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四十三章 拜访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305  |  更新时间:2021-01-24 23:09:50 全文阅读

陆栾面色坦然的解释,将所发生之事一一详述,以他武师境的实力,也不可能看走眼,这点自信是有的。

  不过,想必毕凡的这般实力,眼前的师父还是有所了解的,倒不是很诧异,那嘴角的笑容足以说明他早已有了计较,自己的所述只不过是证实了他心中的想法罢了。

  武道院的弟子不难招收,来自四面八方村镇的弟子足有上百之多,武道院身为荒龙城中唯一的一座中级学院,也不可能悉心教导每个弟子,让每个人都有所发展。

  久而久之,每年新弟子中初考成为学院比较重视的一项,这不仅仅是学院为了了解所有的弟子实力,更重要的是在其中挑选出一些特别优秀的人才着重培养。

  在这武界之中,实力分三六九等,人也如此,想要让一个势力长久的生存下去,依靠所谓的仁善远远是不够的,需要实力的支撑,而这也就诞生了武道院的一个特殊机制。

  每一届的新弟子中,武道院则是会让长老院的一名长老举办考核,而其中最优秀的几名弟子则是可以直接成为正式弟子,接受长老的教导,虽然武道院地入院规则之中没有阐明这一点,但却是武道院中一个潜在的规则。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新弟子中选拔优秀弟子的则是这位刑法殿的齐天长老。

  曾经在初级考核中他的确看到了毕凡的实力,但是后来自己的一番游说并没有奏效,被毕凡婉拒。

  而今天陆栾的这个消息,可以说重现让这个从偏远之地而来的少年再次出现在脑海中,踏入武道院短短两三个月,便是已经踏入武气境,而且是在没有任何人的指导下,这般的天赋不得不让他动容,纵使是十年前武道院出现的那位天才也只有这般的实力而已,毕凡所表现出来的资质、天赋是少有的,甚至连那位天之骄女都有些暗淡了。

  “怎么?是不是这位弟子有些棘手?”看着师父第一次摆出一个犹豫的神色,陆栾问道。

  这般的弟子,师父怎么还在犹豫,要知道机会只有这一次,一旦等到一年之后,那最后这位弟子落到那位长老哪里都很难说,既然师父是今年选拔优秀弟子的主管就不能这样放弃,送上门的优秀子弟怎能不要?

  退一步将,那少年若是不能招收门下,以后就算是落到导师的手中,说不定就被埋没了。

  齐天更是知晓这一点,他所思考的,是毕凡当日所说的话,之所以被拒绝是因为那毕凡答应他人要在鱼龙峰应事一年,而最麻烦的是让这少年怎么回心转意。

  从少年的回答看来,他根本不是个见利忘义之人,不然当日亲自拜访之时在听到可以提前接受指导肯定是愿意的。

  与其说看中少年的实力,他更看好的是品质。

  在这武道院,真少有几个有如此质朴之人,论忠义,讲仁义。

  不是棘手,是特别棘手,若是对待其他的弟子,他大可以依仗武道院的威势去说,可这少年不同,用所谓的高层的决定去让他拜在自己门下,会适得其反,他阅人无数,这一点还是懂的,看似那些柔柔弱弱的弟子,要是真的惹恼了,远比其他发脾气的人狠太多了,默者更加恐怖。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不是还有一条路吗”齐天突然灵机一动,却是想到了一个好的点子,毕凡虽说不愿意提前接受指导,但他还是讲道理的。

  “在鱼龙峰有一个药堂,你去打探一下消息”齐天看着陆栾会心一笑,一个小小的少年,就不信摆不定。

  、、、、、、、、、

  自从毕凡回转鱼龙峰,白天料理药堂,晚上自己修行,偶尔也指导一下元童,时间倒是过得很快。

  这日的药堂门口,却是来了几位人物,引得热闹非凡。

  “你看,那位不是刑法殿的齐天长老吗?怎么来鱼龙峰了,是不是哪个弟子得罪了谁?”

  “那身旁的是谁啊?”

  “这你都不认识,是那位啊,武道院唯一的一位阵法师,夏岚”

  “竟然是阵法师”

  原本平静的药堂,却是突然被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并不是来买药的,而是来凑热闹的,特别是对于这位武道院唯一的一位阵法师,更是非常好奇。

  只因阵法师在武界本来少有,且一般都不会怎么露面,这使得阵法师显得有几分神秘,很多人只是听说并没有见过。

  这次齐天长老为了这位所谓的优秀弟子,也是顾不了许多,直接是抬出了武道院的这位阵法师,让其亲自出面。

  不因别的,正因为这位药堂的主人王老与夏岚有一番故友交情,他这次也是下了成本了。

  可见对于毕凡这位弟子是打心底中欢喜的。

  小小的药堂中,显得蓬荜生辉,而那往日慵懒的王老,在见到这位故友夏岚的拜访时却是精神起来,眼中神采也是突显,笑脸相迎。

  毕凡站在一旁还是细心的打量了一番这位武道院中传闻已久的阵法师,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容貌,鬓角略白,发丝如墨,身穿一袭紫色长裙,显得端庄典雅,其容貌也是给人十分沉稳之态,经岁月之变迁,留下的却是泰然而处之的随风,举手投足十分有韵。

