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五十二章 迦诏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392  |  更新时间:2020-08-02 10:52:01 全文阅读

说着,沙安阳伸手拿过桌上的一只空杯子,倒了杯水,自顾自得喝了起来,眼角的余光瞥向了身边的祭司。

祭司脸色铁青,愤怒地盯着沙安阳;屋中的气氛一瞬间降到冰点。

“沙安阳哥哥……”安琳儿看了看祭司的样子,抓住了沙安阳的胳膊晃了晃,压低了声音示意沙安阳不要如此。

沙安阳放下水杯,一抬手将安琳儿拦在了一边,站起身对祭司微微笑了一下,身子轻轻朝下躬了一下:“祭司大人,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先走了;明日,我与兄弟再登门拜访。”

说着,拉起安琳儿的手,对木瑶和毕方使了个眼色,朝外面径直走去。

“站住!”沙安阳前脚刚迈出屋子,祭司冰冷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沙安阳转过身子,微微笑着问道:“怎么了祭司大人?是准备留我们吃饭吗?”

祭司缓缓走到了沙安阳的面前,神色凌冽起来,低沉着声音问道:“你,是准备与我耍横?”

沙安阳感觉到了祭司身后的凛冽的气质,心底咯噔一下,身上一怔发寒,直想大哥哆嗦;但是他强行压住了打哆嗦的欲望,脸上强装镇定,笑道:“祭司大人是准备撕破脸了?您很强我承认;不过我不觉得您又能力对付得了一只神鸟、一名魔法师,以及……摄人魂魄的力量。”

说着话,沙安阳微笑着抬起了手,催动着“老鹰抓小鸡”。

祭司眼神不经意地瞥了沙安阳的手一眼,只见他手边的空间变得虚幻起来,如同水波一般波动着,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你到底是谁?”

沙安阳耸了耸肩:“普普通通的,东大荒沙族人。”

祭司脸色阴沉如水,半晌才开口道:“好,我答应你们;”说着,目光又落在了毕方的身上,缓缓道:“但是你们必须保证,不会损害到我千城,以及千城的居民!”

沙安阳歪了歪头:“可以。”

“唉——”祭司重重叹了一口气,转身坐了下来,眼睛微眯起来问道:“那你的计划是什么?”

沙安阳听祭司松口同意了,脸上立马又堆出殷勤的笑容来;三步两步蹦到祭司身边,蹲坐在地上,抱住了她的胳膊,嘿嘿笑了起来:“嘿嘿嘿,不愧是大祭司,这气度,大气!”

祭司不愿理他,用力地将手抽了出来,身子往边上转了转:“快点说你的计划。”

“诶!”沙安阳应了一声,随即开始了部署计划:“我的计划很简单,毕方你恢复巨鸟的样子,从千墨山的方向过来;最好你的身上可以燃起大火,那样看起来更加炫酷!”

“哦,知道了。”毕方淡淡地应了一句。

毕方的爽快,倒是让沙安阳有些诧异了,原以为毕方一定会趁这个机会刁难一下自己,让自己拉下面子求她呢。

对毕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之后嘛,就是需要引起大的恐慌,让所有人都知道灾难来了;这里得请祭司大人帮帮忙,选几个人迹罕至,并且不会对城中有太大影响的地方,让毕方吐两个大火球在那里;声势一定要大,让所有人来不及思考!然后就到了飞哥闪亮亮登场的时候了!”

说完,又环视了一圈众人,满脸期待地等着众人的回复。

“我没有意见。”毕方淡淡道;木瑶也跟着点了点头。

祭司思考了片刻,抬头看向沙安阳:“你必须确保千城居民的安全!”说着,站起身对众人挥了挥手:“你们走吧,我累了。”

说完,也不给众人再说什么的机会,侧身躺在了床上。

安琳儿张嘴想说些什么,被沙安阳摇头阻止了:“我们走吧。”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是街道上依然热闹非凡,各色的灯光,将路道上照的十分亮丽。

刚走出祭司家不远,安琳儿就有些不高兴的甩开了沙安阳的手,嘟起嘴问道:“沙安阳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逼迫祭司阿姨!”

沙安阳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办法,事急从权,飞哥的情况我是真的不敢拖延;等事情结束了,我一定好好的给大祭司赔罪。”说着,伸手去揉安琳儿的脑袋。

安琳儿将头歪到了一边,哼了一声,不搭理沙安阳。

“沙安阳,你跟我来一下。”跟在沙安阳身后的毕方这时突然开口。

沙安阳扭过头,疑惑的打量了毕方一眼,只见她面色严肃,不禁心里一个咯噔:坏了!她该不会觉得我对她指手画脚,想灭了我吧!

