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定诸天 > 正文
第十章 固安镇守
作者:热乎冰棍儿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20-11-10 13:43:05 全文阅读

崔大人的家人已经有所保障,诸葛流苏也没有了后顾之忧,这一场博弈,只能算是平局,并未达到理想的状态。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况且他最想知道的,并不是李家如何反应,如何处理。

而是这背后,到底牵扯有多深。

只是没想到,连陛下都亲自介入了,那么答案昭然若揭。

还是当年欠下的那笔债,总归都是要还的,看来这一路,不会安生。

当夜,诸葛流苏带着九叔九婶和风凌,便离开了舂陵县,直接前往固安镇。

固安镇距离县城有着不短的距离,如果说毗邻西北边疆,其实并不完全。

固安镇毗邻的地方,叫做陌阳。

陌阳算是一个地名,却也是边疆交界最为繁华之地,而且情况十分特殊。

它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处在大源、西秦、北燕三大帝国的夹缝,是一处真真正正的无主之城。

不过,却也是整个天下唯一一个最为自由的地方。

那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三教九流,形成了一片独特的区域。

陌阳,兵家必争之地,但三大帝国都异常默契的默许了它的存在。

虽然对于任何一个帝国来说,那里都是一块肥肉,但却谁也不敢伸出手中的筷子。

而且,陌阳贸易发达,也是重要的交易场所。

固安镇紧挨着陌阳,受其影响,比周边其他城镇也要富足许多。

不过富足归富足,也正因为毗邻陌阳,固安镇民风彪悍,着实不好管理。

当初国修能够镇得住,也因为国家乃是固安镇的大家族,根深蒂固。

但国修无论如何也是因为诸葛流苏而死,所以他此行绝对没有那么容易。

……

云都,诸葛府,诸葛知白手指叩击着桌面,双目微眯。

他习惯这样去思考。

“竟然是固安镇,原本以为,应该是空州仓司的!”他自言自语。

诸葛流苏作为舂陵县的主簿,品级与固安镇守平级,并未有变化,只不过镇守多了实权,有着诸多方便之处,要比主簿强过太多。

舂陵县的下一任县令,无疑会是李家的人担任。

那固安镇,诸葛流苏应该支撑不了多久,陛下的平衡之术,此刻已经开始朝向李家倾斜,这一局官场上的博弈,诸葛家还是输掉了。

他缓缓站起身来,眸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精芒:“不过……也不见得输!”

“铁甲——”

门外守护的亲兵铁甲推门而入。

诸葛知白嘴角勾起一丝寒芒:“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办!”

……

“这就是固安镇?”风凌左看又看,小镇的繁华程度,不下于舂陵县城,虽然周边也有不少贫苦的乡村,但是单看这小镇的风采,国修等人接任的几年,的确富得流油。

关于诸葛流苏是如何猜到会被调任固安镇的事情,他没有跟九叔和风凌等人解释。

好在风凌大大咧咧的性格,过不了一会儿就忘记了。

真正惊讶的则是九叔。

最初收到公子命令说是要去固安镇的时候,他心里着实有些不解,到后来听到方知州的判案结果,心底直接掀起惊涛骇浪,直到现在都尚未平复。

公子不是神仙,但如此肯定要去固安镇,显然这翻盘的计划,已经算计到了最后的结果。

或者是从他最初涉及开始设计,就朝着这样的结果在发展。

如果真是这样,从昏迷当中苏醒过来的公子,简直太过骇人了。

他心中着实迷糊,不知道一个人为何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而且从公子行走之间孔武有力,体内在真气溢转,显然已经是一品境界高手。

天生绝脉得以治愈,再加上可怕的头脑。

这固安镇即便是龙潭虎穴,也有把握闯一闯。

“公子,我们直接去府衙吗?”风凌笑眯眯的问道。

诸葛流苏搂过他的肩膀笑道:“不急,先在镇上转转。”

“风凌,固安镇不比舂陵县那般安逸,在这里没有两手功夫不好生存,记不记得之前我问题,想不想习武?”他继续问道。

风凌点了点头,公子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

“回头,我传你一些武技剑术,这段时间,你要勤加练习,我们要在这里扎下根来,少不得刀兵相向!”诸葛流苏道。

九叔叹了口气:“公子应该与家主要一些家兵过来的!”

诸葛流苏笑了笑:“我来这里的事情,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何必徒增烦恼?”

