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千墨
第十四章 金牙果然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197  |  更新时间:2020-07-03 13:34:29 全文阅读

这一晚上还算太平,除了几只夜晚觅食的沙狼,在两人周围徘徊,不敢靠近以外,没有遇到其他什么荒兽;阿飞也自然没有叫醒沙安阳,让他好好休息,白天还需要赶路。

天刚蒙蒙亮,二飞就已经醒了;青族训练狗头黑熊的时候,就严格训练了它们的作息时间;根本不需要去叫它们,到点就会自然醒,雷打不动。

二飞一醒,张开大嘴打起来哈欠,甩了甩狗头,对着阿飞吐着舌头;阿飞从车上弄了一盆水,让二飞喝了个饱,转过身把沙安阳叫了起来:“我们可以继续赶路了。”说着,阿飞感觉困意上来了,打了个哈欠继续道:“我睡一下,你看着些路。”

说完,翻身上熊背,对二飞说了些什么,便躺下睡着了;沙安阳收拾了一下,去搬地上的大石板,才发现阿飞一直背着的大石板居然重得超乎想象;沙安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才将大石板给拖上了车。

往车上一躺,喘得都不行了,抬起手对二飞挥了挥,示意可以行动了;二飞怕吵醒了阿飞,前面一段路走得很慢,直到车子趋近平稳,才慢慢加速起来。

这一跑,便跑到了日上竿头,悬在头顶的烈日肆意挥洒着灼烫的温度;沙安阳只是坐在车上,都感觉着温度有些受不了,抖着自己的腰间的兽皮,驱散炎热。

二飞这个时候,毫无征兆地突然停下,板车又是一个急刹车,沙安阳没防备又一次从车上翻了出去;阿飞这时候正睡得香,梦里就感觉自己轻飘飘地飞了起来,随后直直砸落在地上,心脏猛然一跳,惊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上就传来疼痛的感觉。

阿飞站起身,虎着脸准备去训斥二飞,但看见二飞的样子,也愣住了;只见二飞前身压低,后腿绷着,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呲牙凶恶地对着前面,喉咙里发出阵阵低吼声。

阿飞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二飞感受到了什么危险;随即从车上抓起大石板,伸手去拉沙安阳,只见到沙安阳傻愣愣地坐在地上,目光也直勾勾看着前面。

阿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到不远处,几棵犬牙交错的枯树上下,聚集着很多的猴子,看着数量大约有三十多只;这些猴子全身漆黑无比,下巴上长着黑长的胡须,尾巴奇长,比身体长了两倍不止,有些张嘴叫嚣的,露出了一嘴尖利的黄牙。

阿飞见只是一些猴子,当时就笑了;就几只猴子有什么可怕的,这不就是随手料理的事情;阿飞这么想着,坐在地上的沙安阳缓缓开口了:“糟了!怎么遇上了这种东西!”

阿飞一听,觉得里面有什么蹊跷,连忙问沙安阳怎么回事;沙安阳咽了咽口水,指着前面那群猴子道:“这玩意,这玩意是金牙果然啊!”

沙安阳小的时候,听沙满老人讲故事听到过金牙果然;说是沙满老人曾经走过东大荒的很多地方,那个时候,就遇到了金牙果然。

据说曾经有一种异兽,叫做果然;这种异兽形似猴子,白面黑颊,下巴多彩色胡须,尾巴比身子还长,喜欢群居,是一种十分仁义的生物;这金牙果然就是果然的变种。

金牙果然变种之后,那些仁义的优良品德全部变没了,变成了这种生性无耻、喜欢惹是生非的黑色猴子。

金牙果然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力气出奇的大,不少以貌取猴的人或者荒兽,基本都没落到好下场。

阿飞听罢,不以为然道:“我当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说白了还是一群猴子,你飞爷两板子下去,统统拍死!”

沙安阳刚想在说些什么,盯着两人一熊的金牙果然们已经是耐不住性子,尖叫着上蹿下跳而来;阿飞连忙迅速的解开了二飞身上的麻绳,手抓石板,对着迎面扑过来的一只黑猴子就是一板子;将它直接拍飞了回去。

金牙果然们也蜂拥而至,有些窜上板车,把车上的食物和水抢着跑;有些扑到两人一熊身上,用它们的大黄牙撕咬着。

沙安阳一看见板车上的东西被抢,也不顾扑过来的金牙果然,忙跑过去抢夺;却被扑将上来的金牙果然咬住了大腿、屁股,疼得他脚下不稳摔倒,满地打滚,哇哇大叫起来,手不停的捶打驱赶咬在自己身上的金牙果然。

二飞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它身材肥硕,没法扭过身子咬到腰以下的位置;这些金牙果然就抓住了二飞的这个弊端,专门往它的腰上,肚子上,屁股上咬;没两下,二飞身上就已经挂彩了;二飞咬不到这些烦人的黑猴子,索然直接往地上一倒,就地翻滚起来,用壮硕的身体碾压着金牙果然。

