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四十七章 毕方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559  |  更新时间:2020-07-28 10:52:01 全文阅读

木科达将先前与阿飞所说的那一套,又开始了娓娓道来;阿飞听得心烦,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精彩叙述:“你没说过话吗?一逮到机会就没完没了!”

随后,又对沙安阳道:“说白了这些都是红绥那个老不死闹的;回去以后,必须要杀了他祭天!”

沙安阳听阿飞没头没尾话,不禁觉得疑惑不已:“什么意思?”

阿飞便用自己的话,把从木科达那里听来的那些精简过后讲诉了一遍;但是阿飞的讲故事能力实在不敢恭维,再加上被他精简过后,显得更加乱的离谱。

沙安阳听着他的叙述,只觉得混乱不堪,实在听不下去了;

忙伸手让阿飞不要继续说了,转头让木科达继续他的讲诉。

阿飞嘴巴张了张,有些愤愤不平道:“行!以后飞爷再也不给你们讲故事了!”

木科达又开始了他的娓娓道来,又怕阿飞不高兴,拿他出气,便也将故事给精简了一些,但是所有重要的地方,一字不差的都让沙安阳了解了。

听完木科达的讲诉,沙安阳对于木族族长木伦的行为也是感到无比的愤怒:“怎么还有这样的族长!真应该直接把他的魂魄捏碎!”

说着,扭头对阿飞问道:“飞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要把那老东西的魂魄整个抽出来!”

木科达连忙赔着笑脸道:“也不能这么想,族长他也有苦衷不是?而且他也很难过的呀,后来不也让木瑶回部落嘛。”

阿飞冷哼了一声:“如果阿瑶没有新的强大魔力源,那个老东西还会这么客气?”

“这……”木科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为族长辩解了;说实话,他也觉得族长那么做很过分,但族长所做的事情,总有原因,再加上红绥的刻意叮嘱,自己也成了帮凶。

沙安阳摆了摆手,下最后定论道:“不必找借口了,木伦和红绥两个老东西已经活太久了,必死无疑了;本来你也得为此付出代价,但想想你也是被当枪使的,就算了吧。”

说话之间,三人已经沿着路道上到了第二层;这里的路道蜿蜒曲折,只是这么一层,就已经走了大半天的时间了。

天空中骄阳似火,炙烤着不断向上行走的三人;阿飞怕这么强烈的阳光会晒伤木瑶,微微含起胸,用自己身子遮出一片阴凉,罩在木瑶的身上。

沙安阳擦了擦头上的汗,喘着粗气道:“怎么、怎么这么热啊!”

木科达喘着粗气,伸手抓住了沙安阳的衣角,借力往前;他是三人中,体力最差的,此时已经累得迈不开腿了。

随着继续往上,温度也越来越高,很快,沙安阳只感觉到身上被火烧一般炙痛;眯起眼睛看了一下天上的太阳:“这还是太阳嘛!比夏天还……”

抱怨的话才说了一半,沙安阳突然看见天上的太阳好像动了动,一瞬间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

木科达弯腰垂首地跟在沙安阳身边,没有注意他沙安阳停了下来,脑袋直接撞在了沙安阳的屁股上。

“哎哟!你怎么不走了?”木科达搭着沙安阳的肩膀,问道。

沙安阳将手中的龙珠,塞到了木科达的手中,双手搭在眼睛上面,仔细地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只见到那个太阳好像又是轻微扭动了一下,并且在它的后边,隐隐约约露出了另外一个太阳的边缘。

沙安阳一指天上的太阳,对木科达说:“你用魔法。朝着那个狗日的太阳打一下看看。”

木科达不明白沙安阳要干什么,但是还是依言照做了;将龙珠塞回沙安阳的手中,手上快速结手印,嘴里念念有词,一个光球便被他握在了手中。

沙安阳认识这个光球,正是木瑶打诡峒人时候用的那个超级厉害的魔法;手指着天上的太阳大吼道:“来!朝它打过去!”

