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六十三章 龙角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452  |  更新时间:2020-08-14 23:57:49 全文阅读

阿飞抬起头,看向了火焰领主身后,手捏着南极天火火种的人;只这一眼他便愣住了,眼前这个人他并不陌生,这不是木科达是谁?

木科达捏着火种玩了一会,抬头便见到阿飞望着他发愣,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不认识我了?快点去救人,不然他们全部要死在这里了。”

阿飞听到他的话,连忙扭头往回看,只见到赤泱泱的火焰妖邪正对着一个藤蔓裹成的球施暴,球中间断地传出木瑶尖锐的惊叫声。

阿飞从地上抓起金斧,起身冲进妖邪群中,金斧挥舞,很快杀出了一条路来。

木科达也在这时飘身进入了方木盒子的空间中;他现在是一缕魂魄,能够轻轻松松穿越物体,一般物品都无法阻滞他。

因为阿飞的阻挠,妖邪们靠近不了方木盒子,盒子中的空间也暂时恢复了安宁。

空间中,木瑶惊魂未定,连忙手托举着一团光芒,将黑暗的空间照亮;沙安阳也在剧烈颠簸中醒转了过来,一边护着木瑶,一边对外面的妖邪骂骂咧咧。

木科达半个身子率先飘进空间,对里面的三人打了声招呼;三人见到他皆是为之一愣,沙安阳的骂咧声也戛然而止。

空气就这么沉静了片刻,木瑶首先一声尖叫,将两人都吓得回过神来;沙安阳不敢相信的伸手去摸了摸木科达的身体;手从他的身体中穿过,沙安阳这才明白过来,木科达现在是魂魄。

“别叫了,我又不是陌生鬼!”木科达皱着眉头道。

沙安阳也对木瑶压了压手,示意她不必慌张,扭头看向木科达:“你这是怎么回事?”

木科达耸了耸肩,将整个身子都移了进来,虚晃的双腿盘膝而坐:“我也不知道细则,总之这里有一个力量阻碍了我,所以到现在还没有下到阴间;见到你们没有我,寸步难行,不就跑回来帮忙了吗。”

说着,木科达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随即又将手上的南极天火托举到了安长赞的面前:“这个,怎么办?”

沙安阳只看了一眼,便好奇起来:“你怎么拿起来的?”

木科达摆了摆手:“灵魂力量隔绝了;你别打岔,这个东西太强大,我可拿不住。”说着,托着火种的手绕过了沙安阳,举到安长赞的面前。

安长赞只瞥了一眼,便立马欣喜若狂起来:“天火火种!太好了,我们有救了!”说着,情不自禁想要伸手触碰天火火种,但立马就想到了天火的厉害,连忙收回了手。

“外面那些妖邪,都是天火所孕育的,天火也就是它们的源头,你用天火对妖邪们发号施令,便可以命令它们退去。”安长赞道。

木科达点了点头:“我试试吧。”说着话,木科达用双手将天火火种罩住,转身又飘出了方木盒子。

外边,阿飞挥舞着金斧,对身边蠢蠢欲动的妖邪群大喊大叫着威慑它们;因为金鳞甲先前被火焰领主破了,现在无法使用金鳞的力量护住全身,此时身上已经挂了不少彩。

木科达飘到阿飞身边,用手托举着南极天火火种,对身边妖邪朗声道:“天火火种在此,我命令你们全部退去!”

