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四十四章 斗法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802  |  更新时间:2020-07-25 10:52:01 全文阅读

阿飞的脸色,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木伦也不禁暗暗恼火起来;但脸上却依然要摆出一副笑容,彰显自己的大度。

“要打就打,哪来这么多废话!”阿飞道。

木伦脸上阴沉着点了点头,随即转向众人,脸色在一瞬间转变成了和善的笑意:“看来我们的青飞已经迫不及待了!那么,有请光护法!”

说着,对着带白色面具的护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慢慢向后面退去,与两位长老站座一排。

光护法走上前来,与沙安阳对视,虽然有面具遮盖了他的脸,但是从他那双眼睛中,能够看得出一丝阴狠之色:“小心了!”

说着话,光护法便疾步扑了上来,手上包裹上了一层白色的光芒,双手成爪,朝着阿飞的面门抓来。

光护法的个子,只到阿飞的胸口,抓他面门的时候,手需要向上高举起来,这时身子就成了很大的一个破绽,只需要轻轻松松一拳或者一脚,就能把光护法击倒。

但是阿飞却不是这么想的,突然噗嗤笑了一声,等到光护法的手爪快要抓到自己面门的时候,突然跳了起来,光护法的手一下子抓了一个空。

光护法显然没有想到阿飞会做出这样的一个方法,连忙另外一手朝着阿飞继续抓来,这时他做好了应对阿飞跳起来的办法,只要阿飞一跳起来,马上就对着他的胸口狠狠来上一拳。

但是阿飞好像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一般,这次突然蹲了下来,让他的一抓一拳全部落空。

这时光护法脸上就有些恼火了,也不摆出什么好看的姿势了,双手挥舞起来朝着阿飞乱打而来;但阿飞左躲右闪,不攻击他,也不让他攻击到自己;两人就在广场中心你追我赶,看得下面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追逐了一会,光护法逐渐有些累了,停下来不追了,手上连续做了几个动作,手上包裹着的白光骤然变得刺眼起来。

光护法身子旋转一圈,将手上的白光甩了出来;白光脱手,在甩的过程中变成了一道半月一般的弧形光刃,朝着阿飞斩去。

场下是一片惊呼与哗然,木瑶也是下意识就是一声惊呼:光护法现在施展的,是光属性魔法中的一种较为强力的攻击魔法,白光刃;用光为刃,切割目标;一旦被这个打中,一定会受伤的。

阿飞见到飞射而来的光刃,疑惑了一下,伸手去抓;木瑶见到他的做法,大骂了一声猪,手上连忙结了手印,手中亮起的白光,朝着阿飞迅速飞去,在他的手上形成了一层保护层。

有这层保护层消耗,光护法的光刃阿飞手中,被削弱了不少,以至于在阿飞手中时,已经没有多少威力了,缓缓散了。

木伦毕竟是木族族长,一眼就看出了阿飞手上突然多出来的保护层,是有场外的人帮助。

随即走到阿飞与光护法身边,伸手叫停了两人,对着众人笑道:“礼魔节的斗法,讲究的是公平公正,刚刚不知是哪位高人,这么做可就不合适了吧?”

场下,众人窃窃私语起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群中,木瑶用魔力加剧了自己的声音,道:“公平公正?让一名完全不会魔法的人,与一名光系魔法练到了高强境界的护法打斗,这就是木族的公平公正?还好啊还好,我不是木族人,真是丢不起这个人呐!”

众人听到木瑶的声音,纷纷看向了她,窃窃私语起来:

“这不是木瑶长老吗?”

“是啊是啊,族长前两天还说这是新晋长老;那这又是闹哪一出啊?”

木伦看着人群中的木瑶,脸上变得难看极了:“我说木瑶长老,你……”

没等木伦把话说完,木瑶就打断了他的话:“诶,别叫我长老,我早已不是木族人了。”说着,木瑶挤过人群,往广场中央走去。

众人纷纷给她让路。

木瑶站到阿飞的身边,对他轻轻一笑,随后看向木伦:“既然是斗法,那没有魔法要怎么斗?二对二,敢吗?”

