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五十一章 万灵草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218  |  更新时间:2020-08-01 10:52:01 全文阅读

毕方盯着天空中看了半晌,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高声大喊道:“混沌大叔!是你在上面吗!”

声音扩散,在山涧中回荡开来;不一会,空中袭来一阵狂风,一个空明回响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何人?惊我美梦!”

毕方对木瑶扬了扬下巴;木瑶会意,连忙大声喊道:“混沌您好!我们是阿飞的朋友,受他嘱托,来请您帮助他!”

话音刚出,空中又是一阵狂风,混沌缓缓落在了众人面前:“你说阿飞?”

木瑶点头称是;沙安阳上下左右打量起混沌,见他长相十分古怪,脸上没有五官,便与木科达小声嘀咕起来:“你看这四翅肉球,腿好短;而且他还没有眼睛鼻子,不知道那个洞是不是嘴,你说他是怎么看东西吃东西的?”

千墨山中十分安静,沙安阳虽然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被众人能听到清清楚楚;木瑶皱着眉头呵斥沙安阳道:“安阳!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说着,又转过头对混沌歉意一笑:“不好意思,我这位朋友说话比较口无遮拦,您别见怪。”

木瑶原以为混沌即使不直接发怒,也至少会语言上说两句,但没想到混沌竟是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无妨无妨,果然是飞蛮子的朋友,性子也如此相投!哈哈哈——”

沙安阳见混沌如此豁达,顿生好感,走到混沌身边,对着他圆圆的肚皮边上拍了拍,哈哈笑道:“你也觉得飞哥是蛮子啊!我跟你说,我也这么认为的!”

说着,又将阿飞的“蛮子事迹”,挑拣出一件有代表性的,说予混沌听。

听罢,一人一兽笑作一团,俨然像是一对许久未见的老友一般。

木瑶清了清嗓子,对混沌道:“混沌,阿飞现在需要你的帮助。”随后,便将阿飞的一些情况,以及所需要的东西告知了混沌。

听罢,混沌半晌没有说话,仿佛是在思考什么。

沙安阳等了许久,见混沌一动不动,伸手拍了拍他的肚皮:“怎么了老混?睡着了?”

混沌这个时候动了一下,笑了笑道:“啊!不是;飞蛮子需要的混沌,那不是问题,我能制造混沌珠;不过这个万灵草,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事。”

木瑶挑了挑眉,问道:“什么意思?”

混沌道:“万灵草这种东西,并不是一种植物,而是万灵的意志;简单点来说,集结万人的意志,方能生成万灵草;只不过,意志由人心所生,人心又是最不可控的;数万年间,我见过太多的手足亲朋反目成仇,即使上一秒是恩爱夫妻,下一刻都有可能成为生死冤家。”

说着,混沌停了下来,身子转了转,似是在打量众人。

毕方耸了耸肩:“你们人类却是如此。一切皆以自身利益为重,若想让人万众一心,必然需要有足够大的利益,让万数计的人心悦诚服;只不过啊,人心难揣!”

混沌晃了晃翅膀,对毕方的话表示赞同:“飞蛮子需要重塑身躯,必然需要对他信服的意志,倘若其中夹杂了一两个负面的意志,造就出来的,可就是魔鬼了。”

听罢,众人的眉头,皆是紧皱在一块;木瑶道:“青族对阿飞是心悦诚服,但是青族也区区不过千人;就算加上沙族,也不到四千;这万人之数,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极大的难题了。”

混沌听完,顿了半晌道:“千墨山之下,有一座孟章帝国遗城,名唤千城,其中便有万数以上的人,你们可以去那里尝试;只不过难度如同登天。”

“为什么?”毕方问道:“既然有万人,许以重利,应该还是能够极其一万人的吧。”

混沌摇了摇身子,缓缓将阿飞擅闯千文塔,放出混沌,导致千城被一场大火吞噬干净的事情说予了众人听:“唉,千城虽然已经重建,不过当初的事情,想必还是有无数人耿耿不忘。”

沙安阳这个时候抬起了头,目光坚定道:“难也得做!不然飞哥怎么办?”说着,转头看向混沌道:“老混,你能不能带我们去千城?”

混沌定了半晌,才缓缓点了点翅膀,转身朝向背后,翅膀翻动,四只翅尖一齐指向了不远处,口中喷吐出黑雾,将那一片笼罩其中。

黑雾散去,地上出现了一个发出灰色光芒的圆形图案,图案中所画的,是众人都看不懂的东西。

沙安阳指着地上的图案问道:“这是什么啊?”

