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千墨
第十五章 中毒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2020-07-04 01:52:42 全文阅读

夜幕降临,阿飞的熊拉车没有像前一个晚上,就此停下修整;这是沙安阳的主意。

沙安阳告诉阿飞,金牙果然是一种睚眦必报的恶劣生物,这次它们抢劫不成,还被杀了不少同伴,势必要报复,所以还是先跑到远一些,彻底的把金牙果然甩开了,再做打算。

阿飞一开始对沙安阳的建议是不以为然的;之前已经打退了一次金牙果然,就算它们来报复,大不了再杀几只,撑死了就被咬上两口。

沙安阳摇头说阿飞想法简单了,如果只是这群金牙果然,就算再多几只也无妨;怕就怕这个族群中,有金牙果然王;金牙果然王与先前所见到的普通金牙果然不同,单单从体型和力量上来说,都不是先前那些能比拟的;而且有一只金牙果然王,就必定有成千计的金牙果然族群。

只听沙安阳的口头描述,阿飞实际上依然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沙安阳既然这么说,那一定有他的道理。

二飞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不停打哈欠了;狗头黑熊能定时起床,当然也要定时睡觉;此时的时分早就已经超过了二飞的睡觉时间,本能的生物钟让它困顿不已。

阿飞拍了拍二飞的脑袋:“辛苦你了,等跑出了这里,让你好好休息个够!”

二飞“嗷”的回应了一声,使劲甩了甩狗头,想要把困倦甩到一边去。

阿飞想拿一块肉来,给二飞提提神;伸手向后边:“阿阳,拿一块肉给我!”

没有回应。

阿飞又叫了一遍,依然没有得到沙安阳的回应,有些奇怪,心想“这小子该不会是睡着了吧”;扭头看去,沙安阳果真是躺在板车上睡着了。

阿飞小心翼翼地从二飞背上跳到板车上,准备自己拿一块肉去;随即便发现了不对劲:沙安阳并没有睡着,而是侧躺在板车上,呼吸十分急促;仔细打量了一眼,他的面色不正常的潮红着,双拳紧握,看着好像十分痛苦。

阿飞连忙把沙安阳扶了起来;当手接触到他身体,竟热的有些烫手,心道不妙,忙摇晃着唤他的名字。

沙安阳此时意识有些模糊,嘴里只是不停地说着“水”,声音有气无力;阿飞也没多想什么,倒了一大碗水就往沙安阳嘴里灌;动作太过粗鲁,反而把沙安阳给呛着了。

沙安阳一呛水,意识也恢复了些许,扭过头剧烈咳嗽起来,抗拒地推开阿飞抵在自己嘴上的碗,有气无力骂道:“你个死蛮子,想杀我就给个痛快的。”

阿飞忙放下碗,将沙安阳转了个面,拍打他的后背,帮他把呛进气管的水拍出来;但阿飞手劲太大,拍得沙安阳险些一口血吐了出来。

沙安阳急忙弓起身子,逃出了阿飞的魔爪,靠在一旁的水袋上喘息着;阿飞又动了动身子,想要靠过去,被沙安阳伸手阻拦住了;他可不敢让阿飞再照顾他了。

阿飞在车的另一边坐着,看着虚弱的沙安阳:“你这是犯了什么病?”

沙安阳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脸,烫得像是喝醉酒一般;苦笑着摇了摇头:“恐怕是那些金牙果然的牙齿上有毒,我被咬的比较严重,现在就是中毒了。”

阿飞一听沙安阳中毒,也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和沙安阳一样发烫:“怎么我没有事?”说着,转头看了看还在奋力奔跑的二飞,见二飞除了犯困以外,没有什么异常,又道:“二飞也没有事情,我看就是你身体太差,犯热病了。”

沙安阳摇头,依照自己的猜想解释起来:“不是这样;你被咬的最少,所以只有一点点毒素进入体内,所以对身强力壮的你构不成什么威胁;二飞因为是荒兽,天生的自愈能力很强,这些毒素对它来说,应该问题不大。”

其实沙安阳心里对阿飞没有中毒还有另外一个猜测,便是在荒月城,阿飞变成的人形金色野兽那次;猜测阿飞的身体可能异于常人。

阿飞听闻沙安阳的猜测解释,觉得十分有道理,转而又问:“那现在怎么办?那些黄牙猴子的毒怎么解?”

沙安阳闭上眼睛,回忆起以前沙满老人说的话;毒物的周围,必定有解药,然而最直接的解药,便是毒物本身。

沙安阳睁开眼睛,对阿飞道:“金牙果然,你弄些金牙果然的血给我喝了试试看。”

闻言,阿飞抓起身边的金牙果然尸体,猛然把它的脑袋拧了下来,用碗去接血;但是这些金牙果然可能死亡时间太长了,身体里面放不出一滴血来。

沙安阳苦笑起来:“飞哥,看来天要亡我;今天我估计就交代在这了。”

阿飞眼睛一瞪,耍起横来:“诶,那可不行,你要是敢就交代在这,我回去就往你们沙族的水井里面撒尿!”