话落,众妖邪却是不为所动,依然对着阿飞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木科达有些疑惑,朝着四周打量了一遍,清了清嗓子,提高声音又喊了一遍;众妖邪依然不为所动。

木科达疑惑极了,捧着天火对阿飞道:“你再撑一会,我去……”话还没说完,他的手不稳,火种贴到了胸口上,顿时感觉胸口一痛,哎哟了一声,往边上跳了一下,手中的火种也扔到了一边。

他的胸口上,被烧去了些许,点点余烬缓缓消散;地上的天火也突然火焰变亮了几分,众妖邪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部被吸引了过来,纷纷有要臣服跪拜的意思。

但火种的光亮之持续了一瞬间,便暗淡了下来;众妖邪的跪拜之意也戛然消散,转身无声的振臂高呼,朝着阿飞直冲而来。

阿飞一见妖邪群疾冲而来,心下大惊,连忙拉开了架势,浑身肌肉绷紧,严阵以待。

木科达蹲在地上,手扶着胸口,望着天火火种愣愣发呆,只片刻就想明白了:天火也需要有东西为它供给,才能令它的威能显现出来。

托着火种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妖邪群,和与它们奋力厮杀的阿飞,苦涩一笑,猛地一把将火种按进了自己的胸膛之中。

没入木科达体内的火种有了可燃烧的东西,骤然间赤光大放,一股赤红色的火焰从火种中释放而出,一瞬间由内而外充斥了木科达的全身,将他变成了一个火人。

与阿飞奋力厮杀的妖邪们感受到天火的力量,突然收住了攻势,身子齐刷刷转向了木科达的方向,任凭阿飞挥斧将它们砍伤砍死,也丝毫不为所动;片刻后,众妖邪纷纷屈膝匍匐,对着木科达行起跪拜之礼。

阿飞也被身边突然冲起的火焰惊得往边上一跳,目瞪口呆地看着变成了火人,满地挣扎嘶吼的木科达。

木科达惨叫起来,倒在地上拼命翻滚挣扎,身子滚过的地方,皆是生起了一串活跃的火苗;天火由内而外地灼烧着木科达的每一寸魂魄,疼痛几乎令他疯狂,双手使劲地在浑身乱抓,妄图减轻灼痛。

杀戮……毁灭……燃烧……

无数的声音涌入他的脑海之中,与他的意识对抗,欲图控制他的意识;木科达拼命抡拳捶打着自己的脑袋,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这时,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响起,声音离得极其近,仿佛就在他的耳畔低语一般:“接受我,让我们融为一体,一起毁灭,将这一切燃烧……”

木科达拼命地摇头,双拳如骤雨一般使劲捶打在脑袋上,撕心裂肺地怒吼起来:“闭嘴!闭嘴!闭嘴!老子的身子,老子说的算!”

怒吼着,木科达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浑身的赤火骤然变大了几分;赤红的双目环视了四周一圈,手指高举,怒声道:“你们,统统自裁!”

一声令下,众妖邪纷纷起身,如狼似虎地扑向身边的妖邪,或砍击,或噬咬,将自己先前的同伴杀死。

很快一大群妖邪便死得只剩下几只,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苟延残喘,还依然伸着自己的爪子,欲攻击活着的妖邪。

见到妖邪几近死绝,木科达再也忍受不住魂魄和意识上的双重折磨,再一次倒在了地上,嘶吼着翻滚。

阿飞提着龙威金月斧,想上前帮助他,但又无从下手,一时间进退两难。

木科达强撑着最后一点意识,眯起眼睛看向阿飞的腰间:“蛮、蛮子子、离火双尖刺、快……”

阿飞连忙将龙威金月斧扔到了一边,手忙脚乱地从腰间抽出离火双尖刺,举到了木科达的面前:“离火双尖刺,然后呢?”

木科达惨淡地嘿嘿一笑,双手使劲一撑地,额头压在了离火双尖刺上;离火双尖刺突然亮了起来,一股滚热的感觉传到了阿飞的手心。

紧接着,木科达的身子缓缓分成了一红一灰两股烟气,分别没入了两根离火双尖刺中;临末了,木科达虚弱地声音传来了出来:“我觉得、我还有救……”话尽,两股烟气也完全没入了离火双尖刺中。

阿飞看着手中的离火双尖刺,重重地一点头:“我也觉得!”说完,将离火双尖刺再次别回腰间,对着藤蔓缠绕成的球上大力地敲了两下:“出来吧!”

