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诡峒
第三十五章 天吴
作者:鱼蛮子  |  字数:5630  |  更新时间:2020-07-16 10:36:19 全文阅读

又走了两步,阿飞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对身边两人道:“你们在这等我,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在叫我。”

说完话,将大石板往地上一插,留给两人作防身用,自己飞也似的朝着右边的方向飞奔而去。

木瑶连忙叫喊阿飞;但是阿飞好像没有听到一般,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阿飞一走,两人便失去了“保护神”;最要命的是,木瑶害怕,沙安阳比她还要害怕;两人各抓着大石板的一边,胆战心惊地等在原地。

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真的有什么,木瑶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自己这边;问了沙安阳,沙安阳也说有这种感觉。

不一会,轻微地沙沙声传来,很明显是草叶被踩动的声音;两人的神经猛然一紧,连忙挤在了一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沙沙声越来越清晰,不远处的草叶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踩下去了一块,露出了一个又一个脚印,看方向,正是朝着两人的方向缓慢过来;但是脚印上面却什么都没有。

两人只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浑身如遭雷击一般发麻;这种看不见的东西,比能看见的更加令人恐怖。

两人惊叫着朝阿飞离开的方向跑去,嘴中不停叫喊着阿飞;身后的脚印停在了大石板边上,脚印上传出了一声咳嗽,微弱的叫喊出了一个名字:“安阳……”

两人发了疯的边喊边跑,很快就在远处发现了蹲在地上的阿飞;连忙叫喊着跑了过去。

阿飞扭过脸,对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但是两人早就被吓破了胆,根本不理会阿飞的手势,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阿飞听不清两人凌乱的话语,伸手将两人的嘴给捂上了,压着他们的身体蹲在自己的身边,对着地上努了努嘴道:“小声点,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两人来到了阿飞身边,心安了不少;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情,一齐向阿飞努嘴的位置看去;一看之下,就愣住了。

在地上有个草窝,草窝中里面爬满了很多只巴掌大的虫子,这些虫子都长着一张人脸,双眼闭着,均匀地呼吸;仔细去听,能听见这些小东西的呼吸声,十分像在叫喊阿飞的全名。

沙安阳大感好奇,伸手戳了那些虫子一下,小虫子们被打扰,醒了过来,小小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表情,随即张嘴大叫起来,声音尖锐刺耳。

三人忙用手捂住了耳朵,转身想逃离这个地方;但是一回身,就看见一直惨白僵硬的人脸出现在面前;沙安阳和木瑶没防备,被这样一吓,差点晕了去,失声尖叫起来。

阿飞运动神经发达,条件发射地大吼了一声,抡起一拳打在了那张人脸上;人脸被重重一拳打歪到了一边,三人才看清人脸来自何方,正是之前那个怪物的脑袋。

怪物晃了晃脑袋,惨白的脸上露出了狰狞恐怖的表情,扬起身子厉啸一声,伸出三只长手,快如闪电抓向三人。

阿飞往边上一跳,躲开了怪物的大手;但是木瑶和沙安阳没有阿飞这么好的身手,一下就被怪物抓在了手上。

阿飞站定,指着怪物吼道:“把他们给飞爷放下!”

怪物将两人举到了半空,背上的七张面孔突然立了起来,纷纷露出了诡异的表情;八张白脸上的眼睛一齐睁开,幽蓝色的光从眼中射出,照在了阿飞的身上:“你们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

沙安阳看着自己悬空的双脚,吓得魂不附体,连声求饶:“怪物大哥,我就是戳了一下,啥也没干啊!您大怪物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

被目光照到,阿飞感觉到一个摄人心魄的胆寒,脑子一阵一阵的恍惚,脚下发虚。

换了一个站姿站好,伸手再一次指着怪物道:“你把我朋友们放下来,有话我们可以好好说!”说完,阿飞都感觉不对劲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过?

怪物凝视了阿飞半晌,将两人缓缓放到了地面上,但是大手依然握着没有松开;怪物伸长脖子,将脑袋探到了草窝上;草窝中的人脸小虫子一见到怪物的脸,立马就安静下来了,发出了阵阵令人毛骨发寒的笑声。

怪物把头收了回来,背上的七张白脸重新躺回了背上,抓着沙安阳和木瑶的大手也松了开来:“你来这里干嘛?我先前不是让你走了吗!”

