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五章 一场缘遇(修)
作者:古言风  |  字数:4442  |  更新时间:2020-12-31 18:16:36 全文阅读

“小姐?”见得那原本激烈打斗的地方现在空无一人,“小姐?”

  颦儿折返原处,却是早已不见自家小姐踪迹,就是那巨鼹鼠也不知去了哪里,当下四下寻找。

  “怎么会这样呢?小姐不会……”

  自言自语下,急忙摇了摇头,小姐很强,怎么可能被巨鼹鼠杀了呢,自己真笨,竟然能想到这里。

  独自走在山林之中,时不时的四周瞧瞧,迷茫的走着,而今他摘得灵胚草,却是不见了自家小姐,心中着急。

  而那巨鼹鼠折返而回,却是不走寻常路,行的是地下暗道。

  颦儿寻小姐不见,又不知去何处寻找,正踌躇间,看到地面凸起,好似地下有什么东西似的,向着她所在的地方而来,就在她疑惑间。

  砰……

  一声响动,地面之下一个庞大的身躯突然窜出。

  锐耳灰毛,尖嘴鼠目,四颗尖锐的牙齿露在外面,双足踏地站立间足有五丈之高,四肢利爪而出,闪过寒光。

  “啊……”这巨鼹鼠突然在面前,下得身子一软,顿时倒在地上,面露惊恐。

  左手紧握着剑鞘,她却是忘了,那长剑适才落在山崖之下了。

  利爪探出,直接是向着颦儿的面门而去。

  适才被那一个人类逃走了,没有想到又有一个人类现在又送上门来。

  寒光闪过,利爪落下。

  锋利的爪子挥下,若是被其抓中,定然是殒命。

  看着避无可避的攻击,颦儿尖叫一声,本能性的闭上双眼,不去看那袭下的攻击。

  她怎么命这么苦,刚才从悬崖上逃得一条命,现在转眼间,又是遇见了这个尖嘴鼠目的夺命兽。

  尖锐的利爪呼啸而下,穿过身体直接是刺进地下。

  “嘶嘶……”巨鼹鼠眨了眨眼,而那利爪下的身躯却是消散而去。

  原来利爪抓了个空,那留在原地的竟然是一道虚影。

  鼠目怒视,见到一个灰色衣袍的人族渐渐远去。

  利爪拍打在一旁的巨树之上,留下四道深深的抓痕,嚎叫声连连。

  听着耳畔呼呼的风声,而腰间却是传来一丝丝温度。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颦儿大喊大叫,以为腰间的温度乃是自己血液,心中惶恐不易,也不敢睁开眼,实则是自己吓自己。

  毕凡停下~身形,落在地上,皱了皱眉,看着闭眼乱抓的少女,无奈的道,“没有人吃你,你再用点力下去我就要被你撕成碎片了”。

  “嗯?”颦儿乱抓的手停在半空中,这声音有点熟悉,感受到四周寂静,依稀能够听到风吹树梢叶作响的声音,睁开一只眼,左右一顾,前后一扫,正目而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平静的面容,“是……是你?”

  怎么又是他?

  “这次站稳了”有了前车之鉴,这次毕凡却是提醒一句,松开手臂,

  然后看着被少女撕得破破烂烂的衣袍袖子,皱眉道,“以后面对危险的时候,希望你能不闭着眼,也许会更好”。

  在那些凶兽面前,闭上眼无疑于等待死亡,它们可不会手下留情,人族只不过是他们口中的餐罢了。

  “额,谢谢你”颦儿渐渐的镇定下来,没有想到,今天被这个陌生的少年救了两次。

  毕凡并没有说什么,他实在有些疑惑。

  以这少女的临危表现来看,没有丝毫的实战经验,不知为何会来如此凶险的涛山。

  “颦儿?”远处,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少女在远处呼喊,正是自家小姐林雪儿。

  “小姐,在这里”颦儿急忙回应道,身子轻掠,便是迎了上去。

  毕凡并未跟上前去,看着两人相遇,便是转身默默的离开。

  “小姐,你没事吧?”颦儿欢喜的打量着自家小姐,在确定毫发无损的情况下,这才哭泣起来,“小姐,我险些见不到你了,呜呜……”

  林雪儿看着原本喜悦的颦儿突然哭泣起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啦?”

