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六十四章 往事录(上)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302  |  更新时间:2020-08-15 22:04:12 全文阅读

阿飞回来,两人兴奋起身,围了上来;沙安阳朝着阿飞身后望了一眼,见安长赞没有跟在后面,不禁疑惑地挠了挠头:“嘶——飞哥,我发现好像和你单独出去的,都会落下个消失的下场。”

木瑶听完不禁莞尔,也跟着附和地点了点头。

阿飞斜了沙安阳一眼,想伸手打他,但见到木瑶也认同了他的话,也不好动手了。

沙安阳叹了口气,摇头道:“看来我想知道的事情,是永远没法知道了。”

阿飞听了他的话,突然想起安长赞临死前给他的三本书,忙从怀中取出三本书,递到沙安阳面前:“这是安长赞给你们的,我看不懂上面的字,你们分一下,魔法心得给阿瑶,无字书给我;你小子想知道的,都在另外一本当中。”

沙安阳连忙将书抢了过来,翻看了一遍,将无字书递还给了阿飞;剩下两本,一本名为心得,其中记录着许多有关魔法的见解,沙安阳看得云里雾里,便直接递给了木瑶;另一本名为过往录,想来便是给他的。

沙安阳喜不自禁,捧着书嘿嘿笑了起来,当即就准备翻看。

木瑶这时候突然推了推两人一下,叫道:“我们好像又有危险了!”

两人应声抬头,见到不远处,半透明的群鬼朝着三人方向缓慢而来;它们身上的火焰已经消失,行动看上去不像先前那般僵直了。

沙安阳对鬼的畏惧十分深刻,此时见到一大群鬼围了过来,连忙躲到了阿飞和木瑶的身后,压低了身子偷偷观瞧群鬼。

木瑶看了身后的沙安阳一眼,暗骂了一句“窝囊废”,也害怕地往阿飞的身边挤了挤。

阿飞眯了眯眼睛观瞧了一阵,发现群鬼脸上的神情正常,还微微带着些许的笑意;便笑着拍了拍木瑶的背:“放心吧,他们没有恶意。”

木瑶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阿飞,有扭头望向了群鬼;定睛一看,果然看见它们脸上洋溢着笑容,看上去十分和善,除了身子透明,与常人无异。

群鬼走到了三人的不远处站定,动作整齐地一鞠躬,齐声道谢,随后便身形越来越淡,直至消失不见。

沙安阳这时才从两人身后走了出来,抹了把头上的汗,长长地松了口气:“太惊险了!”

木瑶白了他一眼,伸手在他胳膊上使劲掐了一把;阿飞摆了摆手:“走吧,麻雀还等着火种救命呢。”

弥生城中大火已经完全熄灭,但是百年来所积攒下来的热气却是一时无法完全消散的;三人在城中走了片刻功夫,浑身便已汗流浃背。

沙安阳一边走,一边抱怨安长赞小气,不将冰魄丹也一起给他们。

向外走了将近两小时,才总算走出弥生城的大门,阿飞和沙安阳身上水袋中的水早已喝完,此时皆是口渴难忍。

先前驾驶来的魔动车,静静地停在远处。

沙安阳双手搭在眼睛上,向远处眺望了一下,连声催促着两人走快一些,转身拔腿就跑。

木瑶体力一般,此时早已累得几乎虚脱,踉跄地跑了两步,便再也跑不动了,原地蹲下喘息着。

阿飞从背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冲她微微一笑,迈开步子追到了沙安阳身后,用木瑶的脚,在他身上踢了一下:“跑快点!”

说着话,猛然加速,朝着魔动车飞奔而去;沙安阳“嘿”了一声,也跟着脚下提速,追着阿飞的后面飞奔。

两人你追我赶,不过片刻便来到了魔动车边;沙安阳见到车上的水囊,立马就忍不住了,急扑上去,也不管气有没有喘匀实,拧开盖子就是一通牛饮。

阿飞扯过另一个水囊,从里面倒出了一水袋的水,递给了木瑶,自己也抱着水囊牛饮起来。

三人痛痛快快地喝饱了水,横七竖八地躺在魔动车上打着饱嗝休息。

休息了片刻,沙安阳坐起身,突然意识到木科达已经死去,魔动车就没人能够驾驶了;回身拍了拍木瑶:“木瑶,这个木族的魔动车,你驾驶过没有?”