两人被松开,连忙快步躲到了阿飞身后;阿飞伸手将两人拦在了身后,抬起头与怪物对望:“你认识我?”

“他自然认识你!”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回答道。

听见这个声音,阿飞眉头就皱在了一起,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便是红绥;果不其然,没过一会,红绥就从远处走到了怪物身后。

怪物扭过头,见到红绥的一刹那,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怎么又是你!”

三人为之一愣,没想到这怪物和红绥还认识啊;不过听怪物的语气,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

红绥微笑不语;怪物的身子扬了起来,四手支撑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红绥:“红眼人类,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忘了与你同来的那人的下场了吗?”

红绥微微躬身,对怪物行了一个很标准的鞠躬礼:“当然没有,孟章座下十二兽之一,天吴大人。”说着,直起了身子:“这次来,为您引荐引荐金鳞,顺便……”

叫天吴的怪物眼睛危险地眯了眯:“顺便什么?”

红绥笑了笑:“顺便问您借水丹一用。”

闻言,天吴的身子扬了起来,背上的七张面孔立了起来,怒声道:“放肆!”说话,大手抓向了红绥。

红绥脚下一晃,身子快如闪电,躲开了天吴的一抓,顺势跃上了天吴的背上,对着七张白脸迅速出了七拳,将七张白脸的额头上,各打出了一个凹下去拳印。

天吴惨叫起来,七张怪脸迅速收回背上,大手胡乱挥舞,眼中幽蓝色光芒四射,朝着红绥不停射去;阿飞先前就感受到了天吴目光的诡异,连忙拉着沙安阳和木瑶退后。

红绥左躲右闪,突然对着阿飞的方向大喊:“小子,说好一起来夺水丹,你怎么不算数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撤了!”说着,红绥转身就跑,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天吴扭转身子朝向阿飞三人,冒着幽蓝目光的眼睛凶厉地看向阿飞:“原来你们是一伙的!”说着话,身子飞扑过来。

阿飞连忙将两人推开,伸手叫停:“等一下,我和他……”

但是天吴根本不给阿飞解释的机会,目光射向阿飞,同时两手一左一右合拍阿飞;阿飞转身就跑,但是被目光所摄,行动迟缓了一步,被天吴双掌合拍在了掌心中。

木瑶下意识地捂嘴惊叫了一声,朝着天吴的大手喊叫了两声。

没一会,阿飞朦胧的回答声从天吴双掌中传出;与此同时,天吴的双掌被撑开了,双掌之间,浑身金光四溢的阿飞,正费力地支撑着天吴的双掌,纵身从里面跳了出来,连忙又向天吴解释起来:“等一下八脸虫,我和红绥那个老混蛋不是一路的!”

但是天吴完全不听阿飞的辩解,厉啸着扬起了半个身子,四条巨手挥舞起来,将阿飞能逃的路全部封死,眼中蓝光电射。

阿飞见天吴这般不讲道理,也不禁恼火起来;高声叫喊沙安阳和木瑶两人躲藏起来,转身就往先前放大石板的地方跑。

天吴以为阿飞要逃,八手齐动,追赶上来,左右拦截,将阿飞拦在了自己控制的范围内。

天吴身形极大,阿飞抵挡起来显得极为心力不足;沙安阳见状,连忙往先前大石板的方向跑去;费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大石板拖到了阿飞不远处:“飞哥,你的石板子!”

