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门马 > 正文
第0001章 重回少年
作者:对井当歌  |  字数:3546  |  更新时间:2021-01-11 14:54:05 全文阅读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

清早雪停了,天也晴了,一轮红日升起来,把雪后的大地照得分外耀眼。

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铺在大地上,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好一派壮丽雄伟的北国风光。

城乡公路的积雪还没来得及清扫,就被过往的汽车压得坑洼不平,路况很差。

一辆老旧的客车摇摇晃晃的行驶在路上,两侧车窗被塑料布蒙住,车内空气不流通,乘客因为缺氧而昏昏欲睡。

座位最后一排。

一个短发青年脸色惨白,歪头瘫在座位上,然后又猛然绷直了身体,就像身体刚过了电一般。

他环顾四周,一脸惊骇,心中已是翻江倒海。

客车内汽油味很重,车窗玻璃上满是霜,司机后方引擎盖上也坐满了人,乘客打扮多数军大衣、狗皮帽子,女性则花棉袄居多。

这老土扮相,仿佛二十年前的装扮一样。

“这是……回村里的客车?”

“我刚不是在酒吧陪客人喝酒吗?”

“难道……穿越了?”

他原本是酒吧的一名楼层经理,日常工作就是挨个包厢敬酒,让客人开开心心把酒喝了,舒舒服服把钱花了。

刚才就是,为了给一个社会大哥喝高兴,他整整干了一瓶生命之水。

然后,他人就没了。

“重回青年时代?”

……

“哈哈哈哈哈……”

丁闯忍不住放声大笑,谁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你笑这渗人干啥?是不是有病!”邻座的大姐被吓了一跳,指着丁闯鼻子骂道。

“实在不好意思,刚做梦娶媳妇来着,激动了,对不起啊。”丁闯紧忙道歉,想了想问道:“大姐,今年啥属相来着?”

大姐怪异的看着他,顿了顿道:“龙啊,千禧龙。”

“噢,谢谢姐。”

丁闯嘴上道了声谢,脑海却是嗡的一声,心情五味杂陈。

他转头看向窗外,缓缓呢喃:“千禧龙,也就是2000年,我还在海连工业上大三,这是我被开除之后,回家的列车?”

就在昨天,丁闯被学校开除了。

原因是丁闯在食堂做兼职的时候发现校长小舅子承包的学校食堂有非常大的食品安全问题!

蟑螂出现在饭菜里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保洁大爷在炒菜锅里洗拖把!

发霉发臭的速冻鸡翅在厨子的巧手下焕发第二春,成为饭桌上的美味佳肴!

员工自己从来都不敢吃食堂的东西,卫生条件之差骇人听闻!

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丁闯回了宿舍就动笔写了实名检举信寄给了教育局和卫生部门,但是前脚投到邮筒,后脚就被收发室的校工给翻了出来,送到了校长那。

为了保证自家生意的安全,校长和他小舅子一个负责学校内外造谣说丁闯找小姐,

过后几天,丁闯没少往其他校领导办公室跑,想讨个说法,可却无一例外的吃了闭门羹。

周一发现,周二举报,周末开除,前所未有的效率。

投诉无门,丁闯心如死灰,只能夹着尾巴回了村……

“愣头青,当年还是太嫩了啊。”丁闯心里默默道:“要不是被学校开除,后来怎么会混那么惨……”

“小湾村,有没有下车的?下车提前说,雪天路滑,不好刹车。”乘务员吆喝道。

丁闯猛然收回思绪,向前方看去。

果然,上一世的事情即将重演。

这个年代的移动手机对于农村而言是稀罕物,座机同样不多,学校把开除通知的决定打到村委会,然后经过某个长舌妇的宣传,全村人都知道丁闯道德败坏。

只见村口站满了人,队列最前方,正是时任小湾村村长的老丁。

身着爱妻款暖心棉袄,一米八的大个子辅以泥瓦匠多年的锻炼出来的壮实身子,双手紧攥镐把,大马金刀地站在路中间,双目怒视正在驶来的客车。

“村长,我们可是在这里陪你等了三天,等一会他下了车,你可别不舍得打啊……”人群中,一个中年汉子双手插袖,笑呵呵的说道,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他叫赵德利,村里的街溜子之一。

自打丁闯被开除的消息在村里传开之后,每当客车要过来的时间点,这群闲人就会准备好瓜子花生蹲路边一起等,到现在已经三天了。

“不能,不能,绝对不能,我看得出来,村长这是下了很大决心,咱村好不容易出个大学生,学着学着还出去找小姐,道德都败坏咯,这事儿传出去得让别的村笑话死,我都跟丢人。”

张淑花抓着一把瓜子,靠在墙上看戏:“村长都把媳妇锁家里了,这架势看的出是肯定狠狠教育这儿子。”

“闭嘴,都闭嘴,不说话能死?”

马老头披着棉袄呵斥,走过来劝道:“老丁啊,孩子还小,等会儿打的时候轻点,哎……你拿反了,用这边!”

马老头是好心,镐把一边粗、一边细,让老丁手抓粗的一边,用细的打,能轻点。

车到了。

老丁一言不发,拎着镐把迎过去,快步走上车,推开车门从车头开始往车尾走,一边扒楞乘客,一边往车后观瞧,生怕这个小兔崽子从后门溜了。

“爸!”

