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四十八章 继续上行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425  |  更新时间:2020-07-29 10:52:01 全文阅读

听罢,木科达也是一脸震惊,使劲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毕方听沙安阳说她是南帝国第三火鸟,当时就不乐意了,双手叉腰对沙安阳道:“喂人类!你不要瞎说八道好吗!我是陵光帝国第一神鸟!第一神鸟!”

沙安阳不与她争论,吞了吞口水问道:“你来东大荒干什么?”

毕方哼了一声,双手环插在胸前:“我来这里,是奉陵光娘娘的命令,找卯文叔叔的金鳞。”

沙安阳皱了皱眉:“卯文是谁?”

木科达拉了拉沙安阳的衣服道:“这个我知道,卯文就是龙神孟章的字名。”

沙安阳了然,点了点头,下巴对着阿飞的方向一扬:“喏,你卯文叔叔的金鳞,刚刚让你打死了。”

毕方连忙往朝阿飞看去,满脸止不住的惊愕:“你说他是金鳞?”

两人同时点头;毕方连忙撑着身体站起来,但是才刚刚起来,便满脸痛苦地坐了回去,头上都豆大的汗珠滚了下来。

沙安阳见毕方满脸痛苦,连忙跑了过去:“你怎么了?”随后就看见了毕方的那件古怪衣服已经破损,露出了里面的白皙肌肤;在这肌肤上,有着许多触目惊心的伤口。

沙安阳回头看来一眼插翅虎的虎爪,又对比了一下毕方身上的伤口;无疑了,这是刚刚与插翅虎战斗时受的伤。

“看够了吗!”毕方苍白脸上挂上了愠色,漂亮的大眼睛瞪着沙安阳。

沙安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鼻子,转身背对着毕方,明知故问道:“你这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毕方没有搭理他,将自己的头发往身上拉了两下,将身子完全遮掩:“你把金鳞拿到我这边来一下。”

沙安阳闻言,走到阿飞的身边,探了探他的鼻息,见他没有什么异状,便架起来走到毕方身边。

来到毕方面前时,沙安阳的眼睛不老实地往毕方身上看了看;毕方脸色一沉,伸出了两根手指道:“你要是再乱看,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沙安阳连忙收回了目光,将阿飞轻轻放到毕方身边;毕方伸手揽过阿飞,手捧着他的脑袋上下左右细细打量起来;突然,毕方伸出舌头在阿飞的脖颈处舔了一口,随后细细品味起来。

沙安阳和木科达看得只感觉一阵恶心;他们一路从木族赶来,风尘仆仆,也没有地方能够洗澡,此时的身上别提多脏了,可是毕方居然还能下得去嘴……

两人背过身子,悄悄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毕方一阵品味过后,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没错!是卯文叔叔鳞片的味道!”

沙安阳恶心了一阵,转过身问毕方:“怎么?你还吃过龙神的鳞片?”

毕方点头道:“吃过啊,卯文叔叔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褪去一部分旧鳞,我尝过。”

沙安阳一阵无语,毕方给他的一种感觉是,认真过了头,不管自己怎么样的揶揄讽刺,她都会很认真的回答。

木科达拉了拉沙安阳的胳膊,小声问道:“青飞有褪过鳞片吗?”

沙安阳摇了摇头,小声回答:“不知道,脱皮算吗?”

天边逐渐泛起了鱼肚白;毕方突然把阿飞扔到了一边,挣扎着动了起来。

沙安阳连忙跑到阿飞身边,将他扶了起来,随后一指毕方道:“你干什么?可以不爱,但别伤害!”

毕方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去!”随着话音,毕方的赤红头发突然散了开来。

沙安阳一惊,连忙扭过身去,但是一瞬间瞥到了毕方半裸露的身子,脸上不禁有些发烧起来。

毕方头发散开之后,身子骤然变成了赤红色,缓缓飘向半空,全身抱成了一个团,赤红色的头发一层层包裹过她的身子,变成了一个赤红的球体,悬挂在半空之中。

沙安阳感到一股灼热感从身上传来,扭头看了一眼,连忙对木科达大喊起来:“快跑!这个傻女人要变成太阳了!”