阿飞闻言看去,一个就地翻滚,滚到了大石板边上;大石板入手,阿飞的信心大增,浑身金光骤然变强了几分,手中大石板挥舞出残影,对着天吴的大手怪脸疯狂打来。

天吴连着遭到了阿飞的石板,吃痛不已,怒叫了一声,伸手一抓,将半悬空的阿飞抓住了;拎住了阿飞的双腿,抡成旋风般往地面上砸击。

木瑶不住的惊叫,伸出手,两团白色的光团从手上打出,直取天吴的双眼。

天吴的注意力全在阿飞的身上,丝毫没有提防两人的方向;木瑶的白光出其不意,直击在天吴的双目之上,顿时疼得他惨叫连连,摔砸阿飞的手停下了。

阿飞被拎着倒悬在半空,使劲挣扎着,一卷带着血迹的卷书从衣服中掉了下来。

沙安阳眼尖,一眼就看见了那卷书;正是临走时,青墨给阿飞的卷书,说是会用的到;沙安阳一个懒驴打滚过去,抓起了地上的卷书,又连忙跳爬了回来。

打开卷书一看,上面尽是些看不懂的文字;继续往下,便看见了沙族的文字,记录着几段话:若遇到危险,用金鳞的力量;无法动用金鳞,就自食血肉。

显然,这是青墨给阿飞的救命招数;沙安阳将卷书丢在了一边,两只手成喇叭状对倒悬着的阿飞喊道:“飞哥!用金鳞!”

阿飞在半空使劲挣扎,但是天吴的手抓得铁紧,怎么也没法把腿从里面挣脱出来;听到沙安阳的叫喊,回道:“什么金鳞!怎么用?”

阿飞不知道怎么用金鳞的力量,沙安阳就更不知道了;支吾了片刻,又大喊:“那你自食血肉!自食血肉应该能行!”

阿飞闻言,也不多思考,张嘴咬在了手臂上,瞬间皮开肉绽,鲜血入口;阿飞皱了皱眉,虽然这是自己的血肉,但是吃人,怎么说也有些恶心。

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口中的血液吞咽下去。

瞬间,一股滚烫的感觉从体内传来向四肢蔓延开来;阿飞只觉着自己像是要着了火一般,痛苦地疯狂扭动身子,意识也跟着越来越模糊了。

但是在沙安阳和木瑶眼中,阿飞的身体在疯狂的扭动之中,刺目的金光骤起,身体开始了极其诡异的变化,就如同第一次进入荒月城时一般,变成了半人半兽的模样。

变成半人半兽的阿飞仿佛没有自主意识一般,嘴里低吟了一声,身子猛转,从天吴的手中挣脱出来,手爪一挥,便在天吴的巨手上留下了三道又长又深的伤口,蓝色的血液从伤口中流出。

天吴手上一疼,眯开了眼睛看去,便看见了变成半人半兽的阿飞,惊诧地双眼之间瞪大了:“龙魂!”

沙安阳和木瑶听了一愣,都不理解天吴所说什么意思。

阿飞伸手接了一捧天吴手上滴落下来的血液,仰头喝了下去,随后猛甩了几下脑袋,嘴里嘶吼着窜身而起,手爪朝着天吴的身上抓去,张嘴对天吴的身上撕咬,如同一头饿极了的野兽一般。

天吴连忙躲闪,双眼中蓝光骤起;但依然不是阿飞的对手,身上脸上,皆留下了无数伤口,狼狈不堪。

天吴四手齐用,左右拦截着阿飞的攻击,同时对躲藏起来的两人大喊:“快!想办法让他恢复过来!”

沙安阳却道:“你要杀我们的时候,怎么没不说这话?”

天吴又抵挡了一会,抓住了阿飞的一个攻击空档,将阿飞暂时打退了一段距离,怒吼道:“你们要是不让他恢复过来,他也会撑不住的!我们就同归于尽!”

沙安阳不以为意,只道是天吴打不过阿飞,在这找借口忽悠自己;但是木瑶却拉了拉沙安阳,指着身影快如闪电的阿飞道:“阿飞好像有些不对劲!”

沙安阳也凝目观瞧,果然发现阿飞的七窍中,流淌出了金、红两种液体,不知道是血和什么。

沙安阳连忙将卷书抓了起来,眼睛飞速地在里面寻找怎么让阿飞恢复过来的法子;但是卷书中并没有写。

“我来!”红绥的声音突然想起,随着声音,红绥突然出现在阿飞的背后,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腰上,将他的身形打乱了,同时对天吴大喊:“快!动手!”

天吴不敢耽搁,双掌合握,猛地将阿飞拍到了地上;这一掌将阿飞直接拍得陷入了地面好几寸,猛吐出一口鲜血,自我的意识恢复了,缓缓又变成了原本模样。

躲在暗处的两人连忙跑了出来,将阿飞扶了起来,替他抹拂着胸背。

红绥见到两人冷哼道:“不清楚状况就瞎指挥,哼!”

木瑶不悦地抬起眼睛,冷冷道:“你以为这怪谁?”