片刻,藤蔓和粗木缓缓退去,三人从中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入目而来的,是满地的妖邪尸体,令三人皆是震撼莫名。

沙安阳一出来,就四下打量起来,发现木科达的身影不见了,疑惑道:“木老鼠呢?”

阿飞指了指自己的腰间:“在这呢。”

沙安阳往阿飞手指的方向看去,以为阿飞指的是肚子,惊声叫道:“你把他给吃了?”

阿飞白了他一眼,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打了一巴掌,骂道:“你小子脑子是不是被烧坏了?”

四周的天火没有了火种的来源,开始缓缓的消散,温度也慢慢降了下来。

安长赞朝着四下打量了一遍,对阿飞道:“天火我已经帮你们取得了,你也应该帮我做事情了。”

阿飞瞥了安长赞一眼,缓缓点了点头,对安长赞一托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前面带路。

安长赞没有多话,一挥手,口念咒语将避火罩收了回来;避火罩迅速缩小,最终变成了一只碧蓝色的小碗,落在了安长赞的手上。

沙安阳看着小碗,感觉十分好看,心中顿升出一丝贪念,搓着手嘿嘿笑着凑了过去:“堂叔,那什么避火罩你也用不上了,要不给我用用呗?”

安长赞斜过眼睛瞥向了沙安阳,哼笑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一手托着避火罩道:“想要啊?你拿什么来换呢?”

沙安阳愣了一下,连忙在身上胡乱摸索起来,突然余光瞥到了阿飞腰间露出的半截离火双尖刺,兴奋地指向了它;但还未等他开口,阿飞就冷冷道:“想都别想,耗子还在里面。”

沙安阳尴尬地看着阿飞,手悬在半空;半晌才缓缓叹了口气:“算了,不要了。”

安长赞笑着摇了摇头,对沙安阳道:“避火罩只有魔法师才能使用的了,就算给你也是鸡肋。”说着,将避火罩塞到了木瑶的手中:“天火已经消失了,我留着用处不大,你拿着吧。”

说完,拍了拍阿飞的肩膀,朝着城堡中走去。

木瑶手捧着避火罩抬头看了一眼安长赞,只见他带着阿飞已经走到了城堡大门边上,连忙叫着沙安阳跟上。

走到大门边,安长赞突然转身,手指着两人,道:“你们不要跟进来了,这里面的事情你们决计无法应付,等着就好了。”

沙安阳举起拳头,刚想说两句,阿飞突然抬手拦住了他的话头:“阿阳、阿瑶你们在外面等着吧,我好像知道里面是什么了。”说着,脸上露出了暧昧难明的表情,似笑非笑,其中又带着些严肃的感觉。

沙安阳只好闷闷放下了手,一把从木瑶手上抢过避火罩,仔细研究起来。

阿飞跟着安长赞绕着城堡转了半圈,来到了城堡的背面;城堡背面的地上有一丛交织在一起的藤蔓,藤蔓的存在于身边的景物格格不入,看着十分突兀。

安长赞对着藤蔓一挥手,藤蔓缓缓退散下去,露出了下面隐藏着的一个洞;洞口不大,仅仅能够让一人通过;洞口下黑咕隆咚,也不知是深是浅。

阿飞看着洞口咋了下舌,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弥生城的人,怎么都喜欢打洞呢?”

安长赞没听清他说什么,抬起头问道:“你说啥?”

