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诡峒
第三十四章 煌月城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236  |  更新时间:2020-07-15 10:36:31 全文阅读

夜幕落下,阿飞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准备进去到荒月城。

阿飞抬起手想要放血,突然发现自己出来的太着急,忘了带一柄短刀来了;沙安阳这时献宝似的递上一柄短刀,是阿飞从千城土匪那边收缴来的。

接过短刀,在手上猛然一挥,把木瑶吓了一跳。

这次,阿飞流出来的血,鲜红之中,带着些许淡淡的金色,落地不散,缓缓地往地面下渗透。

荒月城中银辉一闪,阿飞率先迈开腿走了进去,沙安阳和木瑶紧跟其后;有了上一次百足龙的心理阴影,沙安阳和木瑶一步三回头,生怕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什么东西来。

但是这个就无形地拖慢了阿飞的行进速度,时不时要停下来催促两人。

走过先前遭遇道百足龙的地方,地上的百足龙残躯已经支离破碎;从上面的痕迹上来看,是被某种东西噬咬的痕迹,看得沙安阳和木瑶一阵害怕。

木瑶便又开始了游说,从也同样害怕的沙安阳开始,只要让沙安阳打了退堂鼓,再一起游说阿飞,就事半功倍了。

但是沙安阳很没有主见的一句“让飞哥决定吧”,惹得木瑶一阵气结,恨不得骂上两句才解气。

阿飞将路上的百足龙残骸全部踢到了一边,在前面开路;一边开路,一边高声地唱起来巡山歌,给后面两人鼓鼓气。

沙安阳连忙把阿飞的嘴给捂上了;在这个诡秘的地方,暗处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这么大声,若是将怪物招惹来了,那三人基本就嗝屁朝梁了。

走到了上次的百足龙藏身的破墙,沙安阳就是一阵胆寒,身子往阿飞便是躲了躲,生怕里面再爬出来一头百足龙。

继续往里面深入;刚走不出几米的路,三人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住了。

只见到不远处成群的破败房屋断墙上边下边,或是伸展趴着或是蜷曲卷着数不清的百足龙,个头有大有小,但相比于上一次见到的那一头,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乌黑的甲壳在月光下反着光;一头头都静止在地上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木瑶差点惊叫出声了,连忙用手把自己的嘴牢牢捂上了,眼睛瞪成了一对铜铃,身子不住地往阿飞身上躲;沙安阳也是吓得不轻,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扭过脸,去看阿飞的反应。

阿飞对两人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人往回退去,找一个地方将身子藏起来,自己则将大石板拿在手上,悄悄地朝那群百足龙靠近过去。

木瑶连忙要追上去,沙安阳却一把阻止了她,将她的身子按进了掩身的破墙里面,低声道:“飞哥自有把握,我们保护好自己,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沙安阳对阿飞有莫名其妙的相信;从第一次进入荒月城,再到之后去千墨山的路上,所遭遇的一切,以及千城遭遇的土匪,这些让沙安阳对阿飞的信心大增。

阿飞蹑手蹑脚走到最近的一头百足龙身边,左右打量了一遍后,扬起大石板在百足龙的身上使劲砸了一下。

一石板下去,这头百足龙的身上硬壳就被打破了一个大洞,墨绿色的恶臭液体喷溅而出,被砸的百足龙也“嘶啦”一声大叫起身,无数黑足成波浪一般发了疯地律动着。

阿飞见到百足龙醒了,转身拔腿就跑;掩体墙后面的沙安阳连忙把木瑶抱在自己怀中,屏息凝气躲进了墙后;紧接着就看见了如飞一般逃跑的阿飞,身后追着那只被砸伤的百足龙,一路远去。

沙安阳一拍额头,但是怕发出声响,引起其他百足龙的注意,拍在额头上的动静压到了最低: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会相信这个死蛮子!

木瑶挣扎着,想要去帮助阿飞;沙安阳连忙拦着:“小声点,你去了,最多就是个累赘,还是让飞哥自己解决吧。”

木瑶十分不情愿,但是沙安阳说的,的确是事实。

阿飞被百足龙追着跑到了“安全位置”;回想上一次被百足龙追赶,就是到了这个位置,百足龙说什么也不敢过来半分。

但是这次却出乎了阿飞的意料,百足龙不仅没有停下,反而速度更加快地追着过来;阿飞连忙继续拔腿逃跑,一路逃出了荒月城中。

百足龙不依不饶,律动着波浪黑足,也跟着追出了荒月城。

一出荒月城,百足龙的身体突然一怔,定在了原地不动弹了,身体保持着追赶阿飞的样子。

阿飞跑了一会,感觉身后的百足龙好像没有追赶了,疑惑地扭头看去,便见到了百足龙的异样。

心中猜想这会不会是百足龙的计谋,想引自己过去,然后突然发难;想到这里,大石板入手,卯足了劲朝着百足龙掷了过去。

百足龙依旧不躲不闪,直到大石板飞砸在了百足龙昂起的脖子上;一阵哗啦啦声响,那头百足龙竟然碎裂开来,丑陋的脑袋掉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走到近前查看,这才发现百足龙已经变成了一尊石像;心下大喜,这下直到怎么对付百足龙了!