红绥冷着脸不说话,但是眼神中又透露出了杀意,朝着木瑶就逼近过来。

木瑶觉察到红绥靠近,扭头就看见了红绥满含杀意的眼神,浑身一阵寒意;阿飞咳嗽了两声,眼睛盯向了红绥:“你要干什么?”

红绥冷笑:“干什么,就干……”一边说话一边抬起了手;但是话还没说完,天吴毫无征兆的突然发难了。

伸手抓住了红绥,双目之中幽蓝目光骤起,直射在红绥身上;红绥痛苦地呻吟起来,浑身发力从天吴的手中挣脱开来,双脚虚晃着要跑。

但是天吴哪容得他逃跑,身子扭动起来,身子横扫,将红绥击飞倒地,剧烈的咳嗽起来;天吴的八张脸一齐变得狰狞恐怖,对着红绥同口同声道:“你不是想取我的水丹吗,你来取啊!”

红绥躺在地上,虚弱地笑了笑,不作答。

红绥失去了反抗能力,天吴也随即罢手,转过身,朝着阿飞三人的方向过来:“金鳞,念在我们同源的份上,我放过你,赶紧滚!”

阿飞还没来得及说话,躺在地上没有反抗能力的红绥突然暴起,眼神凶厉无比,朝着天吴的背上扑去,身形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天吴的脑袋后面,抡起了胳膊。

木瑶见状惊呼,连忙要提醒天吴当心背后,但是还是迟了一步,红绥已经将手猛地刺入了天吴的后脑,一阵搅动抓出来血淋淋的石头,是一颗幽蓝色的不规则晶体。

天吴惨叫起来,身子疯狂的扭动起来,八只长手乱舞着抓向背上的红绥;红绥纵身一跳,脱离了天吴的攻击范围,晃了晃手中的晶体邪恶一笑:“天吴大人,水丹我就借走了,您安好。”说完话,一个飞身就消失在了视野之内。

天吴的眼中蓝光大亮,朝着红绥逃离的方向电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随即就听见不远处红绥的一声惨叫。

之后,天吴便浑身一软,跌趴在地上;木瑶连忙想上前去查看天吴的状态,但沙安阳将她拦住了:“你等一下,你没看到他怎么想杀我们的吗?”

犹豫再三,木瑶终归善良,还是不顾沙安阳的阻止,小心翼翼地爬到了天吴背上,查看天吴的伤口。

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捂住了嘴巴,一阵恶心;天吴的后脑上被开了一个巨大的血洞,血洞之中被搅地血肉模糊,还混杂着白色的物质。

木瑶怯生生地问道:“你、你没事吧?”

天吴趴伏在地上,冷哼道:“我的水丹被取了,你们的目的也达到了!赶紧走吧,我已经成为将死的臭皮囊,对你们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阿飞咳嗽着,撑着沙安阳的肩膀站了起来,指着天吴的大脸道:“谁要你的什么水丹尿丹,天水寒在哪!”

天吴愣了一下,眼睛盯着阿飞看了半晌,道:“你们不是要我的水丹,而是要天水寒?”

阿飞再欲开口,但是突然一阵气短,剧烈咳嗽不止;沙安阳一边拍打着阿飞的背,一边将三人的来意讲诉给天吴。

听罢,天吴仰头大笑起来:“我居然信了那个红眼人类;现在这副鬼样子,也是咎由自取。”说着,自嘲地摇了摇头。

木瑶从天吴的身上爬了下来,看着自嘲的天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拍了拍他的大手道:“没事,人都有年少之时;你好好养伤,我们先走了。”

天吴叹了口气道:“水丹被取,我已经活不成了。”

说着大脸扭到了木瑶的方向,死死盯着她;木瑶被看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你的问题我可以帮助你,也算是对你们的一个补偿吧。”说着,天吴猛地一扬身子,在三人惊诧的目光下,将自己的长手刺入腹腔,一番搅动后,取出了一团幽蓝色的液体,一把塞进了目瞪口呆的木瑶嘴中。

木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吞咽了下去;一股腥臭味道在口腔中绽开,恶心得她不停干呕;沙安阳惊诧:“你给她吃了什么?”

天吴脸上划过了一丝难名的笑容,身子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将自己的大手盖在了自己孩子容身的草窝上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