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四十二章 怎敢劝人向善?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2021-01-11 16:01:03 全文阅读

屋外的院中,一个小小的身影趁着黑夜的遮掩,脚尖轻点,缓缓的来到还未熄灯的屋门前。

  毕凡收起笔墨,将一封书信装好,方方正正的压在一本药草的典籍之中。

  “进来吧”目光随了一眼门口,缓缓的道。

  咯吱

  小心翼翼的推开屋门,元童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哥哥,你怎么知道是我?”其手中还抱着一套被子。

  “这座院子里只有三个人,除了你还能有谁”毕凡看着轻车熟路的元童将自己的被子、头枕放在一旁,没好气的道,“你这么晚带着家当过来做什么?”

  “哥哥,我是担心你怕黑,所以才过来陪你一起睡觉的”元童一本正经的答道,也不顾毕凡那诧异的眼神,一边说着已经开始布置家当了。

  “这样说,我还得谢谢了”

  “不用客气啦,你是我哥哥,不用,完全不用的”将被子一切都放好,急忙转过身来,转移话题道“哥哥,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不睡在做什么呢?”

  “没什么,只不过是整理一些书籍”看着凑过来的元童,眸子中闪过一丝疑惑,“你是不是想家了?”

  被这一句话却是闻到痛楚,元童有些慌乱的眼神中硬生生的憋着泪水,使劲的摇了摇脑袋,但是左手却是紧紧的扯住了毕凡的衣角。

  以前在家时,有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一家人总是很热闹,而现在他就只有一个人了。

  “有哥哥在,这里就是我的家”元童低声道,右手揉了揉眼睛。

  “放心吧,以后有我在,一定会没事的,我会保护你的”毕凡柔和的说道,对于元童来说,这样的劫难太过的残忍,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杀,而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武界昌隆,但这个世界并没有永远的和平,有着武道的存在,家族之中、势力之中的纠葛就会不断发生。

  他也并不是没有感情的人,也有父母、还有一个哥哥毕荣,相比幸运的是他们都还在,毕凡现在虽然理解不了失去亲人的那种弄痛苦,但至少他有一丝的感触。

  元童紧握衣角的小手颤抖着,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他恨那些害的自己无家可归的人,为什么大家就不能融融恰恰的相处下去,没有杀戮的世界不好吗?每个人、每个家族都过的很好,这样的生活不好吗?为什么总是有人想杀了别人,“毕凡哥哥,我想报仇,为父亲报仇、为母亲报仇,还有……我的哥哥”。

  蓦然抬头,那一双被泪水打湿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毕凡。

  而正是那清澈如水的眼神,让毕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恩怨是永远没有尽头的,他知道元童此刻内心一定很愤怒,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没有经历就永远也不知道他人所承受的,想说些什么劝说他,可该怎么开口呢?

  不理解这种心情,就不知道从哪里劝其,没经过风霜,怎敢劝人向善?

  让一个遭受亲人被杀的人放弃仇怨被就是一种残忍的事,但这种恩怨永远没有结果。

  “我明白你的想法,我想,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复仇吧”毕凡用手擦了擦元童眼角的泪水,“对于你来说,背负这些太沉重了,想复仇我也不会阻拦你。不过,我想问你一件事,如果有一天,你有足够的实力去复仇,杀了你的仇人,但是有一个你仇人的孩子同样幸运的逃走了,他也会在若干年后选择和你相同的路,终有一天会找你来复仇,他也许比你更有天赋,你那时会怎样?”

  想要复仇,至少得准备好被复仇的准备,恩怨也许无尽头,记忆是人族的优点,同时也是弱点,那些美好的、不美好的你都会记得。

  “是他们先杀我父母的,难道我杀他们不对么?”元童咬着牙问道,“你是要让我放弃吗?凭什么,他们可以杀我父母,我就要选择放弃复仇”看着毕凡,眼中如同有火一般。

  生而为人,凭什么,他就要忍受失去亲人的痛苦,而他人杀了人却还逍遥,同为人者,他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痛。

  “我并不是让你放弃复仇,我只是想说,你想要复仇,就得想好这种结局,除非你能斩草除根,确定没有仇人了,可这不可能,就算杀了他们所有人,恩怨还会存在的,那些被杀的亲人、朋友,他们也会复仇,这是一个深渊,我不想看着你一生背负着这个巨大的深渊而活着”毕凡解释道,“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复仇了,被仇家所杀,我也会去为你复仇的,因为我是你的哥哥”。

  看着有些呆住的元童,毕凡认真的道,“不过,我不想看到这一天,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会用全力去保护你的。我不会劝你放弃复仇,但我同样也不允许我的亲人、朋友被杀”。

