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一幻梦 > 在人间
第八十八章 出诊
作者:荼灵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1-02-17 13:38:11 全文阅读

来悬壶医馆看病的人多了起来。

以往懒散的风先生仿佛变了个人。即使是独孤止水,一整天忙下来也会感到浑身酸软。可风先生却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忙忙碌碌一整天也不见疲态,完全不像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大半个月来,独孤止水每日旁观风先生为病人诊治,觉得眼前开启了一扇通往全新世界的大门。

空闲时间,风先生便教他诊脉和针灸之法。他每天都练习到很晚,风先生到对面去的时间也晚了许多。

上次找红烛打探消息之后,或许是觉得心有亏欠,独孤止水再也没进过醉梦阁。红烛也没派人来过,也不知她是否找到了香草。

不知是谁做的宣传,如今醉梦阁里的姑娘都知道请顾伯青作画要收钱,而且明码标价,二百两金子。虽然独孤止水觉得这价格太过便宜了,但奈何对方先下手为强,先行敲定了价格。此时他若敢抬价,无异于与整个醉梦阁的姑娘为敌。独孤止水自我掂量了一下,他显然还没那个胆子……

顾伯青的名声逐渐在醉梦阁的客人中传开了,进而传到了安平的富商贵胄耳中。开始有醉梦阁之外的人来找顾伯青作画,但醉梦阁里排队的姑娘已是很多,顾伯青也无暇他顾,更不敢接外界的单子。

同样不知是谁,告诉醉梦阁之外前来找顾伯青作画的人一幅画一千两金子,不二价。那些醉梦阁之外的人自是不乐意的,但这时又有消息传出,二百两是顾公子给醉梦阁各位姑娘的友情价,作为醉梦阁提供场地的报答。

对于顾伯青为人作画的价格,独孤止水这个名义上的老板还没来得及插手,事情就已经敲定了,他都是事后才听到的风声。对此,独孤止水虽然有些恼怒,却又无可奈何……

傍晚时分,昏暗的医馆里,独孤止水拿银针扎着一个木偶。木偶有普通成年人的体型,在其四肢百骸上有许多小孔,小孔里灌了橡胶树的汁液。小孔的周围写着人体穴位的名称,独孤止水参照手中书册里的图文注解,有条不紊地施着针。

风先生在一边看着,不时示范几下,不时又指点他几句。

越强大的修炼者对于人体力量的波动越是敏感,独孤止水很早之前便能通过自身灵力探查别人的身体。所以切脉对他来说并不困难,难的是如何根据脉象判断病情,这需要经验,非天赋或修炼境界能够弥补。

至于针灸之法,对施针力道和精准度的要求比较高,而随着修炼者境界的提高,对力道的把控和对精准度的掌握能力都会有所提升。独孤止水在这两方面的能力不弱,因此在针灸一道上进步很快。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医馆内的宁静。啪的一声,有人一只手扶住了医馆的门框,半弓着身体剧烈地喘息着。

这是一个女人,穿着身暗红色的紧身衣。她的双腿笔直修长,即使弓着身体也依然能看出她身材高挑。长吸了几口气后,她抬起了一张俊俏的小脸。

“大夫,谁是大夫,有人中毒,请跟我去救命。”她的眼神凌乱地扫过医馆的每个角落,最后在风先生身上定格下来。

风先生看了眼独孤止水,说道:“你去看看吧。”

独孤止水正惊讶于来寻医的是半个熟人,听到风先生的话,他立马点头应是。

女子的目光移到了独孤止水身上,她顿时惊讶道:“是你?”

“是我。”独孤止水微微一笑,拿上药箱快速走到她面前,问道:“人在哪儿?”

“猎人公会。”

这女人正是女猎人阿言,在她的带领下,独孤止水一路奔跑着赶往神箭士猎人公会。广源街非常长,从医馆到猎人公会足足有十几里,两个人跑了一刻多钟才赶到。

看着熟悉的兽皮,闻着熟悉的血腥味,独孤止水迈进了猎人公会的店面。

掌柜的似乎不在,两个伙计正围坐在圆桌旁沉默不语。看到阿言进来,他们顿时爬了起来,恭敬中带着些关切地问道:“小姐,大夫请来了?”

