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卅六章 成仙途中需道种,古秘境内探奇珍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20-06-23 20:26:05 全文阅读

掌门身形站得笔挺,紧盯着他眸光满是冰冷,似乎是第一次真正认识这位相处超过百载时光小师弟。

他半晌后才缓缓冷笑两声,低语道,“我还道你转了性子,原来还是从前那般模样!凡事都要考虑得失,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从来不做!”

“我一直以为你的计划全是对外,从来都是睁眼闭眼,不曾看见,甚至心中暗怀感激。你也的确为宗门做出最大贡献,这百年来在阴影中斩破大妖无数,护我宗门人族安生!”

“可这份荣誉,并不是你算计门下弟子的理由!忘情,现在的你,居然连自己的徒弟都开始逐步纳入你的谋算!”

“小长生虽天赋亦称绝佳,但绝无可能连破如此境界,必然有你从中推动!你是想要拿他来干什么?”

缥缈仙人慢慢闭上眼,轻声道,“你算计妖族,我并不反对,甚至会为你擂鼓叫好。但每位门人,都不可能会让你白白牺牲。”

“小长生虽是你琼峰弟子,但总归是我正乙门下,更得圣祖传承。”先前与我传音,我还道你有万全准备,但现在看来,不过只是胡闹,可笑可笑。”

他无边气势隐而不发,道袍长风烈烈,道,“小长生若是因为你的谋划而出事,哪怕我不是你对手,也必然要先战上一场!”

“唔唔。”

忘情老道支吾两声,用手不耐烦掏掏耳孔,装作没有听见。他不曾看掌门半眼,静静站立阵法外端详狰狞黑雾,双手背于身后。

他神色看似淡然,但一直紧绷着的嘴角还是不免暴露出真实心情,远非是表面看上去那般平静。

忘情老道长叹一声,有些无语。二师兄依旧是如往常那般冲动,说话做事一旦着急,便从不过脑子就开始秃噜。

他也不想一想,徒儿是自己捡回来的,辛辛苦苦养大十八载,哪有师傅不疼自己徒弟?

徐长生破镜出事,自己比谁都要紧张,但偏偏有任何表现。否则以二师兄的性子,必然会急冲冲轰破阵法,把小长生捞出来化掉部分修为,到那时,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他为今天已经准备不知多少,丹药道法阵法各种材料尽皆齐备,甚至破损有一件仙宝,才堪堪造就如此局面。

一日连破六境,是何等惊人之举,对小长生绝对是天大的好处,若是能撑过去便是硕海蓝天,仙境天劫之下,再无屏障可拦其半分。

因为积累的这份磅礴气势,便能支撑着小长生不断向前,乃至找寻出自己的道路。

至于对境界的领悟和打磨,完全可以继续静静沉淀,等待着下一次的爆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也曾在深夜中自省其身,时不时凡事太为谨慎,从不肯冒险入场,以至于错过很多机缘。

忘情老道手搭在阵法上,原本朱笔染成的血痕缓缓波动,露出镜面水纹,倒映出徐长生的影子。他紧紧盯着徒弟的状态,准备随时强行出手。

历代琼峰主都精通术算,将其推演道难以想象的高度,以算无遗漏著称。相衬之下,长生境的修为显得并不那般显眼。

或许,这也是琼峰一脉陷入轮回怪圈,不曾有寻师成功的理由,因为彼此性格都太过相像。琼峰大变,可以从自己的徒儿开始。

十八载观察,让自己终于下定这份决心,他徐长生,担得起。

他也并非是要让徐长生破镜夺得新生第一,这种事情并无所谓,而起太过简单。忘情老道眸光深邃,他有种预感,这次古秘境开启恐怕伴有腥风血雨!

他曾细细推演,但并没有得到任何结果。有两种可能,第一便是自己的错觉,这次只是正常的开启,什么都不会发生。

第二种情况则有些恐怖,也是最大的坑你。有推算与境界不差自己,甚至超出的存在出手,掩蔽了能够推衍的天机!

但不管怎样,小长生都必然要入场。原因无他,自从修士越来越多,资源开始严重匮乏。古秘境中,暗藏着最好的成仙种!