木伦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没有眉毛的眉头挤在了一起,将眉心中挤出了一个“川”字。

“有什么不敢!”木伦还未开口,一边带着红色面具的火护法跳了出来,一直木瑶骂道:“吃里扒外的烂货!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

木伦喉结动了动,看了一眼火护法,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开始后,冷着脸走回到后边。

木伦一离开,火护法就大吼着冲了上来,手中火光集聚,瞬间就化作了实体的火焰,熊熊烧着,在快速移动中发出“簌簌”的声音。

木瑶走上前,刚要结手印,就被阿飞拉到了身后。

火护法见木瑶上前时,心里还有些忌惮;木瑶拥有了一个强大魔力源,魔力大到超越所有护法的事情,在部落里面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但是突然看见阿飞不自量力的挡在了木瑶前面,心里直接乐开了花,心中大喊:去死吧!

双手成拳,熊熊火焰将两只拳头包裹于其中,火势骤然变大了一倍,朝着阿飞的胸口猛地打来。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火护法身子侧摔在了一边,手上的火焰也一瞬之间熄灭了,左边脸上快速肿了起来;而阿飞站在旁边,一脸风轻云淡。

场下一片寂静;刚才的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都不知道,只见到火护法的双拳都打到了阿飞胸口,随后就听见一声巨响,火护法突然倒在了一边,脸上还高高的肿了起来,不由得十分讶异。

不过这些,还是有人看清楚了,那便是木伦;木伦凭借着自己强大的魔法实力,还是勉强看清楚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火属性魔法虽然不以速度见长,但是速度也不会比一般的平常人慢;但是就是这样的速度,双拳离着阿飞胸口不到一寸之时,阿飞突然挥手一巴掌打在了火护法脸上,将他抽倒在一边,速度快到令人发指;看得木伦目瞪口呆。

“让老头子我来会会你!”木伦身边的一位长老突然叫喊着,快步走到光护法身边,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光护法会意,连忙扶起躺在一边不省人事的火护法推到了后面。

木瑶见到走上来的长老,面色就是一怔。

这位长老她也是认识的,叫做木逢春;当年她被驱逐出木族时,也只有这一位长老和自己的父母为自己求情;所以木瑶对他的印象并不坏。

木瑶走上前,对木逢春长老施了一礼,随后用眼神提示阿飞小心;长老的能力都是不可小觑的。

木逢春对木瑶点了点头:“小瑶你下去吧,老头子想要和这位大名鼎鼎的青飞单独比试比试。”

木瑶刚想据理力争,回绝木逢春的单独斗法,但是阿飞却先了一步开口:“阿瑶你让开吧,今天我就要让木族的老匹夫知道一下,我青族也不是好欺负的!”

木瑶愣了半晌,想要说点什么,但是阿飞抬手回绝了,只好默默退到了人群前面。

木逢春微微一笑,对阿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阿飞毫不客气地一个箭步上去,右拳横打,只取木逢春的面门。

木逢春不躲不闪,脸上挂起了一丝淡然的微笑;阿飞心中疑惑,但害怕自己一拳太重,把这老家伙打死了,便收回了一些手劲。

木逢春当然也注意到了阿飞的举动,微微点了点头,身子一矮,一瞬间就到了阿飞的身后,抬脚在他的屁股踹了一脚。

阿飞身形不稳,摔了个狗啃泥。

围观众人哈哈大笑起来,阿飞迅速爬起身来,转身挥拳,朝着木逢春当头抽击;这一拳的速度,与之前打倒火护法的速度无二。

但是阿飞拳挥了一拳,却还是打了个空,眼前的人也突然不见了。

左右寻找了一遍,发现木逢春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不由得惊讶起来。

阿飞对自己的速度十分自信,但是木逢春能轻轻松松躲开自己两拳,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面前来到背后,由此可见他的速度要快到什么程度。