丁闯缓缓从后排人群走了下来。

上一世是被父亲找到,然后被拽着耳朵拉下了车,然后在全村人的注视下被暴打,原本心态就已经崩了的丁闯扭头直接跑了,边跑还边放话说不认这个爹,自己出去打工,就算饿死也不会跟老丁张嘴讲一句话。

两年后,他终于舍得和家里联系,这时才知道,父亲在半年前就已经去世。

原来,自从这天离开之后,父亲觉得自己颜面扫地,活得太失败,这辈子没法再抬起头见人,于是开始闭门不出借酒消愁,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烂醉如泥,再之后经常因为酒精中毒进医院,整个人精神萎靡,身体也每况愈下,短短一年半以后就撒手人寰了……

老丁听到声音抬眼一看,还真是丁闯,火气霎时间冲向头顶,脖子上的青筋嘭的一下子就鼓了起来。

“别叫爸!我受不起!你是我爸!”

他怒气冲冲走过来,像抓小鸡仔一样把丁闯从人群里拽下了车。

“爸,我想你了!”

见下了车,丁闯红着眼,甩开膀子猛地将老丁抱住。

这一世不会躲、不会跑,任打任骂。

老丁台词动作在脑海里都演练好,此时居然没沿着演练方案走,仿佛被换了剧本一样让他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自打丁闯上学开始,哪有这么跟自己表达感情的时候。

“能再看到你真好,爸!”

丁闯把头埋在老丁肩膀上,一瞬间泪如雨下。

有些感情,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懂得什么叫做珍惜。

“你……你干什么,还特么还有脸哭,老子生你养你这么大半辈子,你就这么对老子?你让我这张老脸以后怎么见人?”

见儿子一反常态,他心里也是没着没落的,往常儿子在自己面前也没这么哭过,他局促的心情更加紧张了。

悄悄将镐把换了个手,他吼道:“完蛋玩意,今天你不把事儿讲个明明白白,老子让你下辈子就在炕上过!”

“在场的都是乡里乡亲,你说,为啥学校开除你,让大家伙听听。”老丁站在众人面前,冷声问道。

此时间,不光是他自己需要一个解释,在一旁看热闹不知实情的全村老小也支棱着耳朵等着看他家的笑话。

嘭!

后腰上挨了重重一脚,紧接着传来老丁怒斥声音:“说话!”

“我说,我说。”

丁闯擦干眼泪:“我写信实名举报学校食堂。”

他把事情讲一遍:“然后就被开除了”

“实名举报?”老丁一愣。

“啥?肉都臭了还给人吃?真的假的?”

赵德利率先尖叫,撇撇嘴:“不可能,我喂牲口都没这么恶心,编的吧。”

“就是,这话说出来谁信啊。”张淑花继续磕着瓜子:“老丁,这孩子短教育,学坏了,一定是在外面找小姐没给钱,然后小姐找到学校要钱,才让人学校给开除的,要不然怎么是品德败坏呢!”

大家都不相信。

老丁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里也怀疑是不是儿子找小姐了不敢承认,才编了这么一堆理由……

“大家不能光听学校讲的,说我找小姐那都是为了开除我才造的谣!”丁闯咬着牙,继续道:“就是因为他怕我给他们生意搅黄,上面查下来把他校长撸了,才会没按照程序走就把我开除的,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开除了,我还要找人举报,必须还自己一个清白!”

“还骗,还骗。”赵德利似笑非笑:“老丁,你到底打不打,撒谎撂屁的一点都不像你,男人嘛,想姑娘了很正常,大伙你们说对不对啊!”

“就是就是,我们可等了三天,这就完了?”

老丁心中也在权衡,打,等于相信儿子找小姐,不打,好像又降低了在村民中的威信。

沉吟片刻道:“到时候还能去上学?”

“当然!我又没犯错误!”丁闯重重点头。

丁家祖辈都没出什么读书人,当年丁闯考上大学那真是祖坟冒了青烟,老丁家杀猪宰羊,大摆筵席,老丁那是走起路来脚下带风,再到后来出了事儿郁郁而终都是因为他把面子看得比天还大,此时如果不说服老丁,难保后续老丁又出什么状况。

“最迟过完年!我这次直接把检举的信塞到了领导办公室门缝里。”

“啥?那还得多久才能有消息啊,这要是等个一年半载的,黄瓜菜都凉了?”张淑花瞪大眼睛,吃瓜子都不香了:“老丁,他还在骗,就是在拖延时间,赶紧动手吧!”

“就是,打几下意思意思,让大伙看看,别白等啊!”赵德利也着急。

丁闯反击道:“我要是错了,我爸打死我,我都不带求一声饶的,但是我要是没错,到时候你俩白给我家当十年长工如何。”

“你!”

二人登时被噎的无话可说,这么赌真不敢,万一真如丁闯所说,那这岂不是把自己都赔出去了。

于是就默契的低着头,闭嘴不说话了。

“好,那我就且让你过个安稳年,等过完年之后要是还没着落,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回家!别在外面丢人现眼!”老丁重重道。

这时,村里广播传来急促声音:“村长请注意,刚接到上头电话通知,说国道上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几十台车撞一块了,让你组织村民立刻救援!”

“重复一遍,国道上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请村长立刻组织村民救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