木科达听到沙安阳的话,也连忙朝着远处跑;两人跑到一间宫殿门前,竞相踹门。

两人都没有阿飞那么变态的力量,踹了好半天,才将门给踹开了一边;两人分别扶着阿飞和木瑶躲到了屋中,随后将门紧紧关上了。

外面,一股燥热的灼气骤然扩散开来;四人所在的这件宫殿,正好面对着变成“太阳”的毕方,虽然有大门挡住,但是能阻挡的炎热实在九牛一毛,两个醒着的人,热得恨不得想把自己的一身皮都脱了去。

就这么煎熬了大半天,半空中的毕方,才缓缓失去了刺眼的光芒,缓缓变成了人形,飘飘然落在了宫殿门口,伸手将门推开。

大门一开,外面的热浪如滔滔之水一般涌了进来,两人皆是皱起眉头来。

毕方所散发的光芒消失了,但是外边却依然亮如白昼;沙安阳扶着墙站了起来,走到外面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外面已经是白昼了;看太阳的位置,已经是中午时分。

“我靠!变成太阳也不说一声!我们差点死掉你知不知道!”沙安阳对身边的毕方道。

毕方耸了耸肩,吐舌头道:“我也没想到你们人类会这么弱。”

沙安阳翻了翻白眼,滑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抬起头,对毕方道:“你会飞,帮我们、找一些水、和食物来,不然、我们全部要死在这里了……”

毕方刚准备拒绝,但是看见了沙安阳一副马上要死的样子,撇了撇嘴,纵身飞到半空,双腿一蹬,消失不见了。

不一会,只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毕方便再次出现在了宫殿门口,脚边躺着一头大型的牛形荒兽。

沙安阳看着荒兽,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仰起头看向毕方:“水呢?”

毕方将自己叠在一起的两只手伸到沙安阳面前,露出里面的一捧清澈淡水。

沙安阳盯着那一捧水看了半晌,才缓缓抬起头看向毕方,重重地叹了口气,伸手一指木瑶道:“先给她喝吧,我们……都不渴。”

毕方哦了一声,转身跑到木瑶身边,在木科达的帮助下,将这一捧淡水给木瑶喂了下去。

沙安阳身子瘫软在地上,费劲地爬到了大型荒兽身边,左右看了看,对毕方招了招手:“你不是会用火吗?帮我们烤熟一下吧。”

毕方不情不愿地走到荒兽面前,单手将它抓在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小嘴嘟起,一条火线从她的嘴里射出,把荒兽包裹在其中。

不一会,滋滋的油星炸裂的声音接连响了起来,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沙安阳早已饥肠辘辘,此时闻到如此肉香,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抓住了毕方的脚踝道:“好了没有,快给我来一块!”

毕方皱了皱眉,但是嘴中正在吐火,没法开腔说话;被抓住的脚挣扎了两下,从沙安阳的手中挣脱出来。

又过不久,毕方才停住了吐火,将烤熟的荒兽往地上一扔,抬腿踩在了沙安阳的脸上,怒嗔道:“无耻之徒!先前偷看我,后来还明目张胆的看,现在居然又动上手了!”

沙安阳被踩了一脚,连痛都没有喊一声,就爬到了荒兽身边,张嘴就咬,不住的赞叹起来;木科达见沙安阳已经开始大快朵颐,也连忙爬到烤荒兽的另一边,狼吞虎咽起来。

风卷残云过后,沙安阳和木科达躺在地上,把沾满了油星的手在兽皮衣裤上擦了擦,满足地笑了起来。

“现在要是能喝到水,那就完美了!”沙安阳缓缓道。

“是呀是呀。”木科达也连声附和。

毕方蹲下了身子,歪过头看着沙安阳:“你们不是不渴吗?”

