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给你们一次机会
作者:黄土守山人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21-04-07 15:28:42 全文阅读

赵新宇这话一出,整个会场一下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台上的十个评委。

  一个年岁在七十上下的老者起身,他对着负责播放的工作人员招了招手,大屏幕上瞬间出现了赵新宇的诊断结果,只有两个字,无病。

  而其他六人都有着诊断的结果,孙不悔、皇甫济世、宋淼、雷凤以及另外一个叫做周宏的都诊断患者肝脏有问题。

  “患者双目赤红、肤色淡黄、嘴唇干裂,口吐恶臭,双目无神,浑身乏力,这一切都是肝脏出了严重的问题,而你却用无病两个字,你根本就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中医”。

  赵新宇淡淡一笑,他看向说话的老者,“那请问,您们给患者诊过脉象没有”。

  这话让台上的十个人都是一愣,为了保证考核的公正性,患者都是从过来接诊的患者临时抽调过来,他们也只是通过望诊看了一下,他们还真的没有诊过脉象。

  赵新宇并没有去看老者,他的目光落在了患者的身上,“大爷,您家最近应该有什么喜事吧”。

  牛达目光一缩,“擅自询问患者,就这一条已经足够你被淘汰”。

  赵新宇反叽道,问诊是询问患者身体那个不问不舒服,有什么反应,我问过没有,连这点都不知道,你中医也不知道谁教的。

  牛达不由得语结,中医中的问诊,还真是如同赵新宇所说,询问的都是患者身体有什么症状,而赵新宇还真没有问这些。

  原本双目无神的患者听赵新宇这一问,眼睛随即一亮,“年轻人,你怎么知道,上个月娶了一个老伴”。

  赵新宇呵呵一笑,“大娘的年岁应该不大吧”。

  “唉,”老人苦笑一下,“她今年三十六岁,只可惜我这病”。

  众人听到这一问一答,他们心头突然一动,台上的十个评委以及牛达的脸色同时一变,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老人已经六十多岁,而妻子却只有三十六,这可是标准的老夫少妻,而老夫少妻如果房事太多的话,出现的结果也会有他们看到的症状。

  牛达快步走到患者身前,伸手搭在了患者的腕部,片刻之后,牛达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他看向台上的十个评委,脸上满是苦涩的摇摇头。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目光一缩,他们心里都明白,误诊的不是赵新宇,而是他们中的所有人。

  在场的人很多都是赫赫有名的中医圣手,可现在他们却都走眼,患者并不是如他们所想象中的患有严重的肝积,而是因为房事太多。

  而现在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看出来,这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赤裸裸的打脸。

  在众人满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一道冷哼声传来,“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中医之所以没落,都是因为你们这群自持名医,但却满身铜臭的东西,一群人加起来超过一千岁,却比不上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以后少给中医出来丢人现眼”。

  赵新宇心头一动,这样的斥责,对于一群很有名望的人来说,那可算成是侮辱。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所有人都没有一丝异动,脸上都是尴尬、苦涩。

  等转头看去,他看到那个邋里邋遢的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身后,此刻老人的脸上满是怒容。

  老人转头又看向四拨穿着中医长袍的人群,“都自以为是名医的后代,不好好学习中医,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杰出子弟,我看也不过尔尔,连一个农民都比不过,还学什么中医,回家养猪放羊去吧”。

  这一下,四个参加考核的中医世家的子弟脸上挂不住了“。

  “华老,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单单凭借望闻两诊误诊算是正常,一个合格的中医并不能通过这两诊来判断”,宋淼恭恭敬敬的说道。

  听宋淼对老人的称呼,赵新宇的心头一震,谯人华佗,那可是中医界的鼻祖,人称神医,原来老人是神医华佗的后辈,怪不得他斥责那些人,那些人没有丝毫的怨言。

  “学医不精还怨天尤人,那好,我给你们一次机会,牛达,外面有一个患者,你让他们带进来,我倒是看看你们如何给他诊治”。

  几分钟后,牛达从外面回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三十上下的中年壮汉,壮汉虎背熊腰,双目炯炯有神,满脸红光,走路时虎虎生风。