抓了几把沙子把大石板上的绿色液体擦掉,背上又进了荒月城。

但是这一次进入,让阿飞愣在了当场。

入目而来的,不再是之前那副荒凉景象:路道边的房屋整齐排列,灯火连天;屋门前、路道旁,人来人往,其中夹杂着孩子们的嬉笑打闹;还有些人,在路道边,星罗棋布地支起了一个小篷子,小篷子下几块木板搭建起来的一个小木台,木台上摆放着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大声吆喝。

城中一片生机勃勃,哪还有之前的那副死城的模样。

阿飞心下生疑,在人群中穿梭;这些人看着与千城人打扮无异,脸上挂着笑容,谈笑风生。

但是阿飞依然觉得古怪,因为这里的人全都没有腰部以下的位置,看着就是半个人飘在空中,诡异至极。

阿飞走到一个小篷子前,拿起了木台上的东西随意翻看了几眼,随口问道:“兄弟劳驾,敢问这是什么地方?”

那人抬头打量了阿飞一眼,立马挂上了笑容,热情道:“哟!这位小哥看着面生,不是城中人吧!这里啊,就是大名鼎鼎的煌月城!”说着,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高大建筑给阿飞看:“喏,你看那写着的!”

阿飞抬眼瞥了一眼,见到了那座高高的建筑;大门上面的位置,有明显被削割平整的痕迹;平滑的石面上,刻着几个龙文的字:煌月城。

阿飞将手上的东西又放回到木台上,穿过人群到那最高的建筑物面前。

建筑物十分恢弘气派,整座建造都是由黑色的长石建成,墙面光滑反光,尖顶直指天空;巨石大门前立着四根需要双人怀抱的白色支柱,支柱上分别刻画着长爪子的蛇、有九条长尾羽的鸟、长着翅膀的虎和一只被蛇缠着的龟。

有了上次乱闯千文塔放出混沌,给千城带来大灾难的经历,阿飞这次收敛了很多,拉过身边的一个人询问了这建筑物的来历。

那人被阿飞拉住,显得有些不耐,但是看见阿飞长相凶狠,当时所有的不耐烦全部一扫而空,换上了一副谄媚的表情;如果不是阿飞提着他的衣服,可能当时就跪在那了。

那人讪讪地笑着,满眼的恐惧色彩:“这位大哥,我、我没钱。”

阿飞没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倒嘶了一口气,想问点什么;那人却以为阿飞不耐烦了,连忙伸手大叫:“大哥!我给钱!我给钱!”

说着在身上胡乱地摸索,抓出了一把白色的小块,托到了阿飞的面前。

阿飞看见小块,拿起一颗在眼睛看了看;入手的感觉像是铁,但是却比铁要轻上不少,也不如铁坚硬。

阿飞疑惑道:“这是啥?”

那人愣了一下,道:“钱、钱啊;”说着顿了一下,似乎想通了什么,连忙又道:“银子!这是真银子!大哥,您拿好,我还有事先走了哈!”

说着,那人把手上的银子塞进了阿飞的手中,转身就打算跑。

阿飞眼疾手快,一把又抓住了那人的衣服,将他拽了回来;那人哭丧着脸,扑通一声跪在了阿飞的面前,合掌祈求道:“大哥,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阿飞皱了皱眉,见这人并没有腿,但是刚才跪下的声音听着真切,不禁心中生疑,上下打量着矮了半截的人,随即又将手上的银子又塞回了那人的手中,揪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我不要你的银子,你告诉我,这个叫煌月城的建筑是什么地方?”

那人愣愣地看了自己手中,失而复得的银子,又试探地看了看阿飞:“你…不知道这里?”

阿飞点了点头,但是情绪上有些不耐烦了;那人见到阿飞不耐烦,连忙道:“我们这个城叫煌月城,孟章帝国人应该都知道啊;至于这座城堡,是孟章帝国的执行府,犯了大罪的,都会到这里受死;据说,孟章神有时还住在这里呢!”

说完,那人就静静盯着阿飞的脸,但是阿飞捏着下巴在想什么事情,一直没有反应,忙伸手在阿飞面前晃了晃:“大哥,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走了?”

