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门马 > 正文
第0002章 组织救人
作者:对井当歌  |  字数:4029  |  更新时间:2021-01-12 16:59:01 全文阅读

国道,离小湾村就二里远,丁闯小时经常和小伙伴在那附近水塘钓鱼,看着国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梦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开着小汽车到处潇洒。

“啥,广播说啥?”

老丁稍微有点耳背,刚才又一门心思在儿子身上,没听清。

“好像是说国道上出车祸了,让我们去救援。”有人回道。

赵德利这时候又蹦出来了,学着老丁平时的口气指着乡亲们,道:“老少爷们们!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大家……”

话没说完,老丁一脚把他踹雪地里,然后拍了几下巴掌把村民的注意力聚集起来,道:“广播说啥大家都听到了,一会肯定得救人,可能要见血,害怕的在家看孩子,其他的老少爷们把家伙都扛出来,大钳子千斤顶之类的,家里有的都带过来,妇女同志把闲着的被和还有暖壶都带上,照顾好伤员。”

没搞过救援,这些工具是他能想到常用的:“大家都都行动起来,五分钟以后村口集合!”

说完话,风风火火的开始往家跑。

然后没两步忽然又想起来丁闯也在,便回头冲他吼道:“发什么楞,赶紧跟老子回家拿家伙!”

“啊?好好好!”丁闯也才缓过神来,紧忙跟上老丁的步子。

他一边跑一边回想,上一世有这样一幕?怎么一点不记得?是自己那天跑了,不知道后面出了什么事儿?

也许是吧,管他呢,被开除的事儿没时间找他事儿了,人命关天,救人要紧!

五分钟后,村民个个拿好了家伙站在村口,在老丁一声令下向着事故现场开拔。

连通国道的路只有庄稼地中间的一条土路,由于大雪早晨才停,这会要不是大家总走,换了外人根本看不到路在哪里,那雪少说得有三十公分厚。

几十人在小路上被拉成长长一条线。

路程刚过半,就有些人走不动,坐在地里缓神,也确实,趟着雪走路着实累人。

在队伍最前方开路的老丁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速度比之前慢了很多,不过视线已经能看清路基高出地面不少的国道了。

放眼看去,不少车都撞到了一起,再往后看,连绵上百米全是事故。

“妈呀,这得死多少人啊……”赵德利呆立在原地,腿肚子直打哆嗦。

“把你那个臭嘴闭上,有功夫害怕不如多救点人。”老丁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像还有人斜坡上滚下来……”身后一名村民惊讶道。

丁闯闻言看过去,当看到远处场景同样被吓了一跳,大车小车按照平均七米一台算,这车流少说得有一百米长,三车道也得有几十台车,里面得有多少人?

他顾不得紧张,赶紧加快速度朝事故地最前方跑了过去,在还有五十米距离的时候忽听得一声巨响——

“咣当!”

最后方又有车追尾了,从声音判断,撞击时速度应该很快。

“老少爷们们走快点!时间就是生命!”说着,他又向前跑出三十米,感觉自己肺都跑炸了,不得不停下脚步大口换气。

丁闯也跟着老爸一路朝前跑着,他看到事故现场的惨状后,瞳孔在不断紧缩,感觉灵魂在受到阵阵冲击。

眼前这已然和往常听说的路滑追尾已经不一样了,这简直称得上惨剧!

有的车车头直接撞瘪了!

有的车被前后夹击,整个驾驶室几乎被挤扁了!

柴油混着血水从车里往下流,耳边,传来不断传来凄惨的哀嚎声、哭泣声、求救声。

路基下方的田地里,躺着几十名从高速路上翻下来的幸存者。

眼前景象,宛若人间炼狱!

“咣当!”

“咣当!”

耳边依然在传来阵阵撞击声,每一次撞击都仿佛撞在了自己心头上!

“这……这……这也太吓人了!”老丁跑到丁闯身边停下,看到眼前场面头皮都麻了,瞪大眼睛迟迟不知该如何说话。

“这也太惨了!”

“怎么救啊村长,怎么救?”