木科达深吸了一口气,铆足了全身的力气,将光球砸了过去;光球直直朝着太阳飞射而且,没过多久,便击打在太阳上面,缓缓消散了。

木科达见状也是愣了一下:“咋回事,太阳掉下来了?”

沙安阳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看向半空被打中的太阳:“恐怕不是,一定是有什么在作怪;”说着,眼睛便看向了边上的一间宫殿,道:“我们先到里面去躲一会,不然迟早要被晒成人干。”

两人皆是同意,跟着沙安阳走到边上的宫殿之中。

宫殿的大门紧闭,从背面反锁着;沙安阳用力推了推,没能推开,连忙又跑到边上的宫殿前推门;一连推了五六个,都是大门紧闭,推不开半分。

沙安阳不禁有些气馁,蹲坐在宫殿门前,喘着粗气抬头看太阳。

阿飞低头看了一眼木瑶,见她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小脸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色,当即有些着急起来。

“让开!”阿飞抓住沙安阳的脖子,把他拽到了一边,抬起腿对着门上就是几脚;宫殿大门不堪重踹,连着门框一起被踹倒在地,发出一声巨响,扬起了漫天灰尘。

沙安阳愣愣地看着阿飞皱眉眯眼,站在门口,随即摇头苦笑:有时候,蛮子的做法确实比较管用。

等到尘埃落定,阿飞先一步走了进去,两人也连忙跟着进了宫殿之中,外面实在是太热了。

宫殿不大,但是里面的装饰十分华丽;四根精雕立柱支撑着宫殿大梁;宫殿的最里面,有一张装饰极其考究的红色木台,木台中立着一尊彩绘泥像,横眉瞪目,昂首挺胸,威严矗立;泥像之前,放着一只香炉和几个蜡台,几只碗中盛着一些看上去十分新鲜的果子食物。

阿飞见木台的平面是分大,足够躺下一个人;便走到近前一把将泥像扯了下来,用手将上面的灰尘擦干净,小心翼翼的让木瑶平躺在上面。

沙安阳连忙从地上把泥像扶了起来;但是阿飞动作太粗鲁,木台又有些高,泥像落在地上,已经四分五裂。

“你这是干什么?借人家的宝地,还毁了人家的大门,现在又摔碎人家的泥像,搞不好是要受到天谴的!”沙安阳不高兴地指责阿飞。

但阿飞根本不在乎,眼睛一瞪,脖子一横:“飞爷做事飞爷当!有什么天谴,尽管来好了!”

沙安阳无语地摇了摇头,独自蹲在一边,将摔碎的泥像堆在了一起,双手合掌道:“实在不好意思,毁了您的神像,请您不要怪罪。”

阿飞看着心烦,抬腿将沙安阳堆起来的泥像碎片踢散了;沙安阳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使劲推了阿飞一下:“你这个死蛮子怎么这么讨厌!”

木科达看着两人,暗自发笑。

时间在众人的煎熬之中缓缓流逝着;木台上的果子食物也被三人瓜分得一干二净。

终于,时间到了黄昏时分,西边的天空上已经挂上了一轮红日,可是外面却明亮依然,与晌午并无二样;并且一阵一阵的热浪,还在绵绵不绝地往屋中袭来,燥热无比。

沙安阳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起身出门;来到门外,此时外边已经成了火海一般,头发都快被烫的要着火了。

抬头看向之前太阳位置,只见到那个位置上,依然悬挂着一枚刺眼的骄阳。

沙安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随手对木科达一挥手,将他叫到自己的身边,伸手指着那枚头顶上的骄阳:“给老子把他奶奶的射下来!”