阿飞没理会他,随意地摆了摆手;那人如获大赦,迅速起身,扭头拔腿就跑。

孟章这个名字,最近可没少听到,千城的祭司也说了一些有关孟章的事情,这让他也有了些思路;但是祭司说的含含糊糊,还有好多疑问都没有解答,还让自己去问问青石锋。

抬腿迈上了城堡的阶梯;城堡的大门紧闭着,身边也没有驻守的人员。

推了两下门,门极为沉重,阿飞推得脸红脖子粗,也没能推动半分;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吆喝:“干嘛呢!这么想进去?”

阿飞扭头看去,只见到一群人,“站”在执行府的阶梯下;为首的人,身着青红色衣服,衣服上绣着一条大蛇图案。

这人身高六尺,脸上留着浓重的络腮胡子,膘肥体壮,脸上长着两块横肉,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而这个人后边还躲着一个人,正是那个给阿飞银子的人。

那人躲在青红衣身后,一脸愤慨地指着阿飞道:“就是他!他半路抢劫我!”

青红衣目光盯着阿飞,对身后的一群黑色衣服的人晃了下脑袋;一群黑衣人立马上前,手中黑色的短棍对着阿飞:“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

阿飞皱了皱眉头,转身三拳两脚,把这几个黑衣服的打倒在地,走到青红衣面前,与他凝眉互瞪:“飞爷几时抢劫他了?”

身后那人有些胆怯了,往青红衣身后又躲了躲,不敢说话。

青红衣与阿飞对视着,心中也感觉有一股淡淡寒意,特别是见到了阿飞这与众不同的灿金色眼眸;但是没有表现出来:“有我在,你大胆说便是。”

那人犹豫再三,扯着嗓子大声道:“就是他!我先前从这里走过,他莫名其妙把我抓住了,强抢了我的银子!”

青红衣冷笑,微微扬起了头,眼中尽是对阿飞的不屑:“你还有什么好说。”

阿飞眉头皱了一下,也冷笑道:“飞爷要是想抢,他还能在这站着?”

青红衣怒道:“狂妄!”说着,身子后退了一步,抬手抓向阿飞的肩膀。

阿飞也不慌不忙,肩膀一歪,伸手抓在了青红衣伸过来的手腕上;青红衣想要抽手回来,但阿飞抓住他的手,如同钳子一般姥姥钳住,根本挣脱不开。

阿飞伸手,将躲在青红衣身后的那人拽到了自己面前,甩手给了他一巴掌,怒声问:“说!飞爷有抢你没抢?”

那人早就被吓懵了,又被阿飞打了一巴掌,当时就耳朵嗡鸣一片,脑袋发蒙,脚下不稳几欲摔到。

阿飞见他不回话,反手又是一巴掌;青红衣看不下去了,怒道:“你问话就问!动手算怎么回事!”

阿飞不理不睬,挥手又是一巴掌;青红衣连忙出手阻拦阿飞打过去的手掌。

两掌相对,青红衣感觉到自己的手上关节响了一声,接着就是一阵麻木感;麻木过后,就是钻心的疼痛,脑袋上冷汗就直接下来了。

阿飞自觉没意思,松开了抓着青红衣的手,顺手又把被打蒙的那人推倒在一边,嘴里嘟囔着:“我同你们一群没腿脚的人争论什么。”

此话一出,青红衣和被打蒙的人身体都是一滞,定在了原地;路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停止了,嬉戏打闹的孩子停止,高声吆喝的人也一齐静止了,偌大一个煌月城顿时鸦雀无声;仿佛时间定格在了这一刻。

阿飞不明所以,伸手在青红衣的面前晃了晃:“喂!喂!你们怎么了?”

话音一出,所有人都在同一时刻脑袋一扭,看向了阿飞;扭转脖子发出的咔啦声,听得阿飞心头一麻,莫名地感到了悚然。

四下环顾,见到这些人中,有些人的脖子扭转成了一个诡异的样子,甚至有些人背对着自己,也将头转了过来看自己。

阿飞咽了咽口水,心底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不经意间发现人群中的一个空档,拔起腿就往那个空档钻去。

与此同时,全城的人都动了起来;他们的眼睛全部变成了血红色,红光外泄,伸着手朝阿飞扑来。

阿飞连忙往回跑,躲闪着,很快被逼到了城堡的大门边,没了退路。

但这群人还依然在朝阿飞缓慢地过来;这个时候,他看到了恐怖的一幕:这些人脸变得极为古怪,像是融化了一般向下流淌,五官也诡异地移动了位置,嘴里咕噜咕噜发出着听不懂的声音,就像是在水中说话一般;手缓缓抓向了阿飞的脸……

“我靠!”阿飞一声惊叫,从地上弹坐了起来,瞪着眼睛,身上的兽皮衣都被汗水浸透,冰冰凉贴在身上。

沙安阳和木瑶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木瑶先一步抓住了阿飞的手,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了阿飞?”