沙安阳听了阿飞的“威胁”,不禁笑了起来,但是因为身体虚弱,笑了两声又剧烈咳嗽起来。

“嗷嗷嗷——”

两人正笑着,前面的二飞突然嚎叫了两声,摔到在地;疾驰的板车撞在二飞的身上,一股惯性车直接倒翻过去,车上的两人和东西一起飞着出去,摔在了地上。

阿飞以为二飞是睡着了,把沙安阳扶着坐了起来,伸手去拍了拍它的大屁股;沙安阳靠坐在水袋上,发现二飞此时眼睛圆瞪,嘴里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嘴角边还泛着一些白沫子;便将这些指给了阿飞看。

阿飞闻言,转到二飞面前,见到它脸上的表情极其痛苦,低下身子问它:“二飞?你是不是累坏了?要不要我拿块大大的肉给你吃!”

二飞依然呼哧呼哧喘气更加剧烈了;沙安阳这个时候道:“飞哥,它可能也是毒发了。”

此时二飞的毒发,更加印证了沙安阳的另外一个猜测;连荒兽都抵抗不住的毒素,阿飞居然和没事人一样,这已经不是被咬得少能解释通的。

阿飞急的原地打转;沙安阳和二飞同时毒发,金牙果然的尸体里面弄不出血液,这里又是荒野之地,这可如何是好。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阿飞这边急头白脸的,远处传来了浩浩荡荡地声响;仔细听去,这浩浩荡荡的声响中,除了无数脚步声还有尖叫声;这尖叫声正是金牙果然的叫声;这浩浩荡荡的声响,可不是十几二十只金牙果然能发出的。

听到这动静,沙安阳烧红的脸都白了;但阿飞却十分兴奋,握了握沙安阳的手,又在二飞的腰上拍了几下:“你们在这等我,我去给你们弄解药!”

说着,从车上抓起大石板,迎着金牙果然的方向跑去;沙安阳想阻止却没来得及,阿飞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种阵仗代表着什么;这种阵仗,代表着这是有一头金牙果然王带领的金牙果然族群。

阿飞挥舞着大石板迎上金牙果然群,当他看清楚时,不禁也是愣了一下:这群金牙果然数量极其庞大,成百上千只,尖叫着,浩浩荡荡赶来。

阿飞下意识就想往回跑;他是头脑简单,但不是傻子,面对这种根本没有胜算的仗,不跑就是大傻子。

但是转念一想,沙安阳和二飞都中了毒,自己要是不带金牙果然的血回去,一人一熊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阿飞原地站定,将石板立在地面上,手扶大石板,对着浩浩荡荡的金牙果然群怒吼了一声:“你们飞爷在此!有种的,就来吧!”

这一声吼,金牙果然群竟是被吓到了,纷纷停了下来,更有向后躲闪的;阿飞对这个结果也是意想不到;所谓一鼓作气,既然已经把这群黑猴子吓住了,那就再加一把劲,杀它几个,让死亡的恐惧吓退它们!

想着,阿飞左脚在石板底下一踢,抓着石板的右手也同时借力,横抓石板,朝着金牙果然冲了过去,想着最前面的两只金牙果然抽了过去。

这两只金牙果然反应不及,被阿飞这大石板结结实实打到了脑袋,惨叫了一声,双双倒地不起,其中一只直接断了气。

阿飞又把大石板往地上一立,横眉怒目扫视了一眼金牙果然群,深吸一口气怒吼道:“还有哪只腌臜泼猴!不怕死的统统上来!”

金牙果然们果真被阿飞这气势给吓到了,纷纷往后退了两步;这时,其中一只金牙果然带头尖叫起来,朝着阿飞冲了过去,其他的金牙果然受到鼓舞,也一齐尖叫着,朝阿飞扑过来;这个结果更是阿飞始料未及的。

阿飞连忙转身就想跑,但是晚了一步,先冲过来的金牙果然先一步咬住了阿飞的小腿,其他金牙果然也一齐蜂拥而至。

阿飞连忙用大石板挥舞、劈砸,但是金牙果然的数量太多,阿飞根本顾及不来;拍死了前面来的几只金牙果然,背后又爬上来几只;扯掉了身上的金牙果然,其他的金牙果然又填补上了空缺。

没多久,阿飞身上便挂满了金牙果然,并且还是更多的在往上爬;阿飞大喊起来,双手抓住石板,原地旋转起来;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地上的金牙果然一时间没法跳上阿飞身上;身上的金牙果然也陆陆续续掉落下来。

待到身上的金牙果然全部掉落下来,阿飞一边旋转,一边抓着石板拍打向地面,将地上晕乎乎的,以及没来及逃窜的金牙果然们全部拍成肉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