  “小姐,我掉下山崖了,呜呜,后来又险些被那灵兽吃了,幸亏有个不认识的人救了我……,呜呜,而且是两次”颦儿一边哭一边擦眼泪,说罢便是指向身后,“就是他救了我”。

  “你是说刚才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林雪儿诧异的问道,看着颦儿所指的地方,显然对方已经走了。

  “他不就在……咦?人呢?”颦儿止住哭泣,四下张望,却是不见了刚才那人的人影。

  难道走了?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刚刚还在这里,怎么就没影了?”颦儿挠了挠头。

  林雪儿看着四周,而今左边是悬崖峭壁,右边只有一处密林,看向远处“想必他有事离开了吧”。

  “真是个奇怪的人,救了我,却一句话不说就走了”颦儿撇着嘴道。

  林雪儿珊珊道,“等你我两人回了荒龙城,以其名姓查找下落,到时候再感谢也不迟,此地太过凶险,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见得自家小姐欲走,颦儿有些迟疑的道,“小姐,我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你信吗?”

  刚转身的林雪儿一脸诧异的再次转过来,盯着颦儿。

  别人救了你两次,而你却连他名字都不知道?

  “其实我也想问来着,可是…可是……”颦儿有些哑言,在悬崖边上看着少年穿着一件破烂的灰色衣袍,上面还有许多补丁,心里犹豫了一下,所以才没有开口。

  “你说你啊,此事要是传出去,且不是说我林家知恩不报,忘恩负义吗?”林雪儿四下观看,无奈的指了指远处的密林,“你随我去寻一寻,也许他也并未走远”。

  但愿那人没有走远。

  “嗯嗯”颦儿郑重的点了点头,紧随在自家小姐身后。

  两人边走边寻,颦儿又将适才所遇皆是仔细的向自家小姐而叙述。

  “你却也越说越传奇?怎的有跌落万丈悬崖下救你上来的人,难不成他已然达到武宗境界,飞天入地不成?”林雪儿无奈的道。

  要是此处有武宗级别的强者,他们怎么感应不到?强者气息雄厚,一旦施展力量,他们自会感受到威压的,定是颦儿添油加醋,加了些自己的幻想进去了。

  “哎呀,我也不记得了,反正就是他出现的很及时啦”颦儿憋着嘴道。

  两人一边议论着,一边寻着刚才那人影,踏入密林也是步伐很快。

  林雪儿停下~身形,看着远处似是寻找什么的人影,皱眉道,“是不是他?”

  顺着自家小姐所指的方向看去,见得远处那灰色衣袍,颦儿点了点头,急忙道“是他,就是他”。

  背对着他们,看不清容貌,但那衣袍却是识的。

  毕凡一心想要寻避仙草,故而是寻寻觅觅,走得慢些,却被两人追上。

  两人隋急忙走上去,似是怕一眨眼那人又不见。

  “多谢公子搭救颦儿”走至毕凡附近,林雪儿行礼道,对于颦儿口中的这位恩人,也甚是恭敬。

  毕凡将一株迷幻草小心的连根拔起,这才起身回礼“不知两位有何事?”

  “这是我家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救了我一声不说就走了?你可知道我们寻……”颦儿看着毕凡抱怨道,真是的,救了人也不说一下,好歹留个姓名,他们也好报答,这一走了之是什么话啊。

  “颦儿,不可无礼”林雪儿急忙止住,“颦儿言语虽粗了些,但是心性极好,我们次来为了感谢公子救命之恩”。

  话语间,林雪儿再次施礼感谢。

  毕凡额首,坦然道,“我叫毕凡,适才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不必特意前来相谢”

  他出手,本不就是为了让他人而感谢,身为修武之人,见他人蒙难,出手相助乃是分内之事。

  见得眼前之人只顾手中的药草,却也没有她所想的那般提出一些苛求两人报恩的话,而是轻描淡写的就没有了下文。

  在荒龙城的人,巴不得和他们林家扯上关系,这人倒是有些木讷,不过他虽不求回报,但她两人也不可知恩不报,各有所持。

  “你是在采摘灵草?”林雪儿看着毕凡手中的迷幻草问道。

  “原本是来此寻一奇药,只是久寻不得,所以采些其他之物,也算是不枉此行”毕凡而答。

  “那想必公子是位药师了?”