阿飞一面用大石板拍打着金牙果然,耳听得身后沙安阳的惨叫声,忙抽身要去救他,一只金牙果然趁着这个档口,扑到了阿飞大腿上,一口咬了下去;阿飞吃痛,心中怒火也烧了起来,嘴里咒骂了一句,伸手将金牙果然从自己腿上拽了下来,张嘴咬住了它的后颈上,牙齿交错一扭,生生把它颈子骨咬断了。

这只金牙果然恐怕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咬了一辈子其他生物,今天居然让一个人给咬死了。

阿飞手起板落,连砸带咬的,脚下多了好几只金牙果然的尸体;其他的金牙果然也有些怕了,离着阿飞一定距离尖叫,不敢靠近;阿飞立马转身,伸手将沙安阳身上的金牙果然拽了下来,或用石板或用嘴,将它们全部杀死;每拽下来一只金牙果然,都会带下一小部分肉来,这把沙安阳疼得直想死去。

“飞哥!食物!水!”沙安阳忍着身上的疼痛,指着抢了东西还没跑远的金牙果然,喊道。

阿飞瞥了一眼,用大石板对着又要扑上来的金牙果然使劲挥了两下,把它们吓退了几步,转身就去追抢东西的金牙果然。

沙安阳见那群刚被吓走的金牙果然,因为阿飞走了就又聚集起来,朝着自己张牙舞爪扑来,吓得手慌脚乱从地上爬起来,拼命追赶上阿飞。

抢了东西的金牙果然见到阿飞冲了过来,连忙扔下手上的东西,退开到不远处;其中一只窜到前面,张牙舞爪着用尖叫恐吓阿飞;阿飞自然是不理会他的恐吓,抡起大石板砸向,将那只金牙果然砸成了一滩猴子饼。

其他金牙果然看见,顿时胆都吓破了,尖叫着朝远处逃窜;阿飞走到那堆被抢的东西前,伸手提起几个往回跑。

这时候二飞也已经占据了上风了,身体像个黑球一样到处滚,被它压到的金牙果然,要么死要么伤,令其他金牙果然都不敢靠近,离着远远地尖叫着;其中一只小的,可能是初生猴头不怕熊,竟然慢慢靠近,伸爪子要去挠二飞;二飞直接扭动着身子朝它压了过去;一声惨叫,小金牙果然口鼻流着血,趴在地上抽搐起来;看这样子,就算不死,那也至少是个终身残疾。

之前那些金牙果然没了阿飞的震慑,便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弱势的沙安阳;此时沙安阳屁股上挂着两只金牙果然,疼得他到处跑;一咬牙,反手把屁股上的金牙果然扯了下来,带下来不少鲜血,抓着它的长尾巴甩砸在地面;沙安阳觉得,金牙果然甩起来可以当个武器,当时就不跑了,一手抓着一只金牙果然尸体,甩了起来,朝着扑过来的金牙果然砸去。

一开始还没法完全挡住金牙果然的扑咬,手臂上又挨了几口;逐渐顺手后,将两具猴尸耍得像两把流星锤,将靠过来的金牙果然逐一打飞了出去。

阿飞这个时候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了回来,把大石板往地上一插,虎目环视四周:“腌臜泼猴!有种的,朝你飞爷继续来啊!”

周围的金牙果然被他这气势震慑到了,尖叫着,在周边徘徊,不敢靠近;沙安阳这个时候连忙跑到阿飞身后,丢掉那两把“流星锤”,掀开自己的兽皮检查身上被咬出来的伤口。

二飞从地上爬了起来,熊假飞威地扑向金牙果然;金牙果然连忙四散逃窜,远远地对二飞张牙舞爪。

阿飞把二飞叫了回来,倒了一盆水,帮二飞把身上的伤口清洗了一下,重新把麻绳给它套上,自己也解开身上的兽皮,检查清洗了一下伤口;他身上较之沙安阳和二飞,要好很多,只有两三个伤口,不过全部都是豁开的,小部分肉也被之前的金牙果然咬了下去。

清洗伤口时,水淋在伤口上面,带来了不小的疼痛感,阿飞嘴里便骂骂咧咧开了。

伤口处理好了,沙安阳站在板车之上;他现在不敢坐,也不敢蹲,屁股上都快被咬开花了,随意一碰就疼得不行;阿飞把地上的十几只金牙果然尸体捡了起来,扔到车上:“这些畜生敢吃我的肉,今天晚上就把它们剥了吃!”

做完这一切,阿飞翻身坐上二飞的背上;他的屁股上也被咬了一口,一压之下,也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二飞身上被咬得最厉害,腰上屁股上的伤口都不下二十个;扭着头想 舔舐一下伤口,阿飞直接一巴掌拍在二飞的屁股上,喊了一声“走”!

二飞疼得叫了一声,猛的往前一冲;沙安阳经过了两次急刹车,已经养成了随时抱紧水袋的习惯,倒是阿飞没防备,差点掉了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