阿飞愣愣出神,眼神茫然地转头看向身边的木瑶和沙安阳,使劲咽了咽口水问道:“那些没有腿脚的人呢?”

“那些只是幻境罢了。”不远处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寻声看去,只见到一个怪物趴伏在不远处的地上:怪物身形宽扁修长,布满鳞片;八首人面,其中七张面孔长在背上,脸上喜怒哀乐表情各不相同;八手八尾,浑身青黄。

阿飞一见这怪物,立马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手将木瑶和沙安阳拦到了身后,一手抓起了大石板,对着怪物做出了战斗姿势。

怪物动了,八只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八双眼睛如同十六点萤火一般,在夜色中闪亮:“怎么?你想要对我动手?”

身后的木瑶也压了压阿飞的手,解释道:“阿飞,他是好怪物。”沙安阳也跟着附和。

阿飞放下了石板,但是对怪物的戒心还是没有解除,浑身的肌肉依然紧绷着,盯着怪物的一举一动;只要它有轻举妄动,马上就可以防备:“怎么回事?”

木瑶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是他带着你找到我们的;还顺便把盘踞在这的百足龙全部驱赶走了。”

怪物八只手动了起来,移动着扁长身子缓慢地来到阿飞的近前;它目光如炬,眼中的光芒看着人心惊胆战。

怪物看了阿飞好半天,才道:“你醒也醒了,没什么事情,赶紧离开这里。”说完,扭转身子离去了。

怪物的行动如风,一瞬间便消失在了三人的视野之中;

怪物离开了好一会,阿飞才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木瑶拉着阿飞的胳膊道:“阿飞我们走吧,那个大怪物好像不太喜欢我们在荒月城。”

阿飞晃了晃手:“他不喜欢是他的事情,我们天水寒还没找到,不能就这么走了。”说着,阿飞将大石板背到了背上,朝着荒月城里面走去:“我发现了怎么对付百足龙了。”

木瑶有些恼怒,使劲跺了跺脚:“你怎么这么死犟呀!”

但是阿飞不搭理她,连头也没回一下;沙安阳尴尬地笑了笑,也跟在阿飞的身后往荒月城深处去。

一路上,果然没有再见到一头百足龙,好像百足龙全部消失了一般;这对三人来说倒是件好事。

又走了不知多久,眼前的视野变得开阔了,破败的房屋变得稀疏;满地上都是一些不知名的草叶,随着风轻轻摇摆着;踩在上面发出了沙沙声音,听着很是惬意。

走了两步,阿飞突然停住了脚步,扭头盯向了左边的方向;身后跟着的两人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有什么危险,连忙凑到阿飞身边,也扭头看了过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但就是什么也没看到,才更加让人感到恐怖;沙安阳连忙问阿飞发现了什么,声音有些颤抖,听得出来他十分害怕。

阿飞凝目看了一会,一脸的疑惑;随后摇了摇头,淡淡说了句“没事”,挥了挥手,叫着两人继续前进。

木瑶害怕极了,伸手抓住了阿飞的胳膊,紧紧跟在他的身边;沙安阳左顾右盼,脸上的恐惧神色掩饰不住地流露出来。

接下来的一段路,阿飞每走上几步,便会突然顿足,或是往左或是往右,不知道是在看什么,木瑶都一度怀疑,阿飞是不是故意这么做,吓唬他们的;但是见到他脸上的疑惑神情,又不似作假。

没过多久,木瑶忍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她迟早要被吓成神经病;一把拽住了阿飞,摇晃着他的胳膊大声问道:“阿飞!你到底在看什么呀!”

阿飞指了指自己看着的的方向道:“你没听见那边有人在叫我吗?”

两人都是一愣,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屏住呼吸,侧耳倾听;但是这里除了风吹动草叶的声音,以及阿飞沉重的呼吸声,再无其他声音,更别说有什么声音叫阿飞的名字。

木瑶犹豫了一下,问道:“你真的听到了吗?”

阿飞认真的点了点头,又把头转到了另一边;木瑶和沙安阳对视了一眼,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阿飞与众不同两人也是知道的,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只是他们听不到罢了。

不管到底有什么,两人是被吓得不轻,纷纷挤到了阿飞的身边;木瑶见到与阿飞一般高的沙安阳也挤到阿飞身边,满脸的害怕之色,忍俊不禁,倒是没那么害怕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