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淘汰?
作者:黄土守山人  |  字数:3001  |  更新时间:2021-04-07 11:14:42 全文阅读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一道妙曼的身影站起,虽说坐在后面的赵新宇看不清妙曼身影主人的容貌,可他却从前面那些人惊艳的眼神中看出,孙不悔的容貌肯定不错。

  “想不到真的是华原孙家的孙不悔,听说她可是孙家千年不遇的天才,一手医术已经不下于任何的中医圣手,而她的辩药能力更是堪比药王先辈”。

  听到这一声议论,赵新宇心里骇然,华原孙家那可是药王孙思邈的故乡,从那个人的话语中,他更是能够听出这个孙不悔应该还是药王后辈儿孙。

  可华原距离羊城何止千里,孙不悔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到羊城进行中医考核,难不成西北地区现在连中医协会都没有?

  在赵新宇疑惑的时候,一个名字再次被老者喊了出来,“皇甫济世”。

  这个名字一出,人群中又是一阵惊呼声,这让赵新宇的心头一震,难不成这个皇甫济世是安定皇甫家族的传人吧。

  安定皇甫家族的皇甫谧可也是不弱于药王孙思邈的中医圣手,皇甫谧在中医针灸一道上可是有着独到之处,流传到现在的《针灸甲乙经》就是皇甫谧留给中医的宝贵遗产。而中医界中的青木神针更是皇甫家族的不传之秘。而皇甫谧更是被人们称之为针王。

  在赵新宇心里惊讶的时候,一道修长身影站立起来,皇甫济世对着老人拱了拱手,坐下。

  而这个时候人群中传来了议论声,证明了赵新宇的猜测,皇甫济世正是安定皇甫家族的传人。

  药王家族、针王家族的传人全部在西北地区,可现在却都不远千里来到羊城进行中医考核,这让赵新宇一时间还真的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又看了眼另外的两拨同样穿着古中医长袍的人群,赵新宇心里在想,他们不回也都是赫赫有名古中医的传承家族吧。

  “宋淼”。

  又一个青年起身,人群中同样传来了一声声惊呼声,赵新宇不由得苦笑,他不用去听别人议论,他也能够猜测到宋淼的出身。

  宋淼应该是建阳宋家的传人,建阳宋家曾经出现过一位中医圣手宋慈,是他将一代名医扁鹊的外科手术发扬光大。

  “雷凤”,人群中站起一个同样身子妙曼的女子,不同的是女子头上带着一顶苗家人独有的银饰太阳花。

  雷凤起身并没有惊呼声,不过赵新宇看到她头上的银饰太阳花让他目光微微一缩,雷公山雷家。

  别人不知道雷公山雷家,可他却听爷爷曾经说起过,雷公山雷家是苗疆传承了数千年的家族,雷公山雷家最为擅长的就是解毒,不过雷家很少临世,所以知道雷家的大都是中医界的一些传承家族。

  在赵新宇惊讶雷公山雷家也派出子弟参加中医考核,赵新宇这个名字响起。

  赵新宇下意识起身,带着一丝戏虐高声道:“小老弟,我在这里”。

  他这个声音一出,整片空间一下变得死一般的沉寂,台上的老人可是羊城中医协会的副会长牛达,不说是在羊城,就是在华夏中医界提起牛达,至少是了解中医的人都知道。

  这现在却被叫了一个小老弟,这让所有人都不由得转头看向赵新宇,几乎所有人的眼眸中都流露出一丝怒意。

  牛达在看到赵新宇的样子,他的眼眸中满是厌恶,他的心里已经将赵新宇踢出中医这个神圣的行业。

  他们没有看到在大门口,一个邋里邋遢的老者,眼眸中满是怪异的笑容,而站在老人身边的几个中年男女,更是强忍着笑容。

  “华老,这个青年您认识吧”。一个中年人低声问着那个邋里邋遢的老人,神情中满是恭敬。

  老人摇摇头,“我不认识他,不过这小子的性格我喜欢”。

  他这句话更是让那几个中年男女神色变得更加怪异,这样口无遮拦、油腔滑调的青年可是人人厌恶,这位老爷子倒好,他却说喜欢。

  台上的牛达强忍着怒意,有点了几个名字,而后高声道:“参加考核的人准备一下,都到前面,中医考核马上开始”。

  在牛达话音落下的时候,角门那边鱼贯出现了十道身影,身影主人无不是六十开外的老人,有几个甚至于已经可以用老态龙钟来形容。他们上到台上,而后坐在准备好的椅子上,在他们身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个写着名字的牌子。