村民一个接着一个停下,全都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救我,救救我,我的腿。”田地里一个穿着貂皮的男人向着老丁招手呼救,他的小腿异常的扭曲,整个裤腿都被血浸湿了。

“求求你们救救我。”

“帮帮我们……”

高速上同样传来呼救声,此起彼伏。

“村长,咱们怎么办?”

“没办法救,咱们不是医生,不会治啊。”

“这可怎么办?”

村民全都懵了,有些妇女已经被吓哭,这种场面对人来说是在精神摧残。

老丁急的满头大汗,第一次面对车祸,还是如此重大车祸,平日里在村里那些主意完全用不上,想帮忙,却无从下手。

什么都不做也不行,这里距离高速路出口还有一百多公里,这种路况救援队短时间赶不到,从城乡之间的路穿过来得几个小时。

“大家听我指挥!”

这时,丁闯忽然站在人群前面,开口喊道。

双手攥成拳头,眼里满是红血丝,眼泪也在眼眶打转,此情此景没人能不沦陷,他猛然转过身,面对乡亲道:“现在,出几个人回村里给附近村的打电话报信求援,让他们找手扶式改的那个扫雪机开过来,先把咱村里过来的路积雪清了,另外家里有沙子、炉灰、煤渣让有农用车的村民拉过来,得往路面上洒,否则后面的车还得出事!”

“柴火也往这边拿,天太冷,零下二十几度说不定就给穿的少的人冻死了!”

他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张淑花,你带几个妇女,从野地里往车队最后面跑,每隔一百米站一个人,看到车过来就在路边喊减速,最好把红色的被面都拆下来拿手里往后摇动,注意,人要站在护栏外边,别站道里头!”

“剩下的妇女同志,留下面照顾伤员!”

“其他人跟我往路上走,把不能动的往路旁稻田地的房子里挪!”

说完,挥着手快步向高速路上跑。

跑出两步,发现身边没有脚步声,转过头,见村民都愣在原地。

估计他们根本信不过这么个毛头小子说的话,这时丁闯也顾不得什么长幼尊卑了,耽误一秒就可能丢掉一条命,高喊道:“还他妈愣着干什么,动啊!”

老丁缓过神,紧跟着喊道:“都听我儿子的,都动起来,快点动起来!”

有了老丁的声音。

村民们这才反应过来,全都按照丁闯分配行动,一个人往村里跑,张淑花带着几个妇女往车尾方向跑。

留下两个村民照顾野地里的人。

剩下的几十人跟在丁闯身后,全都向高处地面三米的高速路上冲,黑压压一片,霎时间布满整个斜坡,雪太滑,爬上去又滑下来,不只是自己滑下来,连带着后面的村民都被撞倒。

可这种时刻,没人叫嚷、没人停顿,摔倒了继续爬。

丁闯最先爬到高速路上。

事故现场近在咫尺,眼泪在眼窝里直打晃,他咬着牙没让它掉下来。

正前方是一台被撞翻的小轿车,严重变形,地面满是冻成冰的血,驾驶室里司机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

还没等丁闯进行下一步动作,就听的“咣当”一声,最后方又传来声音,几十米长的撞击车队都跟着震动。

“爸!”

丁闯转过头,哽咽道:“你带人从前面开始找,把没被压住的,还能动的,放到路的最前方,与车队隔五十米!”

五十米的距离足够安全了。

“哎。”

老丁红着眼,气鼓鼓骂道:“老天爷作孽啊!柱子!你带着老宋家的人跟我走!”

带着人或背、或抱、或抬将一些车边没被压住,只是昏迷的伤员往前抬。

“大家抬人的时候记得把车牌号和人记下来,那个谁,张会计,我书包给你,里面有纸笔,你记清楚了!车上有几个人,车牌号多少,多大年纪,性别什么的。有能说话的,把名字和家里电话报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张会计闻声紧忙接过来丁闯的书包开始翻找笔纸。

“机械撑杆、液压破拆......”丁闯在脑中回想救援能用到的工具,能想起很多,奈何,现在的条件不允许,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办到。

他眼前一亮:“赵德利,你挨个车找没出事儿的车主,跟他们要千斤顶,咱带的肯定不够!”