阿言朝两个伙计点了点头。一路上她都默不作声,此刻到了猎人公会,虽然她已经累得气喘如牛,但还是径直进了后院。

独孤止水紧跟着阿言进了后院。两个伙计看到他,顿时有些傻眼。

“怎么会是他?”一个伙计惊愕道。

“他不是猎人吗?小姐不会找错人了吧?”另一个伙计疑惑道。

独孤止水跟着阿言穿过后堂,向东穿过了好几进院子,最后到了一个房间外。

房间外头有一帮人正急得直打转,其中有两个人独孤止水认得,孙晓峰和林志。

看到阿言回来了,房间外头的一帮人顿时全都围了上来,为首的正是孙晓峰和林志。

“阿言(小姐)。”

阿言此刻呼吸平复了些,她摆了摆手,“快,让大夫先进去。”

众人顿时让开了一条路,孙晓峰看到跟着阿言从人群里穿过的独孤止水,也不由得微微一怔,但随即他便恢复正常。他心里突然觉得有一丝明悟,他一直觉得独孤止水神秘非常,如今知晓独孤止水原来是悬壶医馆的人,心里的疑惑释然了不少。

房门是敞开着的,独孤止水跟着阿言到了病榻前,床上躺着个两鬓斑白的人。他双眼紧闭,面容憔悴,嘴唇乌黑发紫,正是不在铺面里的猎人公会掌柜。

此时病榻前守着个蓄着长须穿着黑色劲装的中年男人,他正是神箭士猎人公会的二当家,孙宇山。

“二叔,大夫请来了,我爹他情况怎么样了?”阿言一脸担忧地盯着掌柜。

“还是那样,但气息更弱了。”孙宇山眉头紧皱,看到独孤止水,他心中虽然有些惊疑,还是连忙抱拳道:“您就是悬壶医馆的高人吧,快请您给我大哥看看。”

独孤止水快速挪到床边,在床沿坐下。他先是拨开掌柜的眼皮看了看,又伸手检查了掌柜的脉象。他的指尖探出一丝灵力,顺着掌柜的经脉进入了掌柜体内。片刻之后,他眉头一皱。

掌柜体内的灵力极为雄厚磅礴,其实力怕是有武宗巅峰,但是此时那些流淌在经脉中的灵力都透着股诡异的阴寒之气。独孤止水的灵力一接触到掌柜的灵力便如同冰块落入滚烫的沸水中,瞬间便被同化了。而且那股阴寒之力竟然顺着那一丝灵力快速反向侵袭,独孤止水猛地切断了与那一丝灵力之间的联系。

看着掌柜乌黑的嘴唇,他收回手问道:“掌柜什么时候病倒的?开始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症状?”

“我问过前面的伙计,昨晚店铺关门的时候大哥还好好的。”孙宇山说道。

阿言满脸凄色,“昨晚我爹还来看过我,当时我没看出任何异常。但是今天早上他迟迟没有去店面里,是前面的伙计过来询问我们才发现他一直在房里没出来。我们进来的时候,我爹他就这样了。”

独孤止水点了点头,说道:“看样子可能是中毒了。”

孙宇山轻叹了口气,说道:“今天早上请了两位大夫也这么说,可他们都说不知道中的什么毒,没办法对症下药。他们也给了些常用的解毒丹,但都没什么效果。”

“的确如此。”独孤止水脸色严肃,“不知道什么毒的话,乱用药可能加剧毒性。”

“那怎么办?”一听独孤止水这样说,阿言顿时浑身一颤。

“昨晚掌柜都去过什么地方?吃过什么喝过什么?”独孤止水问道。

“我爹平日里回来以后很少出门,昨天我和他一块吃的晚饭,之后并未见他外出过。”阿言思索着说道,“他吃过晚饭后喜欢待在书房,大家有事都会去书房找他。”

“去书房看看。”独孤止水站了起来。

孙宇山连忙引路,“请!”

阿言紧跟着出了卧室,林志马上凑了上来,“阿言,大伯他怎么样了?那兄弟怎么说的?”

“还是中毒。”阿言轻声回应道。

林志脸上满是担忧之色,忙问道:“找到解毒方法了吗?”

“正在找。”

林志看着阿言进了书房,眼神微微闪烁。

“那大夫看起来这么年轻,靠谱吗?”守在外头的某人低声道。

“我看不太靠谱,医术这种东西是要靠经验积累的。”

“那可不一定,据说悬壶医馆里可是有位神医。”

“拉倒吧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那位神医,我看八成是个打杂的。”

……

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孙晓峰眉头一皱,轻声斥责道:“那位小兄弟医术了得,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你们在背后如此议论别人,不怕让人听到后被二当家责罚吗?”

被斥责的几人本想反驳几句,但一听到二当家顿时就闭嘴了。他们脸色难看地盯着孙晓峰,脸上写满了不服。

其中有人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语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仗着和二当家有点关系就当自己是个人了……”

林志此时也站出来支持孙晓峰,“哥几个背后说别人确实不太妥当。还记得我和你们说过在山里有位高人救过刘强吗?那人就是刚来的这个小兄弟。”

林志在众人里似乎人缘不错,他一开口,不少人都点头迎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