沙安阳瞥了毕方一眼,脸上满足的笑意收敛起来,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你现在应该没有伤了吧?”

毕方仰起头,没有回答;沙安阳指着靠在墙上的阿飞道:“那么请你帮忙背着他吧。”

毕方不悦,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叉腰瞪视着沙安阳问道:“凭什么!”

“就凭你一把火把他烧了!”沙安阳也停高了声音,但是嗓子太干燥,大声说话,引起了嗓子干痒无比,剧烈地咳嗽起来。

毕方瞪着沙安阳,半晌才撇了撇嘴,哼了一声,一伸手把阿飞扛在了肩膀上;阿飞背上还背着那个奇重无比的大石板,可毕方却丝毫不感觉到重量一般。

沙安阳摇了摇头,走到屋外捡起龙珠;先前急于逃命,龙珠落在了外面没来得及捡。

被长时间的高温暴晒,此时包裹在龙珠外面的兽皮衣,都已经碳化成了粉末,龙珠上也烫的没法碰触;沙安阳只得将自己的兽皮衣脱了下来,将龙珠包裹起来。

木科达这时也背着木瑶走了出来,沙安阳朝着上面张望了一眼,回头问毕方:“你知道怎么上去吗?”

毕方伸出手指,指向天空:“飞上去呗。”

沙安阳无奈的扶了扶额头,对木科达招了招手,朝着最近的一条路道往上行走;毕方跟在两人身后,不停的叫喊:“飞上去啊!我们飞上去啊!”

沙安阳被她吵得,有些心烦了,扭头不耐烦的喊了一句:“你当我们也是鸟人?我们不会飞!”喊完,又是一阵咳嗽。

毕方听到沙安阳不耐烦的喊叫,神情怔了怔,随后低下了头,一脸的委屈表情:“我、我可以用原形带着你们飞上去的嘛……”

毕方的声音十分轻微,但是沙安阳还是听见了;愣了一下,随即满脸喜色转回头,但见到了毕方低着脑袋,委屈的样子,不由地就是一阵语塞。

嗫嚅了片刻,沙安阳清了清嗓子,对毕方道:“那什么,算我的错,不应该吼你;你变成鸟带我飞上去吧。”

毕方听到沙安阳承认错误,立马脸上就露出的笑嘻嘻的表情,当即就把肩头上的阿飞扔到了一边,晃动起身子来:“好呀!我飞得可快了!”

沙安阳的目光跟着阿飞身体一起落向地面,只见到他的身体落地时,因为肌肉的弹性弹了两下,发出两声沉闷的声音,嘴角不禁抽搐了两下,心道:还好没有让她背着木瑶。

随着毕方的身子晃动,熊熊烈火在她身上燃烧起来,形成一个硕大火团,将她整个身子包裹其中;火球静置了片刻,一声嘹亮的啸鸣从火中传出,火团散去,一只身披红蓝羽毛的单腿巨鸟出现在原地。

“红蓝双羽,白喙单腿,神鸟毕方!”毕方单腿立地,双翅展开,得意地叫喊起来。

沙安阳没有理会她的得意,奋力地将龙珠抛到了她的背上,随后走到阿飞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你蹲下来些,太高了我们也上不去。”

毕方不满的扭过脖子,在沙安阳的脑袋上使劲啄了一下,随后便独腿弯曲,蹲坐在地上。

沙安阳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脑袋,嘴上暗暗骂了句脏话,将阿飞推到了她的背上,随后自己也爬了上去;伸手将木科达和木瑶也拉了上来,拍了拍毕方的脖子:“走吧,南帝国第一神鸟。”

