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定诸天 > 正文
第十一章 国家的镇兵?
作者:热乎冰棍儿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20-11-11 08:45:51 全文阅读

眼前发生的一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甚至连同那天武族少年,也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那个一脸笑意、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

诸葛流苏手中的匕首倾斜指地,不断有鲜血流淌下来。

另外两名镇兵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小头目虽然只是伍长,但却是国姓.

在固安镇,这个姓氏所代表的东西,不是他们这些平民能够比拟的。

然而即便如此,伍长竟然就这般被击杀,更加骇人的是,那个出手的少年,此刻不仅没有跑,而是淡定转头看向那名天武族的少年。

“当街杀人,要有杀人的道理,要不然就是你的拳头足够硬!”诸葛流苏开口道:“要不然,就躲在暗处,做那黑夜里潜伏的毒蛇。”

天武族少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知是懂了还是没懂。

中年猎户脸色苍白如纸,嘴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心道这一次当真是捅破了天!

诸葛流苏却继续朝向他说道:“带着他回村便是,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中年猎户傻了一般不知所措,最后还是诸葛流苏给那少年使了个眼色,才如梦初醒般的迅速退出了人群。

诸葛流苏转身将目光转向了剩下了两名镇兵。

另外两人早已经吓破了胆,生怕这小子将他们也一起杀了。

好在之前伍长发出了讯号,一队十人左右的巡守镇兵推开人群走了过来。

见到眼前的一幕,那名巡守也不禁吃了一惊。

“巡守!”那两名镇兵连滚带爬的跪倒在他面前,指着诸葛流苏说道:“这歹人当街行凶,国伍长阻止不及,被他残忍杀害,请巡守大人做主啊!”

“来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当街行凶,给我拿下!”巡守喝道。

倒在地上的国姓伍长身下已经沁出了一大片鲜血。

诸葛流苏就站在他的身边,把玩着依旧滴血的匕首,形势已经再明朗不过。

十余名如狼似虎的镇兵当即将诸葛流苏四人围在了中间。

“这少年要完了,惹了这些镇兵,怕是无法善了!”

“镇兵和国家都不会善罢甘休,这少年即便身怀绝技,也终究势单力孤!”不少围观的众人摇头叹息。

风凌上前一步,挡在了诸葛流苏的面前,举起手中的官印:“新任镇守大人在此,我看哪一个敢造次?”

“镇守?”那黝黑的官印做不得假,巡守急忙伸手止住了镇兵。

“镇守大人?他就是新来的镇守大人?这么年轻?”

“怪不得敢如此张扬,早听说新任镇守大人是从云都过来的官家子弟,身份尊贵,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敢挑战国家吧!”

人群中不断传来窃窃私语。

诸葛流苏也在这个时候开口道:“大源兵律第六条,私犯百姓者,斩!”

“这名伍长不仅私抢百姓的东西,还当街行凶打人,更是在我出手制止之后,要对我下毒手,所以我将他斩了,有问题吗?”

巡守脸色苍白,一时间竟是忘了跪倒下来。

镇守统领整个固安镇,虽然他们镇兵这边,一直都是由都尉负责,但终究在官品上,要低于镇守半筹。

镇守斩杀了犯错的镇兵,有些独断专权,但却并不算是越界。

所以巡守此刻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当中。

“原来是镇守大人到了,怎地也不提前通报一声?也好让下官尽一尽地主之谊?”不远处,又有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

“是国清都尉,都尉到了!”巡守等人终于长长舒出一口气,躬身朝向已经走过来的国清行了一礼。

国清大踏步的走到了诸葛流苏的面前,不咸不淡的拱了拱手:“大人一路劳累了!”

诸葛流苏淡淡的看着国清。

国修的死,与自己有着直接的关系,也是这一场世家斗争当中的牺牲品。

如果说整个固安镇谁最恨自己,那肯定是国家。

国清是国修的胞弟,两人共同治理固安镇,根深蒂固,如今当着自己的面,这个笑面虎笑里藏刀,虽然言语客气,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客气。

不过对于这一切,诸葛流苏心中早有预料。

“都说固安镇镇兵是舂陵县所有镇兵当中治军最为严明的,哪知道方才来这第一天,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人心寒!”

他没有正面回应国清的态度,而是直接将目光逼视了过去:“回府吧,还要劳烦国清大人将尸体处理一下!”

看着国清有些微微抽搐的嘴角,继续说道:“另外,让文书、校尉以上的官员,都到我府上!”