“疾行术;”毕方抢先回答道:“用你们人类的话,叫传送门,一种瞬息万里的法术;用这个可以直接通行到那个什么城。”

沙安阳大感新奇,走到传送门的边上,仔细打量起来;毕方瞥了他一眼,率先迈步进入了传送门,木瑶紧随其后也走了进去。

一阵白光闪过,两人的身影缓缓透明,消失在了沙安阳视野中。

“她们人呢?”沙安阳指着传送门,转头问道。

混沌回答:“已经在千城了,你也赶紧过去吧;”说着,又将身子转向了木科达道:“你就不必去了,你带我去找飞蛮子。”

木科达有些犹豫,转过脸来,对沙安阳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沙安阳对他轻轻点了点头,转身也迈入了传送门中。

沙安阳在传送门的光芒之中站定,满心好奇的打量着身上的变化。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紧接着沙安阳就觉得脚下一空,身子向下坠落。

“啊——”沙安阳心中惊骇不已,下意识大叫了一声;身边突然传来了毕方不耐烦的声音:“你瞎叫喊什么?”

沙安阳连忙睁眼,只见自己已经脚踏实地,身处在热闹繁华的千城之中了,来来往往的众人,皆是对自己投来了奇怪的目光。

千城的景象,与上一次来有了不小的变化;路道变宽了,房屋也比以前光鲜亮丽;每家每户的房屋之间有了间隔,间隔中种着许多花花草草。

“沙安阳哥哥?沙安阳哥哥!”正在沙安阳环顾四周时,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唤自己,忙回身寻找,只见到一个俏丽地身影,朝自己飞奔而来。

“安琳儿!”沙安阳惊喜地叫道。

安琳儿的身影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来到沙安阳的面前,满脸欣喜地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了一下他:“沙安阳哥哥,你怎么又来了?”

沙安阳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这说来话长了,一会慢慢跟你说。”

木瑶看了看安琳儿,又抬头看了看沙安阳,随即明白了什么,掩嘴偷笑道:“安阳,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吗?”

沙安阳这才反应过来,哈哈笑了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高兴了,一下子忘了;这位呢,是安琳儿,我和飞哥第一次来这里,全是依仗了她与安大叔的照顾呢!”

说着,又转向安琳儿,指着木瑶介绍道:“这位是木瑶,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种超超超极厉害的魔法师哦;然后这位……不重要!我们走吧?”

毕方见沙安阳介绍完木瑶,手指向了自己,立马就把脑袋扬了起来,一脸高傲的姿态,谁知沙安阳却说她不重要,立马就不开心了,抬腿朝沙安阳的小腿肚踢去。

沙安阳早已料到毕方要对自己下手,一抬腿躲开了她的一脚,嘿嘿笑着,跳到了一边。

毕方踢了个空,眼睛一瞪,伸手指着身前的地面道:“站过来!”

木瑶见气氛变得尴尬起来,连忙轻咳了两声,抓起毕方的手,隆重地介绍道:“这位可是不得了的人物哦!她是南帝国的第一神鸟毕方!”

毕方听到木瑶的介绍,瞪着沙安阳重重地哼了一声,但是嘴角还情不自禁的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

安琳儿听了毕方的身份,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沙安阳瞟了毕方一眼,随后拉着安琳儿的手:“走吧,这段时间我可是被折腾坏了!”

两人跟着沙安阳与安琳儿身后,穿过喧闹的街道,去到安琳儿家中。

刚推开房门,安琳儿就对着里屋大喊起来:“爸爸!家里来客人了!”

“来客人就来客人了,叫唤什么?”安弥生的声音从里屋中传来,接着里屋的门就被打开了。

安弥生缓缓地从里面走了出来,抬眼便看见了桌子前,正捧着大碗牛饮的沙安阳。

“哈——舒服多了!”沙安阳喝完了一大碗水,打了个饱嗝叹道。

安弥生朝着沙安阳的身后看了看,问道:“你怎么来了?那个小兔崽子呢,也来了吗?”

沙安阳愣了一下,随即明白安弥生是说阿飞,放下碗笑道:“飞哥没来,他遇到了点麻烦,过不来。”

安弥生的脸上变了变,随即又恢复了冷冰冰:“哼!遇到了麻烦,那小兔崽子就是活该!”说完,转身回屋,重重地将门关上。

沙安阳有些不明所以,转头看向安琳儿:“飞哥做了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惹得老人家如此怨气?”

安琳儿笑着摆了摆手,朝里屋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什么呀!你别看他那副样子,实际上他想土匪头子想得不行;我家里有一种特别好吃的肉,我都没怎么吃到过,但老人家给了好多给土匪头子呢!”