毕方一听这个称呼,立马就高兴了,应了一声,十分开心的振翅飞起,朝着顶上大殿疾飞而去。

毕方飞行的速度极快,沙安阳只感觉耳边风声呼啸,凉风掠过身子,好不快活。

当即转身想和木科达分享一下自己的感觉,却见到他整人抱成了一团,躺在毕方背上正中间的位置,瑟瑟筛糠。

沙安阳拍了拍木科达的肩膀:“你……”

“被碰我!”沙安阳的话还没问出来,木科达就颤抖着吼了一句,接着紧闭上双眼,嘴里不住的念叨:“老子在地上,老子没在天上。”

沙安阳有些无奈,转身不理会木科达。

没过多时,毕方开始缓缓降落。

毕方才刚刚蹲坐在地面上,木科达便是连滚带爬地从毕方背上跌了下去,躺在地上双目圆睁,张着嘴大喘粗气。

沙安阳站在毕方的背上,仔细打量了四周,发现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并不是最顶层大殿,而是在第七层的平台上。

第七层开始,往上的路道皆被茂密的林子覆盖着,参天巨树将天空遮蔽,太阳的光芒几乎透不进来。

“你还要在我身上站多久!”毕方见沙安阳立在自己背上四处张望,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不悦道。

沙安阳听见她不悦的声音,不好意思地对毕方笑了笑,连忙把躺在地上的木科达叫了起来,合作着将阿飞和木瑶扶到了地面上,随后沙安阳也捧着龙珠跳了下去。

毕方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背上,确认没有东西以后,重新化成一团火变了人形。

“接下来那段路我有些不太敢飞,这里面有很危险的东西。”毕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指着面前的路道对沙安阳说。

沙安阳点了点头道:“那行吧,我们走上前。”说着,带头朝着上行的路道走去。

第七层的位置距离最顶上的大殿,已经没剩下多少路了,走上前估计也花不了太长的时间。

这时,毕方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子,面色严肃道:“你可想好了,这上面真的有很危险的存在,连我都感到了害怕;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沙安阳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道:“都已经到了这里,难道就这么放弃吗?如果你害怕了,就回南帝国吧。”

说完,伸手要去扶毕方肩膀上的阿飞;毕方身子一扭,躲到了一边,嘟起小嘴委屈道:“干嘛?为什么要赶我走?我是来帮助卯文叔叔的!”

沙安阳手悬在空中,盯着毕方看了一会,觉得她的模样有趣,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对木科达一挥手,沿着路道向上。

第七层通往第八层的路道不似之前的路道,这里的路道顺畅笔直起来;周围生着许多参天巨树与矮木丛,郁郁葱葱;巨树上,缠绕着长相怪异的紫色藤蔓,蜿蜒而上,被风一吹,轻轻摇摆起来。

走出不远,沙安阳猛然感觉心脏一跳,一股莫名的恐惧由心底生起。

自从学会了“老鹰抓小鸡”以后,沙安阳就对危险变得十分敏感起来,周围若是有对自己产生威胁的存在,自己就能在第一时间有所感应。

这次便是,周围不知在什么地方,潜藏着一个危险,从心中的恐慌来看,这个危险不容易致命,但也绝非自己能够应付的。

沙安阳刚想向身边的木科达和毕方发出警告,毕方就已经先一步走到了两人面前,伸手将两人拦在了身后:“有东西在靠近!你们注意点!”

沙安阳愣了一下,随即也靠到了木科达身边,与毕方一起,将木科达夹在了中间。

“诶?不对!”沙安阳刚站立没多久,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了一眼木科达,一把将他拽了出来:“你比我还厉害呢,应该你们保护我才对!”

说着,沙安阳从木科达背上扶过木瑶,身子一矮,躲在了两人之间。

“哇!你这就不仗义了吧!”木科达抱怨道,但是还是站在了沙安阳身前。

毕方翻了翻白眼,朝着面前的阴影中冷声道:“何方神圣,可否现身?”