阿飞连忙摇头:“没什么,下去吧。”

安长赞没有细究,双手结印,在洞口边生出一根一握粗细的藤蔓,顺着洞口延伸向下。

安长赞拽了拽藤蔓,对阿飞一点头,率先顺着藤蔓爬了下去;阿飞紧跟其后,攥着藤蔓向下而去。

洞口向下十米左右,逐渐变得开阔起来;再下降数米,两人接连落地。

四周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阿飞自从重铸了新躯之后,视力变得好了许多,在黑暗之中,多多少少还是能看得见一点东西的。

朝四周打量了一遍;这里只是一个十分不规则的地下空间,空间的四墙和洞顶,皆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在左侧方的位置上,有个拳头大小的洞,通向了另一个空间。

安长赞站定,双手各自捏了两个手印,往自己和阿飞的眼睛之间上一按,紧接着绿光一闪,眼前瞬间明亮了起来。

阿飞惊讶万分,四处打量了一遍,见周围景象与先前所见无二,只是更亮了几分,便知这不是幻境。

“这是我的夜视魔法,寻木眼。”安长赞对阿飞挥了挥手,朝着那个拳头大小的洞走去。

走至洞口前,安长赞双手合握成宝塔状,闭目吟念口诀;拳头大小的洞口缓缓动了起来,震得土壁上的土块哗啦啦落了一地。

洞口缓缓扩张变大,不一会便扩张成了足够两人通行的洞口,背后的景象一览无余。

阿飞看得目瞪口呆,安长赞笑了笑,解释道:“这个空间,本来就是我制造的,为了掩藏住那件东西。”

阿飞点了点头,拍了拍安长赞的肩膀:“你碰过那个东西了吧?”

安长赞咧嘴一笑,看上去有些许的惨然;阿飞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要不你告诉我在哪,我自己去吧。”

安长赞连忙摇头,率先往里面走去:“不必了,我将它藏得很深,你是找不进去的;而且我一定要见证它的出世!”

阿飞没有多说什么,重重地点了点头,跟在他的身后。

洞口后边的空间依然十分简陋,土石墙壁上坑坑洼洼,看上去像是用手挖掘而成的;地上也不规律地堆放着一堆堆土石堆,若是没有寻木眼的话,在这里一定会跌一大跟头的。

不过多时,两人便走到了通道的尽头;尽头处是一面十分平整的土墙,土墙上画着大小不一的九个格子。

安长赞伸手在不同的格子上敲了好几下,随后土墙发出了轰隆隆响声,整个空间也随之震动了起来;但与先前不一样,这次的震动虽然剧烈,但是头顶上没有再掉下来土石块。

土墙坍塌,露出了后面的东西;那是一对角,看上去酷似鹿角,但这对角上的光泽十分晶莹,散发着层层光晕,在黑暗的空间之中,也显得尤为耀眼。

角刚一出现在两人面前,一层光晕正好向周围荡开;受到光晕波及,阿飞感到脑袋中一阵昏涨,无数零零散散的碎片进入到脑子中。

昏涨的感觉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秒钟,阿飞便晃了晃脑袋恢复了过来;这时,光晕荡到了安长赞的身上,安长赞身子猛然一颤,惨叫了一声,仰头喷吐出一大口血雾,身子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阿飞一惊,连忙跑到他的身边,小心的将他扶起,连声询问:“安长赞!安老头!你怎么样了?”

安长赞惨然一笑,伸手抹了一把嘴上的血迹:“我怎么样了,你不是也清楚吗?”

阿飞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声音就堵在嗓子口,发不出来。

阿飞的确知道他的情况,刚才的话也是出于本能的明知故问。

从他前脚踏入城堡大门的那一刻起,他便突然感受到了身上来着于龙神孟章的力量开始蠢蠢欲动,一道忽隐忽现的连系,牵到了他的心间;他大约猜出了,在城堡当中的,压制住南极天火的东西便是孟章额头上的一对龙角。

龙角乃是龙神力量的源泉之一,其中包含的能量之大,除了自己,也无人能碰触;而龙角能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安长赞将它移动到这里的,那时候安长赞的身子已经被龙角的能量侵蚀,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安长赞努力地抬起手,拍了拍阿飞的肩膀:“不要难过,我本来就应该在百年以前死去,能活到现在,不可谓不是一种福气了!”