丁闯目前也只能想到这个了。

“啊?啊啊。”赵德利小鸡嘴米般点头,脸色已经白了,完全被吓坏了,喊道:“车主,来个车主,他妈的,来啊……”

“剩下的跟我救被困住的人!”

他说着,瞬间趴在地上,仔细观察眼前这人,腿被夹在里面,人也卡住,无法动,把手伸到鼻子处,见还有微弱呼吸。

工具还没找到,只能用蛮力。

“抓住这,一起朝外掰!”

话音落下,五双粗糙干裂的大手顿时抓住变形A柱。

“一!二!三!”

三声过后,五人额头青筋凸起,同时用力,变形的A柱硬生生被掰回去一些。

趁此机会,丁闯坐在地上,双手抱住这人肩膀,双腿蹬着车,把这人生生给拽了出来。

如果是夏天,不会乱动。

可现在是冬天,野外零下二十几度,再过一个小时天就会黑,能达到零下三十度,一个小时,能把活人冻僵了,在此时,他必须得出来。

拽出这人,见双腿已经血肉模糊,吩咐人马上拿裤腰带把受伤的地方勒住,抬到老丁那,然后马不停蹄的继续救人。

救出一个人。

又一个人。

浩浩荡荡的邻村大军终于赶到,有人带着铁锹、有人带着镐,有人扛着抱着一大摞尿素袋、有人背着柴火。

还有人把家里的牛、马牵过来……

村民前赴后继向高速路上爬。

整个小湾村无论男女老少全都参与到救援当中。

很快。

车队最前方生起一堆红彤彤的火,气温似乎温暖了一些。

沙子、炉灰被撒到地上,雪也不那么白了。

呼救声和哀嚎声也渐渐变稀疏。

“你们几个捆木头,爬犁知道什么结构吧,到时候拿牛车拉到我爸那。”

“你们几个,跟着张淑花,在后面摇红被面,有带大喇叭的,录音告诉后面的车前面出事故了,减速慢行。”

“许大爷你这么大岁数过来干啥,来了就来了,你这样,你负责跟受伤的人唠嗑,别让他们睡着啊,这一睡着说不定人没了。”

“打井队的大哥,你招呼你村的爷们们,把你们那些个装备找个缓坡弄上来,一会用的上!”

“来人给卫生院的大夫搭个窝棚,把重伤的往里抬!”

“受伤的挺多,大夫们加加油,辛苦了你们,没拿够东西的让人回去拿,救人要紧!”

……

毕竟是现代人,没经历过重大事故也看多了电影和社交平台上救人的报道,虽然记不全,但好歹有样学样,把大家伙拧成一股绳,劲儿往一处使,能做到什么样就只能看命了!

丁闯挒开棉袄,大口喘着气,故做擦汗状悄悄把不争气的眼泪擦掉,此时此刻,他才发现人的生命是多么脆弱,仅仅是一场雪,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可能就要憋屈在铁疙瘩里面活活疼死、冻死!

这该死的天气!

“又咽气了一个……这可怎么办啊。”

老马头看不下去,转头流泪。

丁闯顺着他说的位置看去,这是一台轿车,出事时应该与旁边的货车平行,货车驾驶员为了不追尾前面的货车而急打方向盘,恰好轿车从旁边撞击,造成货车侧翻,整个货车带着一车厢的钢材直接压在了压在轿车3/4的车体上。

轿车被压的只有原来高度一半了。

而货车驾驶员已经瞳孔放大,面色惨白,已然是死了。

丁闯又趴在地上,透过破碎的车窗看驾驶室,虽说心里已经做好准备接下来的画面可能惨不忍睹,可如果不排查,里面的人将是必死无疑。

他把伸手拨开气囊,看到一个身子被座椅挤压,头发凌乱、满身鲜血的白衣女青年,朝鼻下探了探,还有……呼吸!

“救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