沙安阳笑着问:“怎、怎么了吗?”只不过他的笑容看上去十分僵硬,不自然。

毕方没有回答,转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沙安阳回头看了一眼木瑶和安琳儿。

安琳儿自是不理会沙安阳;木瑶对沙安阳挥了挥手,催促道:“你快去吧,看毕方的神情,找你可能有是重要的事。”

沙安阳点了点头:“唉,好吧;琳儿你带着木瑶先回去吧,这里我也认识路。”说完,对两人挥了挥手,朝着毕方离开的方向追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片人烟稀少的沙地上;沙地往前,是一望无际的水,水声清脆,随着一阵阵浪花拍打着沙地上,一股淡淡的咸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干嘛来千王海呀?这里人这么少。”沙安阳认识这个地方。

这里叫千王海,曾经安琳儿带着沙安阳来这里玩耍过,沙安阳也是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咸味的水,他们也是在这里互相暗示了自己的心思。

毕方突然脚步一停,转过身盯着沙安阳的眼睛,一步步逼近到他的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只相隔了一拳。

沙安阳被她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眼神不自觉就飘到了一边:“怎、这么了?”

毕方面色一肃,缓缓地眨了下眼睛,一串金红色的光芒从她的眼中射出,落在了沙安阳脸上:“你到底是谁?”

沙安阳闻言一愣,疑惑地问道:“什么我是谁?你在说什么?”

毕方突然抡起一拳,直击在沙安阳的肚子上:“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沙安阳肚子遭受重击,只感觉肚中一阵翻腾绞痛,猛吐出了一滩污秽之物,双手紧紧捂住了肚子,跪坐在了地上,额头上因为疼痛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你这鸟人,指定、脑子有些问题!”

毕方冷眼看着地上的沙安阳:“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刚才释放的,是魂魄的力量;在我的记忆之中,能够如此使用魂魄力量的,只有一者;你到底是谁!”

沙安阳强咬着牙,努力将自己的右手举了起来,竖起了第三根手指头,咬牙切齿道:“老子是你阳爷爷!”

毕方盯着沙安阳的中指看了一会,哼道:“你不说也没关系,迟早我会把你的尾巴揪出来的。”

说完,一把将沙安阳从地上拽了起来,往城中的方向一推:“带路,我累了。”

沙安阳暗暗骂了几句,踉踉跄跄领着毕方回了安琳儿家中;此时两名女孩都已经睡下了。

沙安阳随手指了指地板道:“没地方睡了,就在这凑合吧。”

毕方瞥了一眼沙安阳手指的地方,冷冷道:“我不需要睡觉。”说完转身走出了门去,一纵身跳到了屋顶。

“疯婆娘。”沙安阳低声念叨了一声,自顾自得躺了下来。

翌日,天还未亮,祭司静悄悄地来到了安琳儿家,见到了房顶上坐着的毕方,连声呼唤起来。

毕方听见呼唤,飘身落在了祭司面前;祭司将手中的一张纸递到了毕方面前,纸上用线条勾画了一副图案,看上去像是千城的地形图;图中还画了三个红色的“X”。

祭司伸手指着上面画了红色“X”的地方道:“这三处地方是无人居住的,并且极少会有人前往这里,你可以对这里破坏;如果千王海边没人的话,你也可以对千王海上投掷火焰。”

毕方接过图纸,瞥了一眼,将地方牢记在心,点了点头,转身朝屋子走去;祭司伸手拉住了她:“你能保证得了火焰不危及千城中吗?”

毕方淡淡道:“我能控制火焰只在我选定的地方肆虐,不危及其他地方;但如果有些找死的人进到了火焰之中,我也无能为力。”说完,扭头往安琳儿家中走去。

祭司看着毕方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后,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城中离去了。

“起来,起来!”毕方一进屋,抬腿在沙安阳的腰上踢了两下。

沙安阳转了个身,睡眼朦胧地看了毕方一眼:“怎么?”

毕方没有回答他,跨过他的身子,推开安琳儿和木瑶的房间门,轻声将木瑶唤醒。

三人静悄悄走到屋外,毕方将祭司给她的千城地形图递给了沙安阳:“这是那个祭司给我的,具体位置我已经记下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沙安阳打了个哈欠,朝着城中看了一眼:“现在还早,你先带着木瑶去千墨山上,然后将计划告诉飞哥,太阳过了中线,城中才是最热闹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可以开始计划了。”

说罢,沙安阳将地形图递回到毕方面前;毕方瞥了一眼,手指一挥,图纸便燃起了火焰。

沙安阳惊得连忙将着了火的图纸扔到了一边,瞪着毕方想骂又不敢骂。

毕方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伸手揽住了木瑶的腰,纵身朝着千墨山的方向飞去。

耳边呼啸,没一会两人便在四方空间的出入通道前落下。

毕方站在通道前,朝里面扬了扬下巴,对木瑶道:“我就不进去了。”

木瑶点了点头,顺着通道滑进了空间;空间中,阿飞与混沌正交谈甚欢,而木科达坐在一旁正襟危坐,目光在一人一兽身上来回观察。

阿飞听到通道中传来动静,扭头看了一眼,随即笑道:“阿瑶回来啦?”