阿飞索性不主动攻击了,双手叉腰,站在了原地;木逢春缓步走到他的面前,微微一笑,手上白光骤起,汇聚成一个光团,砸向阿飞。

这个光团名叫烈光团,是光魔法中最基础的魔法之一;将魔力聚成光球,打击对手身上爆炸开来,产生伤害的效果;威力算不上多强大,但是实力强大的魔法师,也能将这个打出不俗的效果来。

光球直飞阿飞的胸口,阿飞也不躲不闪,伸手去抓那个光球;木瑶见状连忙想要动用魔法去帮助阿飞。

但是木逢春长老扔出的光球可比光护法的白光刃的速度快多了,根本连手印都来不及结,光球就已经与阿飞的手碰触到一起了。

意想不到的事情也发生了,光球在触碰到阿飞的手后,并没有爆炸开来,反而被阿飞握在了手中,反扔了回去;这一幕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就连木逢春也愣了一下。

就在木逢春愣神之际,反扔回来的光球就打在了他的胸口上;光球一瞬间炸开,化作星星光点,木逢春的身体也被炸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两圈,被人扶了起来。

木逢春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对阿飞鼓了鼓掌:“不错不错,那接下来的你可接好了!”

说着,木逢春右手上白蓝两色光芒流转,缓缓变化成了淡绿色,包裹在手上;围观众人见状,皆是一阵惊呼:

“哇!那是风属性的魔法诶!”

“是啊是啊,据说风属性的魔法可是木逢春长老的成名魔法!”

“青飞这小子算是玩完了,风属性的魔法,可是速度之最!”

木瑶听着身边的窃窃私语声,眉头不禁皱在了一起;风属性的魔法是比四种基础魔法要高级的魔法之一。

高级魔法,不是谁想使用,就能使用出来的,这需要施展魔法的人有强大的魔力控制能力,并且魔力量也要足够庞大;在整个木族之中,也没有多少人可以使用出高级魔法。

木逢春用右手迅速在胸前迅速画了一个十字,随后手指一点,一个淡绿色的十字刃就凭空出现,朝着阿飞飞去。

阿飞刚要伸手去接,突然感觉到无比的危险从十字风刃上传来,连忙身子往旁边一蹲,躲开了十字风刃;但十字风刃的边缘还是擦到了阿飞的胳膊,一片薄薄的皮肤被切了下来,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被躲开的十字刃的势头没有停止,一直朝着阿飞身后的人群飞去,众人见到十字风刃,都是惊叫了起来,慌忙往后逃跑。

木伦连忙一挥手,一道棕色的土墙拔地而起,将十字风刃挡了下去;厚实的土墙上,被十字风刃打出了一个深深的十字印来。

土墙缓缓降了下去,所幸没有人受伤,但是众人都惊魂未定,脸上依然挂着恐慌的神色。

阿飞回头见到这一幕,站起身一指木逢春骂道:“老东西!你也真下的起手,要不是这面烂泥巴墙,你的族人就要死了!”

木逢春不置可否地耸了下肩膀,挥手又是一道月牙风刃,速度比之前的十字风刃还要快上好几分。

阿飞连忙往边上躲,但是速度还是慢了一拍,月牙风刃在阿飞的直接削切在阿飞的身上,一道从肩膀到小腹的深深伤口从月牙风刃下,出现在他健壮的身上,血液一瞬间喷涌出来。

扑通一声,阿飞直挺挺后躺倒地,大量的血液以他为中心蔓延开来;木瑶一声尖叫,慌忙扑到了场上,连忙运用魔法去止住他的伤口。

阿飞的伤口太大,木瑶虽然魔力十分巨大,但是她还只会一些简单魔法,无法将阿飞的伤口的血完全止住,更不要提治疗了。

木瑶堵住了胸口,腹部的血就流淌的更迅速了;堵住了腹部,胸口的血流淌速度就更加迅速了;阿飞一时间手足无措,急得哭了起来。

木逢春也没想到阿飞会被他的月牙风刃砍成了如此重伤,急忙想要过去帮忙;但是木伦突然走出,将他拦住了。

木伦走到木瑶的身边,脸上挂起了一丝嘲弄地笑容,但又很快的隐去了:“木瑶,你若肯回木族认祖归宗,我可以帮你保住青飞不死。”