没有回应。

毕方皱了皱眉,猛然嘟起嘴,朝着正前方喷吐出一道火线,对着周围矮木丛横扫而去。

矮木丛被毕方喷出的火点燃,熊熊燃烧起来;这时一个庞大的黑影从里面突然窜出,速度迅捷无比,还不等三人看清楚,就跳进了另外一从矮木丛中,消失不见。

木科达目瞪口呆地问道:“刚刚那是什么?”

沙安阳摇了摇头:“天知道,动作那么快,什么都没看清;但从身形上来看,那必然不是个小东西!”

毕方抬手擦了擦嘴,对两人道:“刚才那个,应该是插翅虎的头领;多半是来寻仇的。”

听到插翅虎这个名字,沙安阳和木科达对视了一眼,同时扭头看向毕方。

他们就想到了在第三层遇见毕方的场景;当时地上的插翅虎尸体,足足有三十多头!

毕方被两人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抬腿在两人的脚踝处使劲踢了两脚:“看什么看!无耻之徒!”

两人吃痛,蹲下身子揉着脚踝,沙安阳抬头看了毕方一眼,嘴上不出声音的暗骂了一句。

毕方单手叉腰,盯着林子深处道“你们看见了,才刚进来没多久,就遇上了第一个危险;虽然这个我能很轻松的应对,但在这的深处,有一个我都无法自如应付的危险;你们……”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沙安阳就不耐烦地道:“你不是来帮助你的卯文叔叔的吗?帮助他,就得到达最上面的那个大殿里面去!”

此话一出,毕方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十分感兴趣的表情问道:“上面有什么啊?”

沙安阳摇了摇头:“我哪知道?先上去了再说。”

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走在了最前面。

继续上行,沙安阳只感觉附近有许多的危险靠近,但又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突然离开了,想来应该是见到了毕方这只神鸟,所以心生畏惧才不敢靠近的。

想着,沙安阳也放慢了脚步,落在毕方身边,与她并排前行。

毕方有些疑惑地看了沙安阳一眼,想开口发问,但是想到了沙安阳对自己的说话的语气态度,撇了撇嘴,哼了一声没有开口。

沙安阳自然将这些看在了眼里,抿了抿嘴,忍俊不禁;但是也没先开口和她搭话;毕方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又过了许久,第八层的平台出现在了视野内;沙安阳面露喜色,对远远落在身后的木科达招了招手,示意他加快速度。

但就在这时,沙安阳的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了心头,心悸不已。

四下张望起来,猛的听见一串急促的飒飒声由远及近,方向正是朝着木科达而去的。

“木科达快跑!”沙安阳对着木科达大吼起来;几乎是同时,毕方将阿飞扔在了一边,脚步一踏,瞬间到了木科达面前,抬起一腿,将木科达踢进了一边的矮木丛中。

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黑影联袂而至,重重击打在毕方的身上。

毕方闷哼了一声,身影随之就与黑影一起消失在茂密的矮树丛中。

沙安阳看得目瞪口呆,跌跌撞撞跑到木科达身边,将他扶了起来,随后四处找寻起毕方的身影。

但毕方就如消失了一般,连一点踪迹都找寻不到,只有先前毕方消失的位置上,留下了一根瓦蓝色的羽毛。

沙安阳捡起地上的羽毛,看了看,转身对木科达道:“快!我们先到第八层的平台上,在想办法!”

说着,他单臂夹着龙珠,另一手将阿飞架了起来,跌跌撞撞朝着不远处的第八层跑去;木科达也连忙重新背上木瑶,跟在沙安阳的身后往上狂奔。

好不容易到达了第八层,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将昏迷的两人放下。

木科达直接瘫坐在了石头地上,急促喘息起来。

沙安阳回过身,朝着下面的林子中大声喊叫起来:“毕方!毕方!南帝国第一神鸟!”

但是林子中除了他的空旷回声,没有任何的回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