木瑶嗯了一声,又对混沌轻轻点头示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将沙安阳所部署的计划,详尽地告知了阿飞。

混沌听罢,咋舌道:“这种事情怎么能强求呢?”

木瑶耸了耸肩,学着沙安阳的话道:“没有办法,事急从权。”

阿飞压了压手:“我觉得不妥,上一次千城被点燃,已经元气大伤;如果这次不小心又将千城再次点燃,千城很可能就要被我们……”

阿飞的话还没说完,他的脸色突然一滞,变得凝重起来,转头看了一眼混沌;混沌也将身子转向了阿飞,一人一兽皆是异口同声道:“你察觉到了吗?”

这时,毕方也从通道中滑了下来,一脸震惊道:“好像发生大事了!”

千城中,居民们陆陆续续地起床出门,街道上逐渐的热闹起来;沙安阳领着安琳儿,在人群中穿梭。

“沙安阳哥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安琳儿知道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显得十分忧心忡忡。

沙安阳笑着拍了拍她的小手,安慰道:“放心吧,我们都是设计好了的。”

说完,沙安阳朝着千墨山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他就愣住了:他看见千墨山边上的千王海面上,有一团金红色的火光,朝着千城的方向急速靠近。

沙安阳盯着那个火团,喃喃道:“来早了吧……”但话音刚才,沙安阳只感觉心脏猛地一沉,血液瞬间涌上了脑袋,一股极其恐惧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人群中也有人发现了那个越来越近的火球,连声大叫起来:“诶!诶诶诶!大伙快看看,那飞来的东西是啥东西啊!”

身边的人听他吆喝,也看向了千王海上,接着惊呼声此起彼伏,转眼整个千城都知道了火球的事情,议论声此起彼伏。

安琳儿指着那个火团,问沙安阳道:“这是要开始了吗?”

沙安阳盯着火团,呼呼大口喘气:“琳儿,快、快跑!那东西来势其凶,决计不是毕方!快去告诉祭司!”

安琳儿听沙安阳的话就是一愣,刚想问清缘由,沙安阳就已经高声大喊着跑开了。

沙安阳在人群中挥着手大声高喊:“大家快跑!这里很危险!”

但是此起彼伏的议论声,轻而易举的就盖下了他的喊声,所有人都依然围在街道之中,互相交换着对火球的看法。

沙安阳急得焦头烂额,嗓子都喊哑了,也没人听到他劝告。

这时,火团已经来到了千城的上空;火团的火焰慢慢散去,从里面,一个人影显现出来:那是一个背生双翅,浑身金红的男人,手握双枪,俯视着千城众人。

“吾乃迦诏,乃尔等之王,还不跪拜!”男人语气威严冰冷,听到耳中,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不少千城居民都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人群中,一个精壮汉子站了出来,伸手指着迦诏骂道:“呸!你个不穿衣服的裸人,凭什么当老子们的王?”

迦诏脑袋微偏,金红色的眼睛猛然睁大了一分;精壮汉子被他一瞪,瞬间就变成了一堆黑灰,堆落在了地上。

众人见状大惊失色,尖叫着四处逃窜起来;迦诏的眉头皱了皱,开口高声道:“所有人都不许动!跪拜尔等之王,吾饶尔等性命!”

但是所有人惊慌失措,根本没讲迦诏的话听到耳中。

迦诏眉头大皱,晃了晃脑袋,金红色的脸变成了青面獠牙,黑白眼珠子圆瞪,看着凶恶无比。

迦诏的手猛然向下一挥,在他的身边,凭空出现了三个巨大的火团,朝尖叫逃窜的众人落去。

沙安阳扯着嗓子大喊起来:“快躲开了!”

但是火团下落速度极快,只是片刻,沙安阳就看见火团近在眼前了,灼热的温度已经传到了在脸上,一股毛发烫熟了的味道传来。

沙安阳心中紧张,原地缩着脖子,紧闭上双眼。

“看见火团来了还不跑!”这时,毕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沙安阳连忙睁开了一眼,只见到化成巨鸟的毕方盘旋在自己的头顶,而那颗朝着自己方向落下来的火团,也已经与另外两个火团,一起朝着迦诏飞去。

沙安阳扭头,只看见混沌盘旋在不远处的空中,阿飞正站在他的背上,对下面的千城居民大喊:“快离开这里!”

