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风流 > 第一卷 金鳞且是池中物
第六章 守得云开
作者:古言风  |  字数:3704  |  更新时间:2021-03-10 09:37:07 全文阅读

正义之心的存在,会让一个人也变得多彩——

  此番得到了避仙草,且也寻得了一些其他灵草,也算是收获满满,不虚此行。

  见得天色不早,又心系其父的病情,便是向两人告别。

  “此番多谢两位了,而今避仙草已得,因家父身有病疾,不便久拖,我便先行告辞了,此恩情毕凡铭记于心”。

  “客气了,应该多谢你才是,我们只不过是尽一些绵薄之力罢了”林雪儿也是深有感触,与毕凡多次搭救颦儿性命想比,这点小事却也算不得什么,况且他们也没做什么。

  “等回去了,可要用功修行,以后在武道院,说不定我们又能见面了”颦儿笑着道,就算毕凡是初级学院修行,以其两次救自己性命的修为来看,也绝对是在学院中位于翘楚之列,定然会到武道院的。

  毕凡行礼辞别,便是身形掠走,却也匆忙。

  “小姐,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老爷又要着急了,现在灵胚草也有了,你现在又要闭关修行了吧”颦儿道,随性的伸了伸懒腰,“啊……”

  不过就是这随性的一个动作,却让其‘旧伤’复发了,痛的叫了出来。

  被这一声叫声吓了一跳,林雪儿回过神来急忙道“颦儿,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屁~股疼”颦儿红着脸道。

  “嗯?”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摔了一下”颦儿撇了撇嘴,今天在悬崖边,碍于毕凡在侧,也拘谨了一下下,都怪那少年,突然松手,冷不防的让自己摔在了地上,正好屁股坐在了石头上,但也庆幸石头很平滑,不然可惨了,“以后我再也不想出来历练了”。

  那毕凡也真是的,只不过是救了一下,好像她占了他便宜一样,她都没有回过神,就摔在了地上,气死人了。

  一天时间,险些殒命两次,这外面的世界可真是太凶险了,还是待在学院比较好。

  、、、、、、、

  这一去一回,足有半月之多。

  午时,毕凡在院中熬着药草,一边看着李神医留下的《灵草杂录》。

  上面皆是记载着三洲五界的奇药妙草,值得一提的是,每种药草皆是详细解注,可与何药相合,与何药相冲,药性药理一一陈述,一边是文字叙述,一边是图形示之。

  自得此书,闲暇之余,毕凡每每细度,受益匪浅。

  “其见识之广,探究之深乃世间罕有,被称为神医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毕凡不禁出言赞叹。

  而今纵观三洲五界,皆是修习玄法,痴迷于武道,其他旁门左支却是少有人问津。

  让他心有遗憾的是,似医书、丹法、阵统等其他旁支却是冷冷清清,少有出众之彩,致使这大千世界出现武道独领风骚,其他分支逐渐遗失之状,又莫名的联系到李神医隐居他们这小镇的心酸,不免感叹。

  在武道昌隆的现在,有许多武者过于痴迷武道,一味的追求无上境界,渐渐的被武道所带来的力量所制约,迷失在力量的困境中,而忽视了‘以人为本,武道而辅’的理念,这乃是武者的悲哀。

  其他分支逐渐失传,武道虽说表面看似繁荣,但实则已经开始没落了,这才是最致命的。

  所谓的武者,是指身怀武道的仁义之士,而并非单单的拥有武道的实力。

  仁义乃是人族所具有的高尚品格,而武道只不过是后天而发展的一种外在力量,只有内达仁义之心,外兼武道之力,方可称得上是真正的武者。

  “其武道之路,任重而道远,就算踏入武道院,也仅仅是个开始”毕凡收回思绪,放下手中书籍,感慨良多。

  眼下父亲服药多日,身体渐渐康复,他也是时候该准备修行之事。

  “咳咳……”一声咳嗽,毕凡转身看着母亲扶着一头白发的父亲缓缓走出屋内。

  “父亲”毕凡急忙上前,扶持着坐在院中的石桌之侧,“今病体尚未完全康复,理该多休养才是”。

  毕天海投了一个严厉的目光,“哼……”冷哼一声,看向那一旁熬着的药草,却也一句话也不说。

  见得父亲莫名发脾气,毕凡将目光投向母亲。

  眼下父亲病体逐渐安康,理应高兴才是,怎板着一副铁脸。

  “你这老头子,凡儿为了你跋涉百里之远凶险万分的涛山给你寻药引,你也不给个好脸色”妇人在一旁道。

  “哼”毕天海冷哼一声,单手撑着石桌缓缓站起,毕凡欲上前扶持却是被甩开,“跪下”。

  毕凡怔怔的看着父亲那严厉的神色。

  “你这做什么,凡儿好好的,你又发什么病?”妇人在一旁急了,这几年来,凡儿为了这个家也是操了不少心,为了给他这个父亲治病,敢冒风险去寻药。

  “不用你管,咳咳……”毕天海依旧一番严肃的神情,看着毕凡道“跪下”

  毕凡神色淡然,不明所以,但最后还是双膝下跪,他不知道父亲为何如此,若是因为连续几年不能踏入武道院而发怒,他也甘愿受罚,因为这是自己的决定。

  “你可知为何让你下跪?”