成仙有基石,化成世界种。在某种意义上,成仙种的好坏代表着仙境修士的修为强度,与战力挂钩。

一步差,步步差。虽然自己现在已得长生道果,但论实际战力,与二师兄也不差多少。

斗战道法是其中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就是由于成仙种的原因。

在上上一任掌门时恰逢动荡,妖族入侵掀开大战。他让无数门人撤离安全位置,也就是靠近圣人弟子的府邸下,而自己则与无数大妖奋战,最终喋血。

有圣人弟子暗中出手,解决战局,但上任掌门伤势过重,无力挽天,临死前,将自己的仙境重新衍化为成仙种,交付给琼峰无道上人。

兜兜转转,最后来到缥缈仙人手中,助其留下同阶无敌的美名,或许,这也算的上是另一种活法,一份漂流很久的传承。

但这份以前辈化血形成的成仙种也并非绝佳,只不过算得上较为上等。

真正的成仙种,与先天灵物无异,大多衍变出不亚于凡人的只会,都是天生地养的灵种。

到了那种等阶,可以称得上是并非是修士在选择成仙种,而是它们在挑选看得上眼的修士。

毕竟,这是要相伴一生的伙伴。修士凭借成仙种踏入仙路,而成仙种也借助修士自身血灵气息而强大自身。

修士若陨落,在他道躯中的仙种必然会遭受重创,很大概率会跟随直接覆灭,这也是成仙种越来越少的原因。

越是强大的仙种,挑选修士便越是严格。原本古秘境并不出名,但自从有道修在其中见到最顶尖的仙种出没,一切都截然不同。

不知是谁走漏消息,无数仙宗派出高层前来商讨,争先恐后想要进入。正乙仙门虽然势大,也无法同时面对如此多仙宗的质问冲击,只得开放古秘境,同时对各宗人数进行限制。

同时,古秘境本身十分脆弱,有有对于修士境界的限制,不允许仙境修士入场,否则在其中交手,很可能会引发整个秘境的大崩溃。

面对如此机缘,小长生必然要入场。各大仙宗中天才无数,能够进入其中必然是领军人佼佼者。若是境界不够,如何与他们相争?

忘情老道暗叹半声,希望自己这徒儿,能够撑住吧。

安平峰主静静端坐一旁,没有开口,淡然垂下眼帘,并未因掌门话语而多想。她深深了解忘情真人的性子,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看似淡漠无情,比谁都心软。

她相信,若是有可能,他宁愿让自己遭劫,也不愿小长生受难。

但忘情有一点说的很对,修行之事,从不能借助外物,而只能锻筑自己。一次两次还好,如果对别人在情绪上产生依赖,恐怕会导致修行路尽断。

偏偏,这种情感最难消除,每个人都是一样。尤其是对于相处不知多久岁月的师傅,相信已经近乎成为一种本能。

不过这种感情尤不可取,并非是说要断绝关系,欺师灭祖。而是修士一旦达到某种大道境界时,要学会开始思考自己能够走出的道路。

每个人的仙路都不尽相同,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洪荒中有老话说的很好,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而评判一位师傅授徒的好坏,关键也在于此。要针对每个人的特点因材施教,诱导徒弟能够不断进行自我思考,踏入独属于自己的仙途。

当然,小师弟不必如此费心。琼峰一脉向来人丁稀薄,自己三人已经算是最多,很长时间都是瘪苗苗,独一个,自然能有更多时间观察。

二师兄缥缈仙人是个直性子,直来直去连肠子都是直的,从不多做考虑,包括收徒教导也是如此,向来简单粗暴。

安平峰主虽然并不通人情世故,但并非愚笨,看得很是明白。缥缈仙人崇尚以拳头武力解决问题,但现在的洪荒,已经远非当初谁拳头大谁说算,而是智慧与谋略占据上风。

当然,这样的规则若是对于圣人级别的存在,则可完全无视。他们已经伫立在仙路至高巅峰,挥手投足便能轻易击溃一切阴谋。

她仙识电转瞧得清楚,小师弟尽管话语冰冷无情,可终究还是忍不住用仙识将阵法完全覆盖,显然是随时准备救人。

至于咋咋呼呼要为小长生讨回公道的掌门,反而没有做很多准备。并非是由于粗心大意忘记,而只是因为他脑子笨想不到。

云床前,那张沙盘上原本稳定的沙粒骤然抖动,局势瞬息逆转,流速开始骤然变急。两方激烈厮杀,其中有方已经龟缩角落,只防不攻,却不知是谁。

掌门在屋中踱来踱去,终于忍耐不住,猛然拔出背后道剑,狰狞道,“小长生,师伯现在就来救你!”

“等一下……再等一下……”

老道阻止,手不住抚摸阵法镜面,喃喃自语道,“我觉得他快要成功了……”

“成功?成功个屁!这黑雾老子看着都难受!再等绝对要出事!”

他举剑而冲,竟是爆了粗口,哇哇大叫道,“老子忍不了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