听着他恍如解脱一般的轻松语气,阿飞的心中如五味瓶打翻了一般,五味杂陈;强压着心中的郁结,噗嗤一笑,对着旁边啐了一声,骂道:“呸!谁难过你个糟老头子?活到现在祸害你飞爷,看看飞爷,都让你害惨了!”

安长赞看着阿飞脸上做作的表情,听着他装腔作势的语气,不禁觉得好笑,缓缓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两人皆不语,空间中静谧了下来;片刻后,安长赞率先打破了僵局,手指着龙角对阿飞道:“快去把那个取走吧,取走了我要你做的事情也就完成了。”

阿飞有些不解,问道:“何解?”

安长赞摇了摇头,抬手一挥,地上凭空伸出了一段四棱见方的长方硬木;单手一挥,长硬木被均匀地分割成了三份,悬在半空之中。

接着安长赞的手再次一挥,三块硬木木屑飞扬,缓缓被削割成了一本书的模样,仔细看,还能看出书页的样子;书页中绿光跳动,忽明忽暗;不过多时,绿光消散,三本木书整齐飘悬在半空。

安长赞这个时候扭动了下身子,想要坐起身;阿飞连忙扶着他坐了起来。

安长赞双手托举,一汪清水凭空出现,笼罩在了三本木书之上;紧接另外一手喷射出一道激火,将水烧得咕嘟嘟冒泡。

半晌,空中的水被火完全烧干,安长赞喷火的手猛然一握,将火焰捏散;空中飘浮着的三本书带着未燃尽的火焰,落在了地上。

阿飞伸手捡起了一本,发现三本由木头雕刻而成的书,竟然变成了真正纸质书,书中墨绿色的字体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字是大荒文字,只不过阿飞看不懂。

安长赞拍了拍阿飞拿书的手:“这三本中,有一本是给沙安阳那小子的和你的,他想知道的东西,和你想知道的问题,在这里能找到答案;还有一些其他的隐情,也囊括其中;

另外一本是给木瑶那个小姑娘的,这是我毕生所专研的魔法心得,虽然不是很完整,但也聊胜于无嘛;

至于最后一本……那是本无字书,至于有什么用处嘛,哼哼,你自己发觉吧;废话不多说了,快去把龙角拿走,老头子我啊,也该好好休息咯!”说完话,安长赞将眼睛闭了起来,脸上扬起了十分轻松的笑容,看着仿佛是多年的心结解开了一般,十分安详。

阿飞轻轻将安长赞放到地上,重重叹了口气,将地上的三本书捡了起来,塞进自己的兽皮衣中。

缓步走到了龙角的边上;龙角的光晕再一次荡开,从阿飞的身上掠过,一股十分舒适的感觉涌入阿飞的身体,温柔而有力。

伸手在龙角上轻轻抚摸了一把,龙角仿佛有所感应一般,光晕骤然变甚,猛然从原地冲向了阿飞的面门。

龙角与阿飞的额头一接触,荡开的光晕不再向四周扩散,一股股涌入了阿飞的身体之中;光晕入体,阿飞感受到了力量前所未有的增强;浑身肌肉膨胀坚实,一股强大的力量蕴在其中;先前被火焰领主击碎的金鳞,也迅速地恢复了,变得更加坚固,就连给毕方吃下去保命的那一片,也奇迹地长了回来;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个零碎的画面,但是又互不联系,不知首尾。

不知过了多久,龙角逐渐没入了阿飞的额头之中,光晕缓缓消散了,空间中再度恢复了黑暗。

阿飞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两个额角上微微凸起了一个小小尖角,不禁会心一笑;转眼又瞥见了地上躺着的安长赞,笑容逐渐收敛;拍了拍身上的书,叹了口气,迈步沿着先前走来的路往回。

走到下来时洞口的位置,阿飞纵身一跃,双手抓住了洞口最窄出的土壁,猛地一用力身子猛然蹿高几分;接连几次后,阿飞便出了洞口,快步绕过城堡,回到了焦急等待的两人身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