  “孩儿不知”

  毕天海看向一旁的妇人,缓缓而道,“我两人为你父母,生你,养你,这是恩情,你说值不值得你一跪”。

  “养育之恩,比天之高,比海之深,自是值得,孩儿知晓”毕凡诚恳而道。

  看着那已经长大许多的毕凡,一头白发却神色严肃的毕天海缓缓伸出双手。

  一旁的妇人见了,急忙搀扶住毕天海。

  “这一跪,你已经还了我们的恩情,你我虽为父子,但这一跪之后,你也不欠我什么”。

  一双枯瘪且粗糙的双手将少年扶起。

  四目相对,看着眼神坚毅的凡儿,这几年来,还是第一次如此近的仔细看他。

  的确成长了,变得更加坚强,更加的懂事了。

  噗通……

  “父亲?”看着突然半跪在地上的毕天海,毕凡急忙去拉扯,“父亲,您这是做什么?”

  “这一跪,是你该受的,为了为父,耽误了你三年的修行,让你忍受了三年的煎熬,使得你被那些外人指指点点了三年。你我虽是父子,但恩情却是恩情,仁义却是仁义,这一切不是让一个人无谓付出的理由。

  我教你知礼数,明是非,辨黑白,讲仁义,这并不是空话。

  你为了这个家,放弃了很多;为了我这个父亲,更是以身犯险,这是仁义。

  你跪的是恩情,而我跪的是仁义”。

  毕凡强忍泪水,扶起那身躯羸弱的父亲。

  曾经之教诲依旧在脑海回荡,做人要有恩必报、有情必还、有仁必施、有义必取。

、、、、、、、

  傍晚时分,三人分而坐之。

  其母戚氏那出一件这十多天来赶制的青色衣袍。

  “你这孩子,就是太为别人着想了,要不是我去学院,都不知道你竟然在三年前就已经通过考核了”妇人无奈的道,若不是阴差阳错之下去了一趟学院,他们父母两人皆是被蒙在鼓里。

  毕凡顾了顾父亲,见其好似并未在意,静静的喝着清茶,这才欣然一笑,一切都过去了,看着一家人能够安康的在一起,所受的皆是值得。

  “学院也同意了,让你去武道院修行,以后啊,在外面就要照顾好自己,不比家里。虽说家里并不富裕,但一两件衣裳却是做得起的”。

  “嗯,谢谢母亲”毕凡也并未做过多的解释,只要一切都好起来,曾经所受的苦也都觉得是值得的,身苦好比心苦。

  收过青色的衣袍,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

  “明天初武院的弟子就要去武道院了,还不去准备一下,难道还想等我的礼物不成?”毕天海低眉品茶,却也不看毕凡。

  毕凡眨了眨眼,冲着目前使了使眼色,父亲这脾气什么时候改一改。

  而妇人则是无奈的笑了笑。

  起身拿起衣袍,便是缓缓走出屋门,却是听到里面传来母亲的话来。

  “你这老头子,明天凡儿都要去武道院了,你也不说两句,板着一张老脸给谁看啊”。

  “说什么?他都那么大的人了,依我看你我知晓的也不一定有他多,你我瞎操什么心”毕天海道,“再说了,该说的在他小时候都说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你我又不能一辈子在他耳边唠叨,能否在大千世界中走出一条属于他的路,就看他自己了”。

  “凡儿等了这一天等了三年了”妇人闻言叹道。

  、、、、、、、、

  翌日的初武学院广场上,汇聚着众多弟子。

  而那最为耀眼的,则是广场中央身穿初武院崭新长袍的十名少年。

  他们也将代表初武院最强的力量前往武道院,接受新的挑战。

  如此隆重的仪式,身为初武院的院主柳长风率诸导师前来送行。

  “岁月无痕,新旧交替,曾经的凌龙落于山涧,新起的凤凰翱翔天际,一强而落一强出。

  而今我初武院最优秀的十名弟子也将踏上新的战场,这是一场改变你们命运的战斗,更是一次鱼跃龙门的机会,能否翱翔于天际与凤凰齐舞,就要看你们有没有百折不挠的决心。

  武道院是无数弟子的神往之地,也是天星而照的光辉之殿,有些弟子心怀向往,也许有些弟子心存疑虑。

  我希望你们十位少年在武道院也能够力压群芳,展现出舍我其谁的非凡毅力,用拼搏进取的精神为武者的荣耀而奋斗。

  神圣之殿的大门已经向你们打开,前方的光明在向你们挥手,而你们所要做的是。

  踏入其内,脱颖而出,站在神圣之殿的顶端,成为最强者”。

  “力压群芳,舍我其谁”

  “力压群芳,舍我其谁”

  众弟子附和道,也是被其话深深的影响,有几名弟子因考核失利而落下泪水。

  身在初武院,谁不想代表最强去为学院争取最高的荣誉?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只有将那些所谓的天才、妖孽所超越,人们就会仰望你,就会敬重你。

  一跃龙门,化身为真龙,这个世界,就会因你而转动。

  无上的权利,至高的荣誉,为了这些,纵使修行再累他们也将坚持下去。

  “此次通过考核的弟子,随我出发”

  在众多弟子的呼喊之下,唐义带着十名弟子踏上了一前往武道院的路。

  初武院距离武道院有八百里之遥,故而此次学院也是按照往常惯例将用灵犀牛车载众人前往。

  白易为此次考核的第一名,故而也是第一个踏上灵犀牛车。

  郝安、韦昌、平承颜等几人也是随之而上。

  “清雅姐,快上来啊”一旁的贾香看着站在原地四处张望的清雅道,似是在寻找什么人。

  他还是不准备去武道院。

  甚至他也不来送她。

  “清雅,发什么愣啊,我们都在等你了”白易看着不愿上车的清雅道,眼底闪过一丝别样的神色。

  平日里清雅与那万年弟子毕凡走的很近,而今毕凡却是送行都不前来,也让清雅看清人间冷暖,知晓那毕凡也是个花言巧语的主,此刻看清毕凡的嘴脸 ,也不算太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