”这自然指的是二人是凭借晨曦才能做到这里的,说这话的是旁边桌子的一位大派弟子,此人名叫陈少阳,是一流大派正清派的少主,在他刚刚来到盛唐山庄时就对晨曦深有好感,这几日千方百计的靠近晨曦都没有被人家正眼看过,方才见晨曦带二人前来,期间还和凌仓有说有笑,甚是亲密,看的刘少阳心中很不是滋味,各大派长老发难他自然是抓住机会对二人百般羞辱”

  仓鹰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可奈何他鹰剑门弟子的身份低微,又无可奈何,恩王想劝解几句但他却碍于各派之间的江湖规则,从古至今,门派之间,一切以实力为尊,所以小派自古以来就不具备与大派平起平坐,平等对话的权利,以前,江湖中也常有盟会召开,可每一次双方的地位都是分的清清楚楚,而各大派把门派的名声和面子看的比命都重要,所以当鹰剑门的两个小辈与他们这些大派长老坐在一起时,他们就会觉得是大派地位受到了挑衅,换言之,是你鹰剑门压根就没有把各大派放在眼里。

  晨曦站起来对正清派的长老说到:“李长老,各派之间的规矩自然重要,可百会同盟刚刚成立,你派弟子就对别人百般刁难,先放着恩王的面子不谈,此次会盟事关黎民苍生,你们如此做法,破坏了盟会之间的团结,是否有违了你们维护天地正道的本心呢”

  晨曦想帮凌仓二人解围,哪知正清派长老笑呵呵的回道:“公主殿下说笑了,我们都是各派中的老人了,今日之事说大可大,说小也没什么,既然公主殿下发话了,我等老家伙也就不再计较,只是年轻人嘛血气方刚,小打小闹我们就别插手了,来,让我们一起敬恩王殿下一杯,恩王殿下年轻有为,我们何愁不能振兴大唐”

  李长老此举这可乐坏了刘少阳等一众大派子弟,意思很明显了,他们各位长老不计较二人坏了规矩一事,但是她作为公主也不能再管门下弟子之间的事,应为李长老的一番说辞已经将几人的矛盾归为了年轻人之间的私人恩怨,不关乎派之间的事,可这又何尝不是在刁难凌仓与仓鹰二人,各派弟子也是借机对二人百般羞辱,言辞刺耳,晨曦也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恩王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听着别人的辱骂声,仓鹰心中早已是愤怒难忍,如果这是在外面,以他的脾气还真不怕跟这些大派弟子大打一场,得罪了大派又如何,大不了就是一死,可眼下,打碎了牙也得往肚子里咽,在这种场合他又能做什么呢,他代表的是整个鹰剑门,一旦他做出了什么过激的举动,整个门派都会受到牵连,他抬头看了一眼凌仓,只见凌仓只是一个劲的埋吃着公主给她夹的饭菜,喝着公主给他湛的美酒,好像别人对他的辱骂声根本听不到一样,这不禁让仓鹰想起与凌仓第一次相遇所发生的事情

  晨曦有些焦虑的看着凌仓,不知为何,现在对这个少年竟有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可凌仓的淡然出乎了她的预料,凌仓一边吃东西还一边指着那瓶皇室特供的美酒,晨曦只得继续给她湛酒

  凌仓的这一举动无疑惹火了那些心高气傲的大派子弟,凌仓这一做法是什么意思,很明显就是没把他们这一群大派子弟放在眼里

  刘少阳恼怒的大骂“小子,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坐在那里吃喝”

  “刘少阳,你给我差不多适可而止,今日是盟会成立的日子,你是想诚心捣乱吗”晨曦愤然说道

  看着晨曦护着凌仓,刘少阳更加愤怒了,冷笑的看着凌仓道“小子,你这辈子不会是想靠着女人活着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公主殿下为人慷慨大度,让你小子坐在那,可你却蹬鼻子上脸,胆敢让公主伺候你,给你喂吃喂喝,你是何居心,把公主当成你什么人了,你也不看自己配不配,你要敢对公主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刘少阳绝不饶你”

  “刘少阳,你够了”晨曦呵斥道

  凌仓喝完最后一杯酒,打出个酒隔,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满眼玩味的看向刘少阳:“那不知,照你的意思我要怎么样才有资格坐在这里”

  他的这句话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他们没想到这个一声不吭的少年竟敢向刘少阳叫板

  “哦,哈哈,还算你小子有点骨气,既然你这么说了,这样吧,无关两个门派的事,我们来一对一比试一番,你要是能赢了我,我就承认你有资格坐在那,无论输赢,都是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双方门派不得过问,更不得秋后算账,也省的到时候说我正清派以大欺小”

  刘少阳的说法得到了大派弟子的一致支持

  “怎么样,小子,敢不敢啊”

  “你有什么好怕的,少阳是我们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你输给他不丢人”

  “嗯,我看行,年轻人嘛,相互之间切磋武艺,是好事,既分了高下,还不伤两派之间的和气,也能为大家伙助助兴,小子,你放心吧,如果你真有能力打赢少阳,我正清派绝不秋后算账”

  说罢又转向刘少阳说道“少阳,既然是切磋,只分高下,不可伤人性命”

  “哈哈,长老放心,我一定手下留情”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来和你比试比试”凌仓笑道,眼神中充满不屑,这一次,他是真的被惹火了,既为了仓鹰,也为了晨曦,凌仓当然是个好脾气,可这不代表他好欺负,他一般不会与人发生争执,可一旦认真起来,那么对方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可别人不这么想,在其他大派弟子看来,凌仓决不可能是刘少阳的对手,作为正清派掌门的儿子,正清派自然是在他身上投入了许多精力,修炼所需的资源都是他优先使用,所以刘少阳在各大派的年轻一辈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只是私德实在不敢恭维

  “凌仓”晨曦有些焦虑,尽管刘少阳的品性恶劣,但她清楚刘少阳确实是有实力的,修为甚至在她之上,她担心凌仓不是刘少阳的对手

  凌仓对着她笑了笑,示意她不用担心

  恩王也站出来说到“既然如此,那么二位就比试切磋一番,也好让本王见识见识各位高手的手段,但点到为止,不可伤了和气”

  “小子,还等什么,走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