木科达面露难色;他能明白沙安阳狂躁的心情,煎熬了这么许久,却越来越热,并且还出现了一轮不该出现的太阳,换做是谁,都会忍不住烦躁的心理。

可是就因为这样,就让他去用魔法去将太阳射下来,那不是二百五想上天——傻X行为吗?莫说自己了,就是木族族长木伦在这,也不敢想去用魔法把太阳射下来。

沙安阳见木科达迟迟不动,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做梦呢?动手啊!”

木科达为难道:“可那是太阳啊!我这么可能用魔法把它打下来?”

“那不是太阳!我先前就看它会动,后来你打了它一下,它也是有感觉的;别管那么多,你先把它狗日的射下来!”沙安阳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这时,阿飞从后面给了沙安阳一个巴掌:“你的小脑袋瓜是被热昏了吧?”说着话,走到了外边,抬头看向那个一直没有移动的太阳。

沙安阳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辩解起来:“但是那个东西就在那挂着,除了用魔法打它,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阿飞拍了拍沙安阳的脑袋顶:“动动你聪明的小脑瓜,你不是智者吗?”

沙安阳把阿飞的手打到了一边,皱着眉道:“但是沙满爷爷也没说过这种东西。”

“等一下,那东西好像是活的?”阿飞突然惊讶地道。

“废话!我之前就……”沙安阳有些不耐烦地回答,但是当他的目光再一次转到半空之中时,他也愣住了。

他分明地看见,半空中那个刺眼的太阳,从刺眼明亮的光色,缓缓变成了赤红色,四肢脑袋缓缓舒展开来,变成了一个赤红色的人形。

从背影上看,这是是一个身材极其高挑火辣的女人,一头赤红的长发随风飘扬起来;赤红色慢慢淡去,化作了一套黑红色古怪衣服,包裹住她十分魔鬼的身子。

阿飞一指那个由太阳变成的人,嘿嘿笑着对沙安阳说:“诶!你看那不是你妈么!”

“你妈!”沙安阳回口骂了一句。

阿飞嘿嘿笑了起来:“那要是我妈,那就好喽!”

沙安阳不想理他,翻个了个白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天上的太阳变成的女人。

女人立在空中半晌,仿佛是感受到了目光一般,突然扭头过来,看向了三人的方向。

三人这才见到那人的脸;那是一张极其美丽的面容,大眼睛长睫毛小红唇,皮肤极其的白皙透亮;但是她的神色十分冰冷,赤红色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感情色彩,与身上所散发的酷热形成了对立。

女人见到了趴在门边看着自己的三人,脸上突然露出了厌恶之色,转头一个纵身,朝着远处疾飞而去;随着“太阳”的消失,那灼热的温度也随之缓缓消散。

三人都看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沙安阳一指已经没影的女人道:“你咋不说那是红绥他老娘?”

阿飞摇了摇头:“不对,我看那应该是你和红绥的女儿。”

木科达在旁边听了半天了,之前一直忍着没有笑出声,此时是再也忍不住了,捧腹大笑起来。

嬉笑玩闹过后,外面的热气已经完全散尽,阿飞提议就趁着晚上往上去,免得白天又遇上了“沙安阳和红绥的女儿”。

沙安阳自是不同意:“这里不比东大荒,天知道有什么危险;我觉得还是白天再看看吧。”

但是阿飞已经把木瑶抱了起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沙安阳不悦地骂了两句脏话,但是阿飞已经走到了路道上,也只好捧起地上的龙珠,跟着而去。

秋天的夜晚还是有些许凉意的;身体适应了灼热的高温,此时一下子没了高温,三人也不禁感觉到了一丝寒冷。

沿着路道曲折往上,阿飞感觉到牵引着自己的那股无形力量变强了,心中莫名的冲动更甚;与此同时,沙安阳手中的龙珠也透过包裹着的兽皮衣,发出微微光亮。

走到离第三层宫殿群不远处的地方,沙安阳和木科达同时露出了一抹笑容来;走了这么就,终于上到了第三层。

两人脚下加快,想要快一些到达第三层,还稍作休息;阿飞这个时候却突然伸手拦住了两人。

两人不解地看向阿飞,只见他的神情十分严肃,鼻子用力的抽动着,像是问到了什么气味一般。

“怎么了?有什么危险吗?”沙安阳比较了解阿飞,以他的性子,没有什么危险,是不会在这停下的。

阿飞伸手一指前方:“你闻闻看。”