  赵新宇虽说距离挺远,可是他却能够清晰的看到牌子上的名字,虽说他不认识名字上的人物,可是几个名字的姓氏却让他猜测到,这些人都有着不凡的来历。

  当赵新宇走过通道的时候,不少人在闻到他身上弥漫的气味,都不由得皱眉,眼神中的厌恶是更加强烈。

  走到前面,赵新宇目测了一下,参加考核的连同那四个身穿古中医长袍的,一共也就是三十多人。

  想想西医考核每一次都是成百上千,赵新宇不免的感慨,在他感慨的时候,他周围的几个人对他都流露出一丝厌恶。

  “找寻自己名字的桌子,考核马上开始”。

  赵新宇找到自己的位置,他看到周围的几个青年都不禁捂鼻子,这让他心里不由得摇头,身为一个中医却有这种反应,这样的人即使通过考核,他也不可能有多大的促进。

  在赵新宇感叹的时候,他前面一个人转头也看了他一眼。

  孙不悔,赵新宇心头一动,刚才从哪些惊呼声中他也知道孙不悔的容貌肯定出色,可在看清孙不悔的容貌之后,见惯了杜梦楠这样绝色的他也不免惊讶了一下。

  二十一二的年岁,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俏脸不施粉黛却难以掩饰绝美的娇容,淡灰色的古中医长袍难以掩盖凹凸有致的娇躯,最为难得的是孙不悔俏脸上丝毫没有别人的那种厌恶,反倒是极为平淡。

  “第一项,辩药,五分钟内从中找出规定的二十味中草药,错误两种考核不通过”,随着牛达的声音响起,一个个工作人员将一个堆集了至少五十种中药草的盘子端上来放在每一个考核者的身前。

  这五十多种药草只有一寸大小,粗细也几乎是一样,而很多药草从外观上看几乎也是一模一样,而最为变态的是,中药只有一节,根本没办法从叶片上辨认。

  随着牛达的一声开始,赵新宇拿起盘子中的一张纸,看了几眼,伸手就在盘子中找寻起来。每每拿起一种都会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

  不到二分钟,赵新宇就将二十味中草药找出来,而他周围的那几个人还在不断的拨弄,抬眼看向前面的孙不悔,孙不悔那边也已经停手。

  牛达喊了停止之后,工作人员马上过来将他们身前检出来的药草和单子拿走。。。。。。

  几分钟之后,牛达拿到了一张名单,而后高声宣读通过的人群,原本三十多个考核者,就第一项一下有十六人被淘汰,现场只剩下了十七人。

  当淘汰者离开考核区域,不少人惊讶的发现,那个让他们无比厌恶的赵新宇还留在考核区。

  “狗屎运,这个家伙肯定是踩了狗屎运”,这其中绝大多数人在看到赵新宇依旧留在考核区,他们心里突然间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第二项考核,台上的大屏幕出现了一个病例,症状、诊断结果,患者的反应全部打在公屏上,每一个参加考核的人出具一个方子,方子必须是《伤寒杂病论》中的方子,这一项是考核考生的记忆能力。

  这一项下来,又有四个考核者被淘汰出局,现场一下剩下了十三个,而那个让人们厌恶的赵新宇依旧留在考核区。

  第三项考核又是出具了一张药方,让考核者找出药方中的错误。

  随后又有六人被淘汰出去,这一来考核区只剩下了七个人,除了四个中医世家的,还有三人,而赵新宇依旧留在场上,这一下所有人眼眸中的厌恶慢慢消失,他们也看出来这个赵新宇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这个家伙肚里还真有点东西。

  “最后一项,中医四诊中的望闻两诊”。

  下一刻,一个患者被推了上来,患者六十多岁,脸庞蜡黄,双目布满了血丝,两眼无神,嘴唇干裂,而他的嘴里更是呼出让人作呕的恶臭。

  剩余下来的七个人依次过去,不过他们都不说话,只能通过望、闻来辨别,上去的人时间或长或短,不过没有一个超过十分钟,随后他们一个个写下了诊断的结果。

  几分钟之后,牛达拿过来一张名单,他冷冷看了眼赵新宇,“下面我宣布,淘汰名单,赵新宇、李春”。

  这一下原本安静的会场出现了一阵惊呼声,李春满脸通红离开考核区,不过赵新宇却带着一丝戏虐的笑容看向牛达,随后又看向台上的十位评委。

  “中医考核被淘汰很是正常,不过淘汰的原因我们也的知道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