说完,带着九叔几人朝外大踏步走了出去。

国清眼中寒芒闪烁,原本他已经算计好了,诸葛流苏上任之后,如何带着镇兵给他一个下马威。

不想到这镇守竟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固安镇,反而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

这绝对是有意为之。

看来,这新来的镇守,还真是有点意思。

如果他当真如同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是个名不副实的纨绔子弟,反倒显得无趣了!

九叔心里着实是替公子捏了一把冷汗。

固安镇的情况他多少也知道一些,只是没想到,公子竟然如此激进。

到底还是少年心性,只是如此急躁,加上家主的意思还没有传达,他心底免不了有些担忧。

适才那国清的眸子里暗藏杀机,他真怕这家伙忍不住直接出手。

到时候事情必定会麻烦之极。

想到这里,九叔忽然看向了诸葛流苏,公子的脸色始终都没有任何变化,而且即便从国清来到此处之后,他完全掌握了主动。

难道还是有意为之?

终究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朝向诸葛流苏问道:“公子,我们与国家本就仇深似海,如此激进,会不会引起反弹?”

诸葛流苏没有回头,却笑道:“国家?比我诸葛家如何?”

九叔一怔,没想到公子竟是问出了这样一句话,诸葛家与国家,便如同天壤云泥之别,根本没有可比性。

耳边又传来诸葛流苏的声音:“所以,有什么可怕的,国家若不听话,换了便是!”

……

镇守府并不大,也有后院,供历任的镇守及家眷居住。

国修死后,他的妻儿便从后院搬了出去。

诸葛流苏进入镇守府的时候,府内空无一人,连丫鬟和下人也都不见了。

好在院子收拾的也足够干净。

他将手里的包袱丢给了风凌,又朝向九叔夫妻道:“劳烦九叔九婶了!”

加上风凌,三人便就开始收拾了起来。

如果是其他人上任,估计镇守府早就收拾的一干二净,甚至连丫鬟下人也都会配备齐全。

这一点国家很容易办到。

如今诸葛流苏上任,便是这般冷清的模样,看来国家的怨恨着实不小。

诸葛流苏自己则是来到了前厅。

随便煮了点开水,也不泡茶,大大咧咧的半躺在椅子上开始喝了起来。

不多时,国清带着文书和四名校尉走了进来。

就因为固安镇毗邻陌阳,平日里小规模的战斗不少,且要维护治安,威慑那些陌阳的江湖人,才破例将镇兵的数量提升到了两千。

正常的边疆小镇,也不过只有一千人而已。

而内地的诸多镇,最多五百人的镇兵队伍已经是极限。

这也让固安镇的形势十分的复杂,掌握实权的官员数量也相应多了不少。

“速度挺快,都来齐了吧,也不用拘谨着,都坐下吧!”诸葛流苏淡淡的开口。

包括国清在内的四名武将在内,都是重甲在身,听到这句话纷纷相视一眼,然后都看向了国清。

那文书大约五十岁左右年纪,头发已经斑白,颤颤巍巍的,一看平日里也没少挨欺负,此刻更是大气也不敢出,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国清微微一笑:“大人让座,大家坐下便是!”

说完,拉过一个凳子便坐了下来。

其他五人这才也都跟着坐下。。

“镇兵骚扰百姓的事情,是你们哪一个校尉的部下?”诸葛流苏问道。

国清目光微微一闪,朝向其中一名校尉使了一个眼神,却直接开口道:“大人说笑了,每一名镇兵,都是在下的部下。”

“哦?”诸葛流苏偏过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听说那名死在我手里的伍长也姓国,那这事不知国都尉要如何处理?”

国清昂首道:“按照阵亡处置,发抚恤金!”

诸葛流苏冷笑道:“阵亡?骚扰百姓,是作为战士的耻辱,你确定要按照阵亡处置?”

国清脸色一变。

眼见着诸葛流苏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一名大胡子校尉豁然起身道:“大人难不成想将我的兄弟作为罪兵处理不成?”

诸葛流苏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眼:“边城俊,十八岁入伍,国家旁系子弟,你也算是一个老兵了,我这般做法,可有不妥之处?”

边城俊双目微眯道:“这些镇兵,都是我一手教出来的,边城俊是个粗人,不懂得什么道理,但镇守大人如此做法,我第一个不同意!”

“那你要如何?”诸葛流苏追问道。

边城俊声音逐渐转冷:“边某以及所部五百镇兵就等大人一句话,若是当真要按照大人的意思处理,不如将我边部五百将士,一同作为逃兵处理如何?”

气氛一瞬间凝固了起来。

老文书更是浑身颤抖,险些从凳子上滑落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