沙安阳狐疑地提起鼻子闻了两下,除了空气中湿漉漉的水汽味儿,并没有闻到其他什么特殊味道,疑惑地转头看向阿飞。

阿飞正色道:“前面有血腥味,而且……而且是好香的血腥味!”说着,阿飞金色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在夜色中异常明亮;一串哈喇子也从他的嘴角滑了出来,脸上露出了如饥似渴的样子。

沙安阳见到阿飞这副样子,心中莫名感觉到恐惧。

木科达凑了上来,一见到阿飞这“饥肠辘辘”的表情就是一愣,连忙从阿飞手上把木瑶夺了下来:“你什么情况啊!你要吃了木瑶吗?”

阿飞回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把木瑶抢了回来,擦了擦嘴中流出来的口水:“别拿你的脏手碰她。”

说着,对沙安阳扬了一下下巴道:“快走,前面好像有好吃的!”一边说着话,阿飞已经快步地追着血腥味往上跑了。

沙安阳和木科达对视了一眼,也连忙跟了上去;但是对阿飞感到畏惧,两人也刻意的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跟着阿飞来到了第三层的平台上,两个也突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同时感受到了一股淡淡地热浪袭来。

阿飞这个时候,像是一匹饿狼一般,眼睛里光芒闪烁,对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不断翕动鼻子,吞咽口水。

“阿阳,前面有些不对劲!”阿飞突然甩了甩脑袋,吞了吞口水道:“我感觉,我感觉好饿好想吃啊!”

沙安阳的脚步一滞,心中恐惧顿生:“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肉!”阿飞扭过头来,此时他的眼睛中只有明亮的灿金色光芒,微微咧开的嘴中,影影绰绰露出了两排尖锐的牙齿;看着就像一头兽性大发的人形怪兽。

沙安阳只感觉浑身袭来一股寒意,从头顶凉到了脚尖。

沙安阳看着阿飞,一脸惊恐,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飞、飞、飞哥,咱们可是、兄、兄弟啊,你不能……”

话没说完,阿飞突然出现在了沙安阳的面前;速度快到沙安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阿飞抬起左手,在沙安阳头上狠狠敲了一下:“你小子在说什么呢?”

沙安阳有些发愣,盯着面前的阿飞,嘴巴张张合合,所有要说的的话全部卡在喉咙里面,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憋到最后成了一声“嗯”。

木科达这个时候小心翼翼地走到阿飞面前,颤巍巍地说:“青飞,你还是自己看一下你的样子吧……”

说着,他结了几个手印,双手合在了一起,不一会便拉出了一面可以反射景象的光幕,举到阿飞的面前。

阿飞疑惑地凑到光幕前照了照,只是这一眼,便也是满脸的惊讶:“这怪东西是谁啊?”

话刚问出来,阿飞就立马意识到了这是自己,因为光幕中怪物行为动作与自己无二,并且手中还抱着木瑶呢。

阿飞后退了两步,目光落在了两人的身上:“我这、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科达摇了摇头:“不知道,总之你先离我们远一点吧,沙安阳就是被你这副样子吓坏了。”

阿飞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将手中的木瑶交到木科达手中,独自走到了前面,与两人拉开了距离。

沙安阳愣愣地看了阿飞一会,有些欲言又止。

阿飞在前面挥了挥手,示意两人跟上。

走不过多久,空气中的血腥味变得愈加浓烈起来,阿飞的手脚也开始产生了变化,身上金鳞涌现,在月光之下,反出粼粼银光。

突然,阿飞的脚步停下了,嘴中发出了阵阵沉重的呼吸声,指着前方道:“我觉得你们应该来看看。”