沙安阳听闻不禁觉得好笑,对着里屋的方向大喊了一声:“安大叔,等事情结束了我带飞哥来看您啊!”

“想得美!你们这群兔崽子一个都甭想来!”里面中传出一声大吼,惹得众人都是忍俊不禁。

安琳儿招呼着木瑶和毕方落座,转身去为三人准备饭食。

饭食全部上桌,沙安阳自是不客气,抓起桌上的筷子吃了起来;木瑶道了声谢,学着沙安阳的样子,拿起筷子,但第一次使用有些生疏。

安琳儿见毕方迟迟不动筷子,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来吃点,不用客气的。”

毕方微微一笑,抬手拒绝道:“谢谢,不过不必了,我不食五谷浊物。”

“她不克我克!”沙安阳嘴里塞满的肉,说话呜呜囔囔不清楚,伸手将毕方面前的肉端到了自己面前。

“对了,你们怎么又来到了千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安琳儿拍了拍沙安阳的胳膊问道。

沙安阳使劲地咽下了口中的肉,对安琳儿道:“这件事情就很复杂了……”说着,将自己几人所遭遇的种种,都说予了安琳儿。

听得安琳儿是目瞪口呆:“所以呢,土匪头子也就是死掉了?”

沙安阳晃了晃手中的筷子:“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魂魄没有消亡就不算死;哎,这些东西层面都太高了,你一时半会也理解不了,就连我也是一知半解。”

安琳儿嘟了嘟嘴,又问道:“所以你们就是来找那个叫万灵草的?”

沙安阳嘴里塞满了肉,嘴里呜呜囔囔,说话不清楚;木瑶放下了筷子道:“是的,但是万灵草的特殊性是最棘手的事情,具体如何执行,我们也没想好;对了,千城的人对阿飞是一个什么看法?”

安琳儿翻了翻白眼,呵呵嘲笑了两声:“就那个土匪头子在这所做的‘光辉事迹’,要不是祭司拦着,他都不可能活着离开千城!”

“这……”木瑶听后,不由的语塞。

安琳儿看出了木瑶情绪的低落,挥了挥手道:“其实你们可以直接去找祭司帮忙嘛!千城里,祭司说得话,城主都得听。”

木瑶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饭后,沙安阳十分满足的揉了揉肚子;木瑶心系阿飞,连忙催促着安琳儿,带他们去找祭司。

安琳儿抬头看了看天色,对木瑶道:“这个时间,祭司不在家,要到黄昏时分才会回来;”说着,抓起了木瑶的手,笑着道:“你也不要着急,走!我带你们去城里面逛逛!千城重建以后,好玩的更多了!”

来到城中最热闹的街道,安琳儿十分兴奋地为三人介绍起来;不过沙安阳对闲逛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笑眯眯跟在三人身后。

“哟!这不是东大荒来的高个子小伙嘛!”众人逛着兴起,突然一个人认出了沙安阳来,高声叫喊道:“咦?怎么没看见那个土匪头子?土匪头子呢!让他出来!”

沙安阳呵呵笑了笑,刚欲解释,安琳儿就从旁边跑了过来,一把推在那人的双肩上,沉着脸道:“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爸……”

后面的话安琳儿没有说下去,但那人听了安琳儿的半句话,明白其中的意思,暗骂了句晦气,转身就离开了。

沙安阳见安琳儿这副神情,不禁有些奇怪起来,拉了拉她的小手:“你怎么对他那么凶啊?人家只不过问问飞哥的情况嘛。”

安琳儿叹了口气,伸手点了一下沙安阳的脑袋:“你啊,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找麻烦的!”

木瑶也是不解,问道:“什么意思啊?”

安琳儿叹了口气,一边带着众人在街道中穿梭,一边解释:“一个多月前,土匪头子私闯了千文塔,放出了灾患凶兽,引起了一场灾难,导致整个千城,除了我家以外,全部被大火吞噬了;

虽然后来他把这件事情解决了,那个灾患凶兽也不会到城中来;但城里的人对他依然极其怨恨,当时若没有祭司让城主府下达命令,土匪头子可能早就被乱拳打死了;

现在时间久了,大多数人都忘却了那件事情,不过还是有很多不务正业的人,集结成了一个‘反土匪头子联盟’,天天扬言要干掉土匪头子;要不是有我父亲的威慑,刚刚这些人会更加过分,特别是两位姐姐,遇到他们是很危险的!”

毕方冷哼了一声,举起手捏出了一团火焰,不屑道:“那他们尽可以试试看!”