  老者指了指中年。“你们都过去望闻问切都可以使用,只要找到其中的病因,并给他开具出药方”。

  说完话老者看向那些被淘汰的考核者,“你们也可以尝试一下,如果你们谁给他确诊,并且开具出有用的药方,这一次中医考核就算你们通过”。

  这一下那些被淘汰的考核者一下激动起来,他们一个个神情激动再次返回到考核区。

  中年表面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跳过了望诊、问诊,他们直接开始问诊、切诊。

  不过让所有人感到无语的是,无论他们怎么问,中年却是闭口不答,问的人越多,中年神情似乎有了波动,眼神中出现了一丝不耐烦。

  前面的都诊治完毕,孙不悔、雷凤、皇甫济世、宋淼也开始诊治,因为前面的人望闻都没有任何的用处,所以他们一上手也是诊脉。

  在其他人诊脉的时候,老人一直看着赵新宇,他看到赵新宇的目光并不是在考核者诊脉的手法上,而是一直落在中年人的身上,这让老人眼中出现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欣慰,两耳不闻世间事,中医大者就是要做到这种程度。

  当宋淼诊脉完成,开始开具药方,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赵新宇,他们都想看看赵新宇能有什么出众之处。

  赵新宇坐在中年人的身前,淡淡一笑,他看了眼宋淼已经将开具出来的方子交上去,他目光再次转向中年人。

  “尿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也就是针灸几次就能彻底根治,看大哥性情应该好爽,这又不是什么难言之隐”。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蒙的一缩,而中年人的神情再次起了变化,脸庞涨的通红,长叹一声,眼眸中出现了一丝泪花。

  中年人有着一个美好的家庭,可就在今年开始,不知道怎么突然老是尿床,他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根本没有将见效,而因为尿床,夫妻生活也出现了裂痕,闹到现在已经分居,他的妻子给他一句话,一年的时间如果不能根治的话就离婚。

  石普雷说话随意,中年人反应激烈,而给中年人诊脉的那些考核者包括孙不悔他们四个,一个个呆呆的看向赵新宇,眼眸中满是骇然,他们如何也想不出,赵新宇没有诊脉,怎么就知道中年人尿床。

  反观孙不悔他们四个,他们眼神中出了一丝惊讶之外,还多出一分自信,因为他们从诊脉中知道中年人不单单有尿床的毛病,还有其他的症状,而这种症状没有特殊的诊脉手段根本诊治不出来。

  “小兄弟,你说只需要针灸就能够治好我的病”,中年人颤抖着声音,拉住赵新宇的手。

  赵新宇淡淡一笑,抬手在中年的大手上轻拍了几下,“大哥,其实尿床对于你来说还真是一件好事,是尿床救了你一命”。

  这话让在场的人目光猛地一缩,他们一个个带着惊骇看向赵新宇,尿床怎么还鞥呢救了中年人一命,这哪和哪扯到一起了。

  他们有这样的反应,可孙不悔他们却是大骇,正如赵新宇所说,中年人尿床是由其他病症引起来的,只需要根治了病症,尿床自然而然就消失。

  老者听赵新宇这一说,不断点头,目光再次看向赵新宇的时候,好似有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感觉。

  “小兄弟,我除了尿床没有其他不适”。

  “大哥,我来给你把一下脉”。

  当赵新宇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中年人的腕部,很多考生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不屑,可孙不悔、老者以及台上的评委甚至于陪着孙不悔他们过来的那些人,脸色瞬变,一个个眼眸中满是惊骇。

  老人嘴唇颤抖了几下,他此刻感觉到嗓子发干,他没想到失传了无数年的诊脉神术在中医考核中出现,而且还是出现在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身上。

  此刻原本对赵新宇还有这厌恶眼神的四大中医世家的那些人,他们眼神中不再是厌恶,反倒是出现了一丝敬畏,赵新宇身上弥漫的那种气味他们更是似乎感觉不到,他们最想知道的是这个青年到底是出自于哪里,为什么绝传了的中医诊脉神术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赵新宇将手指拿回来,他抬手在中年人手上轻拍几下,“大哥,我问你,你在近一段时间是不是经常房事,可每一次都是。。。。。。”

  中年人点点头,“小兄弟,小神医,求求你”。

  赵新宇淡淡一笑,“刚才我说了,尿床救了你一命,针灸也不用了,开一副汤药,至多半个月,让你恢复如初,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没问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