身后的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阿飞的旁边;顺着他的手指,便见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在前方的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许多不知道的荒兽,这些荒兽长得酷似斑虎,但是浑身的毛色是湛蓝色,一道道黑色的斑纹在蓝色中游走,背生双翅,但是已经没有了羽毛,也不知是什么颜色的翅膀了。

所有荒兽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地上的血液,也被大量的热气蒸发成气体,漂浮在空中;所以三人会闻到异常浓郁的血腥味道

阿飞吞了吞口水,手指着最近的一头荒兽道:“我觉得,我好想吃。”

沙安阳皱起了眉头,扭头仔细打量了阿飞一遍,随后道:“飞哥,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和这些荒兽的血液脱不开关系,还是不要贸然食用这些了。”

但是沙安阳的话根本没有进到阿飞的耳中,此时他脑子中不断回响着陌生的声音:你饿了!吃吧,很好吃的!快吃吧!吃了你就舒服了!

“吼——”阿飞再也扛不住翻涌上来的食欲了,高吼了一声,飞扑过去;扑在了最近一头荒兽的身上,张嘴就要下口。

就在这时,从一边突然冲出一道火柱,将阿飞冲到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一边,头发被烧毁了大半,怪兽的模样也消失不见。

“我劝你,还是不要吃为好。”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火柱冲出的方向传来;声音极其清脆悦耳,听上去就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孩子的声音。

沙安阳和木科达寻声看去,只见到不远处的地方,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的白皙的脸上沾了不少污垢,身体被笼罩在赤红色的长发之中。

沙安阳定睛看了两眼,发现这个女人正是之前太阳变成的那个女人。

“是你!”沙安阳指着女人,惊讶道。

女人扭过头,仔细打量了沙安阳和木科达,随即脸上露出了厌恶之色:“怎么是你们?无耻之徒!”

沙安阳一愣,自己什么时候成了无耻之徒?

“你不要乱说话,我们什么时候成了无耻之徒了?”沙安阳问道。

男人对长得漂亮的女人,一向是十分包容的,沙安阳也不例外;虽然被骂成无耻之徒,但是依然没有任何恼火的意思。

女人扭过脸去,哼了一声,不搭理沙安阳。

见女人不理自己了,沙安阳便转看了一眼阿飞,见他躺倒在一边不动弹,头发被烧毁了一半,身上还在丝丝冒着烟气,心下一惊,对着女人大喊:“你对飞哥干了什么!你是不是把他杀了!”

女人斜过眼睛,瞥了沙安阳一眼,哼了一声,道:“虽然你们是无耻之徒,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下,这些插翅虎的肉不是什么都能吃的,就连我都不能。”

听罢,沙安阳觉得好笑,露出了一脸痞相问道:“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还你都不能。”说出“你都不能”时,沙安阳故意加重了语气阴阳怪调着说,听上去嘲讽意味极重。

木科达连忙拉了沙安阳一下,小声在他耳边道:“你可别这么说话,她的火属性魔法已经达到了极致,别把她弄毛了,一把火燎了我们!”

女人听到沙安阳问自己是什么东西,脸上露出了十分骄傲的神色,微微扬起小脸,双臂张开抱天:“哼哼!我乃神鸟毕方,陵光娘娘麾下第一神鸟!”

听闻毕方这个名字,沙安阳身子一震,脸上露出了极其惊诧的表情来。

木科达见到沙安阳这副见鬼一样的表情,压低声音疑惑问道:“怎么了?是鬼吗?”

沙安阳微微摇了摇头,眼睛盯着毕方一转不转:“比鬼还牛!毕方,是南帝国的神兽之一;掌握着极致火焰的力量;它的火焰是天灾一般的存在,仅次于金乌与凤凰,是名副其实的南帝国第三火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