毕方手上凭空出现火焰,将周围的人吓了一跳,连忙躲到一边,指着她议论纷纷起来。

沙安阳连忙对毕方压了压手:“姑奶奶哟!您最厉害,最强大了,快把神通收了吧!”随后对周围议论纷纷的众人歉笑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安琳儿看见毕方手上的火,不由的惊疑出声:“哇!好神奇啊!怎么做到的啊?”

沙安阳将安琳儿拉到了自己身边,不屑道:“切,她是火鸟,要是不会玩火,名声就砸了;你可别靠近她,小心沾染傻气。”

时间在四人嬉笑闲逛中来到了黄昏,路道旁的房屋中,纷纷亮起了灯光;橙黄色的灯光投在路道上,与夕阳色交汇,别有一番美色。

木瑶心中依然挂念着阿飞的时间,拉了拉兴奋的安琳儿:“琳儿,祭司是不是该回来了?”

安琳儿瞥了一眼天色:“啊,应该回来了,我们去找她吧!”

木瑶连忙点头,请安琳儿头前带路。

穿过喧闹的街道,来到千城中心,祭司的家中。

祭司家一如既往,冷冷清清,但此时屋中的灯是亮着的,说明有人在家。

“祭司阿姨!祭司阿姨!”安琳儿撩开门帘领着众人进入屋内。

祭司听见安琳儿的叫声,笑着转身回应道:“琳儿来了呀?”但转头看见沙安阳和两名陌生女孩,脸上的笑意僵住了:“你怎么来了?金鳞也来了?”

沙安阳嘿嘿笑着,搓了搓手道:“这不是想大祭司您了嘛,来看看您,嘿嘿嘿——”

祭司翻了翻白眼,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油嘴滑舌!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回又出了什么事情了?”

沙安阳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头,坐到了祭司身边的一把椅子上,满脸殷勤之色:“你看看,要不您能当祭司呢,这料事如神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油嘴滑舌的。”祭司皱了皱眉,伸手在沙安阳头上敲了一下。

三女见沙安阳的样子,皆是忍俊不禁。

沙安阳嘿嘿笑着,将阿飞的现状大致的讲了一遍,又道:“现在我们所需的万灵草,需要万人对飞哥信服的意志;这千城有万数以上的居民,您看您能不能下个令啥的?”

祭司翻了他一眼:“这是下令能办到的事情吗?这种事情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们回吧。”

“祭司阿姨,您就想想办法帮帮土匪头子吧。”安琳儿抓住了祭司的手,摇晃着道。

祭司看了一眼安琳儿,叹了口气道:“当初金鳞所做的事情你也知道,千城的居民如何能容他?除非……”

“除非什么!”木瑶听祭司欲言又止,连忙问道。

祭司深深地看了木瑶一眼,道:“除非金鳞能做出一件令全城居民都信服的事情,不然就算我下令,大家也是心不甘情不愿。”

木瑶又问:“那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大家都信服呢?”

沉默已久的毕方这时候开口道:“对于你们人类来说,最大的事情,莫过于生死;若金鳞能做出一件,救全城人出水火的事情,想来所有人都会对他存感恩之心。”

“是的;”祭司也是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但是除非是遭遇天灾,否则如何救万人于水火;再者我也不希望发生天灾;为了区区金鳞,要伤我千城居民,我断然不能同意。”

沙安阳捏着下巴思考了半晌,听到祭司话,扭头看了一眼毕方,突然笑了起来:“天灾还是可以发生的,不过我们可以让天灾发生的很安全!”

祭司皱了皱眉,看着沙安阳,等待他的下文;沙安阳伸手指向毕方:“这位是来自南帝国的神鸟毕方,天灾之火!我们可以策划一出戏,让毕方‘入侵’千城,引起城中的恐慌,这个时候飞哥突然现身,就说是在东大荒上感应到了千城有难,特地过来帮忙的!”

说完,沙安阳满心期待地看向众人,但祭司直接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行!这会造成居民恐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的!我们千城从不与你们外界接触,只想安安稳稳生活,也请你们不要将事情牵扯到千城!”

“不是、这……”沙安阳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欲解释一下自己的计划是如何的安全,但是祭司根本不打算给他任何的解释机会,一抬手道:“不必说了!你们请回吧!”

沙安阳盯着祭司看了良久,脸色一沉:“当真不行?”

“不行!”祭司十分坚决道。

沙安阳哼哼冷笑了两声,拉过身边的椅子坐下,双手交叉在腹前,翘起二郎腿道:“那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只能请我的拜把子兄弟混沌,来千城看看这事还有没有得商量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