  听着毕凡的这番话,元童犹豫了,他不想牵连毕凡,更愿意看着哥哥被仇人追杀,但他也不愿意放弃复仇。

  “哥哥,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这种复杂的仇怨,该去怎么了解,他从来没有想过,但杀亲之仇怎能不报。

  毕凡看着纠结的元童,他明白,这种仇怨是不可能化解,而所谓的以仁感之,以理而化之,只不过是书上写的劝善之道罢了,试问世间有几人,能够见得亲人被杀而放弃仇恨者?圣人尚且难做,何求这武界的凡人武者。

  “等你长大以后,如果你想复仇,我会帮你”。

  这是毕凡最终的答复,他不是圣人,也不是佛,劝不了众生向善,世间爱恨情仇,自人族而诞生便有了,延续数千上万年,佛渡了芸芸众生向善吗?圣人救了众人出~水火吗?

  所谓的佛,存在无数,可曾让世间归于永久和平?

  所谓的圣,延续至今,可曾让武界停止杀戮?

  “哥哥,谢谢你”元童有些欣慰的道,这世上,也只有哥哥才会这样说了,这个武界武者千千万,也恐只有哥哥支持自己了,因为,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到底到底有多痛,他怕哥哥会让他放弃复仇,以为没有人懂得这份痛,而眼前哥哥给的这个答案,却是让他的心中有一丝温暖。

  生为武者,若不为己心,何由向天问大道?

  看着在自己身旁缓缓睡去的元童,毕凡神色复杂,世间之事众多,他怎可一一说的清,讲得明。

  仇与缘,本就是世间难消之物,人族而立之时,复杂多变,身为人族,更不能置之度外。

  而他与元童的羁绊,早就在当时救起少年的那一刻,缠绕在了一起,从那时起,他就不可能看着元童一个人独自去复仇,就因为这一声‘哥哥’。

  、、、、、、、

  暮色中,一名中年男子匆匆的从塞武峰的战武殿而出,便是绕着小道去了武道院的中部的山峰。

  而此人,正是那主持比武的陆导师陆栾。

  一座巍峨高耸的山峰,却是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威严,那上山的牌坊上的‘刑法殿’三个字就是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陆导师,这么晚了,还来刑法殿,可真是让我们有些敬佩啊”守护山峰的几名弟子和善的道。

  “你们四个,倒是落得自在,这刑法殿我再不来怕是都没人敢来了”陆导师笑着而道。

  这几名弟子都是几年前的老弟子,现在在武道院混的半职,落在这刑法殿,也没有什么人经常出入,倒是难得的清闲,可谓是一个美差啊。

  几人闻言,皆是笑而不言,刑法殿不比其他地方,一般都是没有什么人前来,倒也是轻松,不过这些每事他们知道就行了,也不敢多张扬。

  “陆导师,上去吧,我们还能拦你不成”看着陆导师拿出一块令牌,为首的弟子却是并没有接过,便是直接放行了。

  陆栾心领神会的上了山,来到山顶的巨大宫殿前。

  辉煌的宫殿其中灯火通明,偌大的宫殿守卫森严,每个护卫皆是武道院挑选的优秀弟子,甚至还有几名武师级别的武者在暗中保护。

  “老师”缓缓踏入宫殿,看着站在宫殿里的齐天长老道。

  陆栾当初踏入武道院时,齐天长老也只是一名导师,随着时间流逝,他也留在武道院担任导师,而齐天导师则是成为了长老,跻身长老院,成为刑法殿的总领人了。

  “嗯,坐吧”齐天转过身,而此刻的脸上却是十分严肃,与当日那考核时的表现显得相反,严肃起来,整个人身上的威压都是缓缓散开,“你怎么今日有空前来看望为师?”

  “老师严重了,此次前来,乃是有一事特报与您?”

  “哦?我没有记错的话,由于新弟子尚未正式分配,你该在塞武峰挂职,莫非最近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弟子?”

  “我曾记得当日老师说过一名叫毕凡的少年,故而也是有所留意”。

  “嗯?”齐天闻言,神色一变,“你可别告诉我,这小子又闹出了大乱子”。

  陆栾笑了笑,先是卖了个关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年的新弟子中优秀的弟子会拜入老师门下,所以特意注意了一下,值得一提的是,今天在塞武峰有两场挑战赛,而这挑战令的发起人正是您牵挂的这位弟子”。

  “别给我绕弯子,说重点”齐天不悦的道。

  “武气境,初期,这个消息老师还满意吗?”

  齐天脸色一变,长眉一挑,看似严肃的脸嘴角却是划过一个弧度,喜悦又疑惑,“这小子不是开到六脉了吗?哪里来的武气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