木瑶摇了摇头,坐起身打量了一下操作魔动车行驶的半球:“没有,不过我可以尝试一下,应该不会太难。”

木瑶走到半球边上,试探性地催动了一下魔力;半球感受到了木瑶的魔力,骤然间亮了起来,丝丝缕缕吸收着木瑶催动出来的魔力。

木瑶的手轻轻向前推了一下,魔动车便突然动了一下;木瑶大感有趣,连忙上下左右接连尝试了一遍,很快就掌握了魔动车的操作方式;对着两人比了个剪刀手,示意没有问题了。

魔动车在木瑶的操作下,缓缓在大荒上行驶;来时,木瑶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并不认识如何回去,全靠阿飞的记忆,为她鬼画符一般画出了一条路线。

沙安阳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安长赞给他的书,连忙从怀中取了出来,阿飞拍了他一下,让他将书中所写的读给他听听,木瑶也附和地点头。

沙安阳点了点头,翻开书:

沙安阳小子、小姑娘、还有孟章之鳞,这本书给到你们手上的时候,我已经死了;其实我早就该死了,毕竟我是百年之前的人了。

你们想知道的东西,全部囊括在这本书中了;因为孟章之鳞的原因,我没有勇气亲口告诉你们,不过现在好了,我死了,就算孟章之鳞会生气,也不能下到阴间找我麻烦吧?呵哈哈——

当初的事情,你们从鬼砌墙的幻境中,知道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其中有很多细节你们并不知晓;现在我便将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全部说与你们听。

当时堂哥与你们说,是他的一己私欲导致了弥生城的毁灭,全城人的死亡,这其实也是忌惮于孟章之鳞的原因;我敢相信就算是堂哥那样的胆色,也不敢将当初的实情说出来给孟章之鳞听。

众所周知,安氏一族是被龙神孟章眷顾的一个大家族;我们的身份是龙神的使者,代表了龙神,去执行一些特别的任务。

而安氏一族历代也都是恪尽职守,将每一次任务完成的十分完美,这更加令龙神龙颜大悦,安氏一族的地位水涨船高,俨然成为了孟章帝国第一大家族。

当安氏一族悠悠传承了数百年,也一直安然无事,直到事发的五十年前。

安氏一族中,因为某些意见的分歧,逐渐分裂出了数个支脉;其中一支支脉便是你们所熟悉的木族,也是现在唯一幸存下来的安氏一族血脉。

魔法经过了数百年的传承,逐渐演化出了无数的可能性,有的强大到能与一方神兽匹敌;许多支脉也是因此而沾沾自得,日渐狂妄起来。

这其中有六个支脉与宗家的一位长老,暗地里勾结在一起,秘密谋划着一件不为人知的事情;而为首的便是那名宗家长老,也就是后来你们所见的弥生城城主,我的父亲。

当时,宗家的家主,弥生城的城主,安林的父亲,安德烈;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怕生出祸事,便私下里派遣人秘密调查这件事情。

在这之后不久,安德烈在一次出游时,不慎从万仞悬崖之上跌落,不幸身亡;调查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正当所有人都为安德烈的死而感到十分叹惋哀悼的时候,我的堂哥安林却将我叫了出来;他告诉我安德烈的死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制造的,而且那人就是我的父亲安春生。

我当时听了莫名觉得十分好笑,只当他是伤心过度,疯言疯语;但随后他拿出了一块黑色的布匹递到我的面前,我彻底相信了他所说的不假。

那块布是安德烈坠崖之前穿的衣服上的一部分,上面用血迹写着几行小字:二叔心思不纯,谨慎!致我儿。

看完以后,我整个人都震惊住了;我只知道我的父亲是一个心肠很硬,做事十分果决的一个人,但我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做出残害手足的事情。

等我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时候,安林早已离开了;我将那块写着血字的布小心翼翼叠好收了起来。

之后不久,因安氏一族宗家家主安德烈死亡,家主之位空缺出来,我的父亲安春生作为宗家第二继承人,自然就当上了家主,也顺理成章坐上了弥生城城主的位置。

安林也在那个时候从弥生城中突然消失了,我找寻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未找到他的一丝踪迹。

当时,我一度认为,是我的父亲欲斩草除根,将安林灭口了;为此,我与我的父亲大吵了一架,将我知道的一切全部抖了出来,并拿出那块黑布血书质问他。

当时我将所有事情说出来,亮出那块黑布血书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杀念,心中顿是一寒;那时候我深刻的知道他是一个怎样心狠的人,若我不是他的独生子,估计就英年早逝了。