  武界之中阵法师少有,故而似是夏岚这般懂得阵法之人便是会得到整个武道院的尊重。

  只是不知这位武道院唯一的阵法师现在是何种阵法境界。

  阵法多变,形态各异,因钻研的不同,会趋于不同方式,不过总览境界,阵法师五级,白衣、蓝衣、紫衣、红衣以及金衣。

  此出白衣之等并不是说阵法师所穿的衣服颜色,而是由精神力塑造的阵法袍,阵法师的真正等级是根据由自身的精神力量凝聚周身形成的阵衣决定的。

  阵衣的五种颜色由白到金代表着实力的精进,更象征着荣誉,一位紫阵衣的阵法师举手抬足间间足以毁灭一座城池,这并不是谣传,而是由考证的结论。

  虽说现在的武界中阵法师、丹师、剑术师之等都已经少有,但正因如此,他们的存在使得他人更加忌惮,武道谁都会,但这些没有涉足到的足以给其他一些势力带来威慑,这也是武道院为什么对这位阵法师如此尊敬的原因了。

  “几十年不见,王大哥还是依旧风淡云轻,不喜功名”在王老的带领下,几人步入后堂,夏岚却是宛然笑道。

  似修武道之人,时间本来就紧,而他修习阵法,岁月流逝在弹指间,有时闭关五六年也什么也悟不到,时间这样一晃,而今想来已然是几十年不曾见过面了。

  “小岚何必如此说,你我各自有命,你有富贵命,我有穷苦身,各自逍遥罢了”王老也是感慨而答。

  若说其两人相识,也是数百年之久,本同为荒龙城之人,而家境变换,王家没落,后来外出游览五湖四海,而今归于这武道院的小小峰上,岁月蹉跎,百年流逝,心定人归,落个自然身,终其一生无感,而夏岚学阵法之术,略有所成,效力于武道院,当初这小小药堂也是武道院给夏岚几分薄面而留的。

  人自有命,求来求去,最终落得尘埃而定,是也不是,自也不说过去,而今相论,只争情谊。

  “往事而去,此番前来,你我不必介怀,在我心里,你依然是我兄长”夏岚心领神会道。

  几人落下身形,分主次而坐,毕凡便是带了茶水而至,一一备了,便是而道,“王老,我先去前堂了”。

  王老点了点头,此次几人前来定然有事,而毕凡身为武道院弟子,也不便多闻,再观那一旁地齐天长老,一双神色在退去的毕凡身上打转,便是能够猜的几分。

  “王老,多日不见,我略备薄礼,还望笑纳”齐天看的毕凡而去,整个后堂只有三人,便是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壶醉仙酿来。

  此醉仙酿乃是由琼浆所酿,由百味花果而合,甚是美味,自然也是昂贵。

  “既然此处无别人,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几位特此前来,恐不仅仅是探望我这老头子吧”王老笑着道。

  夏岚额首,看向一旁地齐天长老,这次她被叫过来完全是搭个线,既然王老都如此开口,她也就不言了。

  “不瞒王老,此番我们前来,还真有一事相求”齐天笑道,“自武道院招纳弟子,而来已有数百年之久,少有让老夫中意者,今年弟子中却是有一人,甚得老夫之心,故而特来请求王老相助”。

  话语及此,王老当即明白过来,从之前齐天长老的神色,而及现在的话语,显然其口中的这位弟子想必就是毕凡了。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其身为武道院的长老,若是中意哪一位弟子直说便是,何必来此,依照他在武道院的威望,只要想将谁收为门下弟子,恐没有不敢同意的。

  “此事恐齐天长老找错人了,我一老头子随在武道院,却非院中人,不知有何事可以帮你”。

  齐天长老也不绕弯子,直言道,“王老勿怪,适才我所言之弟子正是下殿的毕凡,其天资聪慧,甚是一个修习武道之才,我也有心收其门下,只是弟子早有言辞而绝,说效力于药堂之中,需满一年,其也是守信之人,我深感欣慰,故而今日前来,需向王老说个人情,特允许我提前收其为弟子,也算是了我一心愿。若是王老药堂之中缺少弟子打理,我也可安排几人,帮助王老照顾药堂,此乃我肺腑之言,失礼了”。

  “齐天长老爱才心切,老夫佩服”王老而道。

  若说收毕凡为弟子手段多的是,而其挑选这一种最为稳妥的方法,可见对毕凡也是十分上心,不然以其武道院长老的身份,何须弄这一番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