千城居民愣在原地抬头望着混沌和阿飞;直到阿飞又一声催促,才慌忙回神,朝着远处逃窜。

这时,城主府中,一众身着断龙铁盔甲,手持断龙铁兵器的军队,被城主和祭司领着,跑到沙安阳前面,摆开架势。

祭司瞥了一眼沙安阳,怒问:“这是怎么回事!”

沙安阳连忙摇头:“我不知道啊,我不认识他!”

祭司狠狠剜了他一眼,走到军队的最前方,高声道:“你是谁?为何要侵犯我千城?”

迦诏低下头,看了一眼,冷声道:“吾乃迦诏,尔等之王。”

祭司皱了皱眉,刚欲开口,混沌背上站着的阿飞突然开口道:“你们都赶紧躲到后面去吧,他不是一般的迦楼罗,你们的断龙铁对他没有效果。”

说着话,阿飞从混沌的背上纵身跃下,走到沙安阳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阿阳,你也赶紧走,你应付不来的。”

沙安阳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什么,对阿飞重重点了点头:“你也注意安全。”转身朝着逃窜的人群追去。

祭司回头看了一眼阿飞,见他身体半通明,疑惑地问道:“你现在就是这副状态了?”

阿飞点了点头道:“是的;你们赶紧走吧,我没法离开了四方空间太久,请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祭司凝视了阿飞片刻,对城主点头示意;城主会意,连忙转身下令,让军队后撤。

待到所有无关人都离开了,阿飞负手而立,对空中的迦诏笑道:“你们迦楼罗,也真是锲而不舍;怎么我到哪里,你们都能跟到哪里?”

迦诏凝目看了一眼阿飞,突然仰头大笑起来:“居然是你!受死!”

一声爆喝,朝着阿飞冲拳俯冲下来;阿飞连忙往后跑,接连躲开了迦诏的好几拳;毕方与混沌也没闲着,同时喷吐出火焰和黑雾,朝着迦诏袭去。

迦诏感受到威胁袭来,身子翻转上天,躲开了火焰和黑雾;迦诏躲开了,火焰和黑雾便落在了阿飞的身边,将他炸的飞出去了几米。

“飞蛮子!”

“卯文叔叔!”

两兽同时大喊出声;阿飞从地上爬了起来,抬手示意自己没事,两兽见状方才松了一口气。

毕方转过身子,双目之中火焰熊熊燃起,尖啸了一声:“区区迦楼罗,见本神鸟还不下跪!”

迦诏盯着毕方看了良久,才缓缓笑了起来,躬身行礼道:“原来是灾难之火毕方大人啊,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毕方哼了一声,翅尖点指迦诏道:“既然认出了我,那还不快滚。”

迦诏突然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以吾的本事,当然是要听毕方大人的,只不过……”说着,他的脸突然又变成了青面獠牙:“汝不是毕方本尊!”

说着话,迦诏金翅一振,双枪入手,枪头上燃起熊熊烈火,朝着毕方当胸刺来。

毕方一惊,连忙振翅飞了起来,身上羽毛呲张开来,无数火羽铺天盖地朝迦诏飘去。

迦诏手上火枪转动,将飘飞而来的火羽全部击落在一旁;紧接着双腿一蹬,飞身到了毕方身边,火枪高举,朝着她的额头刺去。

阿飞见状不妙,也是双腿一蹬,跳到了迦诏身边,抡圆了一拳,重重砸击在迦诏的脸上。

迦诏的身子在空中翻转了几圈,在堪堪稳住,刚准备起手对阿飞和毕方一同发难时,混沌大叫着,浑圆的身子猛烈撞击过来,将他撞得摔在了地上。

还不等迦诏站起来,混沌又猛地喷出黑雾,将他包围在里面;毕方也跟着喷吐火焰。

黑雾与火焰一接触,立马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一阵爆炸过后,烟尘中露出了迦诏;此时他的脸恢复成了原本的金红色,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毕方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竖起了两根翅羽比作剪刀手,欢呼道:“耶!赢了!”

“赢了吗?南帝国的鸟真是有趣得很呐!”迦诏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仰头望向毕方,阴恻恻笑了起来。

一人两兽同时一愣,连忙各自散开,呈三角之势对迦诏发动了夹击。

迦诏嘲笑着摇了摇头,左脚往边上迈开一步,下一刻身影突然消失在众人眼前;毕方和混沌皆是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飞脸色凝重:“你们小心,他的速度好快!连我都看不清!”说着话,他突然看见迦诏出现在了自己身侧,连忙急转身,朝着他的脑袋重拳挥出。

迦诏脑袋一歪,伸手抓住了阿飞的手腕,向自己方向一拉,紧接着双腿腾起,对着阿飞的胸腹部飞速踹击起来。

一连踹出了几十脚,迦诏抓住他手腕的手突然松开,阿飞的身子就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着出去。

毕方与混沌同时惊呼出声;迦诏嘴角一扬,扭头看向了两兽:“别急,到你们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