  毕凡摇了摇头,“之前偶遇一位神医,传授了一些药草的辨识方法,故而能粗略的识得一些灵草,算不得药师”。

  听着毕凡的对答,好似对他们两个没有多大的好感,且她也本是不善言谈之人,而今毕凡虽说有问必答,但也实在想不到什么可交谈了。

  很明显,毕凡的心思也不在两人身上,故而只是以示恭敬的对答罢了,从始至终也没有问过两人什么。

  颦儿在一旁瞧着,接过话道,“你在寻什么奇药,不如我们帮你一起找吧,这山林这么大,你一个人纵使找一年半载估计也寻不到”。

  “多谢两位好意,只是你们两人此行想必也有所寻,若因我而误了你们,甚是不妥”毕凡闻言,笑着婉拒道,“我寻之物也甚是奇特,不敢有劳两位”。

  而今他已然在此地寻了数日,并未见得避仙草,故而也不将希望放在两人身上;再者,他们也不过是初次相识,开口便让他人帮忙,倒是有些唐突了。

  “公子适才出手,助颦儿多次脱难,尚未报答。既然公子有所需求,我两人也定当尽心相助,”林雪儿道“无论能不能帮的上公子,也算是我两人聊表存心”。

  “就是,就是,你救我两次,我们帮你找一个灵草算的了什么,你一个人也是找,三个人也是找”颦儿点头道,“说不定你一个人寻不到的,我们三个人就寻到了,要知道,人多力量大”。

  听着颦儿最后的话,毕凡却是想笑,虽说这话道理有,但怎么感觉怪怪。

  顾得两人执意,若是再拒绝,怕是被两人误以为自己别有所图,直言而道,“我寻之物名为避仙草,其形有四叶,叶中心有一绿苞,却不开花”说着将一张画有图形的纸张递过,正是从《灵草纲目》上照图拓印下来的。

  “这草……不,这避仙草,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呢”颦儿看着图形道,又仔细的回想,却是不记得了。

  “你们有曾见过?”原本没抱多大希望的毕凡眼前一亮。

  林雪儿一笑,“说来也巧,此物我们却是见过,就由我们引公子去寻吧”。

  “对啊,小姐,你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我倒是忘了”颦儿笑着道。

  毕凡闻言大喜,寻寻觅觅多日一场空,倒是一场缘找到了这避仙草。

  “那就有劳带路了”毕凡额首道。

  “公子,这边走”林雪儿在前带路道

  看着举止有礼的少女,却是多有芥蒂,“林小姐还是叫我毕凡吧”总被人叫公子感觉不妥。

  “我叫林雪儿,称呼我雪儿便可”。

  颦儿走在后面,看着两人拘谨模样,想笑却是不敢笑。

  “据我所知,这避仙草虽说罕见,但对武者并无益处,不知你寻此物何用?”

  “只因我亲身染病疾,需避仙草入药,故而不远百里之远到此地寻药”毕凡解释道,一路而走,倒是几人之间比之前熟悉许多,“不知你们两人从何而来,为何来这涛山?”

  观其两人穿的皆是锦衣绸缎,乃是有背景之人,而那换做颦儿的明显实战经验不足,想必雪儿经验也不会太过丰富,两人甘愿冒险来求灵胚草,却太过凶险了些。

  “我两人家居荒龙城,只因而今学院无事,故而来这涛山寻一两株灵草,用于修炼,不巧见得灵胚草,对于炼气境武者冲击八脉甚有好处,才莽撞行~事,险些害了颦儿”林雪儿有些自责的道。

  “小姐……”看着自家小姐如此在意自己,颦儿瞬间湿~了眼眶。

  “不过,却也多亏遇到你,说来也巧”林雪儿问道,“不知公子在哪座名院修行?”

  而今武界,武道昌隆,武道修行体系完善,各个地方皆是有设学院,广开院门,招收少年才俊入院栽培,故而也是从心中认定,似这般有实力的人,定然也是从学院走出的。

  毕凡尴尬一笑,“而今只是在初级学院修行”。

  “原来你只是在初级学院修行啊,我还以为你在武道院呢?”颦儿有些失望的道,纵观现在,这方圆千里之内,无不知晓武道院的,其中之弟子多为翘楚,实力其高,不曾想这毕凡竟然只是初级学院弟子。

  “想必两位是在武道院修行?”毕凡并未多做解释,略有尴尬的反问道。

  “我家小姐天资聪慧,今年以考核成绩第一进入了武道院,而今已然算是武道院弟子了,所以这才出来历练一番”颦儿甚是得意的道。

  “颦儿”林雪儿有些羞愧的道,以她现在的实战经验来说,在这毕凡面前,却怎敢自称第一。

  “怎么了嘛?小姐你本就很优秀,以后~进入武道院啊,肯定也是第一”。

  毕凡听着两人的话,有些出神。

  武道院,果然是天才尽出的地方。

  “到了,就在前面”林雪儿止住脚步说道。

  在一处山凹处,杂草丛生,隐秘了避仙草的踪迹,但是那倔强的避仙草,却是在努力的向上生长,露出丁点翠绿的枝叶,显得与众不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