两年后,当我几乎快要忘却了这件事情的时候,安林突然又出现在了弥生城安氏一族的宗家之中。

那时候宗家的家主也早已是我的父亲了,家族中也全是我家的直系亲眷;安林一回来,便在宗家掀起了一阵巨风大浪,所有触了他的霉头的,全部都是一个死的下场。

这一下,闹得满城风雨,我的父亲也知道了这件事情;连忙派了几名强大的魔法师,前去“请”安林。

说是请,实际上就是杀人灭口;但是安林似乎是掌握了很强大的火属性魔法,所有前往宗家的魔法师,皆是被烧成了焦炭,被他拖着回来,扔回了城堡大院之中。

当时我也在城堡之内,见到安林的一瞬间,我的心情是又高兴,又恐惧;高兴的是他并没有死,恐惧的是我知道他回来必定要找父亲寻仇的。

果不其然,他单刀直入城堡内部,闯进了城主办公室,将里面拦截他的一位支脉长老一掌打死,扔了出来。

我一直站在门外,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心中害怕极了;心中祈祷着两人不要打起来。

可能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苍,安林进去之后,里面并没有发生剧烈的争吵和打斗;没过多久,安林便冷着脸出来了,与我打了个照面。

但是安林的表情十分冷漠,见到我就仿佛是没有见到一般,径直地离开了城堡。

第二天,我的父亲在宗家家族大会上宣布,安林为宗家大巫祝,执行宗家一切法度事宜;原大巫祝自然不愿,当即反对。

安林却连一句话也没说,眼睛瞥向了原大巫祝,打了一个响指,将他烧成了一具焦炭;这时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实力,弹指一挥间,便能要了一名大巫祝的性命,这是何等的强大。

安林坐上大巫祝的位置之后,便收拾了一些自己的物件,离开宗家大院,搬到了弥生城大门边上的一间房屋中居住;平常都是闭门不出,独自在家中做着什么事情。

再之后的不久,安林以自己强大的魔法能力,加入了外交出使团,经常出走于其他三大帝国;但安林一直自称是宗家客卿,从未表露过于父亲之间有什么关系。

我的父亲对他也是十分的忌惮,命令我时刻监视着安林,便安排我在其之后加入了外交出使团。

我对安林消失的两年多时间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感到十分好奇,也没有拒绝安排,加入了外交出使团。

出使其他三大帝国的期间,我时不时会抓到机会,向安林询问离开弥生城那段时间的事情;但是安林仿佛是不认识我了一般,对我极其的冷漠,有时甚至会以死亡来威胁恐吓我。

但我知道这是他装出来的,因为我纠缠了他那么多次,如果真的不认识我了,以他的脾气,我早就死了几十回了。

在一次次出使的过程中,我也发现安林的不寻常的地方;他经常会在进入了国境之后突然离队,直到我们即将返程的时候归来;队伍里的人对他这种行为都是敢怒不敢言,都了解他的脾气,知道他在所做过的事情,不敢去触霉头。

不过队伍中总会有个不长眼的,那人叫做王曦,弥生城王家人;王家与安氏一族素来不和,他便有意无意地去找安林的茬,为此他也没少吃苦头。

最后一次出使,去得是南帝国陵光帝国;安林照样和以前一样,刚入陵光帝国境内不久,便突然消失;我早就留了一个心眼,在他放慢速度,落在了队伍最后的时候,悄悄在他身上投掷了一颗两心花。

两心花是一种十分微小的花,分子母两朵;两朵花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连系,利用这个特性,我就能追踪到安林的去向。

等待安林离队了一段时间,我便谎称腹痛,借此离队;利用两心花相互连系的特性,一路追赶安林。

安林的移动速度奇快,我一路全力追赶,可与他的距离却依然不断的变大;好在过了一段时间,安林停止了移动,长时间定在了一个位置上;我心中大喜,连忙催动着魔力补充体力,脚下提速,朝着安林的方向去。

约摸着半个钟头左右,我已经追到了安林不远处的地方;但是我却无法在往里面追了,因为安林所在的位置,竟然是了陵光帝国的雀神宫中。

想要进出雀神宫,必须要有使节专属的龙神令;龙神令只有队长手中握有一块,而身为队员的我是无权拥有的,即使我是城主之子。

既然进不去,也就只能等待安林出来;我在雀神宫附近找了一处地方藏身,时刻注意着安林的动向。

没多久,安林的位置又变了,离着我越来越近,随后便出现在了雀神宫的门口;我连忙从藏身之处跳出,冲到了安林的身边,厉声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林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神情一滞,随后紧张地想四周打量一遍,一把拽住了我,将我带进了旁边的森林之中。