九叔轻轻摇头,公子看来还是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明知道家主参与此次博弈,要给他另谋出路,偏偏自行布局,走了这一步出来,也多半是为了和家主怄气。

“其实家主……还是很关心公子的!”他终究也只能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

诸葛流苏道:“他关不关心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初他让我摸了苏渔的屁股,然后我就到了这里。”

说完,搂着风凌大踏步朝向前方走去,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九叔和九婶也只能对视一眼,无奈的相互摇了摇头。

前方有嘈杂声传来。

诸葛流苏搂着风凌过去的时候,围观的人群已经逐渐多起来。

“不开眼的东西,兵爷想要的东西也敢反抗,活的不耐烦了吗?”怒吼声率先传来。

紧接着就是几声惨叫。

“兵爷,我们家就指着这些猎物换些粮食,你一下子都拿走了,我们一家老小可怎么活?”一名四十左右岁年纪的猎户爬起身来哀求道。

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伸手将他扶起,目光带着冷峻看着对面那三名镇兵。

“小兔崽子,还不服是吗?”为首的那名镇兵抬脚朝向少年踢了过去。

少年是猎户出身,虽不懂武术,但身手却极为敏捷,侧身避过,险些让那镇兵摔倒在地。

“还敢躲?”镇兵折了面子,当即大怒,伸手便要朝向少年拉扯过去。

那中年猎户急忙一把抓住镇兵的手,求饶道:“兵爷高抬贵手,小儿不懂事,冲撞了兵爷,那些猎物我们不要了,还请兵爷饶了小儿。”

少年倔强的目光依然没有半分变化,脊背挺得笔直,却一言不发。

“给我滚一边去!”镇兵一脚将中年猎户再次踹倒在地。

那少年像是发疯的野兽一般冲了过来,却也被另外一名镇兵随手掀翻在地。

“给我往死里打!这群天武族人,天生的就是贱骨头,打死了老子负责!”为首的镇兵怒道。

“这固安镇就是镇兵的天下,也是国家的天下,这就是招惹国家的下场!”

他所说的国家,并不是真正的国家,而是国姓家族,也就是上一任镇守国修所在的国家,固安镇的第一大家族。

“啊——”他的话音方才落下,正在踢打少年的那名镇兵忽然传来一声惨叫,捂着小腿躺倒在地上。

鲜血不断从小腿喷洒出来,流了一地。

周围的人群发出惊呼声。

少年手握匕首站了起来,尽管一身狼狈,却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眸子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他没有停下来,握住匕首朝向那名倒在地上的镇兵胸口狠狠扎了下去。

这一刻发生得太快,连另外两名镇兵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不过,匕首并未刺入到那名镇兵的胸口,就停了下来。

他的手臂,被一直修长的手握住,无法下落分毫。

少年抬头,眼睛有些发红,冷漠之极。

诸葛流苏右手微微用力,另一手随即探出,将少年吃痛松开的匕首抓在手里。

“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人是要犯法的!”他柔声道。

少年咬牙道:“他们该死!”

诸葛流苏摇了摇头:“该死也不是这种杀法!”

说完,拉着少年站起身来退到了一旁。

另外两名镇兵这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人扯下衣襟帮伤者包扎,另外那名小头目则是咬牙朝向诸葛流苏这边走来。

他握住了手里的长刀,锵然出鞘,杀机乍现。

“小兔崽子,敢下杀手,今天老子先宰了你!”他一刀朝向少年斩了下去。

“咣当!”长刀掉落在地。

诸葛流苏冷冷的看着他。

“适才你救了我兄弟,该欠你一个人情,但这贱民,你也要帮?”小头目咬牙道。

然后便要再次捡起地面的长刀。

诸葛流苏抬脚将其踩住。

小头目双目微眯,带着几分寒芒看向他。

此人面生,而且装束不像是镇上的人,多半是从陌阳那边过来的江湖客。

这些人虽然有几分本事,但面对正规的镇兵,却多半不敢硬来。

“你确定,你要管这个闲事?”他冷声开口。

诸葛流苏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一面把玩着手里的匕首,一面朝向他问道:“我问你,大源兵律第六条如何规定?”

小头目怒道:“我管你什么大源兵律?以为有几分本事就敢在这里横行霸道?”

他从怀中掏出一枚铜管,拉开引线,便有一道光亮冲天飞起。

“大源兵部的传迅雷,便让你私自这般用法?”诸葛流苏摇头。

“巡逻的镇兵很快就会到了,你们一个都走不掉!”

诸葛流苏笑眯眯的看着他。

然后转头看向了身边的那个倔强的少年。

“杀人的时候,记得先审时度势,衡量自己的后路才行,自己的命最是金贵,一命换一命的傻瓜说法,忒没道理!”

少年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抬头看向了他。

目光瞥及处,若有若无的寒芒扫过。

镇兵小头目捂着喉咙朝向地面倒了下去,看向诸葛流苏的目光满是惊讶、懊悔,还有深深的不可思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