木瑶双眼通红,呼吸急促地瞪着木伦不说话,眼神中尽是愤怒;但手上依然不敢停止堵住阿飞伤口的魔法。

沙安阳这个时候也急冲冲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跑到阿飞身边,只看了这么一眼,浑身都是一阵发凉。

站起身,沙安阳直接跑到了木逢春的身边,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将他拽到了阿飞的身边:“给我把飞哥治好了!”

木伦这时候手上火光一现,一掌拍在了沙安阳的胸前:“木族容不得你放肆!”

沙安阳的身子直直地飞了出去,撞倒了边上好几名围观的人,胸前一片焦黑色,冒起了丝丝烟气。

见到沙安阳也被伤了,木瑶一声大叫,猛然站起身,手上飞快的结手印,嘴里念念有词;一个发出刺眼光芒的巨大光球被她托举在了手上。

木伦见到这个光球,脸色也是变了一下,连忙双手挥舞,一阵大风直接把木瑶手上的巨大光球吹上了高空。

一声巨响,巨大光球爆了开来,将整个木族部落照得亮如白昼;木瑶也因为魔力耗尽,双腿一软,跌坐在了一边。

木伦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天空的无数光点,面色突然变得凶狠起来,一脚踹在了木瑶的脸上,将她踹翻在阿飞的血泊之中。

木逢春连忙拦了上来:“族长你这是干什么?斗法本就是点到为止,现在这一出又是闹哪样?”

“你走开!”木伦将木逢春推到了一边,手上白光成鞭,不断抽打在木瑶的身上;不多时木瑶就满身的伤痕。

被群人扶着的沙安阳这个时候醒了过来,见到了广场中央,木伦对木瑶的禽兽之举,当时就怒火冲头。

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双手成爪,一记“老鹰抓小鸡”抓在了木伦的脑袋顶上,将木伦的魂魄抓出了一个脑袋;但是木伦的魂魄坚固的,好像是扎了根一般,再也无法拉出分毫来。

木伦一惊,手上的光鞭也随之消散了,惊叫道:“虚无的能力!”连忙伸出手抓住了沙安阳的胳膊往回拽。

木逢春见状也连忙上来抓沙安阳的手。

“去你的!”沙安阳突然抬起一脚踹在了木伦的胸口上,将他踹得翻在地,双手上使劲用力,在木逢春抓到他手腕的前一刻,拉出了木伦的魂魄。

沙安阳看了一眼手上,只见到抓出来的魂魄,只有一个脑袋和一截脖子;木伦从地上坐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挣扎了半晌也没站起来。

三位护法连忙跑上前来,将木伦扶了起来;另外一名长老和木逢春走到沙安阳面前,抬手准备发难。

沙安阳伸手掐住了木伦魂魄的那截脖子,手上微微用力,木伦残魂的脸上便露出了难过的表情;沙安阳威胁道:“别轻举妄动,否则我叫他这辈子也站不起来!”

两名长老犹豫起来;木逢春旁边的长老一指沙安阳,冷着脸道:“你将族长魂魄归还,我让你们活着离开。”

沙安阳听罢,仿佛是听到了特别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你让我们?你说话太有意思了!”

说着,沙安阳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他的脸色又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我可是掌握着虚无的能力!你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你们木族从东大荒上直接消失!”

虚无的力量是他刚刚从木伦嘴里听到的,虽然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两名长老听到他的话,果然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了;木伦歇了一会,虚弱地对沙安阳道:“你、你想怎么样?”