安林将我带进了森林后,一拳将我打到在地,怒吼起来:“你想死啊!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没有龙神令,你会被当成入侵者,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我笑了笑,半躺在地上看着他:“那你呢?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

安林被我的话问的一时语塞,神情阴晴不定,缓缓将我拉了起来,为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你赶紧回去吧,我在做的事情十分危险,弄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我依然摇头,抓住了他的胳膊:“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我可是你堂弟啊!小时候,什么事情不是我帮助你的?”

安林没有理会我的问话,一把将我推开,面色凶恶道:“滚,不然老子杀了你!”说完话,他就朝着森林的另外一头走去。

我自然不会在意他的威胁,这段时间他对我的威胁没有一百次也有九十次,我早就习以为常了。

我跟在了他的身后,他也似乎并不在意我是否跟着他;有时我快跟不上的时候,他还会有意无意地放慢一些速度,让我跟得上,但又不让我与他并肩。

跟随着他穿越了森林,越过沙漠,很快来到了一座火山前;这座火山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那种火山,只是因为这里漫山遍野都是熊熊野火,所以我称它为火山。

这个时候安林突然止住了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连忙跑到了他的身边,准备开口问他来这里的目的。

还没等我开口,他就一把将我推到了身后,紧接着就见到了一团赤红色的火焰砸落在我先前站立的位置上。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手脚并用,向后爬了几步;安林这时候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碧蓝色的小碗,朝那团火焰扔了出去。

那团火焰似是一个活物,十分惧怕那个小碗,连忙四处跳窜逃逸;安林双手捏诀,控制着小碗一次次扑击火焰。

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才总算将火焰用小碗罩住了;被罩住的火焰疯狂“挣扎”起来,自身的火势骤然变大,光亮也骤然加剧;隔着那只小碗,我都能感受到十分灼热的感觉。

安林却是不理会火焰的挣扎,直接将小碗连同其中的火焰捡了起来,塞进了口袋中。

这个时候我想再问一些问题,安林却又先我一步;抓住了我的胳膊,朝着来时的路奔跑起来:“赶紧走,等到南极山发飙,就来不及了。”

我被他拽着,踉踉跄跄地跑出了数十里路,直至遇到了一片池塘才停了下来;这时候我早就干渴难耐了,直接扑到了池塘便大口喝水。

喝完水,我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将我心中所有的疑惑全部问了出来;安林静静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正当我等得不耐烦时,想要再问他一遍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你,真的想知道?”

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我激动地心脏狂跳;这些问题围绕在我脑中这么久了,我怎么可能不想知道!我连忙冲他点头,不知觉中,又往他身边靠近了些许。

安林再次深深看了我一眼,我能感受到他的犹豫;半晌,他才重重叹了口气,将我的问题一一解答。

我一共问了他三个问题:当初他离开弥生城干什么去了、每次突然的离队又是干什么去了、以及刚才那个火山和火焰又是怎么回事。

这三个问题看上去都是互不关联的问题,但是在安林的回答中,这些其实都是一件事情,只不过有先后顺序。

当初他之所以离开弥生城,是因为他父亲安德烈的遗言;遗言其实有两块,我看到的只是不重要的一部分,另外最重要的部分并没有给我看过,也是信不过我,不敢给我看。

遗言中,安德烈让安林先离开弥生城,一是为了逃避我父亲对他的赶尽杀绝,二是出去进行修炼,等到有自保的能力之后,再回到弥生城完成接下来的事情。

安林先天有一个很大的缺陷,便是无法使用火属性以外的魔法,但是相对的,他对火属性魔法的理解能力惊为天人,即使是安氏一族的大巫祝,也无法与他相及。

安林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走遍了整个孟章帝国,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修炼方法;直到一次机缘巧合下,他遇到了一位来自陵光帝国的小姑娘。

小姑娘自称是毕方神鸟,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火焰力量;安林也确实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极致火焰的力量,连忙不耻下问,向她请教修炼火焰的方法。

小姑娘不知是认真还是玩笑,给他指出了一个地方:陵光帝国极南之山——南极山;南极山中乃是天火生育之地,其中火属性的力量强大至极。

安林听闻连声道谢,问明了路线,当即动身身前往陵光帝国的南极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