沙安阳嘲弄的一笑,指着地上躺着的阿飞和木瑶:“先把我的朋友,两名来自青族的朋友治好。”

他说的时候,有意将青族两个字加重;木伦听得是一脸难堪,对两名长老扬了扬下巴。

两名长老会意,分别走到了阿飞和木瑶的身边,催动魔法,准备对他们进行伤口愈合以及治疗。

木逢春对自己的魔法十分了解,便走到阿飞身边,去帮他治疗;但是魔法才刚刚催动,阿飞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

四目相对片刻后,阿飞突然挥起一巴掌,将他抽翻在了一边。

沙安阳连忙蹦跶到阿飞身边,把他扶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他一遍;见他除了脸上苍白一些,身上沾满了血迹,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妥,这才想起来,阿飞那近乎变态的恢复能力。

沙安阳压低着声音问道:“飞哥,你咋样?”

阿飞挥了挥手:“没事;”随即他便见到了沙安阳手上的半通明脑袋,疑惑地指着问道:“这是……”

沙安阳挥了挥手:“这个一会再说。”

说话间,木瑶也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一名长老,手上蓝光涌现,看上去是在对自己实施治疗魔法;但是木瑶总感觉到一股不对劲的魔力在身体内四窜。

“放开我!你对我干了什么!”木瑶虚弱地扭动着身子,不断用手去捶打那名长老;但是她实在太虚弱了,拳头打上去都没有什么力量。

“别乱动,我在给你治疗!”那名长老道;但是在说话时,他的眼中突然流转出一道凶光。

沙安阳见不对劲,连忙大喊:“你给我把手移开,不准再动了!”

但是那名长老置若罔闻,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手上的蓝光骤然变强了几分,木瑶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沙安阳骂了句脏话,直接走了上前,伸手一把抓住了那么长老的头顶,用力向外拉扯;长老的神情登时就是一滞,眼睛翻白,身子不住地颤抖起来,手上的蓝光也骤然消失不见。

这名长老的魂魄没有木伦的那么难拽出来;沙安阳只是几次用劲加踹一脚,就将他的完整魂魄抓在了手上。

那名长老的魂魄使劲挣扎着,张开嘴大喊大叫起来;沙安阳面露凶光,心中顿起杀念,左手飞快的抓住了他的脖颈,手上用劲,将他的脖子捏得慢慢变了形状,接着一声闷响,便炸开成了好几片,落地消失不见。

“你!”木逢春没想到沙安阳会直接做出杀人的事情,愤怒地伸手指着沙安阳的鼻子,手上淡绿色光又亮了起来:“我们已经帮她在治疗,你怎么还杀人!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沙安阳不为所动,向前走了一步,脸上阴沉似水,眼神中闪烁着凌冽杀机,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放在木逢春的面前:“你去检查,刚才那个老不死对木瑶做了什么。”

木逢春面色变得无比难看,眉头如同沙虫一般,扭动起来;但是对虚无的畏惧,还是转过身,将木瑶扶了起来,调转自己的魔力在她的体内检查。

这一检查,木逢春的表情直接僵住了,他分明感受到了一股满含恶意的魔力在木瑶体内四溢,破坏着木瑶的身体;若不是木瑶体内有一个特殊的力量在与其抗争,木瑶现在可能已经是冰凉的尸体了。

木逢春知道了这个情况,心中暗恼那名长老的阴毒,连忙催动自己的魔力,去帮助木瑶化解掉那些恶意的魔力。

沙安阳见到木逢春的手上魔力跳动得十分剧烈,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能冷着脸在一旁看着。

良久,木逢春才完成了对木瑶的治疗,擦了擦满头的大汗,站起身。

“怎么样了?木瑶为什么还没有醒。”沙安阳冷冰冰地问道。

木逢春摇了摇头:“已经没事了,因为体内被破坏了一些,所以需要休息一段时间;现在也请你遵守诺言,把族长的魂魄还回来。”

沙安阳突然冷笑起来:“还回来?还回来再被你们一窝蜂给杀了?”

木逢春将右手按在了左胸前,振振有词道:“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们的。”

这个动作是木族的赌誓姿势,代表着以心为誓约。

沙安阳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不远处,脸上阴晴不定的木伦:“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